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十章 傲情梨花
    第二天一早,陆菁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简单地伸了一个懒腰后,起来发现玲珑已经早早在门口干活了。

    “陆姐姐,你醒了?”玲珑问候道,可脸上却没有太多的高兴,可能是顾虑到今天是比武之日。

    陆菁还没有太清醒,迷迷糊糊地说道:“我怎么睡在房里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玲珑,我昨天晚上不是出去散心了吗,怎么睡在房里了?”

    玲珑说道:“陆姐姐,你昨天晚上在外面喝醉了,是唐大哥把你背回来睡的。”

    “啊?”陆菁听了,大吃一惊,睡意瞬间没有了,并连忙往自己身上瞅了瞅。还算让她松了口气,她昨晚睡觉没脱衣服,只是脱了靴子,看来唐战昨晚没对她做什么“行为”。

    “对了,傻蛋他人呢?”陆菁又问道。

    “在他房间里……”玲珑回答道,“他应该还没起来吧!”

    陆菁撅了撅嘴,眼珠一转,迅速翻起身穿好靴子,随后整理了一下衣着便跑向唐战的房间……

    “傻蛋,快起床!”陆菁敲着房门,冲着里面大喊道,可里面什么反应也没有。

    陆菁可没什么耐心,手脚并用,踹开房门——只见唐战在床上趴着睡得很死,睡相很难看,还小声地打着鼾,陆菁破门而入,他一点儿察觉也没有。不过唐战昨晚练武实在是练得太晚了,也难怪他会睡得这么沉。

    “傻蛋,起床了!”陆菁又大声嚷道,可唐战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陆菁见了唐战的死样,气得快要吃人了。于是,她两手把唐战的两脚一拽,活生生地将唐战拽到了地上。毕竟陆菁也是习武之人,就算唐战再怎么强壮,陆菁想把唐战扯下床,还是绰绰有余的。

    重重地摔在地上,算是把唐战给摔醒了。只听唐战迷迷糊糊道:“菁儿,干嘛叫我起来?我昨晚没睡好……好困……想睡觉呀……”

    唐战的话语傻里傻气,再加上趴在地上的笨拙模样,弄得陆菁又好气又好笑。陆菁又嚷道:“死傻蛋,臭傻蛋,烂傻蛋!都这个点了,还睡?”

    “我想睡……”唐战继续傻乎乎地答道。

    陆菁肺都快气炸了,只见他继续抓住唐战的两脚,拖着说道:“我让你睡!把你拖到垃圾堆里去,看你还睡不睡?”说着,唐战的半个身子已经被陆菁拖出了门槛。

    唐战又迷糊道:“哎呀,菁儿,你今天不是要和南宫正比武的吗?”

    此话一出,陆菁顿时愣住了,她现在才想起来今天还有正事要办。于是,陆菁松开了抓住唐战两脚的双手,默默地低着头……

    说到这里,唐战顿时也清醒了过来,他这才发现他刚才的话让陆菁想到了不愉快的事。唐战站起身来说道:“菁儿,对不起,我刚才……”

    陆菁用手堵了堵唐战的嘴,然后笑着说道:“没事儿,傻蛋,昨天晚上谢谢你……今天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全力以赴对付南宫正的!”

    唐战望了一眼放在一旁的用布包裹着的梨花枪,兴奋道:“菁儿,我昨晚发过誓的,我一定会帮菁儿你摆脱困境的……”

    唐战还没说完,陆菁抢言道:“谢谢你安慰我,傻蛋!不过,你不用太在意,我会尽全力打败南宫正的!”

    “菁儿,我是说真的……”唐战还想说什么,却又被陆菁堵了回去。

    陆菁笑着说道:“谢谢你,傻蛋……但是,我不想让你为了我去冒险,这不值得!你放心吧,我没事的……行了,先去吃饭吧!”

    见说不赢陆菁,唐战暂时便没说什么,而是等真正比武时再作打算……

    早饭过后,这时突然外面有仆人喊道:“老爷,外面来了好多人!”

    陆菁眼神一凝:“来了!”

    陆展鸿知道情况后,吩咐道:“知道了,去吩咐其他下人,招待好来的几位客人!”

    陆菁想了想,随后站起身来。陆蒙在一旁见了,问道:“姐姐,你去哪儿?”

    陆菁低声道:“我要回房去准备准备……”遂离去。

    陆昭解释道:“菁妹要和南宫正对决,自然要去准备……”不过,陆昭的话语里也带着哀伤,毕竟陆昭平时也特别关心自己的妹妹,见着自己的妹妹被南宫正逼婚,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陆展鸿在一旁仍旧不好气道:“哼,这个疯丫头我真是不想管了……如今能嫁给南宫家,也算是她的福气,望她以后别再任性了!”

    陆昭与陆蒙两兄弟在一旁默然不应……

    “我先回房了,一会儿再过去看比武……”陆展鸿起身道,对后转身准备回房……忽地,陆展鸿的眼角里渗出些许泪水。他头侧了过去,不想让人看到这不自然的一幕,可这个动作却被一旁的阮翠英不经意发现了……

    唐战和玲珑吃完饭后,早早地来到了大门口。唐战四下没有看到陆菁,变向玲珑问道:“奇怪了,菁儿怎么没来?”

    玲珑说道:“陆姐姐说她要一个人在房间里准备准备。”

    “这样啊……”唐战的心里一直放不下陆菁。

    这时,陆府大门口的众武林人士纷纷走了进来。陆府的下人纷纷招呼着,而最先到的不是别人,正是作为陆菁死党的赵子川。

    “子川兄弟!”见到赵子川,唐战高兴地叫道。

    赵子川身后还有一人,身材魁梧,气质不凡。赵子川说道:“是唐兄弟!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二哥赵子博。”

    唐战见了赵子博,行礼道:“久仰久仰,听令弟说仁兄乃华山派玄武堂堂主,今日所见实得三生有幸!”

    “哪里哪里,叫我子博就好了!”赵子博待人也是平易近人,只听他道,“倒是听我弟弟讲,唐兄弟乃唐家后人,在下才是自觉有幸!”

    赵子川小声道:“放心吧,唐兄弟,你的身世我如今只告诉了我二哥,别人还不知道!”

    唐战点了点头,随后三人往一边站去……

    门口又进来了一批人,首先是一个身着朴素,浑身精神抖擞的中年人。赵子川又对唐战说道:“唐兄弟,我来给你介绍介绍好了,这位可是江湖上与丐帮帮主葛威并称‘江湖双游侠’的薛飞痕薛前辈,只不过葛前辈似乎是没来出席这次的剑道大会。”唐战在一旁惊呆了……

    薛飞痕被陆府的下人伺候好后,门口又来了一位身背药篓子的五十多岁的老者,他的长白胡须垂直向下,直挂胸前。赵子川又介绍道:“这位老前辈是有‘江湖神医’之称的洪济风洪前辈!”唐战听了,又是目瞪口呆……

    随后,一批又一批的江湖名士,如“金板斧”林盛、“浪花剑手”涂清生、“无影铁镖手”王真化等众武林豪杰纷纷到场。赵子川一一给唐战介绍,唐战都见得出神了——他这辈子也难见到这么多的武林名士齐聚一堂。

    赵子博插上一句道:“全都是些麻烦请来的人物,看来南宫家果然是大手笔!”

    到场的这些人中,许多都是很久不见的老朋友或是久仰对方之名,到场后都各自招呼和问候。最典型的就是薛飞痕和洪济风了,说起来,他们可是有十多年的深交。这次的再相逢,两位前辈可是有说不完的话……

    这时,门外又走进一批人。这些人身着华丽,气质翩翩,貌似贵族之家,却又不是南宫世家。走在前面的似乎是大家的四公子,后面还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那姑娘脸上还没有太多表情。

    “这最后面的公子是慕容飞,你见过的……”赵子川说道,“这些就是慕容家的人,前面的四位公子就是‘慕容四少’——慕容新、慕容啸、慕容铁风和慕容飞。”

    “慕容樱……慕容姑娘?”唐战见到了走在最后面的慕容樱,不禁叫道。

    “你……认识?”赵子川对唐战认识慕容樱也深感好奇。

    “噢,之前见过一面……”唐战也不打算给赵子川细讲,他怕陆菁知道了又会多想。

    “看来这慕容家是专门来看南宫家比武的吧……”赵子川说道,“倒是慕容樱的性格有些内向,却好习武,有点像菁妹,多以很多人都不敢随便碰他!”

    “可我觉得她还是挺豪爽的……”唐战想到了昨日在酒楼的事情,不禁喃喃道。

    慕容家的人到了没多久,慕容啸就对慕容樱问道:“小妹,你为什么也要来这里观战?”

    “我对南宫家才没什么兴趣呢……”慕容樱不屑道,“我只是想到陆府来瞅瞅……”说着,慕容樱向四周张望而去。只见她把目光停留在了唐战身上,原来她是专门来陆府会见一下上回在酒楼大显身手的唐战。

    唐战注意到了慕容樱正在望他,感觉全身有些不自然。为了不引起误会,唐战故意将目光瞟了过去。

    “原来他真的在陆府……”慕容樱心里暗道,“如果今天是唐少侠去对付南宫正,哼哼,我倒是希望看看唐少侠究竟有多厉害……”

    不过一会儿,南宫家的人也到了陆府。前排走着的是七位公子,想必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南宫七子”了。

    “那就是‘南宫七子’吧?”唐战问道。

    “没错,他们就是‘南宫七子’,不过……南宫娇好像没有来。”赵子川说道,“也难怪,南宫娇和慕容樱不一样,她倒是真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性格刁蛮而且讨厌人多的场景。”

    南宫世家与慕容世家向来势不两立,果然,见着慕容世家的人也来到了陆府,南宫世家的人显然是有些不高兴。不过南宫六子南宫俊和慕容四子慕容飞交情却很好,毕竟他们两个和赵子川一起,都是玄空大师的弟子。

    唐战一眼就望见了南宫正,眼神十分的坚定:“南宫正……今天我的对手是吧……”

    比武的主角南宫正见了慕容家的人,站出来说道:“哟,慕容家的公子哥们怎的也来此地,莫非是想来拜贺本公子的大婚之喜?”

    慕容世家这边,慕容二子慕容啸轻笑道:“哼,瞧贵公子高兴地?不过待会儿可别出丑喔!”

    “哼,是吗?”南宫正也笑道,“今天就让你们慕容家的人看看,本公子是怎样抱得美人归的!”

    慕容樱听了南宫正狂妄的话语,轻轻一笑道:“就算南宫公子对付得了陆家大小姐,可未必对付得了一个人……”

    “什么?”南宫正并没有完全听清楚慕容樱的话,便又质声问道。

    慕容樱没有再回答,只是轻轻一笑,两眼不时地望着唐战的方向……

    众宾客聊了好一会儿天,这时,陆菁从院后走了出来。她的装束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头上多了一顶红色纶巾;加之手提“龙凤双短剑”,尽显巾帼之风。

    “是菁儿!”唐战对赵子川轻声道,“子川兄弟,我和玲珑先去照顾菁儿了!”

    赵子川点了点头……

    南宫正见陆菁走了出来,笑着走到院内正中央,执扇道:“陆姑娘这么快出来,是等不及洞房了吧?”

    南宫正出言不逊,陆菁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冷冷道:“废话少说,现在就说明比武规则吧!”

    唐战在陆菁身后,对陆菁悄声道:“菁儿,你真的不要紧吗?”唐战一直放心不下陆菁。

    陆菁转头笑了笑,安慰道:“没事儿,傻蛋!谢谢你关心我,我会全力以赴的!”

    玲珑也在一旁不放心道:“陆姐姐,你要小心……”

    陆菁也对玲珑笑着点了点头……

    南宫正大声道:“好,现在我就来说明比武规则!今日在下与陆姑娘比武,若是在下输给了陆姑娘,那么在下就地走人;若是陆姑娘输给了在下,就得以身相许,两家联姻。当然,为了公平起见,陆姑娘可以现场随便找一个人来代替你……”

    “用不着!”陆菁坚毅道,“我一个人就能打败你!”

    众武林人士见了,尤其是薛飞痕和洪济风见了,纷纷摇了摇头。薛飞痕轻声叹息道:“哎,南宫正心术不正,向陆家逼婚。玄清大师曾说过,‘心劣之人自有后负’……”

    洪济风听了,也在一旁叹息道:“南宫家依旧是这样,多是纨绔子弟,恐怕南宫世家前途堪忧啊……”

    南宫俊见此情景,欲转身离去。南宫成见了,问道:“六弟,你去哪儿?”

    南宫俊先是停下脚步,然后背身道:“我对四哥的比武没兴趣,想在陆府后院走走,散散心……”说完,孤身一人离去……

    南宫成见南宫俊的举止忧伤,也没说什么,只是稍微摇了摇头……

    中门大道这边,陆菁提着双短剑下了台阶,似乎是做好与南宫正决一死战的准备了。

    南宫正又笑着道:“本公子迎亲,那就让未来娘子先动手吧!”

    陆菁两眼凝视,严肃道:“哼,我会让你再也没法张口说大话!”

    陆菁站定了,双手紧握双短剑……忽地,陆菁踮脚而起,举起右手短剑,直朝南宫正刺去。南宫正只是微微一笑,左脚向后微踏,侧身一晃,折扇拨去。兵刃相接,陆菁的短剑刺中了南宫正的扇柄,但南宫正反手一转,就将陆菁的攻击给弹了回去。

    被拨开后,陆菁在空中转了一圈,随后左右两剑相并,一招“灵剑散花”朝南宫正俯冲而去。南宫正见状,同样两手把扇,朝上一转,低身一式“浪雨连环”旋转着拨动陆菁的双短剑。但陆菁反应机敏,立即变招。只见陆菁左右手交替,变化着摆动手中两剑,“灵剑散花”顿时变为“剑雨散华”,伴着灵巧之劲欲拨掉南宫正手中的兵器。

    南宫正也是先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陆菁出手一点儿也不手软,似乎是拼尽全力要将自己置于死地。但南宫正也不示弱,只见它整个身子略向后退,看准冲来的陆菁,执扇起头劈下,一招“月牙斩”划出一道银色弧线,只听“砰——”的一声脆响,陆菁手中的一把短剑被震飞出去。

    但陆菁并没有为之色变,她落地后,又是起身旋转;伴着恍惚的剑影,“天女散花”从天而降。只见短剑幻影般地洒落,凌厉地朝南宫正射去。可南宫正却一点也没表现出害怕的样子,他只是双手合扇,另一只手鼓足内劲向手腕打去。明显的一式内力猛冲,将陆菁飞射出的幻影剑芒全数弹开。

    没完,南宫正趁陆菁还未收招,右手一招“鸿云掌”,阴招般地朝陆菁打去。果然,陆菁没有注意到这一招,“砰——”的一声,另一只龙凤短剑也不翼而飞。

    陆菁落地后,手中已然没了兵器,几无抵御之力。南宫正见状,迅影般地冲到了陆菁的身边。南宫正用扇架在陆菁的脖子旁,笑着说道:“怎么样,我的未来娘子,这回没招儿了吧?我看你还是乖乖随我南宫正,成我南宫家的人吧,哈哈哈哈!”

    赵子川看着眼前的情景,自己又不能动手,心中气愤道:“可恶,难道就让南宫正这种小人得逞吗?菁妹……”

    南宫正笑望着陆菁,随后又对面前台阶上的陆展鸿和阮翠英说道:“那么二位前辈,在下就依照之前的约定,娶令爱为妻,从此两家就联姻了!”

    陆展鸿在一旁默然不语,似乎有着无限思绪;而阮翠英也毫无表情地望着台下的陆菁,她的心里似乎也有说不完的话……

    随后,南宫正回头对陆菁说道:“既然众武林人士在此作证,那我南宫正就在此宣布要娶陆姑娘你为妻了……”说完,笑着准备去搂陆菁的细腰。

    陆菁看在眼里,心里仍有不甘。可自己现在束手无策,没有人可以就她了,也没有办法可以打败南宫正了。陆菁想了想,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放开她!”突然传来一个坚定无比的声音……陆菁睁开眼睛,顿时回头望去——她惊呆了,叫喊的人不是赵子川,不是陆昭或陆蒙,而是唐战。

    “傻蛋,你……”陆菁有些哽咽道。

    南宫正听到叫喊,下意识地放开了欲要搂住陆菁的手,朝台阶上方望去——只见唐战此时眼神里充满了坚定与愤怒。很显然,唐战是明着和南宫正叫板了。

    “唐大哥……”玲珑也在一旁吃惊道。

    “唐兄弟……”赵子川也在一旁暗道。

    “他来了……”慕容樱嘴角露出了微笑。

    南宫正见着气势汹汹的唐战,轻笑道:“哟,护花使者嘛!来者何人啊?”

    只听旁边一个仆人轻声道:“他……他叫唐战,是小姐的……一个侍仆……”他的声音带着胆怯。

    “哼,我当是谁呢?一个下人也敢向我南宫正叫板,是不是没活够啊?”南宫正轻蔑道。

    陆菁见了,有些莫名的感动。可随后她又叫道:“傻蛋,你个傻瓜,你根本不用为我受罪的!”

    唐战没有理会陆菁,只是直盯着南宫正道:“按规则,我替她出战;如果你输了,就得滚出陆府!”唐战此时内心充满了愤怒,他再也看不下去了,他的话语也毫不客气。南宫正听了,眼睛一皱,似乎是被唐战给激怒了。

    陆菁听了,又大声道:“傻蛋,你个大傻瓜、大笨蛋!你……你打不过南宫正的!”

    唐战仍旧没有理会。南宫正被唐战用话羞辱了一下,厉笑道:“哼,我从小到大,还没哪个下人敢这样对我说话!竟然你刻意挑战我……哼,我会让你死的很惨的!”

    唐战听在耳里,眼神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他缓缓走下台阶,解开背上的那把未开封的梨花枪,将它紧紧握在手上。

    “那是……”赵子川意识到了唐战的举动。

    陆菁也在一旁很好奇,毕竟她还不知道唐战每天背着的长东西究竟是什么。

    唐战对陆菁说道:“菁儿,你先回到后面去吧,我来替你对付这个家伙!”唐战的话语无比坚定,陆菁觉得此时的唐战不像是在虚张声势。于是,陆菁定了一下神,说道:“傻蛋,你要当心……”说完,慢慢跑上台阶,站到了玲珑的身边……

    正道上,唐战与南宫正互相对望着……南宫正咬牙道:“臭小子,你胆子不小,敢破坏本公子的好事!哼,作为回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唐战毫不畏惧道:“你能打过我再说吧!”

    见唐战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南宫正再也忍受不住了。南宫正眼睛一瞪,飞身而去,先发制人朝唐战攻去。见着飞来的南宫正,唐战站定,上枪一挑,迅影般地朝南宫正刺去。南宫正忽觉唐战出招奇快,大吃一惊,急忙侧头闪避。可是南宫正依然没有全身而退,肩上的衣袖被枪头戳出一条裂痕。

    南宫正见状,退了几步说道:“那是枪吗?”接着,举扇朝唐战劈去。唐战两手一转,枪杆一顶,轻轻松松扛住南宫正的这一击。“砰——”,折扇重重劈在了枪杆上,一动不动。

    谁知,南宫正阴阴一笑,故技重施,举手一式“鸿云掌”排向唐战所握枪杆。唐战扛顶间,忽觉强大内力压来,便知是南宫正使的阴掌。唐战屏住呼吸,两手紧握枪杆……“呀——”唐战怒吼一声,身体中的内力瞬间爆发开来,活生生将“鸿云掌”打来的内力给弹了回去。

    这下子让南宫正倒吸一口凉气——强大的内力反弹回来,外加唐战自身的强大内力,足足将南宫正逼退了二十多步。南宫正站稳后喘着粗气,心中惊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再看唐战这边,由于刚才强大的内力,震断了绑住梨花枪的细线。唐战见状,吸了一口气,索性将包裹住的梨花枪的幔布给解了下来。渐渐的,一把精致的梨花枪呈现在众人面前——枪头上还有少许殷红……

    “那就是梨花枪吧,三弟……”赵子博在一旁小声道。

    赵子川说道:“是的,不过我也没有真正见过……”

    “那是……”洪济风也吃惊起来。旁边的薛飞痕也说道:“错不了的,那是唐门世家的至宝——梨花枪!可梨花枪不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的武器吗,怎么会在这小子手上?难道说……”

    南宫成见了梨花枪,也吃惊道:“那……那就是梨花枪?”

    “可恶,一把破枪就像吓倒我?”南宫正没见过梨花枪,所以一点也不放在眼里,准备举扇再次攻去。

    “快住手,四弟,你打不过他的!”南宫成大声阻止道。

    “少啰嗦,我还不信我南宫正连一个下人都打不过……”南宫正不理会道。

    “笨蛋,你还不了解情况吗……”南宫成继续喊道,可南宫正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

    南宫正举扇,从上至下一劈,“月牙斩”划出一道银色弧线,直劈向唐战。唐战眼神一聚,手握梨花枪,面对“月牙斩”的攻击,逆向一拨,使其真气逆流。随后,直枪一招“夺命索魂枪”,朝南宫正正面刺去。南宫正一见不妙,慌忙举扇挡住。可“夺命索魂枪”威力过猛,南宫正抵挡不住,扇面直接被戳成一个大窟窿。没完,“夺命索魂枪”的余力还在,南宫正被迫向后再退数十步,否则凭此招的余力,也足以夺其性命。

    南宫正已忍无可忍,拔出长剑怒道:“是你逼我出杀招的!”只见南宫正用剑朝天一划,伴随着划破长空的剑鸣声,“剑气长虹”凌厉而出。剑气伴着红光,扫起阵阵风,向唐战呼啸而去。这一招确实厉害,唐战见着也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但唐战也不惧怕,朝前方“唰——唰”两下,“十字连刃”擦地而出。两招相碰,顿时内力乱冲,地面上留下了众多被内力冲破的裂痕。

    这回唐战先出招,又是连续几招“十字连刃”,只见源源不断的强大气流刀刃般地朝南宫正划去。南宫正又用“剑气长虹”予以还击。可“十字连刃”的攻势不减,南宫正不能尽数抵挡,衣服上又被划破数条裂痕。南宫正气到了极点,一气之下,使出了一招“虎啸苍虬”。只见南宫正翻转着挥舞着长剑,强大的内力使飞出的光电剑芒融合在一起,暴风骤雨般地击出,随后乱成一团,入一个红色巨球朝唐战滚去。唐战咬紧了牙,举枪使出“回轮枪法”,一边轮回抵挡,一边向后退去……待到唐战慢慢将内力全部化解,唐战一跃而起,一枪横空劈下。只听一阵凄厉的叫声——“亘古绝音枪法”凌厉而出,只见竖直方向一道无形的“纵刃”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痕,直朝南宫正劈去。

    南宫正有些惊慌,不断地施招却无可奈何。没有办法,南宫正只得侧身躲开。可这一招“纵刃”速度过快,南宫正没有完全躲开,头上的发髻被劈掉,长发披散至肩。“啊——”南宫正被内力冲得大叫一声,手中的长剑也差点脱落。

    唐战的这招果真威力无比,在场众武林人士也赞不绝口。见着南宫正的狼狈样,唐战自觉胜负已分,便转身欲要离开。

    “傻蛋,小心!”陆菁突然在对面对唐战大叫道。原来,南宫正又站起身,举剑欲从唐战背后袭来。

    唐战意识到了,但他并没有转身,而是举枪准备一招“回马枪”来个绝地反击。可突然唐战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便调转了一下枪头,再用“回马枪”戳了过去——这个动作被南宫成看在了眼里……

    果然,唐战始终没有转身,但“回马枪”的一击,枪杆捅在了南宫正的腹前,而南宫正却没能刺中唐战。

    “唐家霸王回马枪,妙绝!”薛飞痕忍不住大叫道。

    唐战出招后,转身说道:“你已经输了!”随后,枪杆一拨,南宫正手中的长剑被击飞。随后,唐战又去捡陆菁掉在地上的双短剑。南宫正在一旁呆呆忘了很久,他无法相信自己会输得这么干脆。

    唐战捡完双短剑后,慢慢走上台阶,对陆菁说道:“菁儿,你的剑!”

    陆菁在一旁看得脸都红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唐战叫她时,她接过双短剑,吞吐道:“谢……谢……谢谢……”

    “哈哈哈哈!”唐战背后突然传来笑声——是薛飞痕,只听薛飞痕笑道:“好一个‘唐家霸王枪’!小子,你是唐门世家的人吧?”

    唐战听了,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有些不安地答道:“是……是的!”

    突然,“金板斧”林盛大声道:“不对吧?唐门世家早在十七年前被同门弟子唐天辉出卖而惨遭灭门,唯一存活的只有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既然如此,你这小子只可能是唐门的子嗣了。那你究竟是唐骁风的儿子还是唐天辉的儿子?”

    听到此话,唐战的心里顿时有些茫然和痛楚,他想说实话,可一想到唐骁风在心中给他交代的“认父”内容,他又感到彷徨。“江湖人心险恶,不要轻易说出真相,那些武林人士为了所谓的道义是不会在乎我的感受的,骁风叔叔这样提醒我……”唐战的内心无比的痛楚。

    “说呀,你究竟是谁的儿子?”林盛逼问道。

    “我是……”唐战强忍着答道,“唐……骁风的儿子……”

    “真的吗?”林盛还有些半信半疑。

    这时,“无影铁镖手”王真化说道:“应该是真的吧……林兄你看,那小子手上握着的可是唐门世家的至宝‘梨花枪’,那是骁风大侠用的兵器。而十七年前,唐天辉早就被唐骁风杀了,所以这个叫‘唐战’的小子说的是真的了!”

    林盛听了,点了点头笑道:“嗯,那就好。果然是英雄的儿子,唐少侠真是英雄少年,可敬可敬!好在你不是那个背叛亲友、无耻虚荣的小人唐天辉的儿子……”

    唐战听到自己真正的父亲被外人如此辱骂,心中是撕心裂肺的痛。他强忍着,不想把自己痛苦的一面呈献给众人。

    “唐兄弟……”唯一知道真相的赵子川看在眼里,心里也过意不去,他能感受此时唐战心里的折磨与煎熬……

    “大哥,那就是‘唐家霸王枪’吗?”站在远处的慕容樱看在眼里,向自己的大哥慕容新问道。

    慕容新说道:“是呀,原来只是听说,没想到今天真的见到了……”

    “原来他是唐家后人啊……”慕容樱喃喃道,一动不动地盯着唐战的背影。

    南宫成见了,说道:“行了,四弟,我们快走吧,别在这儿继续丢人了!”

    南宫正没有立即走,而是转头对唐战道:“姓唐的,今天是我南宫正没准备好……你给我听好了,两天之后,你我二人同样在这儿一决高下,到时我会请更多的武林前辈到场,我要当众打败你!”说完,南宫正也没有顾及一旁慕容世家人的嘲笑,转身愤然离去……

    “两天之后还要打吗?”陆展鸿抬头,望天自叹道。

    唐战听了南宫正的话后,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取而代之的,唐战依旧在为刚才众武林人士对自己亲生父亲的评论而感到痛楚……

    “可恶,我实在是输得不甘心……”南宫正出了陆府,一边走,一边不忘刚才的比武骂道。

    “省省吧,你离那个姓唐的还差远了……”南宫成批评道。

    南宫正却仍旧在一旁说道:“什么呀,我的‘虎啸苍虬’差点就能打败那个臭小子了,可是……”

    “你应该看到了吧……”南宫成突然转变语气道,“那小子在最后使出‘回马枪’的时候,故意调转了一下枪头……如果不是他最后时刻手下留情,你就会直接被枪捅死的……”

    南宫正听了,低下头默然不应……

    “欸,奇怪,六哥哪儿去了?”南宫傲四下没见着南宫俊的身影,便不禁问道。

    “我想起来了,他还在陆府后院闲逛,没看比武……管他呢,反正过不了多久,他会回家的……”南宫成一边走,一边说道……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