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十五章 武林群侠 下
    一听到慕容家的人来了,许多人的目光都向陆府大门口望去……

    慕容家的人依旧是四子皆到,而慕容千金慕容樱也是紧随其后。

    “慕容姑娘!”唐战见到了昔日在酒楼结识的慕容樱,有些高兴地小声叫道。

    谁知,陆菁在一旁听到了,一把揪住了唐战的手。“啊,好疼……”唐战下意识地叫了一声,“菁儿,怎么了?”

    “哼!”陆菁闭着眼将头侧到一边去——显然她是吃醋了。

    赵子川见到了,自言自语道:“慕容家也对这次剑道大会做了很大的投资,想必也会来这里与武林众人商榷吧……不过既然慕容家的人也来了,南宫家的人也快到了吧……”

    慕容家的人到了陆府后,并没有像四大门派那样站到一边,而是径直往正前方的台阶处走去——慕容家仗着自己权大势大,又是剑道大会的举办方之一,可能也没有把其他门派的人太放在眼里了。

    走在排头的是慕容一子慕容新,慕容新也不注意自己晚辈的身份,走上前直接抬头对陆展鸿说道:“陆前辈,今日南宫家的四子与贵府的唐家后人在此一战,我慕容家特来向你们陆府助兴的!”

    陆展鸿心里自然也清楚,南宫家和慕容家向来势不两立,此次慕容家主动“献殷勤”,肯定别有它意。但陆展鸿也不会当着众武林名士的面说不好听的话,只见他只是笑了一笑,从容地说道:“慕容公子有礼了,寒舍不过些许斋粮,若是不能满足慕容公子之意,还请见谅!”陆展鸿故意扯开话题,不和他切入主题。

    “怎么,难道你们陆府不欢迎我们慕容家吗?”慕容新毫不避讳地问道。

    听着慕容新的话里句句带刺,陆菁心里可忍受不下去。但是她又不能在父亲及众武林人士面前放诞稽言,于是故作笑脸道:“倒不是这个意思,今日南宫家再次上门陆府挑衅,我们陆府当然要自己亲自将南宫家的人给‘请回家’。这样既不用慕容家亲自动手,慕容家也可以不负责任地看他们笑话,岂不一举两得?”陆菁确实聪明,不但婉拒了慕容家的苛求,还帮双方都挣回了面子。

    赵子川也不想自己的朋友和慕容家的人绕太多的话,于是对慕容家的人说道:“不管怎样,我们的唐兄弟一定会再教训南宫家的这帮纨绔弟子,你们慕容家的大家公子们就在一旁好好看热闹吧!”

    “怎么,赵家的三公子也在这儿吗?”慕容三子慕容铁风看见赵子川突然地插话,也忍不住道,“赵家的人惹不起南宫家的人对吧?听说赵家家规有令,你们身为宋代皇室后裔,还是不得不忍辱负重地苟活在这蒙古鞑子管理的汴梁城中啊!”

    慕容铁风的话毫不客气,赵子川听了,心里顿时一股火上来。但是赵子川还是一个很有理智的人,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在祖先面前发的誓,又想了想和自己为刎颈之交的慕容四子慕容飞,赵子川还是忍住了。在底下的慕容飞见着赵子川忍气吞声的样子,他的眼神里也充满着复杂的神情。

    陆展鸿也不想再将别的话题延展下去,怕会得罪到慕容家的人,于是还是勉强地笑着说道:“若是不介意,还是请慕容家的各位公子上到台阶处来看吧!”

    慕容啸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们陆府今天可不要丢脸啊!”于是,慕容家的人包括慕容樱在内,和陆菁他们站到了一起。

    “唐兄弟,你还记得我吗?”慕容樱上了台阶后,见到了唐战,兴奋地招呼道。这个平日里冷色的冰雪美女,如今见到了曾经大显身手的唐战,也显得有些情意绵绵。

    “是慕容姑娘……啊!”唐战刚一笑着打招呼,就被陆菁一把手给揪住了。

    陆菁显然是吃醋了,她怕唐战和慕容樱好上关系,于是抢先着说道:“是慕容姑娘啊,怎么,你也认识傻蛋吗?”

    “对啊!”慕容樱也很聪明,她故意夸大道,“何止是认识,我们两个还互相喝过酒的!”

    这句话确实很厉害,其实唐战和慕容樱确实是喝过酒,但只是普通的结交酒;而这句话可能在陆菁耳里听来,会有其他的想法。

    果然被这么一说,陆菁的心里开始出现了焦躁,看来陆菁对付男人有一套,但对付女人来,她完全把握不了。陆菁心里一不平静,什么心思也想不出来,她只是简单地说一句:“总之,傻……傻蛋待会儿要和南宫正比武,我……我要去一边指导他一下……”说完,一个劲儿地将唐战一把给拽到了一边去。

    “啊,菁儿,你干嘛带我到这边来?”唐战脑子笨,傻傻地还不知道刚才有两个女人为了他而争风吃醋。

    “哎呀!”陆菁狠狠敲了唐战头一下,咬着嘴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和慕容家的人说话!”

    “啊——”唐战护着头,傻傻地说道,“可是慕容姑娘她不是坏人啊……”

    见着唐战死不开窍的样子,陆菁也想不出什么,只好天性地撇过头“哼”了一句:“傻蛋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唐战想了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即使唐战再笨,陆菁这么多的反应,唐战也猜得出来陆菁是为什么生气了。于是,唐战缓了一口气,然后微笑着说道:“好了,菁儿,我以后听你的就是了……别生气了,好吗?”唐战还抚了抚陆菁的肩膀。

    陆菁回过头,故作撒娇的样子说道:“傻蛋,以后你不要离开菁儿了,也不许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好吗?”

    唐战笑着点点头,说道:“嗯,我都听菁儿的!”

    “嘿嘿——”陆菁很快对着唐战甜甜地一笑,唐战见了陆菁开心的样子,也会心地笑了起来……

    “南宫家的人来了!”门口处,陆昭又喊道。

    同样的,南宫家的到来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他们来了……”赵子川眼神一皱。

    “是南宫正,今天又要和他对决了……”唐战心里默默道。

    “南宫家的人终于来了……”慕容新笑望着陆府门口刚到来的南宫家众人。

    “真不知道今天南宫正会耍什么花样……”陆菁心里有些担心道。

    “俊公子!不行,不能在这里和他打招呼……”玲珑一想到昨天的事,现在又看到了南宫俊,心里悲喜参半。

    南宫家依旧是七子一齐到来。释明方丈见了,双手闭合道:“阿弥陀佛,南宫家有生孰罪,有生孰罪啊……”

    傲晶师太见了,嘴角一笑:“哼,这就是南宫家的几个大家公子吗,就这么点身子骨?看这个气势,恐怕今天唐家后人还是会赢了……”

    南宫家的人到了陆府,远远就望见了慕容家的人就站在对面比他们高一级的台阶上。作为七子之首的南宫成还算为人正直,只见他刚踏进陆府大门,先是鞠躬道:“晚辈南宫成带众亲弟在此见过众武林前辈!”紧接着,其余的南宫六子也跟着大哥南宫成鞠躬了下来。

    谁知,傲晶师太却在一旁冷言道:“哼,南宫家的小子们,你们今天这样的气场,真有办法打败唐家后人吗?”

    准备与唐战对决的南宫正有些沉不住气,想要和傲晶师太去理论。但是在一旁的南宫准意会了,连忙举手阻止到。

    傲晶师太并不改平常一贯冷傲的风格,说话毫不避讳。在一旁一贯平静的释明方丈,听到傲晶师太的言语,慢慢走出来说道:“阿弥陀佛,傲晶师太乃武林之名士,何必在意年轻人的行事言语呢?”

    傲晶师太听了释明方丈的话语,转过头来说道:“我道是释明方丈和本尊一样为武林泰山北斗,却一直不能进入武林四圣七雄的行列,可惜江湖之大,非能容我等尊容之辈啊!”

    “阿弥陀佛,非也非也……”释明方丈依旧平静地说道,“人之在世,不在乎荣誉名仕。惜往日张三丰自创太极武功,独步天下,却不在乎世间名誉;再尤玄清大师之辈,隐居而造千秋子弟,不沾名誉,依旧清高于世,逍遥洒脱。而今等之辈,名号荣誉尽是浮华,老衲一辈子过之,不享世间金权俗物,只求宁静之心,方得终生不悔、问心无愧。”

    “我可不会像释明方丈您这么会讲大道理……”傲晶师太在释明方丈面前也没有让礼,依旧高傲道,“不过说到武当派,张三丰老前辈年事已高,不来也就罢了,怎的身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为何也不前来?”傲晶师太又对着另一边的武当弟子说道。

    “我们大师兄不久前前往大都,未……未能赶上这次的剑道大会……”旁边的一个武当弟子说道,不过面对傲晶师太的威严,他显得有些胆怯。

    “听说这次剑道大会夺冠的门派,可以去南宫家的地道参观上官老前辈所遗留下的关于天魔神功的记载……”傲晶师太又对另一旁的崆峒弟子说道,“文正心这老头不是一天到晚都想获得厉害的武功心法吗?怎的排除这等不中用的弟子前来,看来文老头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

    傲晶师太的话语非常的不客气,但是这里也没有人敢出来顶撞傲晶师太的……

    “傲晶师太说话为什么这样地冷峻?”唐战看不惯傲晶师太等之类的为人之风,便不禁小声问道。

    陆菁两眼望着傲晶师太,严肃地说道:“傲晶师太天生性格冷酷,曾经‘扬州女侠’李玉如的父母就是被她残忍杀害的……她不但性格冷酷,而且武功也非常高。你看见她身后那把未出鞘的剑了没有?”

    唐战望了望,发现这把剑又宽又长,有着一种威严的架势。唐战不禁问道:“天哪,好像挺厉害的,那到底是什么剑?”

    “那是江湖上最厉害的宝剑——魏武青红!”陆菁继续道,“传说干将莫邪的灵魂就封印在这把剑里,只要剑一出鞘,红绿神光突现,威力惊悚,一瞬之间几乎能斩断一切事物,所在之地不出一会儿可能就会血流成河!”

    “她……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唐战听了陆菁的话,也开始有些胆颤起来。

    陆菁想了想,缓缓说道:“可以这么说吧,傲晶师太她的武功可以和当今武林七雄不相上下……就算是你的叔叔唐骁风前来与她对决,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唐家有唐家霸王枪,峨眉派有魏武青红,两种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器对在一起,胜负都很悬……”

    唐战听完后,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用略带神秘和敬畏的眼神重新审视着这位峨眉派掌门人……

    而在台下的傲晶师太在一旁说完话后,又回到了自己门派弟子的身边。傲晶师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问着自己身边的弟子道:“花菱,还没有见到李玉如那个孽种吗?”

    原来傲晶师太此次前来汴梁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找到李玉如。她把这么重要的事直接和自己身旁的弟子商量,看来这个名叫“花菱”的峨眉弟子是傲晶师太比较得意的门生。

    花菱在一旁小声说道:“回掌门人,我们已经派其他弟子在汴梁城内寻找了……不过目前还没有发现李玉如的身影,扬州离汴梁有些远,可能是李玉如还没有到汴梁这里来吧……不过请掌门人放心,只要一有李玉如的消息,我们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汇报掌门人的!”

    傲晶师太闭着眼点了点头,然后自言自语道:“想当年花翠云敢违反帮规,和那李兴通私通,还生了一个孽种……我亲自刺死李兴通和花翠云那一对贱人,谁知道那个孽种李玉如却被人救了……哼,而今重聚在这汴梁城,这个孽种只要敢来,她就休想逃出本尊的手掌心!”

    一向略懂人心的释明方丈在一旁见了傲晶师太的行为举止,似乎是知道了傲晶师太在想着什么。“阿弥陀佛……”释明方丈只是闭着眼,轻轻念道……

    “三哥,你准备好了吗?”南宫家这边,南宫正一直不放心待会儿的对决,对着一心筹划的南宫准问道。

    南宫准似乎很有信心地说道:“你放心,一会儿我们就借剑道大会前言的机会与那个姓唐的小子一战。你只要再随便拉出一个人应付,我去帮你掩护,你就能悄悄释放毒粉了。这个毒粉的解药鲜有人有,到时候有那个姓唐的小子受的……”

    “是这样的吗……”南宫正似乎还有一点不放心道,“万一姓唐的那个小子派出来的帮手是一个高手怎么办?”

    南宫准想了想,然后说道:“你就和他说,随便找一个不认识的帮手。我想现在的四大门派弟子以及赵子川都不会出手,除了黄纪以外,没有人能打得过我们……再说了,黄纪那个小子今天又没来,醉香楼一战,我和黄纪对决也没有处于下风,就算他真来了,我们也不用怕……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可以先下手为强,先去对付那个姓唐的小子,再合力去对付另一个。”

    “这样也行,就算黄纪真来了,我们也不用怕……”南宫正笑着说道。

    南宫家这边提到了“黄纪”,在台阶上一直焦急等待的赵子川也有些耐不住了:“黄纪黄兄弟还没有来吗?要是比武提前开始的话……但愿唐兄弟这次还能打败南宫正,不要出了什么岔子……”

    玲珑独自一人站在后面,她此时心里的想法并没有放在今天的比武上。“俊公子……”玲珑头上还戴着昨天南宫俊送给她的玉簪,她嘴里还默默念叨着,“陆姐姐不让我见南宫家的人,我还见得到俊公子吗……”

    而在南宫家的人里,南宫俊的心思也不全放在比武上。“为什么今天没有见到玲珑……”南宫俊刚才四下望了望,没有见到玲珑的身影。其实玲珑正躲在台阶上众人的后面,南宫俊当然没有看到,而且南宫俊似乎也没有意识到昨天他离开玲珑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兄弟,你真的来了?”门口处,陆昭突然大声叫道。

    “是黄纪黄兄弟!”赵子川也在台阶上大喊道。

    一听到“黄纪”,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陆府的大门口。毕竟黄纪如今已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汴梁医侠”,虽然他的身世鲜有人知,但他的事迹早已经传遍了整个武林,所有人都为他的侠义心怀而感到崇敬。

    只见黄纪穿着一身白色素衣,手执一把折扇,昂首慢慢走进了陆府大门。黄纪的身后还有一男一女,男的一身棕衣披身,手提佩剑,脸上还有一条细长的刀痕;女的一身蓝衣装束,头戴银白发簪,银色腰带缠身,腰间还挂着短刀类的东西。不用多问,跟在黄纪二人身后的,正是萧天和苏佳。

    黄纪走进陆府大院后,首先和南宫成一样,先是弯腰鞠躬道:“晚辈黄纪在此见过各位武林前辈!”随后,萧天与苏佳也一起行了礼。

    少林寺的释明方丈见了黄纪,笑着说道:“阿弥陀佛,早闻黄施主心怀天下,帮助穷苦百姓治病,而且行事谦逊,今日一见,竟是一个如此气度不凡的公子,老衲在这儿也有礼了……”

    “欸,释明方丈不用对晚辈行礼,晚辈自愧不如……”黄纪连忙说道,“倒是释明方丈习武尚德,这才是天下之人所敬仰的。”

    “阿弥陀佛,黄施主此次前来能观摩这次的剑道大会,我想武林众士也会倾心佩服吧,还请黄施主上前为观吧……”释明方丈继续行礼道。

    “那就谢过释明方丈了……”黄纪行完礼后,又领着萧天和苏佳向着陆府正前方的台阶处走去。

    这短短的一路途,黄纪依旧保持着谦逊的步伐,而萧天和苏佳人生地不熟,也一言不发地跟着黄纪走着。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苏佳的美貌。身为绝代佳人的她,自然吸引了很多武林弟子的目光……

    南宫准一眼望定了,小声地说道:“我要的姑娘竟然也来了……”

    “你说什么?”在一旁的南宫正听到了南宫准的喃语,小声地问道,“你是说那个长得标致的蓝衣姑娘?”

    “没错……”南宫准笑着道,“我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南宫正明白了南宫准的意思,可眼下之境是如何打败唐战,于是南宫正又说道:“三哥,还是先想好怎样对付那个姓唐的小子吧,只要这件事办好了,那个姑娘的事就包在我身上……”

    南宫准又瞅了一眼苏佳身旁的萧天,又笑着道:“不用想了,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对手……”说着,南宫准的笑容愈加狰狞……

    黄纪走上了台阶,然后对着陆展鸿鞠躬道:“晚辈黄纪参见陆前辈!”身后的萧天和苏佳也鞠躬下来。

    陆展鸿望见了黄纪,笑着说道:“汴梁医侠不用多礼,今日你能来我这陆府共见剑道大会的前行,陆某已是万感庆幸!听说你是犬子和息女的朋友,今日一见果真器宇不凡!”

    “陆前辈过奖了,晚辈不敢享此殊荣……”黄纪笑着应和了一声,然后又领着萧天和苏佳向后走去。

    “黄纪兄弟!”赵子川见着黄纪,激动地叫道。

    “子川兄弟!”黄纪也回应道。

    “怎么这么晚才来?”赵子川问道。

    “噢,在街上有点事,所以迟了点,抱歉……”黄纪还是有礼地回道。

    “黄纪?”陆菁见了,也大声道,“你这个家伙,几十天不见了,也不和我们联系一下?”

    “是菁妹啊,真的好久不见了……”黄纪又对着陆菁说道,“我也没有办法嘛,每天还要帮很多人治病……”

    “对了,我来介绍下……”陆菁又一把拉住唐战,然后介绍道,“这就是唐家后人唐战;傻蛋,这是你一直想见到的‘汴梁医侠’黄纪黄兄弟!”

    唐战见了,高兴地叫道:“原来你就是黄纪黄兄弟,早就想和你交朋友了,今日一见,果真是三生有幸啊!”

    黄纪笑了笑,回礼道:“哪里哪里,倒是听说唐家后人重出江湖,今日小生特地前来一睹尊容,果真如子川兄弟所说,豪气凛然啊!”

    赵子川看着在黄纪身后不说话的萧天和苏佳,然后对陆菁说道:“菁妹,这就是我告诉你的黄兄弟新交的两个朋友,萧天和苏佳!”

    “你们好!”唐战先是很有礼道。

    “你们好……”陆菁先是应了一声,突然看见苏佳的面容,想着赵子川之前所说过的“她很漂亮”的话,心里暗道,“人家……人家比不过她……”

    “我知道,黄纪兄弟和我提起过你们了……”萧天在外人面前还是要显得开放一点。

    “这样吧,待会儿剑道大会前行结束了,我带萧大哥和苏姐姐认识一下我的哥哥和弟弟,还有我的朋友玲珑……”陆菁笑着说道。

    众人很久没有相见了,今日一见便是其乐融融……

    台阶下,南宫准虎视眈眈地望着台阶上的众人,然后对着南宫正说道:“好了,可以开始了……”

    南宫正会意地点了点头……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