<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章 高人相救
    出了鸿兴客栈,赵子川骑着李玉如的枣红马往汴梁西处人少的巷道里跑……

    “好不容易才想到办法将枣红马给夺了回来,李姑娘也安全脱身……”赵子川一边骑着马,一边自言自语道,“不过,那些个峨眉弟子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追过来的……”

    说着,赵子川见着他自己走的巷道几乎没人,于是赵子川加快了骑马的速度,想着能尽快甩开峨眉弟子是最好的……

    然而,正当赵子川全神贯注地策马时,正头上方一个红色身影一掠而过。红色身影掠过赵子川的头顶,然后在赵子川的道路旁停下了——这人的轻功确实了得。

    “吁——”见着前面突然阻挡的红色身影,赵子川急忙停下了马。挡道者不是别人,正是枣红马的主人——“芙蓉女侠”李玉如。

    赵子川一见是李玉如,立刻问道:“怎么了,李姑娘,我帮你解围了,你不是应该赶紧跑吗?”

    李玉如听了,泼辣地说道:“我也知道要跑,不过你得先把枣红马还给我!”

    赵子川见李玉如一心想要回自己的枣红马,于是耐心地说道:“枣红马夺回来了,我一定会还给李姑娘你的……但是现在是非常时刻,枣红马太显眼了,那些峨眉弟子一定会追过来的,李姑娘你骑着它会很危险的。”

    “我危不危险不需要你替我操心……”李玉如不逊道,“总言之,你替我夺回了枣红马,我谢谢你……不过之后的事,一概和赵公子你没有关系了,请把枣红马还给我吧!”

    见着李玉如如此的不逊和泼辣,赵子川是想气也气不出来。他想了想,然后说道:“李姑娘,如今陷入峨眉派圈子的,不只是你,我也被卷进来了……峨眉弟子花菱武功高强,李姑娘你一个人根本不是对手。刚才我好不容易才想到办法帮你和你的枣红马解围,现在正是趁机逃跑之际,我们不要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了。”

    “是你自己要摊我这趟浑水的,关我何事?”李玉如接着说道,“你的事情我管不了,我只要我的枣红马安全就行了……”

    “你……”赵子川听了李玉如不近人情的话,心里也有些不开心,但想着确实是自己的过失,才导致这一连串事情的发生,也没有什么借口推卸责任,于是赵子川说道,“总之,我们两个现在都被峨眉派的人盯上了,现在应该心往一处想,多一个人总会多一个分力量,刚才的成功逃脱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爱管闲事?”李玉如突然变着问道,“你要是现在撒手不管这件事,你一个人完全是安全的,至于我的生死和你又没什么关系……”

    “可是我走了,李姑娘你自己就会更危险的……”赵子川金跟着说道。

    “我跟你很熟吗?”李玉如又问道,“我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路人,你又不用帮我……”

    听到这话,想到李玉如竟然为了自己不受到牵连,而敢于自己一人面对危险,赵子川打从内心里似乎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了好感,脸不禁一红。赵子川想了想,然后说道:“不……不过是我害了李姑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我……我赵子川从来不会不明不白地害了一个人,我一定要负责到底……”

    李玉如见着赵子川比自己还要倔强,于是无奈道:“算了算了,你个爱管闲事的人,愿意就愿意吧,不过你的死活可和我一概无关了……但是,你总得先把枣红马还给本姑娘吧?”

    赵子川见李玉如又一口就提到枣红马,心里只有她的枣红马,于是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枣红马我一定会还给李姑娘的。峨眉派的弟子快追过来了,我看眼下之际我们还是……”

    赵子川还没有说完,只见李玉如似乎对自己的枣红马下了什么命令似的……突然,枣红马“吁——”地大叫一声,整个马背向后翻起。赵子川没有准备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直接摔翻在地上。

    “啊——”赵子川轻轻叫了一声,他做梦都没想到李玉如还会来这一手。李玉如见着地上赵子川狼狈的样子,笑着说道:“哼,说了一大通的废话,只要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没事了,哎……”说完,李玉如理也不理地上的赵子川,骑着自己的枣红马,就往巷子深处跑去……

    赵子川摔在地上后,半天才恢复过来。“可恶,这个死丫头……”赵子川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突然几个施展轻功的女子从赵子川头顶掠过——是峨眉派的弟子,赵子川不禁道,“糟了,那个巷道可是个小道,恐怕……李姑娘有危险!”想到这,赵子川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施展着轻功从后面追了上去……

    李玉如骑着枣红马在巷道里面奔逃,但是这里的巷道果然和赵子川说的没错,又深又小,弯道又多,马匹根本无法提速。李玉如拐了几个弯道,由于是个急性子,李玉如见着弯道就烦了:“那个姓赵的是不是有毛病啊,居然想把我的枣红马骑到这里来?”李玉如依旧在不停地发着牢骚。

    然而对于弯道多的巷道,会轻功的人自然占了很多便宜,他们不但可以在巷道墙上不断翻越,而且下面的情况还可以一览无余。果然,正在李玉如抱怨着赵子川的时候,花菱领着众峨眉弟子,施展着轻功飞了过来。

    “花菱师姐,找到李玉如那个孽种了!”兰芯突然大叫道,指着前面李玉如的方向说道,“我们快追上去吧!”

    “不急——”花菱俯视着下面巷道的形势,然后说道,“这么弯弯折折的巷道,李玉如骑着马根本不能活动自如……我们不如兵分几路,前后左右分别包抄,将她围起来,这样她就没有可以逃生之地了……”

    “花菱师姐说的是……”兰芯笑着道。

    花菱望着整个巷道的地势,然后命令道:“青雪、兰芯,你们二人分别到李玉如的左右两翼包抄,竹韵、月离负责断后,我最先冲到李玉如的前面去,然后实施包围,明白了吗?”

    “明白!”众弟子一齐答道。

    “行动!”花菱命令道。

    “是!”众弟子又一齐答道。

    峨眉弟子于是兵分四路行动起来……而在巷道里拼命拐着弯的李玉如却是浑然不知,依旧对刚才指错路的赵子川愤恨不已。“这个姓赵的,我真想一鞭子抽死他!”李玉如不改一贯泼辣的性格,大声地骂着赵子川。

    突然,李玉如头上蹿过一个粉红身影,身影迅速从李玉如头上一掠而过,然后落在了李玉如的正前方。此人便是峨眉弟子花菱,只见花菱落地后举起了佩剑,直指前方,这样就算李玉如想骑马直冲也不敢冒着枣红马被佩剑穿喉的危险。

    “吁——”果然,李玉如见着前面的拦路,立刻拉紧缰绳停了下来。李玉如一看是最不好对付的花菱,冷汗一冒。但她手握着自己的佩剑,随时准备应战。

    正当李玉如向着该如何逃脱花菱的拦截时,青雪、兰芯等人早已从左右后方包抄过来,拦住了李玉如的回头路——这回李玉如是被锁死在这狭窄的巷道里,彻底逃不出去了。

    花菱见着此时的李玉如,就如同是捏在自己手里的兔子,根本无法逃脱,任由宰割,于是笑着说道:“李玉如,认命吧,你已经逃不了了!”

    “看来你们是拼了命也要抓我了……”李玉如也自感今日只有与众峨眉弟子决一死战,只好淡淡地说道。

    “师命难违!”花菱笑着道,那种眼神和笑容,就像是屠夫看着即将被宰杀的羔羊的神情,“李玉如,你已经没有去路了。你即将和你母亲一样的下场,要怪,就怪上天无情,让你做了花翠云的女儿吧,哼哼哼哼……”

    李玉如慢慢闭上眼,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了……突然,李玉如猛然抽出身上的佩剑,从马背上跃起,一道剑光闪过,“风灵剑”既出,呼啸着朝前方的花菱刺去。然而,李玉如的内力虽然甚强,但在花菱眼里,根本就造成不了威胁。只见花菱嘴角一笑,长剑迅猛般地横劈而过,直接将李玉如的攻来的剑给劈向了一边,“风灵剑”顺势瓦解。没完,花菱剑锋银光一闪,“月灵剑诀”忽现,银色剑光扫过一片,朝着毫无还手之力的李玉如扫去。李玉如无法还击,收起佩剑向前一挡。只听“砰——”地一声,银色剑光的强大内力,将李玉如整个人震得向后飞去,李玉如随后重重摔在了地上——看来花菱的内力修为远在李玉如之上,光是这力道的比拼,李玉如就远远不及。

    被花菱一招就打得无法还击,胜负已经很明显了。花菱举着剑,慢慢向着李玉如面前走来;李玉如并未立刻从地上起身,而是两眼直视着花菱,眼神里没有任何的恐惧,只是有着不甘心……

    花菱毕竟是峨眉派的金字高手,武功登峰造极,就算是将唐家霸王枪使得炉火纯青的唐战在这里和花菱对决,唐战也未必能占得便宜。李玉如自知不是花菱的对手,两眼坚定道:“哼,我堂堂扬州芙蓉女侠,不惧死之将至,但骨气不亡,要杀就杀吧!”李玉如说得非常坚定。

    花菱见着李玉如无法反抗的样子,笑着说道:“哼,想死还不容易?不过……师命在身,待到把你这贱人待到师父那,师父她自然有办法把你这个孽种绳之以法的!”于是,花菱更向着李玉如走近了过去。

    李玉如见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便有些绝望地别上了眼睛……

    突然,黄绿剑光忽闪,从身后电一般地袭来。花菱顿时察觉,举剑相以抵挡。黄绿剑光一道接一道,忽闪着,如同疾风闪电一般,连续不断地朝花菱面前而来。花菱举剑,“月灵剑诀”再现,一招一式地挡住了飞来的每一道剑光。然而,这些剑光的内力远比李玉如的剑法精强得多,花菱被逼得不停后退。

    一道身影突然飞身而过,出现在了李玉如的面前。李玉如见了,内心既有气愤又有感动,不过她还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来者不用多问,自是赵家三少赵子川。赵子川挡在李玉如面前,然后对着对面的花菱说道:“好歹也是名门弟子,既然这样不讲道义地去刁难一个女子,何况这名女子还是扬州人人敬仰之的‘芙蓉女侠’……”

    花菱站稳后,也笑着道:“我当是谁啊,原来是赵家的三公子啊……怎的,你和这孽种是什么关系吗?”

    赵子川自知峨眉派在武林中就算再怎么有威望,也决计不敢和名望世家公然叫板,于是放开胆子地说道:“这姑娘是我朋友,你们可别动她……”

    想着赵子川刚才使的剑法,花菱不自觉地向着赵子川手中的剑望去。一支是金黄宝剑,一支是碧绿宝剑,花菱笑着道:“乾坤二剑?哼……当年斩杀夷狄无数的神剑,乾坤二剑,赵公子居然用来对付我们这些身为汉人的武林弟子,若是江湖上传出去,你们赵家的威名何在啊?”

    赵子川听了,不被花菱的话吓到,依旧镇静道:“乾坤二剑不是局限于斩杀残害百姓的夷狄之族,它是可以斩杀一切不义的为恶之人。李玉如堂堂扬州芙蓉女侠,天下百姓无不爱戴;而身为武林泰山北斗的峨眉派却为了所谓上辈的私情,而至天下于不顾,有失武林之容,岂不感羞愧?”

    听了赵子川的壮言,李玉如打从内心里似乎有一丝感动……

    花菱可不管世间的大义大德,她既是傲晶师太的心仪弟子,一心只有完成师命的想法。花菱举剑对着赵子川说道:“我可不管什么大义大德,师命难违,但凡阻拦者,杀!”花菱的话里带着杀气,待到话语刚落,花菱的剑锋就已朝着赵子川面门而来。

    赵子川见状,提起乾坤二剑,准备应战。花菱腾至半空,再次施展“月灵剑诀”,银色剑光横扫而过。赵子川乾剑既出,一道金光一闪,硬拼上去,剑光相碰,周围顿时剑痕四起。赵子川见着,右手坤剑亦起,碧绿剑光划身而过,“三十六道连斩”,剑影迅影般地朝着花菱攻击而去。

    “月灵剑诀”不及,花菱立刻变招,“神灭剑诀”轰出杀气腾腾的剑光,一声尖锐的刺耳声,剑光顿时爆炸开来,铺天盖地朝着赵子川射去。赵子川见状,左手乾剑再起,乾坤二剑并用,“七十二道连斩”,黄绿剑光织成网状,将“神灭剑诀”的剑光一一扩入囊中。

    “哼,你太天真了……”花菱突然笑道。只见花菱长剑一指,“神灭剑诀”的每一支剑光突然散发开来,变成疾速的剑雨,电光火石般地冲破着赵子川的乾坤剑法。赵子川并没有料到花菱变招如此之快,更是没有做好相应准备,“神灭剑诀”射出的剑雨伴着银光,射穿了乾坤二剑的“剑网”,直朝赵子川面前而去。赵子川躲闪不及,身体多处擦出剑伤。剑伤既出,剑阵无力强助,赵子川收起剑网,整个人后退了几步,不过还是在李玉如面前停了下来。

    看来花菱武功确实是太高了,赵子川即使用乾坤二剑,武功还是稍逊一筹。赵子川扶着自己的剑伤,口中不甘道:“可恶,我太大意了……要是变招及时,我还能再撑几个回合……”

    看着赵子川为了自己而受伤,李玉如也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哼,乾坤二剑也不过如此啊……”花菱轻笑道,“看来你今天也玩完儿了!”说着,花菱举起剑锋,踮脚朝赵子川直刺而去。

    赵子川见无法躲开,但不想让李玉如再受到伤害,于是整个人全部挡在了李玉如的身前,准备一个人承受这一击……

    剑锋离赵子川的胸前越来越近……猛然,一阵强烈的掌风袭来,强大的内力挡住了花菱的剑锋。花菱顿觉一股更强劲的力道阻碍着自己,只好先收了剑,向后退了几步站稳了。

    正当赵子川和李玉如倍感好奇时,一个青衣的中年男子从天而降,踏着轻功落在了赵子川和李玉如的面前。

    “薛叔叔!”李玉如似乎是认出来了,大声叫道。

    只见中年男子站定后,对着面前的花菱说道:“薛飞痕在此,峨眉弟子快快停手!”

    原来此人便是与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丐帮帮主葛威并称“江湖双游侠”的薛飞痕,赵子川一想到这里,心想薛前辈出马,峨眉派不敢再乱动了……

    “薛前辈?”花菱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说道,“见过薛前辈,不过晚辈奉师尊之名,前来捉拿李玉如,还望前辈见谅!”

    薛飞痕与丐帮帮主葛威相交甚好,武功自然不在话下。薛飞痕一听到是傲晶师太下的捕杀令,于是脸色严肃道:“哼,又是傲晶师太……你回去告诉你们师尊,今日我薛飞痕在此,你们峨眉派休想动‘芙蓉女侠’李玉如一根寒毛!”

    薛飞痕是大义凛然,又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花菱及其众手下自然不敢轻举妄动。花菱想了一想,然后行礼道歉道:“晚辈明白了……晚辈这就携手下弟子即行离开,今日得罪了薛前辈,带来诸多不便,还请见谅,告辞!”

    “告辞!”薛飞痕还是很有礼地回礼道。

    “我们走!”花菱眼见着到手的猎物就这样放了,虽心有不甘,但还是眼见着来日方长,于是便携着手下的师妹们就此离去……

    峨眉众弟子踏着轻功而去,花菱走在最前面,她现在心里是思绪万分……“花菱师姐,我们就这样……放了李玉如?”一旁的兰芯不禁问道。

    “今日薛前辈在场,我们也没有办法……”花菱默默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月离也问道,“就这样回去?”

    花菱冷静地说道:“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至少我们知道了李玉如的行踪和她身旁人士的一些关系……我们最好还是先回去禀告师父吧,明天就是剑道大会的第一天,若李玉如还敢出现,我想师父会有对策的……”

    其余弟子听了,都纷纷点了点头……

    赵子川和李玉如这边,由于薛飞痕的出现,两人才逃过一劫。李玉如起身谢道:“多谢薛叔叔及时相救,玉如感激不尽!”

    “我也没想到你会和赵家的人在一起,又碰到了峨眉派的弟子……”薛飞痕说道,“倒是赵公子你受伤了?”

    赵子川见着自己受的剑伤,摆了摆头说道:“一点小伤,没有事儿的……倒是谢过薛前辈了,如果不是薛前辈的出手相救,恐怕今天晚辈二人将难逃剑下……”

    薛前辈笑着道:“赵公子多礼了,打小李玉如就是我的义侄女。玉如如今是天下人人敬仰的‘芙蓉女侠’,听说这次李玉如和峨眉派扯上关系了,连丐帮帮主葛帮主都要求我暗中保护她……倒是赵公子受伤了,不如来舍下一坐吧,鄙人的朋友洪济风那有众多的良药,一定可以给赵公子药到病除的。”

    一听说是“江湖神医”洪济风洪前辈,赵子川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笑着答道:“那……好吧,晚辈就不推辞了……”

    李玉如虽然这次在内心里有些感动,但见着赵子川如此的样子,还是刁蛮地说道:“哼,你来救我,居然被人打了个狗吃屎……”

    一听到李玉如又在刁难自己,赵子川回着道:“喂喂喂,我为了救你,可是光荣负伤了,你还这样说?”

    “谁叫你要把我引到这种狭窄的巷道里来,连逃跑都逃不了……”李玉如又说道。

    赵子川也不屑道:“因为这本来是我要逃的路线,心想把那些峨眉弟子引过来,你就可以先走了……谁知道,你……哎……”

    李玉如听了,才知原来这也是赵子川为了自己而故意的,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复杂了。李玉如缓了一口气,然后不屑道:“哼,爱管闲事的家伙,还真是没受够罪啊……不过还是谢谢你……”李玉如突然转变了一个口气,赵子川不觉眼前一亮……

    天就快要黑了,赵子川和李玉如跟着薛飞痕往巷外走着,他们不但想着怎样安排以后的计划,还谈到了明天剑道大会的事情……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