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十七章 棋逢对手 上
    珍明棋院里此时站满了许许多多的蒙古士兵,从楼上到楼下,都是空空荡荡,无人敢犯,直到一楼厅堂处,才有拥挤的常客。现在,汴梁城的很多地方都已知道了有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在珍明棋院力挫群雄,一跃而至擂主之位。而这个消息现已传到汴梁相府,相府都尉汪古部扎台的儿子汪古部拉托喜好中原围棋,听说珍明棋院有个标致女子棋艺颇深,便想前来一会见之……

    当然,汪古部拉托前来会棋的消息,自然也引起了众多围棋手们的注意,他们不但想一睹该女子的绝色风采,也想观摩一场预期酣畅淋漓的围棋对决……

    在珍明棋院二楼擂台处,除了重重把守的蒙古士兵外,只有苏佳一个人坐在上面。苏佳此时紧闭双眼,静静地等待着所谓的“小王爷”的到来。她在这里闭眼凝神了一个时辰,心情也很平静……

    “小王爷驾到——”门外突然传出一阵喊声。

    门外众客见了,纷纷避让之。只见几个壮丁抬着一个金色大轿缓缓行来,待到到至珍明棋院门口,领头人又忽喊一声:“停——”随后,轿子停了下来。

    “小王爷,棋院到了……”领头人在轿子前恭敬地说道。

    轿子帘幕拉开,汪古部拉托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旁边一个侍卫见了,在一边搀扶着。

    汪古部拉托望着棋院牌匾上的“珍明棋院”四个大字,会心一笑,然后对身旁的王大生说道:“都说剑道大会在即,汴梁武林高手众多,为父才派武功最强的王大生将军虽本王爷同行。王将军,你随本王爷一起进去吧……”

    王大生虽是身为相府都尉的手下,却不像一般侍卫那样有着奉承的姿态。王大生经常就是一副冰冷无情的面孔,只听他冷冷答道:“是,小王爷。”

    于是,王大生跟着汪古部拉托一起走进了珍明棋院……

    来者一到,苏佳顿时睁开了双眼。苏佳侧头一望,一个比较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眼前——王大生。当日陈世今投敌时,王大生就是和自己的两个弟弟王二生和王三生一同跟随着兀良哈勃尔勒副将来到追风派山脚下的……苏佳坐在二楼,却能隐隐感觉到王大生身周所散发出的恐怖的杀气。但苏佳依旧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她知道当日在追风派时,王大生还认不得自己。

    王大生跟着汪古部拉托走到了楼梯口处,忽觉上方有一股很强大的内力,抬头一望——苏佳正用同样镇定的目光望着自己……

    “王将军,那个姑娘就在二楼对吧?”汪古部拉托突然问道。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把思绪里的王大生给拉了回来。王大生转过头,依旧保持冰冷的面孔说道:“回小王爷,听巡抚说,就在这珍明棋院的二楼。”

    汪古部拉托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慢慢踏着步子往二楼上走去……

    “好家伙,王大生既然也会来这里……”楼下混在常客里的南宫准见着王大生的到来,有些愤愤道,“可恶呀,这样就不好下手了……”

    他身旁的侍仆说道:“三少爷,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南宫准听了,立刻小声训道:“回你个头啊,四弟的眼线好不容易才找到苏姑娘的,本公子可不能浪费了这次的机会……等到蒙古人都走了,我再找机会下手……”

    “是,是,三少爷说的是……”那个侍仆连声诺诺道。

    “王大生的武功恐怖至极,汪古部拉托的棋艺又甚是精湛,我的行动想要执行,除非苏姑娘能赢他们……”南宫准在一旁喃喃道。

    而在这群宾客之间,有一个身着素衣,佩戴面纱,身后背着一把古琴的男子。他便是苏佳之前感觉到有强大内力的人,他不知何名何许,静静地站在人群中央,目光直直盯着楼上的苏佳……

    汪古部拉托上到了二楼,一眼便望见了棋桌处静静等候的苏佳。汪古部拉托一见到苏佳的面孔,他就心动了——汪古部拉托身为都尉的儿子,自是财势俱全、妻妾成群,但现在在他眼前的苏佳绝对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中原女子,纯一个绝代佳人。

    汪古部拉托直盯盯地望着苏佳,然后慢慢向着苏佳的方向走去,王大生依旧缓缓跟在身旁。苏佳倒是没有太注意汪古部拉托的神情,相比起他,隐藏恐怖内力的王大生更是苏佳担心的对象……

    汪古部拉托坐在了苏佳的对面,欣赏着苏佳的美貌,然后对着苏佳笑着道:“姑娘可是久等了?”

    苏佳心知此人身为都尉之子,自是有权有势,不宜急于直切主题。于是,苏佳先是有礼地笑道:“不久不久,小王爷能亲临大驾,已是小女子之荣幸……”

    “敢问姑娘芳名啊?”汪古部拉托也和开始的那些个棋手一样,问起了苏佳的名字。

    苏佳想了想,然后笑着说道:“小王爷虽在相府号令齐下,但今日来这珍明棋院,便是要遵从这里的规矩。小女子即为擂主,也有其规,凡欲知小女子者,必先以棋胜于小女子也。”

    汪古部拉托听了苏佳的话,不但没有觉得苏佳专横自主,反倒觉得她很有个性,比起在相府里个个对他俯首低身的妻妾而言,苏佳更让他有一种新鲜感和兴奋感。汪古部拉托想了一下后,笑着道:“好啊,既然不负姑娘之愿,我们何不快点开始呢?”

    见汪古部拉托已然答应,苏佳便心想着自己的计划……于是,苏佳先是对汪古部拉托笑请道:“我们汉人下棋讲究的是心澈明净,若是太多闲杂人等在此观摩,此非下棋者宁静之心也……”苏佳这么说,摆明了是要把王大生等闲杂人等从汪古部拉托的身边移开。

    汪古部拉托此时早就被苏佳的姿色给迷惑得神魂颠倒了,苏佳说什么似乎他都能答应。于是,汪古部拉托便对身旁一直跟从的王大生说道:“王将军,你和二楼的士兵先在楼下等本王爷吧……待到本王爷和这位姑娘对弈完后,再作听从打算!”

    “可是小王爷……”王大生有些劝道。王大生本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佳的内力高深,想必苏佳也知道自己的实力。现在听到苏佳想让汪古部拉托的手下全部离开,自然有些不放心,于是便想极力劝阻。

    “怎么,本王爷的话你都不听了?”汪古部拉托质问道。汪古部拉托本来就对丝毫奉承都没有的王大生有些看不顺眼,所以对他的言行经常都是略带刁难的。

    “在下不敢……”王大生虽然道了歉,但整个人依旧没有卑微屈膝的样子,仍然冰冷地说道,“在下先领众士兵在一楼等候,若是小王爷有令,在下等一定上来等听发候……”

    于是,用略带杀气的眼神向苏佳望了一眼,王大生便领着手下先行下了楼……

    见到王大生下了楼,苏佳才算从紧张的气氛中稍微解脱出来。

    “不知姑娘棋艺如此之高,所出之何门啊?”汪古部拉托又笑着向苏佳问道。

    苏佳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轻声道:“无谓何门,我们中原之人下棋只奈局中定夺,不谓所出何门。”

    “那好啊……”汪古部拉托依旧笑着道,“中原之人不讲渊源,却讲得失吧……光下棋没有意思,以我所知,你们中原人还很好赌注输赢吧?”

    “话是不错……”苏佳似乎在想着什么,边想边轻声答道。

    汪古部拉托继续说道:“既是赌注输赢,倒不如本王爷和姑娘你在此下注如何?”

    “如何下注?”苏佳问道。

    汪古部拉托说道:“下注便是输赢后的想要对方的条件,如果是姑娘你赢了,本王爷可以随便答应姑娘你一个条件……”说着,眯眼轻轻一笑。

    “那若是小王爷赢了呢?”苏佳继续问道。

    “本王爷赢了,哼哼……”汪古部拉托笑了笑,然后对苏佳说道,“若是本王爷赢了,姑娘就得以身相许,做本王爷的小妾如何?”

    苏佳听了后,闭着眼睛思绪着——她似乎是早就猜到了。尔后,苏佳睁眼说道:“小王爷之命,小女子不敢不从,只是……按中原的规矩,若是下注之人,必须以酒相待。”看来苏佳似乎是打算给汪古部拉托灌酒。

    汪古部拉托此时早就被苏佳的姿妍给迷得昏了头,完全没有猜到苏佳在算计自己;再者,汪古部拉托自信自己的棋艺精湛,绝不会输给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姑娘。于是,汪古部拉托爽快地答道:“没问题,就依姑娘之意……上酒!”

    汪古部拉托一声令下,珍明棋院的掌柜便连忙派人上了店里最好的酒。汪古部将几壶酒扣在桌上,笑着对苏佳说道:“姑娘,你可不要小看本王爷,在蒙古族人中,本王爷的酒量可是鲜有人敌的……呵呵,姑娘只需认真下棋,待到本王爷落子完后,酒亦足矣!”汪古部拉托非常自信自己的酒量,觉得和苏佳下完棋后,这些酒都能悉数下肚。

    汪古部拉托渐渐中了自己的圈套,苏佳自然是很高兴。苏佳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认认真真地把棋下好……

    “棋赛现在开始!”宣告人一开声,苏佳和汪古部拉托的对决正式开始,所有观棋的人也都集中精力观察着楼下的大棋盘……

    汪古部拉托一边喝着酒,一边下着棋,苏佳则是全神贯注地盯着棋盘之处。走至中盘,苏佳顿时觉得汪古部拉托的棋艺确实比之前的徐公子和林先生要厉害,但棋局也是漏洞百出。再看汪古部拉托,一脸的醉意,全然不知苏佳棋局接下来的发展。在苏佳眼里看来,这盘棋已经拿定了……

    就在二人焦灼对局时,萧天这才从远处走到了珍明棋院门口。“可恶,晚了一步,佳儿好像是真的和那个都尉的儿子对弈了……”萧天喘着粗气,却眼见着棋院内外满是的蒙古士兵,以及目不转睛盯在一楼大棋盘上的观棋者,才知自己来晚了。

    萧天刚想进去,却又停下了脚步。“佳儿告诉过我,下棋的时候不要去打扰她……或许,我不进去,让她一个人在里面更好吧……”萧天顿时灵光一闪,决定不进去看里面的状况,而是在棋院外面先等着……

    几柱香的时间过去了,胜负也该分晓了……

    一楼的大棋盘处,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棋盘之上,他们都惊呆了……

    二楼上,苏佳依旧很平静地望着棋盘,而喝醉了的汪古部拉托已然是醉意浓浓,却也惊望着桌上的棋盘……

    苏佳手执白子将汪古部拉托的黑子来了个全盘封死,很显然的是苏佳赢了……

    “全盘封死……有心之人是吗……”宾客之中,那名佩戴面纱、身背古琴的神秘男子悄声喃喃道。

    “姑……姑娘居然……赢了……”汪古部拉托带着醉意,迷糊地说道,“姑娘棋艺果……果真不俗……”

    苏佳见着汪古部拉托已是醉得不省人事,于是故作笑意道:“小王爷,你答应过小女子的事,现在也该兑现了吧……”

    “没……没问题……”汪古部拉托喝了整整三坛酒,整个人都快趴在桌子上了。

    苏佳见着时机已熟,于是便在汪古部拉托耳边轻声道:“你们汴梁城的守将都在相府处吗?”

    汪古部拉托迷糊着说道:“白天都在,晚……晚上就……不在了……”

    “那你可知有一个叫陈世今的守将吗?”苏佳终于问到了重点处,眼神一聚。

    “不……不……我不知道……”汪古部拉托依旧迷糊道。

    苏佳想着,汪古部拉托只不过是都尉的儿子,也不太知道太多的军事机密。于是,苏佳又换着问道:“那你可知军部的资料去哪里查吗?”

    汪古部拉托这回彻底趴在了桌上,然后迷糊道:“相……相府有个藏书库,那……那里有很多……关于汴梁城……将兵的资料和……和其他的军事……机密……”说完后,汪古部拉托醉得晕沉沉地睡过去了。

    汪古部拉托说完后,苏佳基本上了解到了想要得到的情报,汪古部拉托的利用价值也用完了。“谢谢你了,小王爷……”苏佳轻声笑道,随后站起身,对着楼下呼道,“王将军,小王爷在楼上喝醉了,你们快上来照顾一下!”

    王大生在一楼,也知道了围棋的胜负之数。当他听到了苏佳的声音后,立刻带着手下的人马冲上了二楼……

    “小王爷!”见着汪古部拉托醉倒在棋桌上,王大生赶忙上前查看情况,知道了汪古部拉托只是喝醉了,便放了放心,然后对身旁的侍卫说道,“传令,送小王爷回府!”

    “是!”周边士兵见状,便托人将醉醺醺的汪古部拉托给扶下了楼。王大生在处理完了二楼的事务后,用冰冷的眼神凝望了一下苏佳。只见苏佳依旧是一脸镇静,给王大生的,同样是毫无表情地冰冷面孔。二人对望了一会儿,王大生“哼”地一声,然后转身下了楼……

    见着珍明棋院里面顿时变得闹哄哄的,站在门外的萧天不觉好奇,他现在十分担心苏佳在棋院里面的情况。于是,萧天跑过去,向着门口处的一个人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一下里面到底发生什么状况了吗?”

    那人回头见着萧天说道:“你不知道吗?这事儿都已经传开了。这棋院里有个很厉害的女子,不但绝貌倾城,而且棋艺颇佳,已经连挫众多棋手,就连汴梁都尉的儿子刚才都已败在她的手上……”

    萧天听完后,便知那众人口中的绝貌女子便是苏佳没错了……

    “让开让开……”棋院里面突然传出了蒙古人的喊叫声。萧天跟着众人纷纷避让之,只见几个蒙古士兵挥着苗刀,驱赶着围在门口的众人,然后另外几个士兵拖着喝醉的汪古部拉托,慢慢走出了棋院。

    “哼,真是活该……”萧天小声地骂道。

    待到所有的蒙古士兵都离开了棋院,忽地……王大生最后一个踏出棋院门口,他猛然将头侧向一方——他那张冰冷的面孔和夹在人群中的萧天正好打了一个照面。王大生的冰冷面孔令人畏惧,但萧天的眼神也十分的坚定……

    王大生侧望着萧天,然后脚步停了一下,随后轻笑一声,就转头走了过去……萧天依旧定着眼神,王大生走过去后,萧天再没有去望他……

    众侍卫将醉醺醺的汪古部拉托扶上了金轿,将他安顿好了。“起轿——”领头之人喊道,王大生也领着一群蒙古士兵就此离去……

    待蒙古人都离去后,萧天并没有急着去棋院里看苏佳的情况,而是站在原地思绪了好久……

    苏佳胜了汪古部拉托后,也没有立刻走下楼,而是静静地望着桌上的棋盘。她倒不是在思考棋盘上的东西,而是在想着刚才从汪古部拉托那里得来的情报……

    而在苏佳赢了汪古部拉托后,楼下的众人似乎把苏佳当成了下凡的仙女一般,如同神仙一样,没有人敢上去和她说话。

    “苏姑娘赢了,蒙古人走了,我可以开始考虑动手了……”南宫准笑了笑,正准备执行自己的计划。

    “三少爷,你看……”旁边的侍从又小声说道,并向着楼梯口处指去。

    “干什么?怎么……”南宫准刚想责备身旁的侍从打乱他的思绪,突然见着楼梯口处——有一名男子踏上了楼梯,向着二楼慢慢走了上去……

    “那个家伙是谁?”南宫准喃喃道。

    那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佩戴面纱、身背古琴的神秘男子。苏佳感觉到了,静静地望着他即将上来的楼梯口处。

    那名男子慢慢走了上来,他身披素衣,一副坦然的样子出现在了苏佳面前。苏佳感觉到了,他便是之前自己感觉到强大内力的神秘人……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