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十四章 财运酒楼 上
    剩下的陆菁、唐战和萧天三人,在摆开了峨眉派诸弟子后,只好先行一步到一开始就计划好的财运酒楼去……

    “这里就是财运酒楼。”陆菁把唐战和萧天二人带到了汴梁城最有名的酒楼——财运酒楼。

    财运酒楼虽是地处汴梁城中心,但总体来看,它的方位离城中最为繁华的“集兴区”较为近些,故人流也是极为繁多。

    见着财运酒楼门口的无比奢华,萧天不禁感叹道:“如今天下动乱,这里却如此奢华,难怪群民起义,蒙元朝政当今开始动摇了……”

    “当今朝政做什么样的事,平民百姓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是定理。上官仙剑前辈曾说,‘人心所向,中原一合,君子、义侠、英雄于世,必有匡扶正义之心’,天下之道不过如此……”陆菁紧接着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来评论当今世态的,是来注意所到而来的武林人士的……”

    唐战想了想,也在一旁说道:“我觉得菁儿说得对,既是在此,不要想太多的事情了……”

    萧天听了,眉头有些紧锁起来,他似乎有些迷茫。

    陆菁见着萧天的迷惑,又补充道:“世间之道,自有天理,时间能证明一切,我们能做的只是去做,而不是去想……所以说,现在还是先安下心来,平静心态地看待一切,这才是长久之策。”

    萧天听完后,觉得陆菁说的不无道理,于是把自己的心事暂时先放下了……

    “好了好了,站在外面又热又渴,我们还是先到里面去坐坐吧……”陆菁随口说道,然后最先跨进了财运酒楼的大门。

    唐战又对萧天说道:“萧兄弟感到惆怅的话,不如进去喝两盅酒吧,说不定喝了酒后,你的忧伤就会一扫而尽的。”

    看着唐战都是如此的乐观心态,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唐战一起进了这财运酒楼……

    财运酒楼更是铺张奢华至极,里面不但弥漫着酒臭之味,甚至还有浓妆女子的嬉戏声,萧天一进这酒楼就感到浑身不舒服。但是今天是陪朋友来的,萧天还是忍住了,心想既然这里藏有武林高手的话,必定还是会有洁身自好的君子之类在场……

    “想不到这里还是这么奢靡……”连最先主张到这来的陆菁都有些忍不住说道,“要不是一睹剑道大会的风采,我才不会来这种鬼地方的!”

    “可是这里真的有武林高手吗?”唐战又不禁问道,“武林高手真的会到这种糜烂的场所来吗?”

    “肯定会有的……”陆菁肯定地答道,“这江湖上的武林高手也不全是为人正直的君子,难免不会有庸俗之好;再者,来这酒楼的武林人士又不都是来享乐的,他们之中也会有为了个人恩怨而来……”

    “你们掌柜的呢?叫他给我滚出来!”正在陆菁等人谈话间,正厅处正有一个浑身酒气、满头白发的老者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你们的酒味道跟马尿一样!”老者语气惊人的磅礴,连周围之人也被这声音给吓得惊魂未定。

    “这老头儿说话真不客气……”萧天不禁说道。

    “只有本地人才敢这么在这地盘大肆喧哗的,看来这个老头儿本来就住在汴梁。”陆菁接着说道,“幸好我们挑了一个角落的地方坐下,否则肯定会被这个浑身酒气的老头吵得爆耳亡不可……”

    唐战眼神一皱,换了角度说道:“倒是这儿老头声音洪亮,能震动周围的桌椅,也许他就是武林高手也说不定……”

    “应该有这种可能……”陆菁继续说道,“现在你知道了吧,萧大哥,这江湖上的武林高手可不都是洁身自好的正人君子……”

    再看那名老者,掌柜的似乎也是被这老者的声音给吓到了,只见掌柜的唯唯诺诺地向前走来,然后鞠躬低声道:“这位爷爷,不……不知小店哪里没有招待好爷爷,爷……爷爷尽管说……”

    掌柜的唯命是从的样子,谁知那老者却毫不客气。只听那老者继续破口大骂道:“龟孙子的,你给老子的酒,都泛着马尿味儿,就这样还汴梁城最有名的酒楼?说去还不——笑死人啊!”最后这一句“笑死人啊”,老者把口中的一口酒直接喷到了掌柜的脸上。掌柜的知道来者不善,根据他多年的经验,他决定忍一步是一步……

    “他也太过分了……”萧天都忍不住想冲上去骂这个老头了。

    陆菁见着,对萧天说道:“别激动,世上很多的事情就是这样,有时为了生存下去,必须放下一部分的尊严,有的事情甚至比这个还要恶劣……”

    “可是这也太过分了!”萧天确实是看不下去了,“不把别人当人看,这个是绝对不能忍的!”

    “没错,过分的侮辱,的确需要起来反抗……”陆菁说道。

    “可是怎么反抗?”萧天这时又疑惑起来,“如果说这个老头儿真的是个武林高手,岂不任他羞辱?”

    “啧、啧、啧……”陆菁摇了摇头道,“有时候反抗不需要动武,可以多用用这个……”说着,陆菁往自己的脑袋指了指。

    唐战似乎还没有弄明白,于是问道:“菁儿,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如果是我的话,我自然有一千六百二十四种方法整死他……”陆菁又开始鬼灵精怪道,“只可惜,我可不想沾染江湖中的闲杂事等。”

    “菁儿,你就帮帮他吧……”唐战看着掌柜的一直被羞辱,自己也于心不忍,“那个掌柜的实在是太可怜了……”

    “想要尊严的话,必须靠自己去争取,别人是帮不了你的……”陆菁继续说道,“再说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是这个老头儿和很多人有渊源的话,我得罪了他,岂不自己难逃圈子?”

    “可是他现在连争取的能力都没有……”萧天也在一旁说道,“换言之,正是因为天下百姓无能反抗蒙元暴政,所以他们才需要一个领导者帮助他们翻身不是吗?”

    陆菁想了想,便放下心来说道:“好吧好吧,我就去帮那个掌柜的一次……不过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我被牵扯进了什么邪教之类的里面,你们两个要帮我搞定啊!”

    看见陆菁答应了,唐战和萧天也不再顾虑了,同时点了点头……

    “老子不管,今天你们店必须双倍赔偿老子,否则,老子把你这个店给闹腾得个鸡犬不宁!”老者继续对着掌柜的骂道。

    “可……可是……”掌柜的连声诺诺道,“这里没有其他人,说……说酒难喝啊……”

    “谁?”老者两眼一瞪,怒吼一声,这一下可又把掌柜的吓得魂都快出来了。

    掌柜的满头大汗,四下不断张望,心想着赶紧来一个面善的帮他受罪……终于,他看到了角落处的陆菁等人,心头一喜,然后指着说道:“那……那儿……”

    老者听了,立刻转头,双手猛力一放,把掌柜的向后踉跄了好几步。随后,老者满脸煞气,胡须一歪,一股劲儿似的朝着陆菁等人面前走来。

    “好家伙儿,正中了……”陆菁在一旁做出吊儿郎当的模样,直望着眼前的老者。而身旁的唐战和萧天先是被这个老者的眼神给吓了一下,然后故作镇静地望着前面……

    只见老者气势汹汹地走到陆菁面前,抬起长满白毛的粗壮的手臂,狠狠地往手上一拍,大声斥道:“臭丫头,你说这酒怎么样?”

    就在酒楼众人暗暗担心陆菁的时候,陆菁却显得非常从容淡定。只听陆菁笑着说道:“反正喝得下去,只是……我从来不知道马尿是什么滋味,据我所知,什么样的物种,就懂什么样的事物。依我看,恐怕只有马才知道马尿是什么滋味……”

    这明摆着就是在骂那个老头儿是匹马,周围人观之,都是惊讶不已。那个老者自然也听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只听他继续骂道:“臭丫头,敢骂老子,你还不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就是汴梁城里的醉鬼麻三儿,在我手下毁掉的人和物可不占少数,这里的地盘和人脉,老子可是熟透了!”

    陆菁一听便明白了,这个老头便是汴梁城里人称“霸王爷”的麻三儿,嗜酒成性,有时心情不爽,就经常砸酒楼、闹小事,为此还坐过不少牢。不过日久成性,麻三儿和官府的一些官差甚至是汴梁城里的地痞流氓来往都很频繁,所以可以说,麻三儿这家伙是“光脚不怕穿鞋”,愣是活得逍遥自在,这样的人遇上了,还真是不好对付。

    但陆菁似乎是显得很自信,只见她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原来是地痞麻三儿啊,那又怎么样……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麻三儿见着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姿色不俗,了不起就是个大家闺秀,没有什么真本事,于是毫不把陆菁放在眼里,浑身酒气地说道:“老子管你是谁,就算你是汴梁相府都尉的人,老子都敢和你斗上一番!”

    麻三儿的话毫不顾忌,但陆菁却并没有在意。只见陆菁还摆着一副不把任何事情放在眼里的表情,笑着说道:“你应该听说过我陆菁的名号吧?”

    一听到是“陆菁”,麻三儿突然做出一副大吃一惊的表情,唐战和萧天看着麻三儿这样一惊一乍的,也是疑惑不已。麻三儿吃惊道:“难道你……你这臭丫头就是陆菁?那个‘整人鬼’的……陆家大小姐?”

    原来陆菁最开始在这汴梁城以整人为惯,人人都知道她陆家大小姐的鬼灵精怪,很多地痞都曾遭到过陆菁的“毒手”,身为地痞的麻三儿,听到了陆菁的名字,自然有些震住了。

    陆菁继续笑着说道:“你知道嘛……那里还想和我说什么,不怕我会想什么法子整你?”

    谁知,今天喝了酒的麻三儿似乎壮了下胆,大声对陆菁斥道:“但是今天大庭广众之下,谅你这个臭丫头也不会有什么花样,老子今天就这样,你能怎的?”

    看这麻三儿喝了酒,像是要威胁陆菁的气势,唐战在一旁不敢走神,随时预防陆菁不测……

    但陆菁似乎并没有任何害怕的样子,依旧装着若无其事道:“你可要想好了,入了我的圈子,就别想出去了。”

    “哼,今天你这臭丫头要是能制服我,老子甘愿给你这个臭丫头做牛做马!”麻三儿说话一点不避讳,他绝不相信陆菁今天会有什么办法整自己。

    陆菁听了,突然“哈哈”地笑出声来:“哈哈哈哈……麻三儿啊,都说你是地痞中的‘霸王爷’,但是你也太不小心了,摊上我这地儿,恐怕你连马尿都没得喝了……”说着,陆菁拿起桌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你什么意思?”麻三儿见着陆菁这样说,还真以为陆菁有什么神通似的,又看着陆菁悠哉地喝着酒,于是问道,“你这臭丫头,不是说要整老子吗,怎的喝起酒了?”

    陆菁放下手中的酒杯,然后说道:“对付你这种没头没脑的家伙,喝点酒可有兴致了……再说了,看你今天喝了这么多酒的样子,我也想拼拼你的酒量。”

    听着陆菁继续在羞辱自己,于是气道:“臭丫头,敢拼老子酒量?你还不知道老子在这汴梁城可是‘酒王’!”

    “也就是说你喝酒无数了,怪不得说这里的酒跟马尿一样……”陆菁继续调侃道,“不过我是无所谓了,毕竟我可不像你一样,真正尝过马尿是什么味道……”陆菁这话的意思是,故意取笑麻三儿喝过马尿。

    当然这句话麻三儿也听懂了,他听着陆菁不断羞辱自己,于是气愤道:“臭丫头,你什么意思?老子可没喝过马尿,只是这酒实在是太难喝了!”

    “那你还敢喝吗?”陆菁又笑着道,“都说‘男子酒量不如女,不如回家种稻米’,你这老家伙可不要说几句话就给本姑娘做牛做马了……”

    “你这臭丫头,今天是想把老子侮辱得无地自容吗?”被陆菁这个丫头一直侮辱,麻三儿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他拿起陆菁桌上的酒壶道,“你说我不敢喝,我就偏喝给你看!”于是提起酒壶,一口将壶中的酒给喝干了,然后将手中的酒壶往桌上重重一扣。

    喝完酒后,麻三儿大喝一声:“你这臭丫头,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回,陆菁改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笑道:“哎呀哎呀,没想到你真是一根筋啊,这么快就中计了……”

    “什……什么计?”麻三儿做梦也不会想到,众目睽睽之下,陆菁这回还会有什么手段整人。

    陆菁继续吃着零食说道:“你真是笨蛋啊,我在酒里下了毒,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

    此话一出,麻三儿想到自己刚才喝了慢慢一壶,虚汗一出。身边的唐战和萧天听了陆菁突如其来的话语,也是吃了一惊。麻三儿半信半疑道:“你……你是什么时候下的毒?”

    “当然是在你来之前啊……”陆菁嚼着零食说道,“本姑娘天生聪明又爱整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想要整你,当然要从一开始就计划好啊!”

    麻三儿惊了一会儿,然后又说道:“可是你这臭丫头刚才不是也喝酒了吗?如果这酒里真的有毒,你这丫头岂不是……”

    “说你笨你还真笨啊……”陆菁继续笑道,“所以我现在正在吃解药啊!”说着,陆菁将手里的零食亮了亮。

    见着自己被陆菁成功戏耍了,自己又身中毒药,麻三儿大声斥道:“臭丫头,把解药给我!”说着,伸手扑向陆菁,似要夺走陆菁手上的东西。

    然而一直站在陆菁身边的唐战早就准备好了,见着麻三儿的突然袭击,唐战两手迅速抓住麻三儿的手腕。然而麻三儿的力道也不小,猛地两腕向后一翻,五指突张,借着张力摆脱了唐战的两手。随后,麻三儿的双手成掌形,改向唐战攻了过去。唐战见定了,两臂一档,卡住了麻三儿的双手。接着,唐战先发制人以手改拳,左右打向麻三儿的双臂。麻三儿顿觉手臂一麻,向后缩去。唐战看准了,两手再将没反应过来的麻三儿两手向前一拉,麻三儿由于缩手,不自然地全身向前一倾。唐战找准时机,左手将麻三儿的头重重按在了桌上,麻三儿挣扎了一下便不动了——唐战还是很轻松地将他制服住了。

    陆菁见着被唐战按在桌上无法动弹的麻三儿,凑到他耳边笑着说道:“行了,该兑现你的诺言了,被本小姐成功算计,你得给我做牛做马了!”

    “快给我解药,快给我解药……”麻三儿被按在桌上,口中继续说道。

    陆菁倒是不紧不慢,只见她轻轻拍了一下麻三儿的头,然后笑着说道:“只要你给我乖乖做牛做马,我就给你解药,否则……我还有一千多种方法整死你!”

    尝到苦果后,麻三儿再也不敢对陆菁无礼了,只见他微微道:“好好好,我输给你这丫头了,快给我解药……”

    见着麻三儿也不敢做什么,于是叫唐战放开了他。麻三儿从桌上起来后,便急着想陆菁讨解药。陆菁笑了笑,然后把手中的零食给了麻三儿。麻三儿拿到后,赶紧放进了嘴里……

    “既然给我做牛做马了,就得帮我做事了,否则我还有办法整死你……”陆菁笑着道,“去,帮我向掌柜的再要壶茶去!”陆菁直接对着麻三儿使唤道。

    麻三儿这回是听话了,于是点点头道:“好的,丫头,我现在就去……”于是麻三儿立马转身,向着柜台跑去。

    待到麻三儿离开后,萧天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陆菁说道:“那个……菁妹,我和唐兄弟刚才也喝了酒,你……还有没有解药?”唐战也在萧天旁边点了点头,显出一些紧张的样子。

    看到唐战和萧天紧张的样子,陆菁忍不住“扑哧”地笑了一声。

    “菁儿,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唐战有些疑惑道。

    “真是的,怎么把你们两个都骗了?”陆菁继续笑道,“我那是在骗麻三儿的,你们没发现了?我根本就没下毒,所谓的解药也只不过是我手中的零食罢了……刚才只是为了整他,你们不是说让我摆平他吗?我也说过不一定要动武嘛,你们没看见我刚才每一句话不但套他入我的陷阱,还好好羞辱了他吗?这就叫‘以智取胜’,可比动武要过瘾多了……”说着,陆菁摆出了嬉皮笑脸的样子。

    唐战和萧天听了,恍然大悟,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看来陆菁确实是很聪明,只是稍微动动脑子,就将这个不可一世的“霸王爷”给好好羞辱了一番……

    正在陆菁等人坐下来闲聊时,门口又来了一群人……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