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十六章 争风吃醋
    财运酒楼门口,慕容樱却是不知何时来到的……

    “慕容姑娘为何也会来这里……啊!”唐战一见到慕容樱,不禁叫道,结果被身旁的陆菁给揪了一下,“菁儿,好疼啊……”

    陆菁撅着嘴,爱理不理道:“哼,傻蛋你一见到慕容樱,就是这副德行……”其实唐战每次见到慕容樱,并没有摆出什么德行;倒是陆菁每次见到慕容樱,反而显出一副吃醋的样子,是她自己心里过不去……

    “我也没有做什么……”唐战傻傻地说道,“倒是慕容姑娘,我们还不知道人家是来干什么的。”

    “不知道的更好,慕容世家和那些江湖闲卒一样,我也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陆菁依旧是看都不看慕容樱一眼道。

    “要不我去问问好了……”唐战不知道陆菁是在生气,依旧傻里傻气道。

    一听到唐战要过去和慕容樱“搭讪”,陆菁一把将唐战拉回来说道:“你给我回来……别过去,傻蛋,谁知道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她慕容樱为什么会刚好出现?”

    陆菁和唐战在门口处掰得不可开交,离他们二人十丈之远的慕容樱却是早早就发现了唐战和陆菁二人。只见慕容樱笑望着唐战,陆菁在一旁发现了,却是心里纠结不已。

    “原来唐少侠也在这里……”不等陆菁和唐战,慕容樱倒是慢慢走过来,先行发话道,“这里好乱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里,刚才……”想到刚才王大生“血洗”胡氏兄弟的一幕,唐战依旧是心有余悸,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汴梁城守将王大生以平乱为由,残忍地杀害了胡氏兄弟……”在唐战背后,林盛和王真化从酒楼里走了出来,林盛说道,“财运酒楼现在已是一片狼藉,官府的人正在里面清理,我看我们还是先行离开的为妙。”

    “林兄说得对,我们这些武林之士最好不要和官府的人有勾结。”王真化也在一旁说道,“包括你也是,慕容姑娘。你身为慕容家的千金,更应该懂得官场之道……王大生杀人无情,若是什么事情落在了他的手里,不会有好的下场。”

    慕容樱知道了大概的事情缘由后,心情也变得稍微有些低落。慕容樱身为慕容千金,自然明白慕容家与汴梁官府的关系。虽然慕容家财大势大,但若比起政权,慕容家根本也是任人摆布。为了维持繁荣稳定,慕容家每年依旧是要放下尊严,给蒙古人“当牛做马”,卑躬屈膝……

    唐战想到了慕容樱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于是问道:“对了,慕容姑娘,你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

    听到唐战的问话,慕容樱回答道:“因为剑道大会在即,我想肯定有很多的江湖侠士会提前来这汴梁城,所以便想借此机会到这武林人士最可能来到的‘财运酒楼’来看看,谁知道却发生了这种事……”

    “既然这里已经乱成一团,我想慕容大小姐现在也可以回去了吧……”陆菁刚才在一旁一直没找着机会讲话,现在逮到了机会,想让慕容樱走得越快越好。

    但是女人,尤其是聪明的女人,似乎总能猜出对方的心思一般。慕容樱听到陆菁这么问,嘴角一扬,笑着说道:“既然这么巧的在这里遇到了唐少侠,我为什么这么快就走呢?”

    这话陆菁听起来,就是不舒服。其一,慕容樱见到了唐战,似乎是因为唐战在这里她就不想走了;其二,慕容樱连陆菁的名字提都没提,很显然是有向陆菁故意挑战的意思。

    陆菁见自己不能在慕容樱面前掉面子,于是还是忍了忍,向慕容樱问道:“那慕容大小姐还想干嘛呢?”

    慕容樱笑着说道:“都说唐少侠作为唐家后人,武功不俗,上次亲眼几次,确实不假。唐家霸王枪威力惊人,威震江湖,人人皆知。而我又是好钻枪法之术,虽不能窃学唐家枪术,但也想让唐少侠帮我指点枪法基本一二。若能如此,便是圆小女子之愿。”

    慕容樱在唐战面前还表现得如此谦逊有礼,陆菁看了更是过意不去;再加上慕容樱本来就是钻研枪法,和唐战不谋而合。眼看着慕容樱在唐战面前天时地利人和尽占,陆菁心里更是杂乱不已。

    “向我请教武功?”唐战不禁道,“可是我还从来没有教过人。”

    慕容樱笑着说道:“没事儿,只是教一些普通基本功应该掌握的一些要点。唐少侠你平时怎么练习的,就怎么教给我就行了。”其实,武功超群的慕容樱哪里需要什么基本功指导,她这么做完全是想和唐战单独在一起,以生情愫——而这更是让陆菁气愤不已。

    陆菁想了想,瞥眼笑道:“慕容大小姐见笑了,傻蛋手下已经有弟子了。”

    “啊?”唐战似乎没有明白陆菁的意思,疑惑地问道。

    “有弟子了?”慕容樱也没有听出来陆菁是在胡编,但一想到没有什么障碍,便又平静地说道,“无所谓啊,不管唐少侠的弟子是谁,再加一个也不多啊。”

    陆菁料到了慕容樱会这么说,于是说道:“那我告诉你吧,傻蛋的那个弟子,就是本姑娘我!”

    “啊?”唐战听了,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又怎样?”慕容樱不能立刻明白陆菁的意思,于是又问道。

    陆菁说道:“学习本领请师父,但想要拜师,先得过大弟子这一关吧?”说完,陆菁的眼神中又出现了另一种神情,正眼望着对面的慕容樱。

    慕容樱这回似乎是听明白了,她闭了闭眼睛,然后又睁开道:“你是想和我对决?”

    “这么慢才想到,慕容大小姐也太迟钝了!”陆菁是找着机会就想羞辱慕容樱,她又说道,“想要找傻蛋,得先过我这个大弟子吧?”

    “哼,求之不得……”生来好斗的慕容樱听了陆菁的“挑衅”,会心一笑道。

    这回唐战是听明白了,这两个女人要为了自己决斗一次。唐战怕她们两个真打起来,以至于伤了彼此,便连忙劝阻道:“喂,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

    谁知,唐战还没说完话,陆菁和慕容樱一同大叫道:“闭嘴!”

    这一声不得了,愣是把唐战给吓了一大跳。陆菁从腰间拔出了自己的“龙凤双短剑”,慕容樱更是早就手提自己的红缨枪,做好了随时对决的准备。

    陆菁看着林盛和王真化两位武林前辈还在场,这里刚才有发生了血腥的一幕,混乱一片,便对着慕容樱说道:“这里施展不开手脚,我们到那边无人的巷道里去对决。”

    慕容樱笑语道:“随你的便,本姑娘恭候大驾……”

    于是,陆菁和慕容樱一齐往那个小巷道处走去……“喂,你们两个……”唐战刚想叫住他们,却被王真化给拦住了。

    唐战不清楚王真化前辈为什么要拦住自己,于是疑惑道:“王前辈,你为什么要拦着晚辈?”

    王真化笑着说道:“算了,女人的事情必须要她们女人自己去解决,你就别添乱了……你放心吧,她们都有分寸,不会伤了对方的。”

    唐战觉得王真化毕竟是前辈,懂的事情比他多,于是便点点头答应了。随后,唐战又想了想,便又对着林盛问道:“对了,林前辈,你说今天王大生当着众人的面残杀了胡氏兄弟,那两天后的剑道大会……”

    “嗯,我知道你的意思……”林盛点了点头,严肃道,“你是怕到时候剑道大会出了什么乱子,蒙古人又会有什么样的行动是吧?这你放心,今天我和王兄回去,一定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武林众弟子的,好让他们做好相应防范……倒是你和你的朋友要小心,王大生的武功相当毒辣,恐怕就算身为唐家后人的你,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唐战听了,点了点头道:“谢谢前辈提醒,请前辈放心,晚辈会注意的……”

    王真化抬头望了望天,然后对着唐战说道:“行了,这种事情你们这些武林新生也不要再多想了,还是能忍就忍,对付这些事情,我们前辈会圆好的……我看你,还是去看看那两位姑娘吧,老让她们打下去也不太好。”

    唐战一想也是,觉得只有自己现在过去,说不定才能阻止两个女人将事态恶化。于是唐战转了身来,向着林盛和王真化两位前辈行礼道:“那么二位前辈,晚辈先行离去,待到两日后的剑道大会,再到南宫慕容大院与二位前辈见面吧!”

    林盛和王真化也都行了礼,王真化说道:“小子,你去吧,希望剑道大会上还能再见到你的身影!”

    “告辞!”唐战行礼道。

    “告辞!”林盛和王真化也拱手道。

    于是,唐战向着陆菁和慕容樱去的那个巷道处走了过去……

    “林兄,你说这次的剑道大会会怎样呢?”待唐战走远了,王真化不由地对着身旁的林盛问道。

    “什么……”林盛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声应道。

    王真化想了想,然后说道:“到现在为止,我们还不清楚蒙古人要在汴梁城里弄剑道大会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也在担心这个,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林盛也严肃地说道,“虽说各武林前辈都有疑惑,可他们却还是到了这汴梁城……”

    “武当派我是不知道……”王真化继续说道,“少林派的释明方丈是来会面玄空大师的,傲晶师太是来找‘芙蓉女侠’李玉如的,而崆峒派是来……说实话,我想其实各武林门派的人都有这个想法,都想亲眼来看一看传说中上官仙剑前辈所留的关于‘天魔神功’的记载。凡是赢得剑道大会最后胜利的门派,就有机会到南宫家的地道里去看看……蒙古人正是抓住了所有武林人士的这一点,才以此来作为诱饵,诱所有武林人士来这汴梁城;而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四大门派又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四大门派,蒙古人这么做,似乎就是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个事情。他们一定是想让某些人知道这个事情,那究竟是想让谁知道呢……”

    林盛听着王真化的推理,似乎有着什么想法,于是说道:“行了,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再说了……这种东西只能在暗地里去想,要是真知道了,又让蒙古鞑子发现了,那身处汴梁城里的所有武林人士恐怕……”

    “我知道……”王真化低声道,“我们最好还是等剑道大会安安稳稳地结束,出了这汴梁城之后再做推理……”

    于是,林盛和王真化互相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离开了这个见证了血腥一幕的财运酒楼……

    唐战急匆匆地跑向陆菁和慕容樱去的那个无人的巷道,他非常担心陆菁和慕容樱真的会互相伤了对方……待到唐战跑到了巷道处,就听见了两个女人的比武声——陆菁和慕容樱就在那里……

    陆菁腾空而起,使得一手“天女散花”,朝着慕容樱猛烈攻去。只见短剑芒幻影般地洒落,不给慕容樱可以躲开的机会。但慕容樱似乎也没有要躲开的意思,只见她两手一聚,红缨枪向上一顶,随后双手几番旋转,一道顺流的内力自枪尖划过,内力相碰,削弱了“天女散花”的威力,短剑芒一一退去。

    陆菁自知慕容樱从小精习武功,自己肯定不是慕容樱的对手;但想着慕容樱刚才对唐战的言行举止,陆菁就气不打一处来……突然,陆菁一个不小心,脚上一滑,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慕容樱见定了,红缨枪“嗖——”地一挑,陆菁手中的一把短剑不翼而飞。

    “怎么样,还想来吗?”看着陆菁在对面有些狼狈地落地后,慕容樱用红缨枪指着笑道。

    陆菁见着手里只剩下一把短剑,心中一虚,但又实在不忍慕容樱对唐战的言行,于是鼓气道:“哼,我还没输!”说着,手提另一把短剑准备起身,直朝慕容樱而去……

    “都——住——手!”后面突然传出了唐战的声音。此声音一出,陆菁和慕容樱立刻停了手,都把目光转向了侧边的唐战。

    “傻蛋……”陆菁用满含复杂的眼神望着唐战,喃喃道。

    “唐少侠,你来得正好,看看我们到底谁更厉害……”慕容樱自信地笑道,她觉得自己一定赢定了。

    唐战伫立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在想问题,连平时一贯聪明的陆菁也猜不出唐战此时在想什么……

    良久,唐战把目光对着慕容樱,然后缓缓说道:“慕容姑娘,你不是说想让我教你枪法吗?你跟我过来吧,我有话单独和你说……”

    听到这句话,陆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在对面的慕容樱听了,心中一乐。

    “傻蛋!”陆菁这回真的是既生气又伤心,整个人都快哭出来了。陆菁把头撇了过去,捡起了地上的短剑,然后背过身,慢慢走到对面的台阶上,一个人伤心地坐在了上面。

    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唐战既没有去安慰陆菁,也没有去道歉,反倒继续对慕容樱说道:“走吧,慕容姑娘,我们到那边去谈……”

    看着唐战如此绝情的样子,陆菁是彻底失望了,整个人坐在台阶上,抱着膝盖小声地哭了出来……

    慕容樱倒是一点都不在乎——她战胜了情敌。慕容樱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唐战到了另外一个街口……

    “唐少侠,你想对我说什么?”想到唐战认同了自己,慕容樱心里有些乐了——她从小就很少笑,如今在唐战面前,她却笑得鲜有的从容和纯真。

    然而,唐战却慢慢转过身,两眼略望着地面说道:“其实,慕容姑娘……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也希望在很多方面帮助我,我先在这里谢谢慕容姑娘……不过,我唐战心里只可能有一个人,所以——对不起……”

    听到这句话,慕容樱似乎是收到了小小的打击一般。慕容樱略微收敛了笑容,叹声道:“你是说……陆菁?”

    “嗯……”唐战笑着点头道,“菁儿在我心中是最重要的,没有人可以代替,所以说……慕容姑娘,对不起!”唐战头一次鼓起勇气说这样肉麻的话,自己都脸红得有些不好意思。

    慕容樱还留有一丝笑容,但是整个人却有些悲伤的神情。慕容樱定了定神,淡淡地说道:“那……好吧,既然唐少侠你心里装的是那个女人,那就……不要放手吧……”

    “对不起……”唐战还是又向慕容樱道歉了一句,然后慢慢转身而去……

    慕容樱望着唐战离去的背影,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眼眶里流出了两道泪痕……

    巷道里庭院的台阶处,陆菁依旧坐在台阶上抱着膝盖小声抽泣着。她不敢相信唐战竟然当着她的面如此无情,她甚至开始责备唐战、责备自己……

    “菁儿,不要哭了……”陆菁头上突然出现了熟悉的声音。陆菁抬头一看,只见唐战正站在自己前方笑望着自己。

    但陆菁似乎并不高兴……猛地,陆菁抽出手中的双短剑,直朝唐战胸前刺去。可这点儿雕虫小技怎难得了唐战,只见唐战两手先向后顺势一拨,然后两手抓住了陆菁的手腕,将她给控制住了。“菁儿,你先听我解释嘛……”唐战抓着陆菁的手腕说道。

    “你不是和那个慕容樱温存去了吗,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陆菁此时已是气愤不已,只想一剑刺死唐战。

    唐战见陆菁此时有些失控,于是先双手放下一劈,顺势夺下了陆菁手上的双短剑,然后抓着陆菁的手说道:“菁儿,你听我说,我刚才是故意叫开慕容姑娘的……”

    听到此话后,陆菁停止了反抗,不禁问道:“那……那你和她说了什么”陆菁的口气里还带着哭腔。

    “我跟慕容姑娘说,我的心里只有菁儿你,并且叫她放下了……”唐战说着,自己脸上还显出了少许红晕。

    陆菁听了,脸红道:“真……真的?你不是和她……你平时那么呆傻,怎么会想到这个办法的?”

    “你有没有问我?”唐战笑着道,“所以说菁儿,别生气了好吗?”

    陆菁听了,手用力在唐战的肩膀上打了一拳,但她此时心里却是十分的高兴。随后,陆菁又情不自禁地搂住了唐战的脖子,然后在他耳边轻声喃喃道:“傻蛋,以后不许这样了,好吗?”

    “行行行,我都听菁儿的……”唐战也一把搂住陆菁,笑着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快回去吧,说不定萧兄弟和苏姑娘都已经回去了。”

    陆菁轻轻点了点头,于是唐战和陆菁稍微休息一下后,就一起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