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十九章 江湖通告
    陆府大门外慢慢走来一人……

    由于激烈的比武已经结束,众人的目光全部都向陆府正门口望去。只见此人年过花甲,白须凌然,棕袍披身,面部和蔼,既显德高望重,又不失淡然洒脱。他一手微掌胸前,一手轻托背后,闭目养神,闲然自乐,好似一为道骨仙人。

    这个人的到来,引起了众多人的关注。“师父!”赵子川不禁小声道。

    原来来此之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汴梁神庙的玄空大师。不只是赵子川,在其他地方的南宫俊和慕容飞见了,也是小惊了一下。

    释明方丈见到了玄空大师,闭目笑言道:“阿弥陀佛,久等玄空大师多日,今日终见,方得幸会……”

    玄空大师见了释明方丈,也行礼道:“释明方丈有礼了,尔等前来既是来见贫道,却让汝等待见多日,行礼不便,还望见谅……”

    玄空大师深知,此次少林前来这次的剑道大会,主要目的不在于名次,而是可以趁此机会,释明方丈与玄空大师这对多年不见的好友再次重逢。

    释明方丈见着玄空大师不断辞礼,便笑着道:“阿弥陀佛,今日昔友重逢,不论坦荡心愉之事,尽是辞礼谦让,不妥不妥。待他日老衲前往汴梁神庙,以茶会友,必当畅谈一番……”

    玄空大师听了,笑着说道:“好啊,他日一定好好招待老友。”释明方丈和玄空大师已是多年的好友,只是相处甚远,又年事已高,不便出行,便已多年不见。此次剑道大会,无论他人有何目的,这却是二人重逢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由于刚才的比武没有结束多久,所以许多人还是在回味刚才的对决。傲晶师太最是在意,看见玄空大师的到来,反而让刚才的对决余味淡了下来,便抢言发话道:“玄空大师到来与释明方丈有何渊源,与本尊无任何干系。不过我相信在场的众武林弟子和本尊的想法一样,刚才那个使出神龙九变剑法的小子,众人一定都很想知道他的来历。”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了萧天身上。萧天刚才本来就精力耗尽,再加之又勉强站起来说了那样的话,早就没有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本来想着玄空大师的突然到来,可以把自己的话题转移,可谁知傲晶师太的这一句话,又把自己推到了“悬崖边上”。

    玄空大师听到了傲晶师太的话,转头望向萧天,微微一笑道:“其实刚才的比武,贫道已经看到了……既是萧家弟子,却能使出郜英前辈的神龙九变剑法,的确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莫非你这小子是郜英前辈的什么人吗……”傲晶师太继续逼问道,“快说,你和郜英是什么关系?”

    听着傲晶师太的逼问,萧天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回答。玄空大师见着,摸了一下胡须笑道:“傲晶师太何必厉言相逼呢?若他真是郜英前辈的传人,待到两年后的‘江湖博’之日,一切答案自会分晓……”说着,玄空大师的目光不自然地瞟向了萧天身旁的苏佳,眼神微微一皱。

    在一旁照顾萧天的苏佳似乎是注意到了望着自己的玄空大师,似乎想到了什么,头立刻不自然地转了过去,不想让玄空大师认出自己。

    萧天见着苏佳奇异的行为,疑惑地问道:“佳儿,你怎么了?”

    苏佳正脸对着萧天,小声说道:“玄空大师认识我……我在追风派还是李忆瑶的时候,玄空大师还认得我,若是在这里相认,恐怕不太好……”

    萧天微微点了点头……

    傲晶师太可不管,他一心只想知道有关“江湖博”的事情。“小子,怎么不说话?”傲晶师太继续逼问道,“你和郜英究竟是什么关系?”

    萧天脑子笨,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佳眼珠子转了转,然后侧到萧天耳边喃喃道……

    “说话啊!”傲晶师太声音越来越大,那种气势足以让人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你若是郜英的传人,有什么好怕的?”

    萧天正望着傲晶师太,平静地说道:“前辈,在下曾经有恩于郜英前辈,她老人家才传授晚辈此剑法……”

    “有恩,仅仅一句有恩郜前辈就传授你这么厉害的剑法?”傲晶师太有些不相信道,“她难道不知道你是萧家弟子吗……既然你对她有那么大的恩情,那你知道她人在哪里吧?”看来,傲晶师太是想逼问出常年隐居的郜英的下落。

    萧天笑着回答道:“傲晶前辈,您也不是不知道,郜前辈她自五十年前退隐江湖后,很少出面。她自居清高,不愿沾染凡间俗事,傲晶前辈还是考虑她老人家,不要再平添打扰了。”看来,苏佳告诉萧天的话,是想随便编个理由把傲晶师太给圆过去。

    但看傲晶师太的神情,似乎不是很满意。玄空大师见了,慢慢走过来说道:“傲晶师太自是武林泰山北斗,何必刁难一个晚辈之子。尔等今日之首要,不是要了解关于剑道大会的事情吗?”

    傲晶师太虽是高傲,但她自知在众武林名士面前,任刁难一个江湖小生,他人又会对她别有看法,于是稳了一下心态说道:“那好吧,今日就当是本尊多问了……不过,既然‘江湖博’已出现一人,恐怕另一人已经入世了吧……”

    此话一出,在萧天身旁的苏佳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现在萧天已经在众武林人士面前施展出了神龙九变剑法了,江湖上便会人人皆知,那么自己反过来就要小心了……

    南宫阵营这边,南宫准和南宫正的惨败已经让他们很没有面子了,现在各武林前辈又把目光聚集在“江湖博”之一人的萧天身上,南宫家此时更是没有号召之力。

    这时,南宫二子南宫策对南宫成说道:“大哥,要不干脆早点说明剑道大会的通告得了,我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也好……”南宫成闭着眼,微微点了点头,而在一旁仍然心怀怨恨的南宫准和南宫正似乎还是心有不甘。

    于是,南宫成待到众武林人士不再话语时,慢慢走出来说道:“诸位,请听晚辈一言。今日比武只是本次剑道大会的前行,无关胜负。而今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四大门派齐聚首,当务之急还是三日之后的剑道大会。现在南宫家在此发出通告,三日之后,南宫大院将会展开门派相争的第一场对决,比武次序也将在三日之后揭晓。到时除了四大门派,若是武林中有意之人也可参加。今日已无杂事,望众武林弟子能够早些离开,养精蓄锐,为三天之后的剑道大会做准备!”

    众武林弟子想了想,南宫成所言不错,不管萧天还是神龙九变剑法什么的,和自己也没有干系,他们所要担心的,是他们自己在三天之后的武林对决。于是,以武当和崆峒为首,因为这次剑道大会没有来什么本门的武林名士,于是便最先和陆展鸿道别,相继离开了陆府……

    慕容家的人今天似乎是饱了眼福,不但看见了唐家后人的真本事,又见到了江湖上最厉害的剑法——神龙九变剑法,还看到了南宫家的丢尽颜面,他们今天也可以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慕容新走到黄纪和赵子川身边说道:“多谢今日各位朋友能容在下等在此观摩一战,三日之后的剑道大会,若是有兴,尔等可以一道前来,哈哈哈哈……”说完,领着慕容家的众人扬长而去。

    由于唐战还身中奇毒,瘫倒在地,慕容樱走的时候,还用担心的目光望了一眼唐战……

    傲晶师太想了想,自己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傲晶师太对着身旁的花菱说道:“算了,先回我们的地盘……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是剑道大会,而是李玉如那个孽种。记得在城中多设弟子,一旦有李玉如的消息,即刻要向我通报……”

    “是,掌门!”花菱轻声答应道。

    随后,傲晶师太对着台阶上的陆展鸿说道:“陆大侠,峨眉众弟子先行离去!”

    “告辞!”陆展鸿也回礼道。

    玄空大师见着,想了一会儿,然后对释明方丈说道:“释明方丈要不先到寒舍休息一会儿,我有侍童子为释明方丈斟茶养息。”

    “阿弥陀佛,难道玄空大师不和老衲同行吗?”释明方丈问道。

    玄空大师答道:“贫道还有一事,我已与童子交代,释明方丈可以先行休憩于庙中,贫道随后再到。”

    “阿弥陀佛,那就谢过玄空大师了……”释明方丈回道。于是,少林派和峨眉派的弟子也走了。

    南宫世家的人更是早就不见了踪影,如今陆府大院一下就变得空荡荡的了……

    萧天坐在地上恢复了一下后,试着站起来说道:“行了,佳儿,我已经可以行动了……”

    苏佳依旧不放心道:“你……真的可以了?”

    “放心吧,我没事……”萧天说道,“佳儿你还是去看看唐兄弟,他伤得可比我重多了……”

    苏佳这才想起来,于是和萧天一起,又走到了唐战的身边。

    此时的唐战依旧瘫在地上,使不出力气。陆菁在一旁担心得都快哭出来了:“傻蛋,你怎么样了……不行,我要去找洪济风洪前辈,让他帮你治好。”

    见着陆菁担心的样子,唐战微笑着说道:“菁儿,没事儿,我只是使不出力气罢了,不用担心我了……”

    黄纪自是“汴梁医侠”,却也只略懂一些普通医术。但是这等奇毒,黄纪还是头一次见。黄纪闭着眼摇了摇头,看来他也是无可奈何。

    “让我来吧……”苏佳突然在后面说道,“说不定我可以治好他……”

    陆菁听了,用企盼的目光望着苏佳。黄纪听了,抬起头问道:“苏姑娘,你……真的有办法吗?”

    “试试看吧……”苏佳似乎又一种直觉。

    于是,苏佳盘坐在地上,用经脉疏通的方法检查唐战的病因。苏佳左手微抬起唐战的右手掌,然后左掌用力使了上去。顿时,唐战忽觉体内涌入一股阴柔之力——这是寒灵神功在起作用。苏佳闭着眼感受着,突然眉头一皱,一股熟悉的毒之灵气与自己的寒灵神功相碰着。

    “好熟悉的毒……”苏佳小声喃喃道,“果然不错,这是卢欢研究出来的毒……”

    “卢欢,又是他?”萧天听到了“卢欢”,紧张道,“难道卢欢和南宫家的人勾结在了一起。”

    “不,这只是卢欢研制的毒罢了,至于毒药的施放,任何人都可以完成……”苏佳继续说道,“我和卢欢交手那么多次,他的毒我早熟悉了。我想南宫家的某个人可能和卢欢有某种关系,从卢欢那里弄来了类似的毒药罢了……”

    “那怎么办?”萧天继续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解毒的吗?”

    “哼,你忘了吗,我可是在郜前辈那里学了医术的……”苏佳轻笑道,“卢欢的每一种毒,郜前辈都是有办法解的……”

    “那你是有办法了……”陆菁在一旁迫不及待道,“苏姐姐,求求你,救救傻蛋吧……”

    苏佳撤回了手上的寒灵神功,然后笑着说道:“放心吧,解这个毒没有问题……给我让一下位置。”

    看来苏佳是准备解毒了,众人听到后,纷纷避让开来。苏佳解开身上的包裹,从包里抽出几根金针。随后,苏佳似乎是金针渡穴一般,将炙热的金针插入唐战头上的几个穴位。紧接着,苏佳一跃至唐战身后,右手成掌形,用力在唐战背上一推……奇妙的一幕发生了,唐战头上的金针慢慢变黑——看来是苏佳已经将唐战体内的毒给逼了出来,然后,苏佳又用左手对着唐战背部用力一击。唐战大叫一声,头上的金针顺势弹出,然后几股热气从唐战头上冒了出来,最后,唐战的面色基本上恢复到了正常……

    “好了!”苏佳起身说道,“唐兄弟的毒已经解了。”说着,苏佳笑了一笑,然后收拾起了包裹。

    “傻蛋!”陆菁忍不住向前朝着唐战大叫一声,唐战一清醒,顿觉全身又恢复了原来的精力。随后,唐战试着站了起来,而且没有丝毫的异感——唐战已经完全恢复了。

    唐战刚一恢复,陆菁一把抱住了唐战,哭着道:“傻蛋,太好了,你终于没事了……”

    唐战抚了抚陆菁的肩膀,然后呆呆地说道:“菁儿,我早就说过了,我不会有事的……”

    想到了刚才治好唐战的苏佳,陆菁从唐战怀里起来,擦了擦眼泪,然后转身说道:“谢谢苏姐姐,谢谢你救了傻蛋!”

    唐战见了,也行礼道:“多谢苏姑娘救命之恩!”

    苏佳见了,笑着说道:“不用谢我,你们既是黄纪黄兄弟朋友,那也是我和阿天的朋友。”

    赵子川听了,笑言道:“没想到苏姑娘不但佳人才貌,而且还通懂医术,赵某实是佩服!”

    苏佳见了,又笑着道:“赵公子说笑了,小女子医术不过略懂一二罢了……”

    陆菁想了想,又对着苏佳身旁的萧天说道:“还有萧大哥,如果不是你,傻蛋恐怕早就遭到了南宫兄弟的毒手了,谢谢萧大哥!”

    萧天听着还有人在谢自己,于是不好意思地笑道:“陆姑娘不用多礼,我一直把唐兄弟当成是我的朋友。”

    “以后叫我菁妹就好了……”陆菁笑了笑,脸上绽放出了甜美的笑容。

    唐战见了萧天,也行礼道:“我还是要多谢萧兄弟……没想到萧兄弟的武功不俗,而且重情重义,我唐战今生不枉交你这个朋友!”

    “唐兄弟也是!”萧天答应道。果然还是男人之间,豪爽之情无处不在……

    黄纪望了望天,然后笑了笑说道:“这样吧,我这几日也不固定出行,萧兄弟和苏姑娘这些日子就住在陆府吧……”

    苏佳见了,疑惑道:“黄兄弟有什么事吗?”

    黄纪笑着说道:“别人都说我是‘汴梁医侠’,我每天自然要去帮别人治病了;还有我的字画,我还要抽时间去东城‘集兴区’去卖,所以可能很少有时间和你们在一起……”

    陆菁想了想,对黄纪说道:“没关系,苏姐姐和萧大哥在我这里,我会照顾好他们的!黄兄弟若是真有事,我们也不强求……”

    “可是这样我们是么时候再见面?”萧天对黄纪有些留恋,又问道。

    黄纪说道:“放心吧,剑道大会开始时,我还会再来的。萧兄弟,你和苏姑娘就先住在这陆府吧!要说起对汴梁城的熟悉,菁妹可是比我强多了……”

    “可是……”萧天似乎还想说什么。

    苏佳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抢先说道:“没问题,我和阿天就先在这陆府住下了。黄兄弟,你若真有事情,就先回去吧,待到三天后剑道大会开始了,我们在细谈吧……”

    黄纪闭着眼睛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好吧,黄某就告辞了,三日后再见!”于是,黄纪抱拳行了礼,然后转身离去了……

    “好不容易见了面,又走了……”赵子川望着黄纪的背影,然后说道,“时候不早了,那我也要回去了。我和黄兄弟不一样,天天都在,若是有什么事,明天再找我吧……”

    陆菁想着,对赵子川说道:“欸,对了,我明天要带苏姐姐和萧大哥去逛汴梁城,你明天也来吧……”

    “好吧,那我明日早上在陆府门口等你,告辞了……”于是,赵子川转身也走了……

    “菁儿——”台阶上传来了陆展鸿的声音。

    “爹!”陆菁回头一望,然后对着众人说道,“你们先等一下……”

    陆菁快步跑上了台阶,笑脸盈盈对陆展鸿道:“爹,有什么事吗?”

    见着陆菁一脸天真的样子,陆展鸿也没有什么好生气的。陆展鸿平静地说道:“菁儿啊,今日有高人相助,陆府方能化险为夷……三日后的剑道大会虽然不干陆府何事,但保险起见,为父还是要昭儿和蒙儿去南宫大院看一下情况。至于你呢……现在去把你的那些朋友安顿好吧……”

    “好的,爹!”于是陆菁又快步跑下了台阶。

    “哎,这孩子……”陆展鸿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陆菁跑回了众人身边,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爹答应你们在我这住了,苏姐姐、萧大哥,我带你们去看你们的房间。”

    萧天想到终于可以休息了,于是对苏佳说道:“太好了,佳儿,我们快走吧!”

    但苏佳似乎是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只听她说道:“我先不了,我想先在这里逛逛,阿天你先去吧……”

    “那好吧,到时候我过来接你。”萧天笑着道,然后随着陆菁和唐战向后院走去,陆昭和陆蒙在送走了武林众士后,也回到各自的房里去了……

    苏佳一个人在陆府院处到处闲逛,她倒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罢了。自从离开柳沙镇后,一边照顾自己,一边又要顾及萧天,苏佳已经很久没有自己一个人安静地想事情了……她独步在院子里的花丛边,“花玉丛来青草香,沁人心语忘忧常。踱时不望回头路,佳人一许尽芬芳”。绝代佳人的倩影在花院里穿梭,苏佳一个人抿手忖度,不想昔日忧愁无限事,感慨今日众多情与义。她在回首,她在思绪,没有人能猜透她的心思,也没有人能给她更期望的宁静……

    突然,一个身影的出现,似乎是打破了这一道宁静。“谁?”苏佳顿时清醒,猛然一回头……面前的人让她吓了一跳。

    “刚才的那个姑娘果然是你啊……”说话的是一位老者,他的声音非常的慈祥,“李姑娘,好久不见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汴梁神庙的玄空大师。

    “玄空……大师?”突然的一个照面,让苏佳都有些说不出话。

    “怎么,李姑娘不认得我了吗?”玄空大师和蔼地笑道,“昔日在追风派,李姑娘的性格可不像现在这样内敛……”

    一想到从前在追风派的事情,苏佳的心情就一时难以平静……苏佳稳了稳心态,然后问道:“不知玄空大师,找小女子有……何事?”

    “不用这么紧张嘛……”玄空大师缓缓笑道,“昔日贫道赠予李姑娘你的《寒灵神功》,不知李姑娘是否参悟了一二……”

    “还好吧……”苏佳有些惭愧地说道,“其实玄空大师,小女子本来不姓李,性苏,我的原名是……苏佳,我其实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

    玄空大师听了,也有些吃惊。然后,苏佳把自己的身世和玄空大师又讲了一遍……

    玄空大师听了,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太多的惊奇,只是笑着说道:“人生坎坷,一崎一岖,尽是人生之道,苏姑娘可以看淡这一切……倒是那个陈世今,贫道也是难以参透了……”

    一想到陈世今,苏佳的心里更是矛盾。苏佳低声说道:“玄空大师,你讲的话的确没错……我算是看错陈世今了,他居然做了蒙古人的走狗。我发誓了,我终有一天要亲手杀了他……”

    玄空大师想了想,笑着说道:“你原来看错了他,那你怎么确定现在就没有看错他……”

    “他已做了蒙古人的走狗,如今中原之上人人恶之,这是不争的事实……”苏佳依旧毫无表情道。

    “哈哈哈哈……”玄空大师轻笑道,“苏姑娘确实还是太年轻了,看来贫道上次说的话,苏姑娘还是没有懂啊……那贫道就再说一遍,‘不历百生沧桑之苦,轻薄以淡之,无缘无分,此非情也’。这句话说的,可不只是情感,还有人生在世之道。”

    说到缘分与情感,苏佳又想到了自己与萧天的缘分,不禁又惆怅感慨起来……

    玄空大师轻言道:“或许苏姑娘在情感上,变得比以前成熟了;不过为人之道上,苏姑娘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学啊……”

    苏佳想了想,还是感到很困惑,于是问道:“玄空大师每次讲到玄妙之处,小女子总不能意会,敢问大师何解?”

    玄空大师轻声笑道:“哈哈哈哈,人生之道,路途漫漫,就算是贫道,也有很多东西要学……每个人在世,哲理和为人之道都是在为人处世中积累和发现的。苏姑娘也不例外,许多道理是你要亲身体会了才会明白,就算贫道今日将我的人生众理悉数告之,苏姑娘你也未必能参透……”

    苏佳听了玄空大师的话,有的地方很明白,有的地方很模糊。但是苏佳在心底里打了气,她依然还是坚定自己的人生目标。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要走了……”玄空大师转头说道,“苏姑娘与贫道既有两面之交,即使有缘。若是还有困惑,他日随时来我汴梁神庙解惑之,哈哈……”随后,玄空大师轻笑一声,又一次把背影留给了苏佳,自己慢慢离去……

    苏佳依旧独自站在原地,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