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十四章 武林群侠 上
    今日便是南宫正和唐战约定比武之日了……

    因为今日四大门派的武林名士要同时来陆府,所以一大早,陆府里面就是忙里忙外。

    “都给我管好了!”大门口处的庭院中,一个类似管家的人喊道,“院厅里的,那些个人把空院处再打扫一下……”

    庭院里的人都没闲着,为了招待好各武林人士,都纷纷将陆府大门处的庭院整理得有模有样……

    陆府正厅内……

    “爹,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陆菁站在正厅中央处,对着自己的父亲陆展鸿问道。

    陆展鸿先是背对着陆菁,然后抬头叹了一口气,随后才缓缓转身道:“菁儿啊……我知道你很有主见,但是两天前的事得罪了南宫家,恐怕……”

    “所以呢……”听着自己父亲的担心语气,陆菁倒是一点都不紧张,反而从容地说道,“得罪了南宫家又怎么样,整个汴梁城又不是他南宫家的!”

    若是换在平时,陆菁如此毫不拘谨的话语,肯定会使陆展鸿一阵恼怒。但是今日陆展鸿却显得很平静,似乎是没有要训斥陆菁的意思,这让陆菁也有些不习惯了。陆展鸿想了想,平静地说道:“我道你是女孩子家,不懂规矩,这也就罢了……可是不管怎么说,整个陆府的命脉却被南宫慕容家的人握着,若是得罪了他们,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他们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会牵连到陆府的上上下下……”

    陆菁听了,也没有立刻反驳。她两眼直视着自己的父亲,眼神微微一皱,似乎悟到了什么,然后稍微平静点说道:“爹,我知道因为我的事,全陆府上上下下的人都收到了牵连,可能我的责任太大了……但是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为什么要任凭他人摆布?我们可以反抗,可以想办法自己存活,决定自己的命运!”陆菁的话愈加坚定。

    “可是如果没能存活呢……”陆展鸿微微道,“你想过没有,有时候你不放下自己的尊严,可能就会间接地伤害了自己其他至亲至爱的人,甚至是牺牲了他们的性命,如果是这样,你依旧坚持自己的原则吗?”陆展鸿语气不重,却似乎是在质问陆菁。

    陆菁并没有太多思考,她很从容地答道:“或许任由他人凌辱摆布,确实是可以苟活于世间;而去坚持自己的原则和尊严,会伤害到自己的至亲挚友……但是没有冲破命运枷锁的觉悟,那么只能一辈子被别人关在冰冷黑暗的地牢里。而且,与其说反抗可能会间接伤害自己的亲人,倒不如说是自己担负家族命运的担子更重了而已。如果命运被别人捏在手上,那么自己亲人的生死都是他们决定;可命运若握在自己手里,可能生死命运更难扭转,但我们自己可以通过自己努力,去保护属于我们的东西……”

    陆菁的话并没有铿锵有力的文采,却句句在理。陆展鸿闭着眼笑了笑:“菁儿,你还和小时候一样,还是那么任性……”陆展鸿口上说陆菁“任性”,语气中却并没有任何批评的口吻。

    陆菁看着自己父亲少见地对自己摆出那样的笑容,自己也笑了笑道:“爹,您却变了很多……”

    说完后,陆展鸿和陆菁父女俩相视一笑……沉静了一会儿,陆展鸿又提道:“菁儿,去把昭儿和蒙儿都叫过来吧……”

    “爹,我们就在这儿!”门外突然传来陆昭的声音,随后,陆昭和陆蒙一齐出现在门外,然后缓缓走了进来。

    “你们偷听我们的对话……”陆展鸿先是笑了笑,然后又严肃道,“全部都跪下!”

    陆展鸿口头虽然严肃,但早已习惯父亲心思的陆家子女都很清楚,父亲并没有要批评他们的意思。于是,陆昭、陆菁和陆蒙排好列,都在陆展鸿——他们的父亲面前跪了下来。

    陆展鸿思绪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陆府是由为父和你们娘亲一手建的,当年为父和你们娘亲厌倦了江湖中的喧嚣生活,所以便用家族的资产,在汴梁城建了这个家……如今为父已年近五十,对人生的追求已经不像年轻时那样了。但身为子嗣的你们却不一样,你们还担负着振兴家族的使命。身为父辈的我们只想得苟生于安世,但是你们却要有胸怀天下的抱负……就像菁儿说的,无论未来怎样,一定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为父和你们娘亲没能做到这一点,你们一定要去做到,明白吗?”

    “明白!”陆昭、陆菁和陆蒙三人齐声答道。

    “好了,昭儿、蒙儿你们两人先下去吧……”陆展鸿训完了话后,叫跪着的三人起了身,“菁儿留下,我还有话和你说……”

    “好的,父亲……”陆昭和陆蒙两兄弟答了一声,然后就走出了房门,而陆菁还留在厅内。

    陆菁并没有猜到陆展鸿还有什么事要问自己,于是问道:“爹,你找女儿还有什么事呢?”

    陆展鸿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陆菁说道:“菁儿,这次得罪南宫家的人,还和一个人逃不了干系……”

    “傻蛋……”陆菁恍然大悟,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定会拿当着众武林人士打败南宫正的唐战说事。

    陆展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菁儿,你打从心里喜欢那个姓唐的小子,对吧?”

    陆菁听了,先是心跳加速了一下,但又生怕自己父亲会对唐战有什么不好的印象,于是谨慎地问道:“爹,你……说这个干什么?”陆菁的脸也有些红。

    陆展鸿慢慢说道:“那个姓唐的小子打败了南宫正,确实是为我们陆家出了气……可是他毕竟是个下人,菁儿你喜欢他,在别人眼里看来,是不是有些欠妥?”

    “我喜欢傻蛋,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意见?”陆菁听了这句话,放开胆子反驳道,“再说了,他不是下人,他是唐家后人。爹,你不是说我将来可以嫁给英雄的后代吗?他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唐骁风的儿子,女儿我嫁给他,爹你不是没意见的吗?”

    陆展鸿倒是并没有激动,只是很平静地说道:“你喜不喜欢那个傻小子我不管,但是你要谈到谈婚论嫁的事情,这可不能这么草率地决定……总之,那个唐家后人还有很多事情还不清楚,这个话题我们暂时还是不要提。”

    “这个爹不说,女儿也知道……”陆菁也似乎是很好地把握了父亲的心态,说话都显得很耐心,“好了,今天的重头戏是怎样在众武林名士面前,再打败南宫正,我现在就出去帮忙收拾了……”说完,陆菁转身快速离开了正厅。

    “哎,这个野丫头,还是这个样……”陆展鸿的脸上浮现出了神秘的笑容,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忧伤……

    后院处,唐战正在最后试练着自己的梨花枪,以备一会儿与南宫正的对决。

    “今天有更多的武林名士要来,这次一定要彻底消了南宫正的风头才行……”唐战手握梨花枪,心里暗道。说着,梨花枪一个劈斩,一道气流划过,庭院前的一块石头被劈得粉碎。

    正在唐战练武间,玲珑这时从自己的房间慢慢悠悠地走了出来。她今天的气色有些不太好,眼神里充满了淡淡的哀伤。

    唐战见着玲珑出了房间,收起了自己的梨花枪。见着玲珑似乎一脸的不开心,唐战上前关心地问道:“玲珑妹子,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气色不太好?”

    玲珑见到了唐战,立马回复神情道:“是……是唐大哥……我没有什么事,真的,没什么……”玲珑一边说,一边用手摇道。

    唐战虽然傻,但这种很显而易见的事情,他也不含糊。一想到昨天陆菁对她鲜有的发火,玲珑一个小姑娘自然有些忧郁。唐战想了想,还是安慰道:“玲珑妹子,我知道昨天你……你别太伤心了,菁儿她不是认真的。”

    玲珑自己打从心里也不想再去多想昨天的事,于是故作镇静道:“昨天的事我早忘了,你不用担心了,唐大哥……”其实,玲珑在意的是自己对南宫俊的情意,但是陆菁的反对却让她很犹豫。一边是初才萌生的爱情,一边是经历长久的友情,别说一个女孩子,随便换做一个人,都是很难抉择的……

    “唐大哥,玲珑姐姐,那些武林名士已经到了!”后院门口,绿云跑进来说道。

    唐战听了,兴奋地说道:“各武林名士都来了?太好了,说不定子川兄弟也来了……玲珑妹子,我们快点去吧!”

    玲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唐战快速跑出了后院,而玲珑只是慢慢地在后面走着……

    陆府大院这边,陆菁也跟着自己的哥哥和弟弟一起帮忙布置会场,以招待八方来的武林名士。

    “菁妹!”陆府门口,突然传出了赵子川的声音。

    陆菁回头一望,见是自己的死党赵子川,便跑过去一脸不屑道:“你这鸭皮子,怎么来这么早?”

    “怎么一见面就这么叫我?”见陆菁一见面就不给面子,赵子川也不吃这套,他转问道,“怎么样,今天与南宫正的对决,唐兄弟准备好了没有?”

    陆菁也回到了话题,一脸严肃道:“傻蛋他肯定是准备好了,不过我是担心……”

    “你担心南宫正又会有什么花样吧?”一向熟悉陆菁心思的赵子川先言道,“南宫正心术不正,他竟然敢再次向曾经败给的对手下战书,肯定是有备而来的……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南宫正他能耍出什么花样呢?”想着今天有众多武林名士到场,赵子川也想不出南宫正会有什么样的手段。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一点。”陆菁说道,“我可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但凡猜不出对方的心思,我就总觉得不对劲。”

    “你想多了吧,菁妹。”赵子川缓和地笑着说道,“今天来陆府的武林高手中,少林寺的释明方丈和峨眉派的傲晶师太都会来,南宫正他再怎么耍花样,也不会逃过他们的法眼……难不成,他南宫正会用南宫家的尊严去赌这一场无关紧要的对决?”

    “可我还是不太放心……”陆菁始终放心不下地说道。

    “既然放心不下,那我就告诉你一个让你高兴地消息吧……”赵子川又说道,“今天可有一个很特别的朋友要来哟!”

    “谁呀?”陆菁问道。

    “你想知道吗?这个朋友你知道后,一定会高兴无疑……”赵子川笑着道。

    “什么时候还跟我卖起关子了?”陆菁用略带“鄙视”的目光瞟眼道。

    赵子川见着陆菁少有的吃亏样,笑着说道:“好吧,告诉你吧……黄纪黄兄弟今天会来!”

    “什么,是真的吗?”一听到“黄纪”,陆菁马上变了一个神情道,“你怎么知道的?”

    正在这时,唐战也从后院跑了过来。听到陆菁和赵子川的对话,唐战正好听到“黄纪”的名字,于是也跑过来兴奋地问道:“子川兄弟你……联系到黄纪黄兄弟了?”

    赵子川见着唐战也是一个急样子,便义言道:“黄兄弟昨天在我家住了一夜,现在他们在城里还有点事,待会儿他们也会来到陆府的。”

    “他们?”陆菁听到了“他们”,又疑惑地问道,“除了黄兄弟,还有什么人?”

    赵子川摸着头道:“噢,对了,我忘了说了,黄兄弟他最近还叫了两个朋友,一个和唐兄弟你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叫萧天,还有一个挺漂亮的女子叫苏佳。”

    “哟,你这个对女人没兴趣的呆木头也会夸人家漂亮?”陆菁又随口抓了一句赵子川的把柄。

    赵子川见陆菁一有机会就刁难自己,也想要让“不可一世”的陆菁也下下台,于是便瞥着眼说道:“对啊,可是一个比你这个母夜叉漂亮一百倍的大美女!”

    “你说谁是母夜叉?”陆菁听了来气了,一掌想要打向赵子川。但赵子川,一个轻巧的闪躲就躲了过去。陆菁不甘心,又向赵子川打了过去,赵子川也往一边跑去。

    “行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唐战呆呆地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能看着这两个死党折腾来折腾去的。

    陆菁见一时间抓不住赵子川,心想今天让他在语言上占了便宜,以后再报仇。突然,陆菁想着四下都没见到赵子川的二哥赵子博,于是又问道:“对了,你二哥今天没有来吗?”

    赵子川也停下来说道:“噢,我二哥要照顾我二嫂,而且今天家里的有些事情也要他去帮忙处理,所以今天就没有来了……不过没关系,今天最重要的是唐兄弟,关键是他准备好了没有。”

    唐战自信地说道:“我没问题,一切准备好了!”

    唐战虽然很自信,但在一旁的陆菁心里却一直无法平静下来,他能有预感今天南宫正肯定不简单……

    “少林寺的释明方丈来了!”陆昭突然在门口叫道。

    “释明方丈?”赵子川惊叹道,“少林弟子这么快就到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接见?”陆昭见陆菁一伙人在一旁闲站着,便反身叫道。

    “傻蛋,你在这里好好准备与南宫正的对决吧,接见的事情你不用管了……”陆菁微笑着对唐战说道,似乎是想让唐战放下一切担子,一心一意地准备待会儿的对决。

    释明方丈和少林一干弟子在陆府门外等候着,陆昭见了,连忙上前有礼道:“释明方丈大驾远迎,寒舍招待不应,还请见谅!”

    释明方丈是一个很和蔼的老前辈,他也行礼回应道:“阿弥陀佛,陆施主有心了,早闻今唐门世家后人重现江湖,吾等特在剑道大会之前前来观临,愿谅打扰贵府之罪过。”

    陆菁也在一旁招呼着……紧接着少林寺后的,是峨眉派和武当派的弟子。而在这其中,峨眉派的掌门人傲晶师太最是显眼。只见她一身紫袍披身,背后插一把武林神剑“魏武青红”,通关的气派让人有些畏惧。而那把“魏武青红”,是最让人害怕的神兵利器,传说干将莫邪的灵魂被封在此剑中。这把“魏武青红”被称为江湖上的神兵利器,据说斩断世间万物只是一瞬之间,威力惊人。若不是傲晶师太孤傲之心太重,就单凭武功来讲,傲晶师太的武功完全可以和当今武林七雄相提并论。

    而另一方面,武当派这边就低调很多。武当派的名士,无非就是掌门人张三丰和当今武林七雄之一兼武当首席弟子的吴子君了。张三丰年事已高,不便远行;而吴子君据说北上去了大都,也未能参加这次的剑道大会……

    最后一个来的大门派是更加低调的崆峒派,不但其掌门人文正心没能来,连一个像样的武林高手都没来多少,看来实在是过来撑撑场面的。然而,据武林外界传闻,很多门派都一直探寻着一个传说,那便是“天魔神功”的传说。传说上官仙剑前辈曾无意间发现此种邪门神功,上官前辈自己也没能参透,但他怕此神功流传于世会祸害武林,便把它封印在了地底下。然而时过境迁,这个地方如今却成了南宫家的地道。不过虽然地道里有记载关于天魔神功的传说,但地道里面却什么像样的实物都没有发现。而且过去这么久了,世间之人便只把它当作传说罢了……文正心向来都是追求高深莫测的武功,这次派来的弟子都撑不住场面,很多人都猜测崆峒派此次前来的目的只是探寻有关“天魔神功”的事实罢了……

    四大门派皆已到位,陆府上上下下马上都站满了人。虽然四大门派并没有派来参加此次剑道大会的全部弟子,但是仅仅一些门派的代表前来,四方加起来,也足以将整个陆府大院弄得沸沸扬扬……

    陆展鸿此时也从正厅里面走了出来,看见陆府的人正在匆忙招呼着各地远道而来的门派名士,便先大声道:“诸位请安静,请听陆某说几句。很感谢今日众武林名士能在汴梁城剑道大会之前莅临寒舍,今日陆府准备了众酒水果斎,还愿各武林名士能够膳用。待到南宫家的人一到,诸位便可商量有关剑道大会的事情……”

    傲晶师太仗着威严俱在,站出来抢言道:“想当年陆展鸿陆大侠和陆夫人在退隐之前,也是江湖上的名士;而今又听说陆府出了个唐家后人,据说他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的儿子,今日我们倒想瞧见这个唐家后人究竟何等模样……”

    武林中传播消息果然是快,比武仅仅两天,唐战是唐家后人的消息就传遍了大半个武林。唐战见着傲晶师太点名要见自己,城府尚浅的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一旁的赵子川见了,知道唐战的为难,于是侧身悄言道:“唐兄弟,你现在后面避一避,等到了真正比武的时候再出来……”

    唐战虽然脑子笨,一时想不出为什么,但听到赵子川的劝言,知道此事的严重性,便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悄悄地躲到了陆展鸿等人的身后。

    而赵子川的笑声话语,却被陆展鸿听到了。陆展鸿也很有经验,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应傲晶师太道:“傲晶前辈及各武林名士无需着急,等南宫家的人一到,唐家后人自然也会出现的……”他这样说,也给唐战帮助回避了一下。

    陆菁在下面想到傻傻的唐战一个人站在台上,没有自己在身边,行言处事肯定照顾不来,于是避开众人的耳目,偷偷跑上了台阶,回到了唐战的身边。

    “菁儿……”唐战见着陆菁快速地跑来,下意识地应道。

    “嘘,别出声……”陆菁对着唐战打着手势道,“从现在开始到比武结束,没有我的允许,不能随便和众武林名士说话,明白吗?”

    见着陆菁一脸认真的样子,唐战轻轻地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玲珑慢悠悠地从后院走了出来——她还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见到台下已经站满了四大门派的弟子,玲珑瞬间清醒了,马上跑到了正厅前的陆展鸿的后面——唐战、陆菁和赵子川三人都站在那儿……

    “慕容家的人来了!”站在门口陪陆昭招呼武林名士的陆蒙突然在大门口处叫道……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