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十九章 反客为主
    现在已近黄昏,天上的霞光将整个汴梁城映得一片橙红……

    鸿兴客栈处,现在正是生意兴起的时候。鸿兴客栈位于汴梁城中心地带,虽说不是汴梁城最豪华最奢靡的客栈,但它的规模在整个汴梁城中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

    不远处慢慢走来几个手提佩剑的青衣女子,她们按着隐隐约约的一种队列走着,身后还牵着一匹枣红马。不问得知,这些个青衣女子便是峨眉派的众弟子,那匹枣红马也是她们今天从李玉如手上抢来的枣红马……

    走到了鸿兴客栈门口,一个峨眉弟子问道:“花菱师姐,我们真的要在这里过夜吗?”

    花菱淡淡地回答道:“天色已晚,我们没有时间出城回师父那边,今天晚上只有先住在这儿了,明天一早再回去……而且,汴梁城的中心区,好像只有这一家有饲马的地方,我们只好住这儿了。”

    “可是,把枣红马饲养在这里,李玉如也有可能会来夺啊?”一个峨眉弟子又问道。

    “那是最好不过了……”花菱冷笑道,“若是她今天晚上赶来,我绝对会让她有去无回……”

    于是,花菱随众弟子牵着枣红马,走进了鸿兴客栈……

    “她们真的进了鸿兴客栈,我现在就去把枣红马夺回来!”正在不远处,看见峨眉弟子的李玉如大叫道。李玉如不改一贯的急性子,见着自己的枣红马被别人带走,她更是耐不住了,正准备冲上去。

    “喂,你回来!”赵子川在李玉如身边,见着李玉如不要命的样子,一把把她给拉了回来。

    “你干嘛?”见着赵子川一直阻碍自己的计划,李玉如泼辣地喊道。

    “你不要命了?”赵子川继续劝阻道,“峨眉弟子高手众多,你现在过去不是去送死吗?”

    李玉如又叫道:“你这个人真是憋手蹩脚,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你若真能打得过她们,刚才就不会被她们追得到处跑了……”赵子川拉回李玉如后,然后说道,“你想想,她们那么多人,你能打得过几个?而且,还不确定傲晶师太是不是在汴梁城里……”

    李玉如听了赵子川的话,想了想说道:“那些个峨眉弟子还好了……除了那个花菱,其他的人绝对都不在话下!”

    “花菱是吧?她可是傲晶师太最心仪的弟子……”赵子川嘀咕道,“如果是我的话,说不定可以和她较量几个回合,但是……”

    赵子川正说着,李玉如又不顾赵子川的阻拦,准备动身前往对面的鸿兴客栈。

    “李姑娘——”赵子川见着李玉如如此的性急,只好一个飞身,挡在了李玉如的面前,然后说道:“你站住,不要那么性急嘛,这段时间她们又不会把你的枣红马给怎么样……”

    李玉如见着赵子川不停地碍事,便不好气道:“你好歹也是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做什么事情都不敢……你不敢,我敢,快给本姑娘让开!”李玉如的性格甚至比陆菁还要泼辣。

    听到除陆菁以外的女人骂自己,赵子川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但想着毕竟是自己丢了人家的马,自己理亏在先,如今又担心李玉如的安危,于是忍着说道:“你现在去就能解决问题吗?依我之计,我觉得我们还是等着黑天夜幕的时候,趁她们不注意再去下手比较好,反正这段时间她们也不敢把你的马怎么样……”

    “黑天?黑天就晚了!”李玉如大叫道,“人家是峨眉弟子,高手云集,她们也绝对料到了我们会在晚上去劫马。到时候就算抢回了马,在漆黑的街道上,没有行人,我们根本就逃不了……还不如现在趁她们没注意,打她们个措手不及,逃跑的几率还大些!”

    赵子川听了李玉如的分析,不觉惊了一下,他顿时觉得李玉如虽个性泼辣,但思维却是挺有逻辑。李玉如说的的确没错,现在那些个峨眉弟子还没有做好防范准备,趁着现在去劫马,这样反客为主的成功率确实要大些……然而,赵子川这一思考,整个人就顿了一下,并没有注意李玉如的动向。李玉如一个闪身,往鸿兴客栈方向一踮就飞了过去……待到赵子川抬起头,李玉如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丫头也太泼辣了、太性急了……不好,她一个人前往鸿兴客栈,肯定要出事……”赵子川一想到这,也立刻朝着鸿兴客栈处跑了过去……

    鸿兴客栈处,众峨眉弟子才刚饲养好枣红马,正准备回房间。

    一个弟子突然说道:“青雪师姐,你说花菱师姐真的有办法引出李玉如吗?”

    “她说李玉如最有可能晚上过来偷袭,但也不排除现在就过来……”那个名叫“青雪”的峨眉弟子说道,“总之,兰芯、竹韵、月离,你们几个一定得看管好,我现在到房间里去找花菱师姐了。”

    “是,请师姐放心!”众弟子说道。

    于是,青雪点了点头,朝花菱的房间里去了……

    其余的峨眉弟子站在外面,一边饲养着马,一边考虑着。

    月离突然问道:“兰芯师姐,你说李玉如最快什么时候会来?”

    兰芯笑了一笑,默而不语……

    突然,一阵微风拂过,却带来丝丝寒意。兰芯眼睛一皱,咬字道:“现在就可以来了……”

    正说着,风力突然加强,一个红色身影蹿过……一根皮鞭“唰——”一般朝着峨眉众弟子而去。是李玉如,此时李玉如见着花菱不在众人之间,果断快速出击而去。

    兰芯侧眼望着,左手一提,聚足内力把住了李玉如飞来的皮鞭。这三人中,就属兰芯的内力最强,只见兰芯死死抓住了李玉如的皮鞭,愣是让李玉如没能扯回皮鞭。

    但李玉如并没有显得吃惊,反而摆出一副自信的神情。李玉如微微一笑,见着兰芯没有想要放开皮鞭的意思,于是一个瞬间力道的腾跃,整个人直朝着屋顶而上。而兰芯依旧是没有放手,被李玉如这么突然一个飞跃,兰芯抓着皮鞭,也跟着飞到了屋檐顶上。

    “兰芯师姐!”楼下的竹韵和月离见着,大声叫道。

    楼上的房顶呈四方阵形,对边距离都不算太开。李玉如和兰芯面对面站在两个房檐上,房檐之间的距离刚好等于皮鞭的长度,所以李玉如和兰芯二人刚好都站在房檐边上。房檐底下有两三层楼的距离,这里有没有可以施展轻功的支柱点,稍有不慎者,就会掉下楼,非死即伤。

    李玉如和兰芯互相扯着皮鞭的两端,谁都不肯放手。兰芯见着楼下的高度,又见着自己与李玉如在房檐上的站位,于是欲要拔出身上的佩剑,将皮鞭切断,好让李玉如因支立不稳而失足掉落。然而,早在对面的李玉如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就在兰芯拔剑的一瞬间,李玉如突然两只手同时用力,将手中的皮鞭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拉。

    由于刚才一瞬间兰芯的一只手拔剑去了,李玉如突然这样两只手一用力,兰芯的一只手根本把持不住,整个人也被李玉如拉到了半空中,身子向着李玉如的方向飞去。李玉如拉着皮鞭后退几步,一只手拔出腰间的佩剑,剑锋直对着早已在半空中失去平衡而向着自己飞来的兰芯。

    就在兰芯无能为力之际,“蹭——蹭”突然两道剑光飞过楼顶。李玉如见状,剑锋收回,挡住了这两道剑光。而兰芯见整个身子已飞过屋檐,立刻放下了手中与李玉如僵持的皮鞭。就在这一瞬间,峨眉派的另外两位弟子竹韵和月离纷纷跃上房顶,支援自己的师姐兰芯——看来刚刚的那两道剑光正出自竹韵和月离之手。

    “师姐,我们来帮你!”竹韵和月离一起站在兰芯身旁说道。

    李玉如见着到齐的三个人,笑着说道:“一起来了是吧?”

    兰芯看着李玉如自信的样子,不禁扯事说道:“李玉如,你的母亲花翠云当年触犯帮规,与外人通婚,最终被师尊处死于剑下;如今你这孽种苟活于世,今日若是不改,师尊定不饶你!”

    听着兰芯用如此谩骂的口气侮辱自己的先母和自己,李玉如心中怒火中烧。再加之她本身泼辣的性格,李玉如回击道:“如此掠枉人性,你们还自诩为江湖上的武林泰山北斗?就算我先母触犯了帮规而受死,先母已逝,你们为何还不还她亡魂之安,依旧尽是辱骂之言。到现在,我李玉如本无任何怨言于傲晶师太,为何她依旧执意置我于死地,天理何存?今日我李玉如安世于一天,必要和汝等师尊维理而论,除非傲晶师太不计前嫌,否则我李玉如绝不善罢甘休!”

    李玉如的话语铿锵有力,峨眉众弟子等也暂时无言以对。兰芯举着剑,两眼直望着李玉如说道:“既然言语无用,那么剑下定论罢了!”说着,兰芯举剑飞身而去。

    李玉如见着飞来的兰芯,同样举剑而对。兰芯先发制人,剑光一抖,光影俱现,峨眉派的阴柔剑法“月光神剑”伴着灵水般的内力,直朝李玉如而去。李玉如看定了,剑柄一转,银色剑光一闪,横劈而过,如影如电。“风灵剑”随剑阵杀出,伴着银色的剑光,发出“咝——咝”的剑光缠绕声,与“月光神剑”碰撞在了一起。

    一边是阴柔的内力,一边是细腻的穿透力,两种内力缠在一起,互不相让。但李玉如的内力似乎还是强于兰芯,剑法更是精于兰芯,“风灵剑”几多处于上风,只见李玉如只用了几招几式,就将兰芯逼得节节败退。

    “快摆剑阵!”兰芯对着身后的竹韵和月离大喊道。

    竹韵和月离听到后,相互示意了一下,然后双双施展轻功,一跃而至李玉如身后。兰芯见状,也渐渐落稳,于是,此时的兰芯、竹韵和月离三人成三角阵势将李玉如给包围在中间。

    李玉如被包进了峨眉弟子的剑阵圈,但李玉如此时似乎毫无畏惧之感。或许因为剑阵只有三个人,李玉如显得并不害怕。

    “竹韵、月离,剑阵剑诀!”兰芯大喊道,似乎是在命令自己的师妹们剑阵中施展剑法。

    竹韵和月离相互点了点头……于是,三人合力腾空而上,群剑瞬起。只见三人同时施展着内力,三把佩剑因内力悬浮于空中。“起剑诀!”兰芯又大喊道。

    竹韵和月离听了,纷纷施展出剑诀……只见浮在空中的三把佩剑顿时灵光俱现,光影转变成幻影,闪出无数的光影剑芒。然后阵眼处的兰芯灵气一动,剑芒暴风骤雨般地朝正中心的李玉如射来。光影剑芒铺天盖地,这还仅仅只是三个人的内力。

    但李玉如似乎依旧是一点也不紧张,只见李玉如稍稍跃起,脱离剑影瞄准的最低点。由于剑阵中只有三个人,她们也没太多办法限制李玉如的自由行动。于是李玉如一跃之高,翻身旋转着,剑影一抖,“风灵剑”直接成了“风灵剑雨”,内力幻化出的剑芒与剑阵里的剑诀光影一一对应着。由于李玉如的内力本在兰芯等三人之上,所以李玉如即使被包在剑阵中,也并不吃亏。反倒是施展剑阵之三人,由于彼此相连,若是有稍弱的一人败下阵来,整个剑阵就会分崩离析、瞬间瓦解……

    花菱的房间里,花菱正和青雪谈论着事情。忽地,内力高深的花菱自感屋顶上有剑影略过,于是喃喃道:“楼上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有人打斗?”

    “真的吗,花菱师姐?”青雪惊讶道,“该不会是李玉如这么快就来了吧?”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花菱知道李玉如是个急性子,有可能会出其不意地前来偷袭,于是她对青雪说道:“青雪,你去外面看看,若有事情,我待会儿就到。”

    “是,师姐!”青雪答道,于是跑出了房门……

    青雪出了房门,往房顶一望,大吃一惊——李玉如正被围在峨眉派的剑阵中……

    屋顶之上,李玉如的内力确实强于兰芯等三弟子。果然不过多长时间,剑阵之中武功最弱的竹韵把持不住,被李玉如的“风灵剑雨”冲得内力紊乱,终于过招不及,最先败下阵来。竹韵一败,剑阵土崩瓦解。而李玉如的“风灵剑雨”犹在,峨眉弟子三人被李玉如的剑法打得几无还手之力,都被剑气冲得节节败退……

    正在李玉如威力正盛之时,楼下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李玉如,快快受死!”只见楼下的青雪拔起长剑,一个轻功飞身而上,一招“闪灵剑风”径直而上。

    李玉如见状,收起剑法,举剑向着青雪的“闪灵剑风”挡了过去。由于在空中翻腾,李玉如暂时没有把持好平衡,被剑气冲了一下后,李玉如一个翻身才在屋檐上站稳了。

    青雪站在了李玉如的对面,目不转睛地盯着李玉如。恢复过来的兰芯见了,起身说道:“青雪师姐,李玉如她……”

    “我知道……”青雪先是答应道,然后望着李玉如道,“李玉如,我们还没找你,你自己倒先送上门来了……我知道你堂堂的扬州‘芙蓉女侠’,武功在我们之上,但是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决计和峨眉派作不了对的,还是趁早收手吧……”

    李玉如见着青雪并不想立刻和自己动手,于是把剑暂时放下道:“我也不想和峨眉派有太多的恩怨……可是你们的师尊傲晶师太因为我母亲的关系,死也不放过我,我根本就不能安稳下来……我在扬州行义两年,受过尊敬无数,但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却是我母亲生前与峨眉派的恩恩怨怨。有时候我自己也弄不懂,为什么前辈的恩怨情仇要留给子嗣去偿还呢?我想,收手的应该是你们峨眉派吧……”

    青雪想了一想,然后说道:“在下不管李姑娘行言理义与否,师命难违,请李姑娘见谅!若是李姑娘执意不走,我们只能尊崇师命,奉命捉拿李姑娘了!”看来打从心里,青雪也不想和李姑娘真的有什么过节,只想让她快点离开。

    李玉如瞅着青雪倒不像峨眉派的其他弟子那样无情无义,于是说道:“没问题,只要将我的枣红马还给本姑娘,我李玉如就此离开……至于傲晶师太以后会怎么对我,一概与你们无关。”

    青雪听了李玉如的话,内心开始有些彷徨起来,眼神压低地望着脚下的砖瓦……

    “青雪,你难道想违抗师命吗?”楼下突然传来花菱的声音,一下子把青雪从思绪里给拉了回来。紧接着,一道剑光闪过,直冲着李玉如面前而去。

    剑光极其之快,李玉如躲闪不及,只得举起佩剑硬生生地挡下。剑光射在李玉如的剑背上,李玉如顿感一股强大的内力压迫着自己,李玉如向后退了十几步。李玉如心头一惊,知道这花菱的武功决计在自己之上,自己绝不能在这儿呆太久。但是自己的枣红马还在下面,李玉如却不知如何是好……

    “青雪,不要被李玉如那个孽种的话给迷惑了!”花菱并没有直接跳上房檐,而是仍旧在楼下说道,“李玉如,我知道你轻功好,我们抓不到你。但现在你宝贵的枣红马在我们手上,你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这一桩。”

    花菱说得很有道理,李玉如想着,花菱并没有上到屋顶来,自己只要施展轻功,马上就能离开这里,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但是这样一来,自己的枣红马还是在她们手上,她可不能放下她宝贵的枣红马不管。最好的时机只有一瞬,一念之间,容不得李玉如多想……

    正当花菱想要跳上房檐屋顶时,突然——楼下出现一人,只听他大喊道:“李姑娘快走!”

    花菱回头一望——是赵子川。赵子川二话不说,乾剑一出,一道金黄剑光随剑锋而出,直朝花菱而去。花菱躲闪不及,只得先用剑抵挡住。

    正瞅着,赵子川一剑切断了栓枣红马的绳子,一个跨步跨上枣红马,“驾——”地一声冲出了鸿兴客栈……

    “赵子川那个家伙把我的枣红马骑走了……”李玉如嘀咕道,“也好,我也可以趁此机会脱身……”说着,李玉如趁众峨眉弟子不注意,轻功一施,踏着房檐而去……

    而花菱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看到骑枣红马的赵子川和屋檐上的李玉如都不见了,花菱这才知道自己中了赵子川的计。楼上的其他四人见了,也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花菱师姐,现在怎么办?”兰芯在屋顶上问道。

    花菱嘴角一翘,气着道:“给我追!”

    “是!”四人同时答道。

    于是,花菱等人也冲出了客栈,朝着赵子川离开的方向追去……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