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十二章 山中嬉戏
    第二天清早,唐战起得很早。虽然昨晚的事让唐战至今还不能完全放下心来,但是一早起来的晨练让唐战昨晚遗留的沉闷的心情一下子舒朗开来。

    “唐大哥,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正在唐战在庭院练武时,后面传来了玲珑的声音,“平时的唐大哥你可从来没起来这么早。”

    唐战见了玲珑,停下手中的梨花枪说道:“噢,是玲珑妹子,你也这么早起来。”

    “我每天都这么早起来,陆姐姐可是安排了我很多的事情。”玲珑笑嘻嘻地说道,看来她今天在上的心情不错。

    唐战看着一脸笑容的玲珑,却一直不见陆菁的身影,于是问道:“对了,菁儿呢,怎么没见到她?”

    “谁在叫我?”正在唐战疑问间,后面的房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红黑衣的女子——此人便是陆菁。

    “陆姐姐现在才起来吗?”玲珑见了刚从房门里走出来的陆菁,笑盈盈地问道。

    “玲珑,你今天挺高兴的嘛……”陆菁发现今天的玲珑特别的高兴,想起昨天晚上玲珑在浴室门前不自然的表现,陆菁不禁问道。

    “没……没、没有啊……”玲珑怕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了,急急忙忙遮掩道。

    可是陆菁打心里是非常地了解玲珑,她很清楚玲珑一定有事在瞒着自己。但是陆菁并没有去过意理睬玲珑,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对面的唐战上。

    “菁儿,你……起来了?”唐战见着一早起来就容光焕发的陆菁,红着脸问道。

    “怎……怎么了?”陆菁也不自然地问道。想起昨天晚上二人的“事情”,唐战与陆菁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玲珑想了想,向陆菁问道:“对了,陆姐姐,你不是说今天要去城外吗?”

    陆菁听了,恍然大悟道:“噢,我想起来了,今天我和傻蛋要去郊外的山上去玩,不过在此之前……傻蛋,不如今天早上我给你做饭吧?”

    “陆姐姐,你……做饭?”玲珑听了,用手捂着脸“呵呵”地笑了出来。

    听着玲珑的嘲笑,陆菁不好气道:“笑……笑什么?”

    玲珑合不拢嘴道:“呵……陆姐姐你是大家闺秀,从来就没有……做过粗活,你说你要做饭……呵呵……”

    唐战想了想,也说道:“玲珑妹子也说得没错,菁儿,你就不用特地为我操心了。”

    “不行!”陆菁立刻驳道,“傻蛋你昨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还没有谢你呢……再说了,我虽然是一个大家闺秀,但迟早是要嫁人的,连饭都不会做,那怎么行……”说着说着,陆菁的眼睛慢慢瞟向唐战,脸部出现一丝红晕。

    但天资愚笨的唐战并没有参透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在一旁说道:“那好吧,今天就尝尝菁儿的手艺好了!”

    玲珑见了,又在一旁继续笑道:“唐大哥,你确定……要吃陆姐姐做的饭?”

    “什么意思?”唐战傻乎乎地问道。

    陆菁在一旁见了,把唐战往一边推道:“行了行了,走了走了,要不快点就没时间玩儿了……”

    “哎、哎……”唐战被陆菁一个劲地往院外的方向推着,玲珑在后面见了,心里暗笑道:“据我推测,第一次去做饭的人,一定会……焦的,呵呵……啊,南宫俊公子快要到大门口了,我得赶紧去看一看……”说着,玲珑也往院外奔去……

    厨房处,陆菁在里面“天翻地覆”地弄着锅铲,唐战则在门外静静地等候……“砰——”“啊——”,里面传出了锅炉爆炸的声音,随后又是陆菁的一声尖叫。

    “菁儿!”唐战听到厨房内的爆炸声,又听到陆菁的叫喊,心里顿时有些担心,于是迅速跑进了厨房。

    只见厨房里烟雾一片……“菁儿!”唐战对着烟雾弥漫的厨房大声喊道。

    “我在这里……”只听到一声微弱的呼喊,锅炉的一侧,陆菁正蜷缩在灶台的一角,两手还捂着脸。

    “菁儿,你没事吧?”唐战见到了角落里的陆菁,急忙关心地问道。

    “没、没事……”陆菁用微弱的声音答道。

    见陆菁没有什么事情,唐战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唐战凑到陆菁身边说道:“好了,菁儿,起来吧!”

    陆菁听了,慢慢站起身,不过双手还是捂着脸。

    “发生什么事了,菁儿?”唐战依旧关心地问道,“厨房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响声?”

    陆菁故意撒娇哭诉道:“嗯嗯……嗯,菜烧糊了,锅子炸了……看来我真的没有做饭的天赋……”

    唐战见着陆菁的哭样,不知道陆菁是在故意撒娇,便真的安慰道:“没事的,菁儿,只是第一次嘛……好了,把手放开吧!”

    唐战叫陆菁放下捂着脸的双手,但陆菁却不肯:“不……不要,我的脸不美了……”

    “怎么了吗?”唐战疑惑地问道,“无论怎么样,先把手放下来嘛……”

    “我不要……,我的脸很丑……”陆菁依旧拒绝道。

    唐战似乎是明白陆菁的意思,于是笑着说道:“没事儿的,菁儿,你在我心中永远不会丑的。”

    “真的吗?”陆菁依旧捂着脸问道,“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于是,陆菁很不情愿地慢慢放开双手——眼前一惊,陆菁的整个脸被炉灰给熏黑了,整个脸活像一个黑煤球。要是玲珑在这里看见陆菁这个样子,肯定又会嘲笑一番;但是唐战没有,他只是微微一笑。

    看见唐战笑着望着自己,陆菁又故意撒娇道:“傻蛋,菁儿是不是……很丑?”

    唐战笑着摇了摇头:“不丑,菁儿在我心里永远是最漂亮的!”

    见唐战不但没有嘲笑自己,而且还挺关心自己,陆菁顿觉唐战真的非常在乎自己。于是,陆菁“呵呵”笑了起来,两排牙齿在“黑脸”的反衬下显得格外洁白。

    唐战一边擦着陆菁的“黑脸”,一边说道:“菁儿还是去正厅吃饭吧,做饭和习武是一样的,不可能一日便成……好了,快去洗把脸吧,要是让你爹娘见了,可又要挨骂了。”

    陆菁笑着点了点头,于是先去洗了把脸,随后去了正厅……

    陆府大门口……

    玲珑独自一人在大门口站着,向着中道望去,她一直期盼着那个背影……由于天色还早,街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所以一眼望去,什么人经过或是什么事发生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不多久,从中道远处走来一个红白衣公子,此公子气宇非凡、样貌不俗,颇带一丝傲骨之气,此人便是南宫家的六子南宫俊。

    “俊公子,在这里!”玲珑见着了南宫俊的身影,兴奋地喊道。

    南宫俊在远处见了,一个箭步跃起,轻功飞了过来,迅速落在了玲珑的身前。

    再一次看见了南宫俊的身影,玲珑有一种莫名的兴奋。玲珑用娇弱的口音说道:“俊公子,你来了……”

    南宫俊回答道:“是呀……玲珑,我答应你的,今天要来给你送药的。怎么样,你的伤还疼吗?”

    “劳烦公子费心了……”玲珑脸红地答道,“小女子没……没事儿,已经不疼了……”

    南宫俊见着,从身后拿出一包裹的药说道:“来,这是我从南宫家的药库里弄来的,里面可是上好的药材,对跌打撞伤的治疗很有帮助,你拿去用吧!”

    玲珑一听是上好的药材,急忙推辞道:“不、不、不行,玲珑只是一个下人,怎么能接受公子……这样的恩惠,不,这句对不可以……”玲珑一边说,还一边摇头。

    南宫俊见着玲珑不停推辞的样子,将药一把塞在玲珑手里道:“玲珑姑娘你就别见外了,我和我的哥哥们不一样,我从来不把下人和我们分开看来……昨日一事实在是抱歉,不但擅入陆府庭院,还撞伤了玲珑姑娘,在下委实应该亲自道歉。”

    见南宫俊如此的诚恳,玲珑也不好意思再推辞了,于是她羞怯地谢道:“多……多谢南宫……俊公子……”

    南宫俊一直望着玲珑,心里似乎突发奇想,突然问道:“玲珑,你一直都在陆家大小姐身边做下人吗?”

    玲珑点了点头道:“嗯……虽说如此,不过陆姐姐一直挺关心我的,她一直把我当作妹妹来看。”

    南宫俊想了想,说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却在陆府里做下人,如果你能再漂亮点,说不定人家真的以为你和陆家大小姐就是姐妹了……对了,要不这样吧,今天下午我再来这里一趟,到时候送你一个礼物好了……”

    玲珑一听到南宫俊还要给自己送好的东西,心跳加快,连忙摇头道:“不、不行……南宫公子能关心小女子的伤,已是小女子之大福;若是小女子还敢奢求,那么就……这样是万万不可的!”玲珑虽口中是这么说,但心里其实还是非常的紧张和高兴。

    南宫俊想了想,又笑着说道:“没事儿,我从来都不计较这些……既然相识,即是朋友,我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你也不用太拘谨的。”

    “俊公子如此,小女子真的实在是……”玲珑脸红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好,有人来了!”南宫俊的一句话打断了玲珑的思绪,他突然发觉到玲珑的背后有人来了,于是他转身说道,“好了,就这样决定了,我先走了。”说完,转身有用轻功飞奔而去。

    “哎,俊公子……”玲珑想叫住他,可南宫俊轻功了得,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人少的街道里。

    正在玲珑感到一丝忧伤时,突然,玲珑背后走来两个人。玲珑忽觉气氛转变,于是立马换了一个表情,然后慢慢转身而去。

    玲珑背后的两个人不说别人,正是准备出门的唐战和陆菁。玲珑见了陆菁,有些害怕地低下头,然后提着刚才南宫俊给她的草药,然后匆匆走了过去。

    陆菁正和唐战有说有笑的,看见玲珑匆匆走过来,于是问道:“欸,玲珑,你站在陆府门口干什么?”

    玲珑也不敢望陆菁一眼,只是急速地说道:“我……我刚刚出去了一趟。”

    陆菁听了后,心里似乎悟到了什么,看着玲珑手上的药,转脸问道:“玲珑,你手里提着什么东西,是药吗?”

    “对……对,是药,我刚才去街上的药坊去买的。”玲珑深怕陆菁知道自己和南宫家的人有联系,于是慌忙说道。

    陆菁想了想,又问道:“陆府里没有药吗,你为什么要去街上的药坊去买?”

    玲珑差点儿惊出一身汗,又慌忙说道:“陆府药坊的……老张不在,我……我就去街上去讨点儿。”

    陆菁还想再问下去,但看着玲珑这样紧张的样子,也不忍心再问下去。或许陆菁已经知道了玲珑有事在瞒着她,但陆菁从来都把玲珑当成是自己的妹妹,看到玲珑如此紧张的样子,觉得再逼问下去,自己也会有些过意不去。于是,陆菁只是笑着说道:“嗯……那好吧,玲珑你先回去吧,我和傻蛋要去郊外的山林玩,可能要吃晚饭时才会回来。还有,你要给我爹娘保密哦……”

    玲珑见陆菁没有逼问自己,于是急忙点头答道:“嗯,陆姐姐你去吧,我会做好的……”说完,又急急忙忙地向着后院的方向跑去……

    没有太多重要的事,陆菁领着唐战在汴梁城的街道上走着……一路上,陆菁自言自语道:“这个玲珑,现在真是越来越不老实了,这样的事居然瞒着我……”

    呆头呆脑的唐战听了甚是疑惑,于是问道:“菁儿,你怎么了,玲珑妹子又怎么了?”

    陆菁说道:“没什么,只是玲珑居然有事瞒着我。”

    唐战又问道:“菁儿你怎么知道?”

    “玲珑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她有多少心思我能不知道?”陆菁继续说道,“我一眼就看见她今天很不正常,肯定是有事瞒着我。”

    “会是吗?”唐战继续道,“我觉得玲珑妹子是一个很老实的人啊,再说了,玲珑妹子和菁儿你的关系又这么好,怎么会有事瞒着你?”

    陆菁想了想,说道:“我的直觉不会错的……”

    唐战依旧道:“直觉不可能永远是对的,应该是菁儿你想多了吧……”

    听到唐战不停地在“反驳”自己,陆菁转过头来,撅嘴道:“傻蛋,难道连你也不听菁儿的话了吗?”

    唐战先是惊了一下,然后平静下来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玲珑妹子毕竟也是一个很老实的人,这样贸然地去误会她,会不会……除非菁儿你真的有证据很确定。”

    “傻蛋,你……”陆菁先是转过头,然后闭眼道,“嗯,好吧……我第一次见到她不正常是在昨天晚上去洗澡的时候,而在此之前,她最后一次和我见面是在昨天的比武会上。当时的她还是正常的,也就是说,玲珑所隐瞒的事情是在昨天比武会到我洗澡的这段时间里。玲珑需要药确实不假,但她说是她自己去打的,肯定是在撒谎。陆府有药,她想要去陆府拿,必须经过我和我爹娘吃饭的地方,但傻蛋你和我去厨房后,她就一直没有经历过正厅,也就是说她一直在陆府门口了。我和我爹娘没有吃多少,所以一刻之内就吃完了。而汴梁城离陆府最近的一家药坊还是在集兴区附近,就算是用轻功,也得花上将近半个时辰,玲珑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别的药坊打到药,所以只有可能是别人送给她的药。刚才玲珑慌慌张张从我们身边离开时,我闻到了她手里提的药的麝香味。那是一种很罕见的麝香味,而这个味道……我昨天与南宫正比武时也闻到了,也就是说这种麝香味是南宫家的大家公子才有的。南宫家昨天确实是七位公子都来了陆府,但众武林人走出陆府的时候,门口的老王都有登记。玲珑在傻蛋你打败南宫正后,直接跑去了后院,所以不可能和门口处的南宫家的人碰面。南宫家的人因为大多不务正业,喜欢这些热闹的琐事,都来看我和南宫正的比武。但唯有两个人的为人还算正直,不太可能去关注这种‘逼婚’的事情,其中一个是南宫家的大儿子南宫成,另一个便是南宫六子南宫俊。昨天南宫成一直在鞭策四弟南宫正,所以玲珑在后院处最有可能碰到的……是一向较为清高的——南宫俊!”

    陆菁一连串说了这么多,而且条理清晰,看来陆菁确实是聪明过人,而且思路严谨至极。唐战在一旁都听傻了,他目瞪口呆道:“菁儿,你……真是太聪明了,不去帮助县官办案实在是太可惜了。”

    陆菁又转过头,故意生气道:“现在傻蛋你服了吧……以后还听不听菁儿的话?”

    唐战见着陆菁故作生气的样子,吞吐道:“听……我都听菁儿的……”

    见着唐战傻傻的模样,陆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陆菁水灵灵的眼睛配上纯洁的笑容,唐战脸上又不禁起一片绯红……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陆菁和唐战便出了汴梁城。这是汴梁城的南门外,城外有一座不大的小山丘,山上也是枝繁叶茂。阳光明媚,照耀着整个山丘,一片生机盎然的绿意向着山脚下扑来。小山丘不止一座,在山丘的不远处,还有连连不断的山峰,一条山峰连着一条山缝,如同破涛绿浪滚滚而来,既没有汹涌之感,又能泛出浓浓的春意。

    陆菁正领着唐战走在山丘的小道上,这里绿树成荫,阳光透过层层叶片,凹曲不平的小道上留下了层层光影,如同江水里的浪花,隐隐闪动。陆菁一走进这个绿荫小道,心里顿时舒畅了许多。陆菁对唐战说道:“傻蛋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经常陪我哥和我弟来这里玩儿,据说这里的山顶上非常有意思,待会儿我带傻蛋你去看看。”

    说完,陆菁一个箭步沿着山间小道,向着山顶飞奔而去。“噢——”陆菁一边跑,一边放声地喊叫着,她好久都没有这么自由自在过了。

    “喂,菁儿!”唐战见陆菁跑得太快,赶紧追上去叫喊道……

    没有过多久,陆菁便带着唐战爬上了小山丘的山顶。小山丘虽然不是太高,但它远处的山峰却是一座接一座——这是在山脚下知道的。然而,当登上小山丘的山顶时,眼前却是云雾缭绕,根本不知道远处的山峰究竟离自己所在的这座山丘有多远。云雾中带着春的绿意,有如飘渺的仙境;向着远处的山峰喊叫一声,回荡缭绕的声音会随着山峰的起伏绵延。

    陆菁先跑到了山丘崖边上,对着唐战说道:“傻蛋,待会儿向着远处叫喊,会有非常有趣的回声噢!”

    唐战见着陆菁站在崖边上,有些担心道:“菁儿,你小心点!”

    陆菁却不屑一顾地说道:“没关系,不会有事的。”

    唐战还是很好奇,疑惑地问道:“菁儿,你到底要干什么?”

    陆菁笑着道:“傻蛋你听着……”

    只见陆菁转过身,对着远处被绿色云雾遮挡住的山峰大声呼喊道:“喂,我在这里——”

    声音一出,很快就听见“喂,我——在——这——里——”的回声。

    陆菁喊完后,转过头笑着对唐战说道:“傻蛋,你也试试吧!”

    唐战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像陆菁这样自由自在地大声呼喊过。就算是在汴梁郊外山坡上和孙云的结拜兄弟,也没有这样敞开心扉过。

    于是,唐战试着对着对面的山峰喊道:“我在这里……”

    但由于是第一次,唐战还没有完全放开,声音比较小,所以回声只是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陆菁见了,撅着嘴道:“傻蛋,你声音太小了,这样回音是不够的。”

    唐战在一旁傻站着,也不知道该做什么。陆菁想了想,眼珠子一转,随后说道:“傻蛋,你不是叫不出来吗?我来教你好了……”

    “什么?”唐战没有明白陆菁的意思,在一旁傻傻地问道。

    陆菁坏坏地一笑,随后又转身面对山峰,放声大喊道:“傻蛋,你是个大——傻——瓜!”

    此话一出,远处山峰的回声顿时传来了“大——傻——瓜——”的声音。回声传来后,陆菁又转过头笑嘻嘻地望着唐战,似乎是在嘲笑他。

    唐战见了,有些郁闷了,他可不想这么不明不白地被陆菁嘲笑。于是,这次唐战放开胆子,走到山丘崖边,对着远处的山峰大喊道:“菁儿,你才是大——傻——瓜——”于是,远处也传来了回声。

    “这才对嘛,想说就放开声音说……”陆菁笑着说道,“我们来比赛吧,看谁能说倒谁?”

    于是,陆菁对着远处的山峰又大声喊道:“傻蛋,你是天底下最傻的大——傻——瓜——”随后远处传来了又一次的回声。

    唐战听了,也不甘示弱,也对着对面大喊道:“菁儿,你是天底下最——傻——的——女——孩儿”

    “你——好——傻,傻蛋你——最——傻——”陆菁继续喊道,“再也没有人比你更——傻——了——”说完,陆菁开怀大笑起来,回声中也夹着陆菁的笑声。

    唐战在喊了两句后,心里有了前所未有的舒畅感。和煦的春风越过高山,吹在唐战的脸庞上,让唐战暂时忘记了一切的烦恼,沉浸在了开心和愉悦中。

    陆菁没有等唐战在开口,又对着山峰大喊道:“傻蛋,你——好——傻——啊——”

    唐战没有在说什么,只是大笑一声,躺在了山丘顶的草地上。

    “傻蛋你不行了,是我赢了——”陆菁继续大喊道,“你好傻啊,你好傻——啊——,你——好——傻——啊——”随后,陆菁也大笑了一声,然后也躺在了草地上,躺在了唐战身边。

    唐战和陆菁同时躺在草地上,两人互相望了望对方,并彼此笑了笑,似乎现在的他们是最愉悦、最开心、最自由自在的……享受着微微的春风,嗅着山顶上的青草香,两人玩累了,逐渐闭上了双眼,进入了梦乡……

    春风一度回良月,青翠幽兰花草香。醉美如意云雾里,感叹今世共情长。

    等到唐战和陆菁再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唐战从草地上爬起来,看了看即将下山的夕阳,于是拍了拍自己身边还在熟睡的陆菁,拍醒说道:“菁儿,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快回去吧……”

    陆菁缓缓从草地上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糊地说道:“要回去了吗?”

    唐战扶起陆菁道:“是呀,再不回去,让你爹娘知道了,那就不好办了。”

    “那好吧……”陆菁有些依依不舍地站起身,准备离开这里,她也不曾想过,以后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像今天这样自由自在……

    汴梁城陆府门口……

    由于南宫俊早上和玲珑说了,今天下午会有礼物送给她,玲珑迫不及待地在陆府门口等待着。她也知道陆菁和唐战到郊区的山林去了,所以才敢这么放心地在陆府门口前等待。

    “俊公子要什么时候才能来?”玲珑心里不停地紧张道,“要是陆姐姐这个时候回来就不好了……”

    正在玲珑担心间,中道处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穿着一身红白衣袍,脸部俊朗——他就是南宫六子南宫俊。

    “俊大哥!”玲珑忍不住大声叫道。

    南宫俊听到了叫喊,一个箭步从密集的人群中飞了出来,来到了陆府门口,来到了玲珑的跟前。

    南宫俊见玲珑一个人站在门口,于是问道:“就玲珑你一个人吗,陆家小姐呢?”

    玲珑说道:“没事儿,她去郊区了,暂时不会回来。”

    “我有说过今天还要给你个礼物对吧?”南宫俊说着,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一个东西……

    正在这时,陆菁和唐战也会来了,正朝着陆府门口的方向走着……

    “明天就是与南宫正第二次比武了……”陆菁一边走,一边对唐战说道,“南宫正虽然高傲自大,但有时做起事来也会心狠手辣,傻蛋你一定要小心点才好。”

    唐战自信满满地说道:“没事儿的,菁儿,昨天和他比武,很轻松地就打败他了,估计他也只有这点能耐了,放心吧!”

    “论武功,他可能真的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论心计……傻蛋你可千万要小心,南宫正既然敢放出豪言,肯定会做好完全的准备……这样吧,今天回去之后,让我想一想,说不定能帮你出一个打败他的万全之策……”陆菁正说着,突然发现不远处的陆府门口,正站着玲珑和南宫俊,于是她吃惊道,“玲珑,她……”

    陆府门口,南宫俊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夕阳的余晖照射在上面,闪出了耀眼的光芒。玲珑见了,也不可思议,南宫俊要送她的礼物竟然是——一个镶金的玉簪。

    玲珑见了,受宠若惊道:“这……这……这……”

    南宫俊则很平静地说道:“怎么样,喜欢吗?”

    “这、这……”玲珑依旧吞吞吐吐道,“这件礼物太贵重了,玲……玲珑不能要……”

    南宫俊听了,笑着问道:“怎么,不喜欢吗?”

    玲珑傻傻地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要还是不该要。说句心里话,玲珑确实是对南宫俊产生了莫名的好感,如果收下礼物,肯定对不起南宫家的恩赐;若是不收,又会错过自己喜欢的人所送的珍贵的礼物,玲珑现在也是两面为难了……

    “喜欢吗,喜欢就带上吧……”南宫俊继续说道,“如果不喜欢,那我还是算了吧……”

    “我喜欢!”玲珑再也忍不住了,她情不自禁地大声喊道,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勇气说出声来。

    南宫俊见着玲珑的样子,脸上泛出微笑。随后,他笑着说道:“玲珑姑娘,我来给你带上吧……”

    玲珑已经是陶醉了,在她眼中,南宫俊和南宫家的其他人不一样,他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玲珑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微微蹲下身,让南宫俊给自己带上。

    由于玲珑的个头本来就不高,所以南宫俊也很轻松地将玉簪戴在了玲珑的发上。戴上玉簪的玲珑,更显得小巧委婉。南宫俊见了,笑着说道:“不错,戴着挺漂亮的!”

    玲珑听了,脸更是红到耳根子上了。“谢……谢谢俊公子……”玲珑连答谢的时候,也依旧是紧张不已。

    南宫俊见着,随后掂量了一下,然后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明天比武我还会来陆府,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再说吧,我先走了。”

    玲珑想着刚才的一幕,随后慢慢说道:“俊公子,慢走……”

    于是,南宫俊又飞奔而去……

    南宫俊离开好一会儿了,但玲珑依旧还是不忘刚刚的一幕……

    “玲珑!”突然一个严厉的声音吼了出来,将还沉浸在情愫的玲珑顿时惊醒了。

    玲珑猛然一回头,吓了一大跳——陆菁和唐战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陆……陆姐姐?”玲珑吓得已经站不住脚跟了,她两腿发抖,两眼不敢正视陆菁。

    陆菁此时也正一脸严肃地看着陆菁,刚才那一声就是陆菁吼出来的。陆菁突然发话道:“玲珑,刚才的那个人是南宫俊吧?”

    玲珑都被吓得说不出话了,只是下意识地微微点了点头。

    “我以前怎么跟你说的?”陆菁严厉地责问道,“南宫家和慕容家没有一个是好人,你为什么还和南宫家的人扯上关系?”

    玲珑被陆菁说得似乎快要哭了出来,她站在陆菁面前一动不动,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

    看着玲珑伤心的样子,陆菁心也软了下来。但是陆菁还是不改自己的原则,于是有用缓和的语气说道:“行了,玲珑,回去休息吧,以后不可以再和南宫慕容家的人,知道了吗?”

    玲珑带着湿润的眼眶点了点头,随后慢慢走进了陆府大门……

    这是陆菁第一次如此严厉地训斥玲珑,陆菁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唐战见着玲珑伤心的背影,心里也有一丝酸楚,因为南宫俊毕竟是南宫家中算有志气的人,有和赵子川是朋友,为人一定没有问题。可是陆菁又那么的坚持……

    陆菁似乎是看出了唐战的心思,于是又对唐战缓缓说道:“我只是想告诉玲珑,千万不能和南宫慕容家的人扯上关系,我只是在保护她……”陆菁的语气似乎也没有那么坚定。

    唐战心里依旧是很矛盾,在人性复杂的关系面前,有时的他也不知道何去何从……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