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十三章 乾坤二剑
    现在已是半夜,街上的行人已经愈见愈少。街上的灯火虽是一片连成一片,但可能今夜凶相,汴梁城内之人避讳出行,所以并没有往日的热闹繁华……

    赵府内……

    赵府西处的一个堂厅内,赵子川和他的父亲赵天元正立于堂前的灵案之前。堂厅的两侧各有朱红色的柱子,案前炉子中燃有三炷香,缕缕青烟随着燃香飘至开有天窗的屋顶。案前上写有“赵氏灵位”等刻字,看来这便是赵家祖先的灵位。最鲜明的,案前两侧分别有两把宝剑。左边一只剑全身金黄,剑柄上刻有一个泛着金光的“乾”字;而右边的那一只剑全身碧绿,剑柄上另刻有一个泛着绿光的“坤”字。如此金绿二剑立于灵案两侧,一看便知是赵家的祖传之宝——有“斩杀夷狄神剑”之称的“乾坤二剑”。

    赵子川用庄严的眼神望着眼前的灵案,然后俯身跪在了灵案之前。一旁的赵天元见了自己的儿子在祖先面前庄重肃立,便对他说道:“子川,你真的想好了吗,是否要继承祖先遗志,拾起这近百年都没动过的祖传之宝——‘乾坤二剑’?”

    赵子川面孔严肃,眼神坚定,直直地望着案旁的两把宝剑,义正言辞道:“我想好了!虽然玄空大师曾言我心结未解,但‘誓将蒙古人赶出中原’的决心孩儿绝不会改变。爹,大哥二哥都未能有决心继承祖先遗志,拾起宝剑,作为赵家三子,我必须扛起这位担子,心寄苍生、造福天下百姓。所以,今日孩儿就在此立誓,拾起乾坤二剑,誓做一个胸怀天下的仁者!”

    见着赵子川如此坚定的言行,作为父亲的赵天元也不再说什么。继承祖先大业,这是赵家世世代代的志愿,但是没有人能够挑起大梁。今日见着赵子川下定决心,要继承祖先的志愿,赵天元还是感觉到赵子川的确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了——这让他感到骄傲。

    赵子川依旧在灵案前跪着,赵天元等了一会儿,然后庄重地说道:“时辰已到,赵子川,你真的做好继承祖先遗志的准备了吗?”

    赵子川坚定地答道:“我已经决定并准备好了!”

    赵天元继续说道:“那你先在祖先面前磕几个头,以表孝心,然后去拔起案前的‘乾坤二剑’!”

    “好的,父亲!”赵子川用同样坚定的话语答道。

    于是,赵子川面对着祖先的灵案,先是跪在地上庄重地磕了几个头。赵天元见了,对赵子川说道:“好了,子川,你可以去拾起祖传之宝‘乾坤二剑’了!”

    “是,父亲!”赵子川慢慢站起身,然后踏着步子来到祖先灵案前,随后对面前的灵案说道,“赵氏祖先,今日我赵子川便将拔起祖传之宝‘乾坤二剑’。把此剑者,必将‘救天下之民,报蒙元灭我大宋之仇’之任牢记于心。今日曾是襄阳城破之日,也曾是大宋遭亡前夕,恕晚辈赵子川今日打扰祖先灵位。今日拔剑,他日必奔赴疆场。若功成身退,便可了结百年之恩怨;若战死疆场,我赵家精魂犹存,天下不忘!”说完,赵子川又回到原地,跪下庄重地磕了几个头。

    赵天元见着赵子川如此的言记祖训,心怀天下,对赵子川满意地点了点头。赵子川磕完了头,又缓缓站起身。随后,赵子川再次走到灵位前,对祖先的灵位说道:“赵氏祖先,晚辈赵子川就此拔剑!”说完,左右两手将“乾坤”两把宝剑缓缓提起。

    “乾坤二剑”即起,桌上的烛光映照着剑身,只见金黄色和碧绿色的剑光充斥着整个厅堂,既显玄妙,又显庄严。

    “这便是祖传之宝‘乾坤二剑’!”赵子川望着自己手上的两把宝剑,自己说道。

    赵天元跟着说道:“百余年前,蒙古鞑子一直想要夺我赵家的‘乾坤二剑’,但是未能成功。百年已过,如今赵家苟活于蒙古鞑子汴梁城这弹丸之地,如是不已。而今你已得此宝剑,必要祖先的遗训铭记到底!”

    “孩儿明白!”赵子川坚定地答道。

    正在赵子川义正对着乾坤二剑时,突然厅堂门外走来一个人。“父亲、三弟,你们还在这里吗?”此言既出,即知此人便是赵家二少赵子博。

    “子博,你也来了……”赵天元首先发话道,“子川刚才已经在祖先面前立誓,拔起了祖传之宝‘乾坤二剑’!”

    “三弟,你真的已经……”子博听了父亲的话,既有惊讶,又有激动。

    这个时候,赵子川才提着乾坤二剑慢慢转过了身,正对着站在门口的赵子博。赵子川发话道:“二哥,你来了……”

    看着赵子川手中的“金黄乾剑”和“碧绿坤剑”,赵子博激动地说道:“二弟,你终于……终于决定了!”

    赵子川只是很平静地说道:“嗯,我会继承祖先遗愿,誓奔赴沙场,将蒙古鞑子赶出中原。今日拔起乾坤二剑就是第一步,日后这把乾坤二剑必将随我驰骋疆场,斩杀夷狄!”

    “三弟,有志气,好,整个家族一定会以你为荣!”赵子博先是激昂道,随后又转声叹气,“哎,只可惜身为二哥的我无法像大哥那样驰骋沙场,以后三弟……可能只有你能帮助大哥一起完成家族大业了。”

    赵子川听了,义正言辞道:“你放心吧,二哥,今日之立誓,三弟我必牢记于心!”

    赵子博说完了赵子川的宏图大志,随后想到了什么,于是转变话题道:“对了,三弟,门口有人来找你。”

    “是谁?”赵子川将乾坤二剑收回了自己腰间的剑鞘,想到这么晚了会有谁来找他,于是又问道。

    赵子博笑着道:“你去了就知道了,这个人……你见了会很高兴的。”

    被赵子博这么一说,赵子川更是感到好奇。于是在告别了父亲和二哥后,赵子川飞奔向了陆府大门口……

    来到赵府门口,打开大门,虽然外面黑漆漆一片,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外面站着三个人。最前面和中间的那个人穿一身白色素衣,手提一把折扇,但是由于天黑看不清此人的面容。而后面的两个人,赵子川更是无从所知。

    赵子川见了,自觉最前面的身影非常的熟悉,但又想不起究竟是谁。赵子川轻声问道:“不知阁下是谁,这么晚来我陆府有何贵干?”

    那白衣公子轻言笑道:“怎么,这么久不见,你都不认识我了吗?”

    一听到声音,赵子川恍然大悟了一般。赵子川惊叫道:“你是……黄纪黄兄弟!”

    原来站在赵子川面前的,便是赵子川等人多日不见的“汴梁医侠”黄纪。黄纪走近陆府门前的灯笼灯光,面容逐渐清晰起来。黄纪笑着说道:“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我了。”

    赵子川见着了黄纪,高兴地叫道:“黄兄弟,真是你!这么久不见了,第一眼还认不出你了,怪不得身影这么眼熟……”

    黄纪接着笑道:“怎么样,老朋友相见,不欢迎?”

    “欢迎,怎么会不欢迎?”赵子川继续说道,“不只是我,菁妹、陆昭、陆蒙他们都很想你!”

    黄纪顿了一下,然后又说道:“我已经听说了菁妹的事了,据说唐门世家的后人也出现了……”

    “是呀,这事儿说来话长了,我们待会儿再说……”赵子川说道,“对了,黄兄弟,你怎么今天这么晚到我这赵府来?”

    黄纪表情逐渐变得严肃,然后说道:“我听说南宫家的人又向唐家后人下了战书,明日便会在陆府再次一决高下,而且还会有更多的武林人士前来观摩。”

    赵子川听了,疑惑地问道:“黄兄弟,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事?”

    黄纪回答道:“薛飞痕薛前辈是我的义叔,他昨天把事情的原委都和我说了,不过……义叔的行踪都被众多慕名剑道大会而来的武林人士盯上了,我的身住之处已经被发现了。”

    “那又怎么样?”赵子川又问道。

    黄纪继续答道:“我怎么说也是江湖上有点名气的‘汴梁医侠’,我可不想和我义叔那样被人盯上……明天的比武,我也要去观摩,为了不被其他武林人士盯上,所以只好先……借住你家了,不知可否?”

    “好兄弟,这点小忙没有问题……”赵子川说道,“黄兄弟的武功和见识都很广,说不定明天你可以帮上忙嘛……对了,黄兄弟你身后的两位是你的朋友吗?”

    这时,赵子川将目光放在了黄纪身后的两个人身上。黄纪的身后是一男一女,男的一身棕色布衣,由于天黑看不清面庞的一点一滴,但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黑夜笼罩下他脸上的那条细长的刀痕;而女的一身蓝色衣装,尽管夜色已浓,却丝毫掩盖不住倾城的容颜和曼妙的身姿。

    黄纪回了一下头,忘了二人两下,然后笑着说道:“噢,他们是我新交的朋友,萧天和苏佳。”

    原来此二人便是当日在集兴区与黄纪结为朋友的萧天和苏佳。

    赵子川见着两人气度不凡,便放言道:“此二朋友即为黄兄弟的朋友,想必入世不俗吧……”

    黄纪笑着说道:“不然不然,萧天兄弟即为萧家山庄的弟子,而这位苏姑娘即追风派弟子。”

    “两位都是出自名门世家,果真不俗!”赵子川激昂地说道,“想不到黄兄弟竟能交此等良友,赵某真是羡慕之极啊……”

    “哪里哪里……”苏佳在一旁也发话了,“能够结识赵家子弟也是我们的荣幸!”

    “我的这两位朋友说也要去看明天的比武会,所以我把他们两人也叫来了。”黄纪继续说道,“子川兄弟,你可不要小看他们,尤其是这位苏姑娘,她的身手可是很厉害的呢!”

    “是吗?”赵子川喜颜道,“那我改日一定见识见识。”

    苏佳一直站在黄纪身后,轻轻笑道:“不用夸赞小女子了,小女子对武学只不过略懂一二罢了……”苏佳在生人面前保持着一如既往的谦虚。

    黄纪又转身向赵子川问道:“不知道是否方便,多给我的两个朋友开两个房间?”

    赵子川豪爽地答道:“没问题,黄兄弟的朋友就是我赵子川的朋友!”

    “那就谢过赵公子了……”苏佳轻声答道。

    随后,赵子川将三人领进了门。走在长廊小道里,黄纪对身后的萧天和苏佳说道:“你们两个明天务必要跟着我,明日众武林人士都会来,千万不可太张扬。”

    苏佳说道:“这个黄兄弟你放心,在外人面前,我和阿天是很有分寸的……”

    “那就好……”黄纪又转过了头,跟着赵子川走了过去。

    赵子川想了一会儿,又说道:“对了,黄兄弟你的武功和见识都是不俗的,明日你去陆府,说不定能帮上菁妹他们。”

    黄纪笑着说道:“那是当然,当日陆菁与南宫正一战我没能帮上忙,这一次我会尽力帮助你们的……”

    赵子川也笑道:“黄兄弟不用太在意了,唐兄弟的武功绝对不在南宫家的任何一个人之下。”

    黄纪想了想,脸色突然变得严肃道:“我是担心,南宫正会有什么其他的阴谋……”

    赵子川听着,也冷静道:“也对,南宫正心术不正,谁知道他又会玩儿什么花样……不管怎样,只要黄兄弟你先过去,我想菁妹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也对呀,毕竟好久没有见到他们了……”黄纪也摇头道,“这么多天了,我也挺想他们的……”

    赵子川和黄纪在前面说的有声有色,后面萧天和苏佳也在谈论着……

    “佳儿,你明天真的要去陆府吗?”萧天先问道,“明天有那么多的武林人士在场,我怕……”

    苏佳直视前方地说道:“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在汴梁立足,必须有很好的人脉关系。黄纪兄弟有那么多的朋友,我们多结识他们,对我们会有帮助。”

    “可是佳儿你为什么要在这立足脚跟呢?”萧天又问道。

    苏佳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严肃地说道:“这里是蒙古人的地盘,我最后知道陈世今的下落是在汴梁城……陈世今做了蒙古人的走狗,想必也有一定的权势,想要知道他的下落,必须要到相府这样的地方去。而想接近相府,可能只有很好的人脉关系才行……”

    萧天知道苏佳一心想着找陈世今报仇,心中不免有些忧伤。但又听到苏佳要只身去相府这样危险的地方,又担心地说道:“佳儿,你……不可以,相府不说有众多的高手,还有重兵把守,佳儿你只身一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所以我们必须有更好的人脉关系,弄清楚汴梁的状况……”苏佳见着萧天非常担心自己,于是又说道,“你放心,阿天,我会有分寸的……”

    虽然苏佳口头上这么说,但萧天知道苏佳的心思,他知道苏佳既想完成自己的心愿,又不想让他受到牵连。萧天顿时两眼略微低迷起来,说实话,自萧天与苏佳二人从梅花山庄到了汴梁城后,苏佳又有一点变得和柳沙镇时一样的冷漠了。尽管萧天知道苏佳心里惦记着自己,但苏佳又变成的一贯的的冷色容颜让萧天实在是心头难言……

    苏佳突然放慢了脚步,萧天的思绪也被打断了。忽地,苏佳回头对萧天说道:“对了,阿天,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再强调。我们两人一个会断魂刀法,一个会神龙九变剑法,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们千万不要在万人面前施展真正的武功……就算是,最多也只能有一人施展。江湖闲人不少,若是我们两人都暴露了,他们一定又会拿‘江湖博’说事……总之,阿天,明天以及以后在汴梁城,我们都要保守点,明白吗?”

    “嗯,你放心吧,佳儿,我会把握好自己的……”萧天点了点头说道。

    萧天答完话后,突然,苏佳突然转过身,背对着萧天……夜很寂静,廊外凉风习习,一阵轻风吹过,飘起苏佳的发鬓。“对不起,阿天……”苏佳突然小声地说了这一句。

    虽然这一句苏佳的声音很小,但萧天却实实在在听到了。听到了这在常人看来耐人寻味的一句话,萧天好像能读懂苏佳的心思似的,却对自己的人格和心理变得朦胧起来。“佳儿……”萧天也不知怎么的,眼神迷茫地喃喃道……

    两人没有再说什么话,跟着赵子川和黄纪,慢慢向长廊深处走去,四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夜色越来越浓,汴梁城的夜市也没有了往日的繁华热闹。但是在这浩大的城区中,中心处仍有一家灯火万千。千秋塔屹立于中心处,周围更是烛火通明。不用言说,此处便是雍容华贵的南宫大院。

    南宫大院北区的厅房内……

    “可恶,不打败那个叫唐战的家伙,我誓不为人!”厅房内,被唐战打得落花流水的南宫正正在勃然大怒,并顺手打翻了桌上的一个翡翠茶杯。

    “行了,四弟,不要再闹了,你今天已经折腾一天了……”在南宫正的身边,他的三哥南宫准一边喝着茶,一边慢慢叹声道。

    “那我还能怎么办,难道明天还要被那个自诩为唐家后人的小子给羞辱吗?”南宫正继续怒声道。

    “是你自己沉不住气,又给他下战书的……”南宫准转头平气地说道。

    南宫正稍微冷静了一下,缓缓道:“不行,我堂堂南宫家的子弟,怎能被这么个被灭门的无名后裔给羞辱?我一定要想个办法……”

    “如果你想要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说不定你真的能赢……”南宫准盖上了自己手上的茶杯,轻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南宫正立刻精神振奋了起来。“什么办法?”南宫正急问道,“只要能打败那个臭小子,让他也在众武林人士面前丢脸,什么都行!”

    见着南宫正急迫的样子,南宫准站起身来说道:“赌局是你定的,你可以左右游戏的规则……我从我师父那里弄来一种毒粉,据说这种毒粉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卢前辈所研制的。我将此种毒粉放入你折扇的第四道扇骨架里,明日你定二对二的对决,双方各挑选一个帮手。你这边,我自然可以帮你。你先与那个姓唐的小子周旋几个回合,我去解决另一个。待我过来时,你设法和他纠缠,我就可以掩护你,你就可以趁那个姓唐的小子不注意时,散出扇骨架里的毒粉。我师父说,那种毒粉轻薄无味,即使是再厉害的武林高手,两丈之外也会全然不知。这样,你既可以打败那个姓唐的小子,又不会让其他武林人士发觉你做了手脚。”

    南宫正听完后,觉得南宫准的注意确实不错,可以在众武林人士面前风风光光地打败唐战。于是他慢声说道:“真不愧是三哥,这主意真绝……”说完,南宫正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若果四弟你赢了,你可要谢谢我……”南宫准也露出邪恶的笑容道,“那个毒粉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弄来的,本来是要对付某个姑娘的……”

    “哪个姑娘?”南宫正又问道。

    南宫准奸邪地说道:“前些日子我在醉香楼碰见了黄纪,他身旁多出了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姑娘……若是那黄纪在身旁,我可以用这个毒粉对付他的……那个姑娘是我见过最标致的,我一定要弄到手……”

    南宫正笑了笑,对南宫准说道:“行,只要三哥能帮我打败那个唐战,我也会帮三哥你的……汴梁城的人脉关系我熟得很,那个姑娘只要进了这个汴梁城,她就逃不过我的眼线的……”

    看似的一场交易打定后,南宫准和南宫正哥俩互相一笑……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