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十五章 财运酒楼 下
    财运酒楼门外,又进来了些许人……

    “这些人是……”唐战见着眼前的人有些面熟,于是突然说道。

    “你认识他们?”陆菁知道唐战江湖阅历尚浅,今天唐战突然发话,自然这些人他们曾经一定见过。

    “子川兄弟和我说过的……”唐战继续说道,“林盛还有王真化,他们都来了。”

    果不其然,门外来的人中,有“金板斧”之称的林盛以及有“无影铁镖手”之称的王真化。这些人曾经在南宫正去陆府提亲的时候去过陆府,当时赵子川还给唐战一一介绍过。

    “他们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侠士……”萧天也在一旁说道,“他们也到这财运酒楼里是干什么?”

    陆菁却在一旁不屑道:“管他呢,反正今天我们是来看热闹的,不是来扯关系的,只要不和他们闹事,我们就不用太在意……”

    正在这时,麻三儿从柜台处拿了新的茶水过来,然后对陆菁说道:“臭丫头,老子现在给你做牛做马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陆菁知道麻三儿在汴梁城的小道儿上也算是出了名的,就算被人蒙羞了,也不会不守信用,于是陆菁放心地说道:“真乖!我知道你手下的喽啰眼线众多,你给我说说,这些武林人士这几天都在这汴梁城里做了些什么……”

    麻三儿回头往门口一望,一见“金板斧”林盛和“无影铁镖手”王真化都在这群人之中,于是说道:“我的手下好像前几天还见过他们,他们这几天倒是和前来汴梁城的一些武林侠士混得蛮熟的……我还认识几个丐帮的弟子,说不定从他们那里打听打听,会有更多的事情……”

    “这么说来,他们两个是和朋友来聚会了……”陆菁自言自语道。

    “我想起来了……”麻三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叫道,“前几天有几个人在汴梁城门口闹事,后来林盛、王真化等人帮忙解围了。”

    “闹什么事儿?”陆菁又问道。

    麻三儿继续说道:“我的一个手下说,好像前几天在汴梁城门口,有一个名叫宋刚的壮汉正被几个武林人士追杀,似乎那几个武林人士是来寻仇的……因为这次汴梁城的剑道大会吸引了很多的其他武林人士前来观摩,所以平日里很多冤家路窄的武林人士也难免碰在了一起。谁知道这一对冤家竟然在汴梁城门口干上了,在城门口大闹了一番……”

    “在汴梁城门口闹事儿,那不是很危险吗?”唐战问道。

    “是呀,尤其是汪古部将军和兀良哈将军,他们最讨厌我们汉人在这里打打杀杀的,所以便派了手下的三位王将军前去平息……”麻三儿继续说道,“但你们也知道,都尉手下的三员猛将——王大生、王二生和王三生,从来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那三位王将军甚至要将那些武林人士给直接置于死地……好在关键时候,林盛和王真化两位侠士出手相救,才避免了这一悲剧的发生。经过和解后,那个宋刚便先行一步离去,与他的仇家又分开了,躲在了这汴梁城里……”

    萧天听完后,眼前一亮,他这时才想到了自己和苏佳最开始来汴梁城的时候,汴梁城门口的守卫确实是说过了有关的事情……

    陆菁看着刚刚进来财运酒楼的这一群人,然后想了想说道:“原来如此,因为于林盛、王真化有恩,又摆脱了仇家,所以那个宋刚一定会找机会好好答谢两位武林侠士……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站在中间的那个壮汉应该就是宋刚。”只见,陆菁的眼睛望向了那一群人中间的那个壮汉。

    林盛、王真化等人找了财运酒楼中间的一个位置坐下了,只见着中间的一个壮汉说道:“林前辈、王前辈,如果不是你们二位前辈出手相救,恐怕宋某此时已没机会再与二位前辈同桌而坐,宋某在这里谢过了!”和陆菁想的一样,那个壮汉的确就是之前被仇家追杀的宋刚。只见宋刚说完后,深深地向林盛和王真化二人鞠了一躬。

    林盛见了,扶起宋刚行礼道:“宋少侠不必行礼,此乃举手之劳矣,我等之辈只是不想见到我们汉人平白无故地死在蒙古人的刀下。”

    宋刚依旧觉得感激不够,于是继续行礼道:“为了表达对二位前辈的谢意,今日宋某便请两位前辈行酒,愿二位前辈能赏宋某之意。”

    王真化见着,也推辞道:“宋少侠之意,我等心领了……只是你的仇家犹在,我觉得你还是不应该此时安享其乐……”

    “说得对!”正在宋刚和两位武林侠士说话间,突然从门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宋刚,上次让你侥幸逃脱,今天你一定逃不过我们胡氏兄弟的!”最前面的是胡氏兄弟的大哥胡冲,只见后面还跟着自己的弟弟胡峰、胡山和胡云,看来这一胡家似乎真的和宋刚有什么深仇大恨。

    宋刚见了,并没有害怕,只见他转身起立,然后向前一步道:“胡氏兄弟,宋某劝你们就此收手吧,何必打打杀杀的,冤冤相报何时了?”

    “哼,你杀了我们的父亲,就可以拍拍屁股地走人吗?”二弟胡峰也在一旁不客气道,“杀父之仇岂能不报?今日我们胡氏兄弟在此,必将与你宋刚决一死战!”

    “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宋刚倒是没有想到要动手,只听他义正言辞道,“你们父亲奸杀良妇、作恶多端,我奉县官之命,前去擒拿你们父亲。谁知你们父亲顽力抵抗,拒捕不归,宋某只好以刀问事!”

    “就凭你一人之言,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三弟胡山也气愤道。

    “杀父细节你们不信便罢,但你们父亲在世间作恶多端,这是不争的事实……”宋刚依旧昂首挺立道,“劝你们赶紧放下屠刀吧,现在撤去,宋某不会记你们过节!”

    “哼,你休想!”说完,大哥胡冲首先向前一步,用脚飞踢一个板凳直朝宋刚面门而去。宋刚站定了,猛然右脚一撩,扣住了飞来的板凳,然后再一个踏脚,将板凳给踩稳了。

    胡冲身后的二弟胡峰见状,立马上前,右手内力一聚,直朝厅室里的一个桌子横拍而去。只见木桌受到内力影响后,横擦着地面向着宋刚而去。宋刚见着,右脚先将板凳踢开,然后迅速一个转身,左脚向前一扣,挡住了飞来的木桌。

    后面的胡山和胡云两兄弟等不及了,一人手握一刀,一左一右向着宋刚攻来。宋刚收回了脚,先将面前的木桌一脚再踹向前面的胡峰,然后拔出身上的青钢宝剑,侧身接住了胡氏兄弟的刀……

    看到了一楼有武林人士的打斗,整个财运酒楼顿时炸开了锅,尖叫声、呼喊声源源不断……

    “现在楼上楼下真的乱了……”在一旁观战的唐战有些担心道。

    谁知陆菁却一点也不紧张,只是趴在桌上调侃道:“没事儿,看戏……”

    萧天看着,却在一旁愤愤不平道:“这些家伙真是的,在汴梁城门口闹完了,又跑到这财运酒楼里闹事儿……”

    “现在你们知道了吧……”陆菁突然站起身来说道,“那些自诩为武林侠士的人,其实有时候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不顾他人安危的人罢了,这样的人基本上和小人差不多了……而且,现在你们也知道我为什么不随便插手江湖上的闲杂琐事了吧?如果我再插手,肯定也会被卷到他们的仇恨中去,自己也出不来了。现在可好,我们在一边看戏就行了,倒是看看林盛和王真化这两位曾经插手帮助他们的武林侠士怎么办?”

    唐战想了想,又问道:“可是当时若是两位前辈不救,当初在汴梁城门口他们就可能死在蒙古人的刀下了……如果是这样,换做是菁儿你,菁儿还会见死不救吗?”

    陆菁听了,依旧淡淡道:“我可没说那个时候没救……我的意思是帮人要松弛有度,危机的时候确实是要救他们,但是像今天宋刚为了谢恩而请二位前辈喝酒,我觉得如果是我,我会随便编个理由说去不了,这样就可以省事儿了。倒是看看今天的林盛和王真化,现在怎么脱身。身为武林侠士自然要以义为重,而打斗的双方都各自言之有理,无论二位前辈帮谁,都会得罪另一方的,看看现在他们能怎么办……”说着,陆菁轻轻一笑。

    果然,宋刚和胡氏兄弟杀得天昏地暗,在一旁的林盛和王真化果如陆菁所猜,以及盲目地不知道该帮谁。只听林盛大声喊道:“你们双方都住手!”

    但是打斗的双方早就杀红了眼,谁肯收手?再加上刀剑不断碰撞的“叮当”声,双方更是没有将林盛的话听进去。

    “快住手!”王真化大叫一声,随后腰间闪出几发亮闪闪的银镖,直朝打斗的双方而去。

    王真化的银镖如影如电,先是几发上去,只听银镖在五人的刀尖上“哐当”了几声,刀剑分开,银镖强大的内力将双方之人强行分开。没完,第二轮银镖而上,精准地朝宋刚和胡氏兄弟的刀剑而去。银镖擦着刀剑的背上,擦出条道道火花,一股强劲的阻力随之而来。五人顿觉手中的刀剑中镖后,有着不可阻挡的强大的后撤力,双手无法自拔。于是,宋刚和胡氏兄弟握着手中的兵器,暂时先退了下来。

    王真化仅用银镖,远距离地输入内力,就将宋刚和胡氏兄弟相碰在一起的刀剑给强行分开,可见王真化镖法的准和狠,不愧有“无影铁镖手”之称。宋刚和胡氏兄弟暂时停手后,王真化喊道:“两边都不要再打了!你们看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这里都被你们弄成什么样了?你们都不是小孩子,怎么连这点儿理智都没有了?”王真化的言语里带着愤怒。

    但胡氏兄弟这边好像听不进去,胡冲大喊道:“报杀父之仇,天经地义,我们有什么错?”

    宋刚也在一旁喊道:“如果不把他们杀了,他们又会像他们父亲一样在世间为恶。只有趁早除根,就地正法,才能匡扶正义,我有什么错?”看来宋刚和胡氏兄弟一样,也都失去了理智。

    “你们……哎——”见着失去理智的宋刚和胡氏兄弟,“金板斧”林盛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了,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见着宋刚和胡氏兄弟如此的言行,唐战和萧天在一旁也有些震惊了。“哎……”连在一旁坐不下去的麻三儿也不禁说道,“江湖上的人就是这样,我见多了……”

    陆菁见了,神情略带严肃地对身后的唐战和萧天说道:“你们看到了吧,这就是他们江湖人士所谓的‘道义’……他们有时候被利益和仇恨冲昏了头脑,为了自己所谓的‘真理’,不惜一切甚至是以伤害他人的目的去实现自己所谓的‘人生价值’,他们没想到他们自己在那一瞬间已经成了恶人了……现在你们应该清楚了吧,这些江湖人士很多都是我们常人口中的‘伪君子’,而江湖之所以险恶,也有很多因素是源于这些‘伪君子’的。江湖险恶,就是因为人心险恶;人心险恶,也就是因为人的私欲……”说完,陆菁也轻轻叹了一口气……

    宋刚和胡氏兄弟继续用凶狠的眼神对望着,丝毫没有注意林盛和王真化的劝言,他们也丝毫不去注意,这家硕大的财运酒楼因为他们双方的搏杀,现在已是一片狼藉……

    “去死吧!”胡峰再次大叫道,欲先挥起大刀,朝着宋刚劈去。然而,正在胡峰上前准备砍刀时,财运酒楼门外突然飞来一支箭。箭不偏不倚地射在了胡峰拿刀的右手上,胡峰“啊——”地惨叫一声,手中的刀徒然落地。

    “二弟!”胡冲大喊道,“是什么人?”于是迅速回头,只见一个身形壮硕、身披盔甲的九尺大汉站在财运酒楼门口,他的脸部显出一丝冰冷的表情,好像杀了很多人都无所谓的神情,整个人时时散发着恐怖的杀气。他的身后还跟着众多的蒙古士兵,每一个蒙古士兵都提着苗刀,严阵以待地。

    酒楼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门外的大汉,陆菁侧头一望,大吃一惊道:“他是……”

    “你伤了我二弟,我和你拼了!”胡冲怒吼了一句,然后整个人向着那个大汉挥刀过去。

    “不要过去,快叫他回来!”陆菁似乎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禁大声喊道。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胡冲已经挥着大刀朝着那个大汉去了。只见九尺大汉整个人一丝不动,依旧摆出那副让人畏惧的冰冷表情,胡冲的刀锋离那个大汉越来越近了……突然,大汉用快得无法眨眼的速度横手将胡冲拿刀的手向前一提,然后右手成爪形,猛然向前一击……

    “啊——”一声惨叫……所有人都惊呆了,胡氏兄弟惊呆了,宋刚惊呆了,林盛和王真化惊呆了,陆菁、唐战和萧天惊呆了,就连酒楼里在座的所有宾客也惊呆了……那个盔甲大汉出招残忍无比,直接一爪穿破了胡冲的肚子,大量的鲜血从他手爪处喷涌而出——胡冲当场断气。

    看到了如此血腥的一幕,众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酒楼里再次爆发出了尖叫声和呼喊声……“大哥!”胡氏兄弟剩下三人一齐哭着喊了出来,“你这个蒙古狗贼,我和你拼了!”只见,胡氏兄弟三人一齐挥刀向着九尺大汉冲了上去。

    九尺大汉在一招残忍杀害了胡冲后,右手猛然往外一抽,胡冲的尸体再次涌出大量鲜血,横倒在了地上。随后,九尺大汉依旧保持着那副冰冷的表情,没有说任何话……

    “我要杀了你!”胡峰第一个冲上来,只见他一刀挥去。九尺大汉表情依旧没有变,左手向上一挡……“砰——”只见大汉盔甲中似乎有着钢铁护臂,很轻松地挡住了这一刀。随后,大汉再次使出快到无法眨眼的速度,从腰间拔出短剑,然后俯下寒光一闪……胡峰还没有发觉怎么回事,自己的肚子上就已经结结实实地插着一把锐利的短剑,鲜血不断往外渗流。没完,大汉又聚集内力用力一掌,正中胡峰胸前。胡峰随即大吐一口鲜血,被打飞数丈之远,整个人横着酒楼门口飞了进去,撞在对面的柜台上,然后重重倒在了地上,惨死了过去。

    “啊——啊!”酒楼里再次发出一阵阵尖叫。

    “二哥!啊——”剩下的两个胡氏兄弟见自己的两个哥哥全部惨遭毒手,都纷纷抓狂起来,不要命的向着九尺大汉挥刀砍来。大汉依旧摆出冰冷的表情,见着胡山最先冲来,大汉又是用快得出奇的速度,猛然一脚踢了上去……“啊——”胡山大叫一声,腹部中了阴脚,整个人被踢到了空中。随即,九尺大汉从部下身边拿来一把长矛,向上一立……让人惊悚的一幕再次发生,胡山从空中落下来,整个人的身体掉在长矛上,身体被瞬间戳穿,鲜血更是洒了一片,本人也是瞬间死了过去。

    由于场面过于血腥,很多人都蒙着双眼不敢看了。九尺大汉在杀了胡山后,拿着长矛的手用力一甩,胡山的尸体横飞了出去。

    “哥!”胡云见着自己的哥哥全被惨死在了这个大汉手上,又气又恨,“我和你拼了!”胡云提着大刀就向大汉砍了过来。九尺大汉一动不动,依旧是冰冷的表情……突然,九尺大汉用带着护臂的左手猛然一个侧挥,只听“砰——”的一声,胡云手中的大刀被大汉的钢铁护臂劈成两截。紧接着,还没等胡云反应过来,九尺大汉再次用看不及的速度一把抓住了胡云的脖子。

    大汉出招甚是凶狠,双手紧掐着胡云的脖子,胡云不停地挣扎着。大汉逐渐加大了力道,甚至——大汉抓着胡云的脖子,单手将胡云整个人各提了起来……突然,大汉手掌瞬间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胡云已经没有气了……

    瞬时间残杀了胡氏兄弟四人,这名大汉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畏惧,就连陆菁、唐战和萧天三人也不例外……只听那名大汉摆着冰冷的表情,然后用威严的口气说道:“吾乃汴梁大将军王大生,今剑道大会在此举行,已是给足众武林人士颜面。但你们这些个江湖闲卒若还敢变本加厉,在汴梁城闹事,形同四人!”说完,王大生将手中死去的胡云的尸体,往外一抛。胡云的尸体被抛出几丈远,最后重重摔在地上,也倒在了血泊中……

    “王大生……”陆菁喃喃道。

    “王大生可是汴梁城三位王将军中最厉害的……”林盛小声地对王真化说道,“据说他的武功实在是残忍和恐怖,就算是我和王兄你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宋刚在一旁收回了剑,早就不敢出声了……萧天却一直用眼睛望着王大生,虽有一丝畏惧,但也有着一丝坚定……

    “他竟然这样残忍地杀害中原汉人,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杀人狂……”唐战看了,小声地愤然道。

    “嘘……”陆菁急忙对唐战弄了一个手势,然后轻声说道,“王大生的武功据说恐怖至极,相传汴梁城内,只有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慕容户主慕容尊才敢和他交手……因为王大生并非中原人士,所以他的武功究竟有多强,还没有人知晓……”

    正在陆菁和唐战都把注意力放在王大生身上的时候,萧天不知何时悄悄离开了……

    财运酒楼门口外,突然来了一个轿子。轿子里慢慢走出一个身着贵服的大家公子,只见他慢慢走到王大生身边,然后说道:“王将军,清理掉这些杂种了吗?”

    王大生虽然依旧是冰冷的表情,但还是转身行礼道:“回小王爷,这些江湖闲卒在此作乱,在下已经摆平。”原来那位王大生口中的“小王爷”,便是汴梁都尉汪古部扎台的儿子汪古部拉托。

    汪古部拉托摆了摆手,慵懒地说道:“算了,以后汉人的事情少让我管……好了,你们快点带我去珍明棋院,据说那里有个很标致的女子棋艺不错,小王爷我还想去会会。”说着,满脸笑容地回到了轿子上。

    不过汪古部拉托的这句话,让躲在一旁的萧天正好听到了……

    “起轿!”一个轿夫喊道,随后众蒙古士兵又护送汪古部拉托,向着珍明棋院出发。萧天见了,悄悄跟了上去……

    大部队走了一段路,萧天也一直悄悄跟在大部队后面,他听到刚才汪古部拉托说的话,心想着苏佳那边一定有事情发生了……大部队继续走着,王大生似乎是感觉到了萧天的跟踪,于是想了一会儿,然后轻声对身边的领头说道:“后面有人跟着,你先带着小王爷去珍明棋院,我走另一条路,待会儿从后面袭击他……”于是,王大生悄悄拐进了另一条人少的巷道……

    萧天发现了王大生朝另一条巷道拐了过去,自己先是停下了脚步。萧天望着前方的岔道想了想,便向着王大生的方向去了……

    财运酒楼这边,到处还是一片凌乱……

    “奇怪,萧兄弟呢?”看着身边的萧天不见了,唐战不禁问道。

    陆菁这时也才注意到,于是说道:“欸,对啊,刚才还在这儿的……他不在这店里,要不我们去门外找找吧?”

    于是,陆菁和唐战走出了财运酒楼,却也没有发现萧天的身影。唐战疑惑道:“这门外也没有,萧兄弟到底去了哪里?”

    陆菁却在一旁不好气道:“今天也真是的,先是苏姐姐一个人下棋离开我们了,然后赵子川又被那个李玉如勾走了,现在连萧兄弟也不见了……哎,又只剩我和傻蛋两个人了。”

    “菁儿,你看……”唐战突然叫道。

    “什么?”陆菁被唐战这么一叫,不禁问道。

    “你看那是谁?”唐战指着道。

    陆菁回头一望,眼前又出现一个人——竟是慕容家的千金慕容樱。陆菁见了慕容樱,又看着她笑着望着唐战,顿时醋意浓起……

    王大生继续往人少的巷道里走去,大概没过多少时间,这条隐蔽的巷道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萧天也一直跟在王大生后面,他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了行人,便知是王大生故意走的这条路,也知道自己的行踪被王大生发现了……

    王大生慢慢停下了脚步,萧天也跟着停下了脚步。王大生猛然回头,离萧天二十多丈之远,冰冷的面孔配上满带杀气的眼神,直直地望着萧天。萧天见着王大生那冷峻的身影,不觉有些胆寒;但他现在是鼓足勇气地前来,萧天还是带着坚定的眼神,和王大生对望着……

    “你胆子真的很大……”在这无人的巷道中,王大生突然用冰冷的口气说道,“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一个人跟在我后面……”说着,王大生内力一聚,全身散发出如同寒风刺般的杀气,远离二十多丈的萧天都感到了一股难以呼吸的压迫感。

    萧天手紧握梅花剑的剑鞘,两眼依旧望着王大生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汴梁城的大将军……光天化日之下,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害无辜的人,何人不痛恶之,你又有何等人性存在于世?”萧天鼓足了勇气,厉声直言道。

    王大生听了萧天毫不顾忌的言语,冰冷的面孔上终见嘴角一笑,但那一笑容背后却似乎隐藏着更加畏惧的杀气。“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人……”王大生冷冷笑道,“我要是想杀你,只是一瞬间……可你今天竟然主动找我,倒是有几分骨气,还是一个挺有趣的家伙……”

    萧天见着王大生笑里藏刀,寒气逼人,真想快速离开这备受压迫的场景。但此时他又似乎心里有一种信念,让他在看了王大生的灭绝人性的屠杀后,不由心生一动,跟着王大生到了这里……萧天想了想,然后坚定地说道:“你现在武功再强又怎么样,两年以后,甚至更久以后……总有一天我的武功会超过你!”萧天的话语不但坚定,声音还挺洪亮。

    王大生看着萧天的言行,越来越觉得萧天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于是王大生少见地轻声一笑……

    突然,一瞬间,王大生消失在了萧天的眼前。萧天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王大生早已忽现在了萧天的背后,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剑架到了萧天的脖子上。

    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萧天根本就没看清王大生是怎么闪到自己背后的。萧天顿时背后一阵冷汗,但是整个人依旧很镇定的样子——他似乎也早就料到了王大生的本事。

    王大生凑到萧天耳边,冷冷笑道:“想超过我是吗……这就是我的武功,你有本事就来打败我吧!”

    无数的寒气围绕在萧天身旁,让萧天整个人有些无法自控了。但萧天还是很坚定,只听他眼神坚定道:“哼,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哼哼,你真的很有趣……”王大生在萧天耳边冷笑道,“行,那我就等你……”说完,只觉一阵风吹过,王大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王大生就这样走了,应该是去了珍明棋院……萧天依旧站在原地,思绪了好久,他从来没有在一个敌人面前下这么大的决心。若是换成以往优柔寡断的他,他可不敢下如此大的赌注……

    “王大生,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打败你这个没有人性的恶贼……”萧天口中自言道,“这会儿该干什么……糟了,相府的人去了珍明棋院,佳儿有危险!”想到苏佳待会儿会碰到的种种危险,萧天赶紧转身,往珍明棋院的方向跑去……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