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十章 佳人一怒
    “来,萧大哥,这就是你的房间。”陆菁把萧天领到了一个后院的房间,然后打开房门说道,“苏姑娘的房间在你的隔壁,有什么事情也很方便。”

    萧天见着自己的房间也很宽敞,自觉满意,于是谢道:“陆姑娘想得真是周到,我和佳儿在这里谢过了。”

    “都说了,叫我菁妹就好了……”陆菁很开放地说道,“一会儿叫苏姐姐也过来吧,我还有事情想请教她。”

    萧天想了想,然后说道:“好吧,我去把房间打扫一下,待会儿叫佳儿过来……”于是,萧天走进房间,准备整理一下里面的东西。

    唐战耸了耸肩膀,呆呆地说道:“菁儿,我今天也累了,想早一点回房休息。”

    “这么快就累了……”陆菁本来是想让唐战再多陪陪她,但想到唐战今天确实是挺不容易,于是缓缓说道,“好吧,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到时候吃午饭的时候再叫你……”

    于是,唐战包裹好梨花枪,然后背着回房了……

    “算了,找玲珑陪我吧……”陆菁此时想到了玲珑,于是在后院喊道,“玲珑,玲珑……”陆菁对着玲珑的房间叫了几声,却没有任何回应,看来玲珑并没有回到后院。

    “这个玲珑,又跑到哪里去了……”陆菁见着玲珑又不见了,心里又是感到疑惑,“算了,玲珑她也不小了,不会到处乱跑的……”

    正在陆菁考虑着要干什么,这时苏佳慢慢踱步到了后院。苏佳一边走着,一边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看来刚才玄空大师的话让苏佳陷入了沉思……

    “苏姐姐,你这么快就找到了……”正考虑着没事干的陆菁,见到了到来的苏佳,欣喜万分地跑过去,拉着苏佳的手道,“苏姐姐,你可算来了。”

    心里正彷徨的苏佳,此时见到了天真活泼的陆菁,心情似乎舒朗了些许。见着如此热情的陆菁,苏佳微笑着问道:“菁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菁拉着苏佳的手,故作哭笑道:“哎呀,我身边的人都走了,没有人陪我说话聊天了。”

    “你是想要我陪你?”苏佳又笑着问道。

    “可以算吧,只不过不知道苏姐姐能和我玩什么,说什么……”陆菁想了想,突发奇想道,“有了,苏姐姐,你会做饭吗?”

    “做饭?”听见身为陆家大小姐的陆菁问有关“做饭”的事情,苏佳又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要问做饭的事情?”

    “我……我……我不会做饭,有人会取笑我……”陆菁扭捏道,“苏姐姐,你能不能……教我做饭?”看来陆菁是想到了昨天帮唐战做饭的“尴尬”,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苏佳觉得虽然听黄纪说,陆菁是个古灵精怪的大小姐,但是今日看来,她平时也是挺天真可爱的。苏佳又是笑了一笑,然后说道:“没问题,待会儿午饭的时候,我教你。”

    “是吗?苏姐姐你真好……”陆菁高兴地说道。

    看着陆菁的样子,苏佳眼神里充满了温暖的神情……

    陆府大院门口外,玲珑正站在一个茶坊的侧面处——所以陆菁在陆府后院并没有找到玲珑的身影。

    “俊大哥叫我比武结束后在这里等他……”玲珑心里暗道,“也不知道俊大哥到底会不会来……”

    原来比武结束后,趁陆菁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玲珑便和南宫俊约定好了,一会儿在这儿见面。由于陆菁的反对,玲珑想要见到南宫俊,心里总是有着担忧……

    “玲珑——”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玲珑带着期盼的目光向着街口望去,果然,南宫俊正朝着自己所站茶坊的地方走了过来。

    “俊大哥!”玲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玲珑,你在这里等久了吧……”南宫俊走到玲珑身边,亲切地问道,“陆菁不在这吧?”

    “陆姐姐她不在……”玲珑说道,“俊大哥,我……”玲珑心里似乎有些犹豫,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陆菁不同意你和我交往……”南宫俊先是低头应了一声,然后抬头说道,“不过玲珑你放心,我南宫俊从来不在意人的地位高低。我南宫俊打从真心喜欢玲珑你,真的喜欢你……”

    玲珑听了,脸早已红了一大半。“俊大哥,我……我……我”玲珑初次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心里更是紧张不已。

    “不管怎样,为了避人耳目,最近几天我们还是少见面吧……”南宫俊稍微平静了一下,正视着玲珑说道,“不过玲珑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你娶进门的!”

    听到这样的承诺,玲珑更是紧张地哼不出声了。她心里既有高兴,又有紧张。

    “好了玲珑,我要走了……”南宫俊微笑着说道,“下次有就会,希望我们再见吧!”说完,转身而去。

    “俊……俊大哥……”听见南宫俊要走,玲珑这才从美梦中醒过来。但当玲珑抬头望去时,南宫俊已经不见了踪影。

    南宫俊离开了玲珑,自己却没有发现他与玲珑的“幽会”,竟然被自己的五哥南宫寻看见了……

    “傻蛋,起来吃饭了!”在唐战的房间里,唐战由于身心过于疲惫,在床上像死猪一样睡着了,而陆菁一进房门,就对唐战大声喊道。

    唐战睡得很死,陆菁这点声音他当然听不见。陆菁见着唐战不闻不问的死样子,恨不得把唐战的皮给剥了。只见陆菁两手扯着唐战的被子,猛然一用力。由于陆菁这一下子力气很大,而唐战又没有任何防备,结果被陆菁这么一扯,被子被当场扯了下来,而唐战本人在空中翻了一圈——看来陆菁的力气也不小。

    被陆菁这样折腾一下,唐战自然是醒了。不过他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地,只听他揉着眼睛含糊道:“哎,干什么……”

    看着唐战的傻样子,陆菁是既好气又好笑。陆菁想了一会儿,右手高高抬起,然后呈劈扣姿势,用力向着趴在床上的唐战背部来了一击。“啊——”唐战忽地大叫一声,然后整个人在床上一翻,随即坐起来了——这回他是彻底醒了。

    “菁儿,干什么,我好累……”唐战右手抓着后脑勺,傻傻地说道。

    看见唐战这样好笑的傻样子,陆菁气也气不出来了。陆菁没有发火,只是笑着说道:“该吃饭了,傻蛋,快起来吧!”

    由于唐战平时都是和其他下人一起吃饭,所以没搞清楚为什么陆菁要叫自己吃饭。于是,唐战又问道:“菁儿,为什么是你叫我吃饭?”

    陆菁笑着道:“你猜……”

    “难道是厨房的菜炒糊了,然后让我去试吃?”唐战也不知道脑子想到哪里去了,继续迷糊道。

    “你想到哪里去了……”听了唐战的无稽之言,陆菁大声道,“不过是今天菁儿我亲自下厨了。”

    “菁儿你……亲自下厨?”唐战先是惊道,随后想到昨天的事情,唐战忍不住慢慢偷笑起来。

    “笑什么,不许笑!”见着唐战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嘲笑自己,陆菁嘟着嘴道,“不管你原来怎么看,今天我的手艺可是和原来大不同了,傻蛋,你可不要小看我哦……”

    “真的吗?”唐战想着,觉得不管是不是真的,多陪着陆菁有说有笑一下,总比在这睡懒觉要好得多,于是,唐战笑着说道,“那好吧,我就尝尝菁儿你的手艺吧!”

    见着唐战答应了,陆菁笑着道:“等着吧,傻蛋,今天绝对让你刮目相看!”于是,待到唐战整理好了着装,两人又走到了萧天的房间……

    唐战随着陆菁来到了萧天的房间,只见着萧天一个人坐在桌子旁的一个椅子上。唐战见了,好奇地问道:“菁妹,我和萧兄弟都坐在这里吗?”

    陆菁点头笑道:“你先坐过去再说嘛……”

    唐战也不知道陆菁究竟要玩什么花样,于是便乖乖地坐在了萧天的身边。唐战看着身边的萧天也是一脸迷茫的样子,于是问道:“菁儿也让你坐在这里吗?”

    “对啊……”萧天似乎是显得一脸无奈道,“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本来可以好好睡个午觉的……”

    陆菁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在这里等一下,我随后就来……”说完,快步跑出了萧天的房门……

    没过多久,陆菁又回来了,不过这次回来,她的手里多了两盘菜。

    陆菁把手中的两盘菜放在了唐战和萧天面前的桌子上,然后笑着说道:“来吧,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今天的这两盘菜,颜色确实鲜亮,唐战怎么想也想不出这是陆菁的手艺。“这……真是菁儿你做的?”唐战有些半信半疑地问道。

    “怎么,傻蛋你不相信菁儿吗?”见着唐战又怀疑自己,陆菁不好气道,“你们两个先吃一口再说嘛……”

    唐战知道再怀疑陆菁,陆菁待会儿又会闹脾气,于是先吃了一筷子。而萧天在一旁见着菜色鲜亮,心想味道应该不会差,便也吃了一口……

    “嗯,好吃!”唐战吃了一筷子,顿觉味道不错,“菁儿,这真的是你做的?”

    陆菁笑着说道:“那当然了……从今天开始,我陆菁就再也不用为不会做饭而发愁了。”

    萧天在吃了一口陆菁做的菜后,脸上表现出了一些复杂的神情:“味道确实不错,可是……这味道怎么这么熟悉……”

    “做饭一下子就做得这么好,一定是有人教你了吧?”唐战想了想,突然提道。

    陆菁听了,不好意思地笑道:“是呀,这些呀……全都是苏姐姐教我做的。”

    “苏姑娘?”唐战一听是苏佳教陆菁做的饭,便问道,“如果是这样,那苏姑娘的手艺岂不是更好?”

    “找对门了,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曾经在梅花山庄尝过苏佳手艺的萧天笑了一下,然后问道,“可是佳儿为什么会教菁妹你做饭呢?”

    “是我求她教我的啊……”陆菁说道,“苏姐姐可真是好人,从今天开始,我和苏姐姐两个人就是好姐妹了!”

    “佳儿也真是的……”萧天听了,无奈地笑了一下,“这么快就在这里混熟了……”

    “是我教她的没错……”门外突然传来了苏佳的声音,只见苏佳慢慢从房门外走了进来,然后说道,“反正无聊嘛,和朋友多相处相处是好事。”苏佳面带着微笑,看来她也喜欢和朋友在一起热热闹闹的。

    陆菁见了苏佳,高兴地跑过去,拉着苏佳的手,笑着道:“没错,苏姐姐,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好吗?”

    看着陆菁一脸纯真的样子,苏佳的表情先是微微一皱。或许,苏佳想到了自己在追风派还是李忆瑶的时候,自己和师妹徐双也是好姐妹。而今陆菁的性格和徐双确是有几分相似,苏佳又不禁想到从前。随后,微皱的面容变成了微微一笑,苏佳微笑着说道:“好吧,没问题……”

    萧天微微打了一个哈欠,犯困地说道:“啊——,我好累啊,现在只想好好睡个午觉……”

    陆菁想了想,说道:“想想也对,你和傻蛋两个人今天确实是太累了,我刚才不应该把你们两个人叫起来的……无所谓了,你们先好好休息吧,我晚上的时候再来找苏姐姐好了!”

    “那我也回房去休息了……”唐战也拖着疲惫的身子说道。

    苏佳自己叹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大家今天都累了,说不定明天还有事情呢……我看今天就算了,大家都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那就听苏姐姐的吧……”陆菁笑着望了望苏佳,随后四个人各自逐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再到了下午,所有人也没有做什么事情,萧天和苏佳这边,也只是整理着自己的房间。平淡的一个下午过去后,夜幕也降临了……

    今晚的天空很晴朗,没有什么云,所以皎洁的月光可以直接照射在大地上,能把陆府整个庭院照成透蓝色……

    萧天一个人闲着没事,坐在椅子上,慢慢翻阅着自己的师父——妖鬼大师——送给他的那本《机关要术》。门外伴着微风错林的树叶“沙——沙”声,传来了一曲悠长的笛韵。

    门外吹笛的人,自然是苏佳。由于苏佳的房间就在萧天房间的邻近,所以苏佳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吹笛,在另一间房的萧天都能听得很清楚。

    门外的苏佳正闭目养神地吹着笛,此时的她正以优雅的姿态站在房间门前,但是苏佳的心情似乎却没有这样悠闲。苏佳的脸部一直挂着忧郁的神色,笛声也是起伏不定,摸不准旋律,看来苏佳此时心里是有重重的心事……

    过了一会儿,笛声停止了。苏佳收回了手中的竹笛,慢慢睁开了眼睛,然后对着天上的明月哀叹了一声。而在隔壁看着《机关要术》的萧天似乎并没有太在意,他只知道苏佳的笛子吹完了,并不知道此时苏佳的心里是好是坏……

    苏佳一直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心里似乎有着无限的思绪。随后,苏佳慢慢低下了头,心中始终平定不下:“为什么玄空大师的话总是深奥难懂,总有种言之有理的感觉可就是说不出来……小红姐姐死了,陈世今做了蒙古人的走狗,和追风派的那些伙伴们又离开了,如今的我究竟是复仇还是留恋?或许阿天说得对,过去的事不要去多想,把握现在的才是对的……我有新的朋友,有阿天,有黄纪,有菁妹……”

    月光照射在苏佳清秀的面容上,折射出绝代佳人的倩影。“阿天真的与我有缘……”苏佳心里依旧很不平静,“可是他一直跟着我受苦,这样真的好吗?我总是想着去完成自己的事情,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苏佳的心里一直想着和萧天认识后的恩恩怨怨,心里彷徨不已……

    正在夜中宁静之时,晚上的风突然略大了起来,庭前的枝桠也摇晃得似乎有些不稳定了……

    猛然间,苏佳从意识中清醒过来,两眼微皱,单手握紧腰间的刀柄,她突然感觉到了越来越浓的杀气……

    “外面的风怎么变大了?”一直在房里www.yuehuatai.com的萧天似乎也感觉到了门外的不对劲。

    正在萧天疑惑间,突然萧天房门口迅影般地窜进几个黑影,直扑着萧天面前而来。萧天望着眼前的黑影,眼神一惊……

    苏佳感觉到了——有人的踪迹。苏佳表情冰冷,迅速拔出了腰间的鬼刀。瞬间般的,风骤然大了起来,就在苏佳拔出鬼刀的一瞬间,周围围上来了五个蒙着面的黑衣刺客。

    苏佳的表情虽然冰冷,但此时心里却并不紧张。这些个黑衣刺客并不陌生,从他们的阵法来看,这些个黑衣刺客不是别人,正是莫天行雇佣的刺客。

    “又是你们……”苏佳面无表情地淡淡道。

    “小师妹,我们也不想说太多,我们奉莫掌门之命,特来劝小师妹回去的!”一个黑衣刺客说道。

    “你们走吧……”苏佳突然面色暗殇道,“我不想和你们再有瓜葛了……”

    “师命难违,请小师妹不要为难我们!”黑衣刺客继续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的眼线可真是厉害,居然能找到我在这里,还能毫无察觉地进入陆府……”苏佳轻笑道,“但是不管怎样,我是不会回去的……我也不想再伤害你们了,你们快走吧……”

    那个黑衣刺客似乎早就料到了,冷冷笑道:“哼,小师妹,如若你不和我们回去的话……”

    苏佳遇到了那么多的黑衣刺客,却头一次听到这样诡异的笑容。苏佳突然心里担心了一下,转头冷言道:“不然怎样……”

    正在苏佳说话间,萧天房里突然传来一声龙咆哮声——是萧天的神龙九变剑法。但是只响了一声,随后里面就没有动静了。

    “阿天——”苏佳听见萧天的房间里没有了声音,不觉担心起来。

    “出来吧!”那个领头的黑衣刺客冷冷道。随后,只见萧天房里的几个黑衣刺客也都迅速走了出来,其中一个还用剑架在萧天的脖子上;而萧天却是全身被束缚了,动弹不得,由于今天耗了太多的精力,所以早已无力对付这些个黑衣刺客了。

    “阿天!”苏佳神色很快变得惊慌起来,大声叫道。

    萧天被剑架在脖子上,连话都很难说出来。那个领头的黑衣刺客冷笑了一下,然后对着苏佳说道:“小师妹,你若是不从,这个小子的命可就没了!”

    苏佳听了,缓缓低下了头,似乎在想些什么,又似乎在等待什么……由于自己的命运,自己身边很多的人都因为自己而改变了。有的人投敌了,有的人死了,有的人离自己而去了……如今,萧天是苏佳在这人世上最好的寄托,她再也不想让萧天为了她而受那些本就不该属于他的苦难……她也很伤心,萧天总是对她很好,也一直很爱她,她觉得自己实在是欠萧天太多太多了……如今萧天又因为自己而站在了死亡的边缘,苏佳很痛苦,很害怕,又很愤怒,一种莫名的情感涌上心头……

    “怎么不说话?”那个领头的黑衣刺客又说道,“快点回答我,小师妹!”

    “放了阿天……”苏佳低着头轻声道,并没有抬头去看那些个黑衣刺客。

    “什么?”领头的黑衣刺客并没有听清楚,于是厉言相逼道,“你若是再无反应,我们会杀了他!一级杀手堂的杀手,为了完成任务,你知道的……”

    “我说……”苏佳慢慢抬起了头,“叫你放了阿天!!!”突然,苏佳的声音变得给外的洪亮,把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萧天在内,都给吓了一跳。

    没有那么简单,就在苏佳抬头的一瞬间,苏佳手中的一枚暗器就已飞了出去……“嗖——”地一声,银针暗器直飞向挟持萧天的那个刺客上。连一眨眼的功夫都没有,这个刺客的整个脑颅都被银针从前到后给刺穿了,带血的银针穿过该名刺客的头颅,深深插进了刺客身后的树干上。可见苏佳的力道用得有多么大,看来这回苏佳彻底是愤怒了。

    还没有完,没有一眨眼的功夫,苏佳在射完银针的瞬间,转身翻转,鬼刀凌厉而下——一声凄厉的鬼啸,黑色刀影在幽兰的月光下,如魔鬼一般张开大口。刀影划过了苏佳身后的五个黑衣刺客,如同魔鬼一样吞噬了他们,只听几声“啊——”地惨叫,这五个刺客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前面剩下的几个黑衣刺客见了,想纷纷举剑予以反击。但是此时的苏佳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她几乎是使出了自己最强的武功,对待这些个黑衣刺客毫不手软。只见这些黑衣刺客还未将剑举到同一水平线上时,苏佳早已横竖几刀。又是几阵鬼泣之音,黑色刀影杂乱无章,还没等这些个黑衣刺客反应过来,就已全部被分尸。

    还剩下最后一个头领,头领知道了苏佳的厉害,刚想举剑准备对策时,苏佳根本不容他多想,抢先迅猛一刀下去。鬼啸即起,那头领拿剑的右手臂被活生生跺了下来。“啊——”头领大叫一声,右手臂掉落在了地上。

    没完,苏佳似乎还没有解气,又是一刀下去。鬼啸再起,那头领的左手臂也被跺了下来。“啊——”头领再次惨叫了一声。还没有,苏佳再起一刀,将头领的右腿给砍了下来;紧接着,眨眼都来不及的速度,苏佳又起一刀,头领的左腿也被砍了下来。“啊——啊”地发出两声惨叫,一瞬之间,头领基本上被苏佳给五马分尸了。那头领四肢尽断,最后倒在地上惨死掉了……

    苏佳使完刀后,重重地喘了几口粗气,然后用丝巾擦了擦刀上的血,然后慢慢收回了鬼刀,整个人才算是又平静了下来……然而在一旁的萧天早就惊呆了——不应该是惊呆,而是畏惧。他从来没有看见苏佳有像今天这么残忍过,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绝代佳人,现如今却像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般。

    苏佳完全平静后,又把目光放在了萧天身上。萧天见着苏佳望着自己,身体不由一颤——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了,刚才那一瞬间的窒息,萧天久久不能忘却。

    不过,苏佳的眼神此时变得很温和,可是面容的表情却是很忧郁……“对不起……”苏佳突然悄声道,“阿天,对不起……”苏佳的声音显得很伤心,最后,两道泪痕从苏佳的脸颊上划过。

    看见苏佳这个样子,萧天知道苏佳已经恢复正常了。但见着苏佳伤心的样子,萧天心也软了下来,于是走上前去想安慰安慰她:“佳儿……”可是,萧天此时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在幽冷的月光下,萧天和苏佳二人就这样彼此望着对方,两人心里都有着无数的矛盾和彷徨……

    “苏姐姐,你在吗,我来找你了……啊——”不远处传来了陆菁的声音,她本是想今晚来找苏佳的,可是一路过尸横满地的门前,陆菁吓得大叫了一声。

    萧天和苏佳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苏佳赶紧擦干了眼泪,跑过去和陆菁把事情的来由个解释清楚了……

    “苏姐姐,这是真的吗?”陆菁心有余悸地问道,“你真的会断魂刀法,是‘江湖博’的另一人?”看来苏佳把自己的某些身世都告诉了陆菁。

    苏佳安稳了一下,然后说道:“菁妹,这件事情我只对你一个人说,你可千万不要泄露给其他人了,尤其是武林弟子!”

    陆菁想了想,说道:“放心吧,苏姐姐,我不会把你的身世告诉其他武林弟子的……不过今天陆府发生这么大的事,以后可就要小心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门口的这些尸体,我自有办法处理掉。”

    “真的吗?”萧天不放心的问道。

    陆菁自信地说道:“我有办法处理这些尸体,这你们就不用管了……对了,你们不是要寻找一些消息吗?现今剑道大会在即,汴梁城一定还来了许多的武林人士。明日你们与我上街,一定会碰到很多的武林弟子,到时候经多方打听,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线索。”

    “是吗,那真是谢谢菁妹了……”萧天说道。

    陆菁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有一个师父,他教了我很多武功,他曾经教过我一种腐尸诀,所以我会有办法处理掉这些尸体,你们不用担心……这里似乎已经不太好了,不然我给你们换两个房间吧!”

    “那就有劳菁妹了!”苏佳答道。

    于是,陆菁给萧天和苏佳换了两个房间,自己则悄悄地用师父教她的腐尸诀处理尸体……

    在新换的房间里,由于萧天和黑衣人的拼杀失败了,自己的身上也受了点伤。苏佳在一旁照顾着,整理着一些伤药。

    苏佳一边配着药,一边说道:“阿天,对不起,今天我太冲动了……”

    萧天想了想,然后笑着道:“没关系,这不是佳儿你的错……”

    “阿天……”苏佳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缓缓说道,“因为你……是我如今世上最亲的人,我真的不想再让你受到伤害了,所以……看见你被逼命挟持,我……我太激动了,对不起……”说着,苏佳的脸上闪过一片红晕。

    听了苏佳的话,萧天的脸也红了起来。虽然刚才的一幕确实非常胆战心惊,但知道了苏佳是在担心自己,萧天不觉还是很感动……

    “对了,阿天……”苏佳又突然说道,“有件事忘了说了……今天你既然在众武林名士面前施展了神龙九变剑法,那我以后可能就要更收敛了,所以我想……”苏佳似乎还要说些什么,却又哽咽住了——她好像不想说出来给萧天听。

    萧天听了,笑了笑说道:“没事儿,只要我们收敛点,不去惹武林人士的麻烦,佳儿你的身世就不会被拆穿的……好了,今天也不早了,早点睡吧,明天早上还要去正街呢!”

    “噢,好……好的……”苏佳应了一声,上好了药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睡了……

    看着苏佳的背影,心里想到今天苏佳反常的愤怒,萧天的心情又变得复杂了起来。不过他觉得苏佳就是苏佳,她是个真实的女孩,正因为这样,萧天才喜欢她。弄好了药,萧天微微打了一个哈欠,他也准备回房睡觉了……

    其实刚才苏佳想说但是哽咽住没说的话,是“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尽早查出陈世今的下落,然后完事后尽快离开汴梁城,以免被其他武林弟子察觉”。但苏佳今天想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自私和对一直关心自己的萧天的冷漠,觉得如果这样说,会对不住萧天,甚至是伤害他,于是便没有说出口……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