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十八章 棋逢对手 下
    那个神秘的男子走上楼梯后,静静地站在苏佳对面,佩戴面纱地两眼直视着苏佳。

    苏佳虽然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内力,但他并不像之前的王大生那样,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杀气。苏佳定了定神,还不清楚这个神秘的男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仅仅是苏佳,自苏佳战胜了汪古部拉托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轻易上前“冒犯”苏佳。这时这个神秘的男子突然独自上了二楼,众人不免还是好奇地望去……

    那个神秘男子一直站在苏佳对面不说话……终于,苏佳忍不住先问道:“不知阁下找小女子有何见教?”

    那个神秘男子并没有揭开面纱,而是很平静地说道:“在下略懂棋术一二,望姑娘能赐教……”虽然带着面纱,但站在对面的苏佳却可以感觉得到,他此时的脸上非常的平静。

    苏佳想了想,然后说道:“想和小女子弈棋一番?看来阁下一定是有着精湛的棋艺,想要一试高下。”

    “非也非也,在下下棋从不在乎输赢,只想以棋会友罢了……”那个神秘的男子又说道,“倒是看姑娘你连斩几将,围棋功底颇深,在下略感好奇,想要欲试一盘,且不知姑娘芳名?”

    苏佳一听又是一个想要问自己名字的——看来她今天可能太过于高调了。苏佳眼神微微一皱,然后笑着道:“同样的规矩,凡欲知小女子者,必先以棋胜于小女子也。”

    “无所谓了……”神秘男子很快地答道,“既然姑娘你这么在乎输赢,那在下若是与姑娘对弈,也必须全力以待了。”

    苏佳见着神秘男子的意思琢磨不定,于是问道:“阁下可是真想与小女子一较棋艺?”

    “用姑娘的话说,应该是吧……”神秘男子依旧淡淡地说道,“但是在我看来,下棋不是为了比较棋艺高低的……”

    神秘男子的话越来越含糊,苏佳觉得如果不和他在棋局上认真较量一番,根本猜不出该男子的心思。于是,苏佳这回主动提出来道:“既然阁下有这个意愿,小女子愿与阁下对弈一二……”说着,苏佳准备着说上的棋盘……

    然而,神秘男子却又说道:“在下下棋不愿周围太多闲杂人等,姑娘可否能跟在下于室内对局?”

    这回苏佳算是听出来了,这个神秘男子是真心愿与自己认真弈棋。于是,苏佳想了想,然后说道:“好吧,就依阁下之意,你我二人前往二楼室内,安安静静地对上一局。”

    看来苏佳也是答应了,于是,苏佳两手拖着棋盘,慢慢朝着二楼对面的一个大房间而去,神秘男子也跟了上去……进了房间,神秘男子关上了门,然后转身对苏佳说道:“姑娘,现在没有闲杂人等了,我们可以开始对弈了。”

    “哼,没问题……”苏佳轻轻一笑,然后和神秘男子布置好了桌椅棋盘,两个人开始认真地下棋……

    苏佳和那个神秘男子进了那个房间以后,楼下的众人可忍不住了。

    “喂,他们两个怎么到房间去了,我又看不到那个漂亮的姑娘了……”

    “你吵什么,他们真正会下棋的,讲究的是心如止水。可能是我们这里太嘈杂了,他们才会选择真正安静的室内去下棋……”

    “可是他们两个人在室内下棋,我们这些看棋的,还怎么欣赏对局啊……”

    “依我看啊,我们还是在这里等着吧,说不定等他们二人下完棋方出来后,我们便可知道胜负了……”

    楼下的人又在喧哗不已,但这丝毫影响不到室内下棋的苏佳和神秘男子……

    珍明棋院外,萧天还不知道具体情况,他只知道还有一个男子向苏佳发出挑战了。而萧天也没有太在意,他一直思考的,是刚才王大生言行的一举一动。

    “王大生……”萧天喃喃道,“他的武功阴狠毒辣,如果让我去练,真的能超过他吗……”

    就在萧天在门口思索间,突然……门外好些人想要往棋院里面冲,他们正向着萧天的方向奔涌而来。

    “啊——”萧天回过神来,大叫一声。见着纷纷涌至的人群,萧天毫不犹豫地选择避让之,然后退到了一边。

    原来,苏佳战胜汪古部拉托后,事情更是传到了汴梁的大街小巷,这群人中,大部分都是热爱围棋的棋手。一听说有一个绝貌女子战胜了都尉的儿子,他们都纷纷来到这汴梁城最大的棋院——珍明棋院来。但说是最大的棋院,待到这群人涌进了棋院,整个珍明棋院一楼顿时被塞了个水泄不通……

    “哎呀,我又进不去了……”萧天见着挤在棋院门口的拥挤的人群,自叹无奈道,“早知道今天就不和菁妹他们走了,留在这里看佳儿下棋就好了……算了,看来只有等到佳儿把这局棋下完,我才能进去……”于是,无奈的萧天只好调了头,往不远的小街上随便逛游……

    棋院一楼,由于一下进来了这么多人,所有人基本上都是人挤人。南宫准在人群中,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自己也是被挤得难受要紧。

    “三少爷,我们怎么办?”南宫准身旁的侍仆不禁问道。

    南宫准想着说道:“现在正好可以下手,一会儿我去把棋院的大门口锁上,然后我们两个先把毒粉的解药吃了,再在这里释放毒粉……”

    “那三少爷你说的那个苏姑娘怎么办?”侍仆又问道,“那个毒粉三少爷不是说专门是给她准备的吗?”

    南宫准笑着说道:“你放心,只要关上了这大门,这里就是个密闭的空间。只要没有散毒的窗口,毒粉就会残留在这里……待到楼下的客人都昏倒了,楼上下完棋,只要一开门,他们一样会吸食进毒粉的,到时候就大功告成……”说完,南宫准阴阴一笑,朝着棋院大门口走去……

    南宫准悄悄锁上了一楼的大门,然后示意侍仆和自己吃下毒粉解药,随后,南宫准施展出迅影般的步伐,将自己从师父那里拿来的卢欢前辈更厉害的毒粉在棋院各处传播开来……

    这南宫准的师父并不有名,却和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有着很好的交情。所以说,南宫准想要拿什么有关卢欢的毒药,那是轻而易举,而且药力毒性隐蔽,上一次和唐战的对决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门外闲逛的萧天一直晃悠着,突然看见了珍明棋院的大门紧锁住了。不过他也没有见怪,只当是棋院的掌柜为了不再让棋院涌进更多的人,而锁上门不让外人进来。

    但萧天也万万没有想到,棋院里面,南宫准正准备着一场对付苏佳的阴谋……不要半柱香的时间,一楼的客人都渐渐失去知觉,然后不自然地昏睡倒在了地上。再看南宫准和他的侍仆,因为吃了解药,所以他们二人并无事。

    侍仆见着倒下的众人,有些惊吓了一下,然后跑到南宫准身边说道:“三……三……三少爷,这……这……”

    “放心吧,这些人只是昏睡过去了而已……”南宫准笑着说道,“待到楼上的棋下完了,下一个就轮到苏姑娘了。只要苏姑娘昏过去了,我就可以……哼哼……”

    “可是万一那个苏姑娘很厉害,不但没有昏倒,还……还知道了我们的所作所为该……该怎么办?”侍仆紧张地问道。

    “哼,就算她没有昏,我也可以立刻逃跑……”南宫准继续笑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她苏姑娘再厉害,也决计不会发现是我干的……”

    “可……可小人怎么办?”侍仆又担心道,“若是苏姑娘发现了我们两个,小……小的可没办法……逃……”

    “是呀,所以我们要毁掉踪迹啊……”说着,南宫准笑着撇过头,用令人恐怖的笑容望着侍仆。

    “三……三少爷,你……你要干嘛……”侍仆见着此时的南宫准,愈加紧张地问道。突然,侍仆顿觉自己的腹下处一股寒流袭来,让他连话都无法说出来了。

    南宫准此时——正用阴掌靠向了侍仆的腹下处,然后阴笑着说道:“既然你跑不了,又知道了我的计划,那你就去死吧……”南宫准的声音很小,却在侍仆耳里听来,字字恐怖。侍仆被南宫准的内力压着,连话都说不出,只是张大眼睛地望着,张大眼睛的望着,又望着,最后……最后……侍仆面带痛苦地死去了。

    “这就是下人的命运……”南宫准轻声笑道。他实在是太残忍了,连自己的侍仆都对如草芥。没完,南宫准又拔出不知道怎么弄到手的苗刀,然后在死去侍仆的颈上用力划上一刀,侍仆的颈上顿时血流不止。南宫准做完后,将苗刀丢在了地上,还丢下了苗刀的刀鞘和一个蒙古令牌,这样就可以谎称是蒙古人一怒之下杀了他的。因为在蒙元朝政的管辖下,汉人的地位是最低的,一个蒙古人当街杀害一个汉人,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但这南宫准确实是太狠毒了,他已经使自己的人性泯灭了,他的内心狠毒已经不亚于那些残杀汉人的蒙古鞑子了……

    而在二楼的棋室内,由于苏佳和神秘男子一直在安静用心地下棋,所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二人一概不知。现在已是中盘,正是二人对局的焦灼之势……

    场面上,依旧是苏佳的棋局要好于那个神秘男子。但是,两人的神情似乎是截然相反。神秘男子虽然局势不好,可是仍旧是一脸平静的样子;反观苏佳,她此时面部表情显得有些踌躇,她实在是猜不透神秘男子的心里所想……

    “你很犹豫吧,为了赢这盘棋……”神秘男子突然发话道,“你一定是想快点赢这盘棋,然后去完成你下一步的计划吧……”神秘男子似乎是看穿了苏佳的心思,两眼直视着苏佳。

    苏佳听了,略感到惊讶,她两眼依旧望着棋盘,口中却问道:“阁下……究竟是何人?”

    “欲知在下者,必先弈棋于在下……”神秘男子也借用了苏佳的话,轻声说道。

    苏佳越来越觉得对面的人不简单,但此时她的心思不容拨开,毕竟现在是棋局中最关键的时刻……

    “姑娘你太在意输赢了……”神秘男子又说道,“输赢固然重要,可它并不是围棋的本质所在。”

    “我本来就不太去追求围棋的本质……”苏佳轻声回答道,“以前的我曾经想去探寻围棋的本质,探寻人生的本质,可是那件事后……”苏佳又不由想到了自己以前在追风派时候,眼神逐渐低迷起来。

    “或许曾经的某件事让姑娘你变得痛楚和忧郁,但它不应该用围棋去宣泄……”神秘男子始终保持宁静的心态道,“围棋是纯净的,而不是被利用的工具,不应该去过度沾染世间的俗尘。”

    苏佳想了半天,低迷地说道:“我本身确实喜爱围棋,但是如今的事情……我很伤心,曾经的悲伤,我只想用围棋去让我暂时躲避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神秘男子听了,继续说道:“如果姑娘真的喜欢围棋,那就应该了解什么是围棋,围棋能够带给你什么……围棋可以平静人浮躁的心,可以扬正为人处世的作风,可以教会为人谦逊平和的态度,这些都是围棋带给人的最珍贵的东西。但如果只是拿它去逃避人生的往事,那样不但你会伤心,你下的围棋也会伤心……”

    听着神秘男子的话,苏佳下棋的速度也逐渐变慢……苏佳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也想静下心来好好地去欣赏围棋,但是如今世道,我也没有办法……”

    “那你可以先停下手中的棋子,先去经历人生的蹉跎……”神秘男子说道:“棋子是有生命的,它和你一样,也是有喜怒哀乐的……姑娘你去利用围棋来达到你其他的目的,围棋是会伤心的。如果不知道人生应该下哪一步棋,就先停下手中的棋子,走出棋盘,用博爱的眼光先看看这个世界,赏其每步精妙……人生如棋,千万不要下错了本该属于人生的那一步……”说着,神秘男子将手中的黑子下在了棋盘上的一个星位。

    苏佳见着了,拿白子的右手在半空中渐渐停住了……随后,苏佳慢慢放下了拿子的右手,整个人闭着眼睛缓缓低下了头——苏佳输了……

    苏佳的棋局本是稳中带凶,但由于凶中的攻击棋子离大子势力过远,导致自己的攻击棋子被神秘男子隔离开来,最后自己的几路攻击线全被截断,失去了扭转局势的形势,反倒是让神秘男子在最后时刻扭转了过来……

    “阁下棋艺精湛,小女子甘拜下风……”苏佳轻声说道——她已经认输了。

    “姑娘你知道你为什么输吗?”神秘男子又缓缓道,“你只在乎棋局输赢,所以只看重棋局中的攻防;而在下是纵观全局,没有在乎太多得失,而是在每一步棋中渐渐参透了其中的布局奥妙,最后将局势扭转……”

    苏佳听了,淡淡地说道:“看来阁下不但棋艺精湛,而且颇懂其理,小女子佩服……”

    “不是其理,而是世间之理……”神秘男子这时突然笑脸说道,“人生亦是如此,应该纵观整个人生的浓淡情理,而不是去计较得失,至少等你下完了一盘棋后,无论输赢,你也会收获一些乐趣……记住,得失代表不了人生的好坏,唯有品其妙、悦其理,人生终不悔,下棋亦是如此……”

    “是阁下赢了……”苏佳缓缓说道,“小女子名苏佳……虽未能赢阁下,但小女子确是想要有知于阁下……”苏佳遵守了诺言,将自己的姓名告诉了神秘男子,但她自己也想知道眼前这个神秘男子的身份。

    神秘男子慢慢站起身,解开了自己的面纱——一张三十多岁的沉稳的脸显现在苏佳面前。神秘男子微微一笑,然后轻声道:“围棋不是东西,是人生……”

    此话一出,苏佳惊叹道:“你是江湖中的棋侠隐士,顾……顾雨清?”

    原来此人便是江湖中的棋侠隐士顾雨清,顾雨清笑望着苏佳,淡淡说道:“苏姑娘若是真的喜欢围棋,希望你以后能记住,无论曾经有过什么悲伤,永远不要用围棋去垫付人生的悲局,不要下错了人生的那一步棋……”

    苏佳听完后,静静地坐在原处,两眼低视着棋盘上的棋局……

    顾雨清起身后,准备去开房门……门一开,毒粉瞬间流入房内。

    “有毒!”苏佳感知到了南宫准所释放的毒粉,认知这又是卢欢所研究的毒药,于是她大叫道,“顾前辈,当心!”

    苏佳大叫着,然而顾雨清似乎是一点也不紧张。只见他迅速从背后将古琴拿出,然后在琴弦上迅速地拨动着……忽地,只觉强大的内力自顾雨清指尖而出,离弦般地飞速而过。让人惊奇的是,毒粉似乎并没有扩散到二楼的房间内,里面的苏佳顿时感觉毒粉的存在已无——看来是顾雨清用内力将飘来的毒粉反弹了回去……

    “有高手!”南宫准大吃一惊,见着自己的计划再次失败,只好一个转身,从棋院的大门口破门而出。大门已破,毒粉自然扩散到外面去了……

    “是南宫准!”苏佳跑出来,看到了南宫准的背影,唏嘘道,“这家伙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看着楼下昏倒的众人,顾雨清叹息道:“哎,看来这些人都中了毒,全都昏了过去,此恶行实在是令人发指……”

    “没事儿,我知道这种毒……”苏佳从郜英那里学了医术,自是明白卢欢现有的所有毒的解法,于是说道,“只要毒粉扩散了,他们睡一会儿就会醒的,不用担心。”

    “我怕他到了门外还会有什么恶行,我得赶紧去看一下……”说着,顾雨清施展轻功飞下到了一楼。

    “顾前辈……”苏佳见状,也跟着飞下到了一楼……

    门口处,由于棋院大门被南宫准直接破门而出,发出了巨大的响声。萧天正在不远处晃悠,一听到响声,立马转头——结果正好和冲来的南宫准碰了个正着。

    “南宫准……”萧天刚想要大叫道,突然,南宫准想也没想地将所剩的毒粉往萧天脸上一洒……

    萧天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突然……背后一道强大的内力袭来,将萧天面前的毒粉一驱而散,整个过程就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南宫准嘀咕了一句,转身立刻逃走……

    “哼,这家伙跑的还真快……”是顾雨清救了萧天,只见顾雨清收回了那把古琴,然后对萧天说道,“小伙子,你没事吧?”

    萧天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看到南宫准如此慌张的样子,肯定没有好事发生,于是担心地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南宫准不知道有什么阴谋,在棋院里散播了毒粉,全棋院的人都被昏倒了……”苏佳突然从顾雨清身后跟来,走到前来说道。

    “佳儿……”听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又想到了苏佳刚才一直在棋院里,于是担心地问道,“佳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见着萧天一直关心自己,苏佳欣慰道,“倒是阿天你,你不是和菁妹他们在一起吗?怎么……只有阿天你一个人回来了……”

    听苏佳这么一说,萧天这才想到陆菁和唐战还留在财运酒楼,赵子川更是不知道和李玉如跑哪儿起了……他自己是因为跟着王大生才来到这里的,他也不想在苏佳面前提及自己和王大生的关系。于是,萧天只是说道:“我是担心佳儿你,才……先回来的……不过,这位先生是谁?”萧天见着了苏佳身前的顾雨清,不禁问道。

    苏佳说道:“他便是江湖棋侠隐士顾雨清顾前辈,我刚才……就是输给他的……”

    顾雨清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按理说那个叫南宫准的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那样的事,恐怕……”

    “好在那些毒粉只是让人昏睡过去,而不是致命的……”苏佳淡淡道,“如果不是顾前辈在此,南宫准或许还会做出更令人发指的事情……”

    顾雨清望着天上的阴云,平静地说道:“我该走了……苏姑娘,记得我说的话,围棋如人生,用一颗平常心去面对,不要走错了人生关键的那一步棋……”说完,顾雨清转过身,慢慢离开了萧天和苏佳……

    苏佳望着顾雨清离开的背影,内心思绪不定……萧天此时也有些迷茫,于是问道:“佳儿,我们现在去哪?”

    苏佳脸上略带忧伤的表情,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说道:“算了,呆在这里,一会儿在棋院里那些人醒来之前被蒙古人发现了,我们也不好脱干系……我们先回陆府吧,如果菁妹他们没发现你,一定会回陆府的……”

    “那……好吧……”萧天也想不出应该干什么,只好先和苏佳会陆府……

    苏佳脸色骤变,她似乎在策划着什么……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