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十九章 深夜倾诉
    晚上吃完晚饭后,唐战依旧是对刚才南宫正的事情而疑问在心,始终不能放下。当然,他最担心的还是陆菁,他也知道现在陆菁的心情是最复杂的。

    在庭院里散了散步,唐战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陆菁房里,想要去安慰安慰她……

    于是,唐战慢慢走到陆菁房间的门前,一开始还没有准备好去开门。“菁儿不会有事吧……”唐战心里暗道,“这个时候是去安慰她好,还是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唐战的心里也是矛盾重重。

    “在外面的是傻蛋还是玲珑?”房门里突然的叫喊打断了唐战的思绪,“进来吧……”

    听了陆菁的话,唐战还是决定鼓起勇气,慢慢推开了陆菁的房门……

    里面依旧是那样,红床柱褥,不但房间的摆设没有变,连陆菁的习惯也没有变。陆菁正坐在一旁看着兵法之类的书,似乎一切都很正常,只不过……陆菁的脸上却没有了以往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曾未有过的绵绵不尽的淡淡的悲伤。

    唐战站在陆菁的侧面——他看出了陆菁的脸上的悲伤。突然,陆菁合上了书,稳稳放在了桌上,整个人向椅子后面靠去,对着屋顶长长叹了一口气——她今天晚上一点儿也没有心情看书。

    见着陆菁忧郁的神情,唐战关心地问道:“菁儿,你还在为今天的事而不开心吗?”

    陆菁想了想,没有直接回答唐战的问题,而是将头侧对着唐战说道:“我今天晚上想出去走走……傻蛋,你能陪我吗?”

    唐战脑子虽然笨,但心不傻,他感觉得到陆菁现在心里的痛苦,她是想要去外面散散心。但是唐战也担心陆菁再次惹怒了她爹,于是说道:“可是你爹不让你出去……”

    “反正以后的我也没有自由了……”陆菁带着笑容,却灰心道,“以后我就是南宫家的人了,只有今天……我还是自由的,我想出去走走……”

    听了这些话,唐战的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和气愤。其实自从他到陆府后,他就喜欢上了陆菁;尽管自己只是一个下人,但天天看着陆菁在自己身边开开心心的,他就已然觉得很满足了……可当他知道南宫正以势欺人地向陆家逼婚时,他就不由得一股气上来;假如没有身份贵贱之分,他还真想当面把南宫正教训一顿……

    看着陆菁现在的可怜样子,唐战的心也软了下来,便答应道:“那……好吧,不过只能出去一会儿……”

    陆菁对着唐战笑了笑,唐战的心里有种说不上喜悦还是悲伤的心情。

    “玲珑——”陆菁用有气无力似的声音向着外面喊道。

    不过一会儿,玲珑从外面跑了进来。玲珑问道:“陆姐姐有什么事吗?”

    陆菁慢慢低下头,缓缓说道:“今天晚上我和傻蛋想出去走走……你和绿云帮我把好风,不要让我爹娘发现了……”

    玲珑听了,惊道:“可是陆姐姐,你要是出去久了,老爷知道了,那可就麻烦了……”

    “我们去一会儿就回来……”陆菁带着勉强的笑容道,“你和绿云把好风就行了。”

    “那……好吧……”玲珑吞吐道,“陆姐姐你要早点回来啊……”玲珑说话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来,看来在玲珑心里,玲珑也一直放不下现在这样有些自暴自弃的陆菁……

    于是,陆菁叫玲珑和绿云以及其他一些下人把好关,想办法蒙骗一下自己的父母。然后,陆菁和唐战偷偷跑出了陆府……

    赵府内……

    “我已经听说了,南宫家四子南宫正已经向陆菁提亲了……”在赵子川房间里的赵子博说道,“据说明日在陆府院内比武,陆菁输了就要嫁于南宫正,到时还会有众多武林名士前来。”

    “难道就没有办法吗?”赵子川在一旁坐立不安道,“如果我可以帮助菁妹的话,我愿替她出战。我不一定打得过南宫家的每个人,但是区区一个南宫正,我不会怕的!”赵子川的语气越来越激烈。

    “三弟!”赵子博见着赵子川的激动,也劝声道,“我知道……陆菁一直是你的朋友,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的。可是若是你牵连进去,你想过赵家的生死存亡了没有?”

    “我们赵家为什么要定这样的家规?”赵子川愤愤道,“仅仅是因为南宫家他财大势大,我们赵家人就怕了他吗?”

    赵子博看见赵子川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心里也有些委屈,但是也不能不明事理,于是他耐心地解释道:“三弟,你要知道,我们赵家是宋代皇室的后裔。当年蒙古人灭了我们大宋的时候,我们祖先就立誓要忍辱负重,终有一天要报灭国之仇。我们赵家能够在蒙古人管辖的这个汴梁城内安家,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如今南宫慕容世家与蒙元朝廷又有牵连,若是因一时之气得罪了他们,我们赵家恐怕也难逃灾运,那不是把辛辛苦苦百年来重新积累的家业给毁于一旦了?那家族复兴又何从说起,蒙元之仇又何从说起?”

    听了二哥的话,赵子川才稍微冷静了下来。不过他依旧不能不顾陆菁的生死,于是他又说道:“好吧,南宫慕容之家我们不惹,可我也不能置我的朋友于不顾,我还是必须想办法救菁妹。”

    赵子博想了想,说道:“对了,你那个叫黄纪的朋友不是给你写信了吗?听说‘汴梁医侠’的黄纪武功不俗,你可以请他来帮忙。”

    “要是那样就好了……”赵子川无奈道,“我们快一个月没有见到黄纪黄兄弟了,他在东城‘集兴区’卖他的字画,还要天天去各家各户给穷人治病,根本就找不到他……不过他在信上说,过几天他会来陆府的,还会带上他新认识的两个朋友,只是……明日菁妹就要与南宫正一战了,恐怕黄纪黄兄弟也是指望不上了……”

    “没有什么办法了吗……”赵子博又叹息道。赵子博身为华山派玄武堂堂主,武功自然不在话下,可他也是赵家的子嗣,和赵子川一样都没有办法帮助陆菁。赵子博一向很关心自己的弟弟,尤其这次难得从华山派回来。赵子川是个极为仗义的人,他的朋友有难,身为哥哥的话也不能坐视不管。

    “也许还有一个人可以帮他……”这时,赵子川心里突然想到了陆菁身边的唐战,他差点忘了唐战可是唐家后人,以他的武功对付南宫正绝对不在话下。

    但赵子博并不知道唐战的身世,他听了赵子川突然的变句,疑问道:“是谁?”

    赵子川对赵子博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

    汴梁城的夜市虽然花灯人海地挺热闹,可陆菁却一点儿观赏的心情都没有。尔后,陆菁独自买了一小坛酒,一边走,一边喝了起来……

    唐战就这么一直跟着陆菁,随后二人走到一座桥边坐下了……

    陆菁最在桥栏杆上,心里感到烦闷的时候就给自己灌一口酒,越是烦闷就越想灌。没过多久,坛里的酒已经被陆菁喝了一大半,陆菁的脸也红了——她有些喝醉了。

    看着陆菁醉意已起,唐战说道:“菁儿,你……你不能再喝了……”说着,准备拿去陆菁手上的酒坛。

    谁知,陆菁一把又夺过来说道:“为什么不让我喝……我心里烦,我要……喝!”她的话语显然带着酒意了。

    “菁儿,你已经喝醉了,再喝下去,被你爹娘看到了,肯定又会被……”唐战在一旁关心道。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陆菁红着脸迷糊道,“我的最后一个单身之夜,还……不让我痛快一点……”

    听到这话,唐战心里顿时又是一气。陆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部都是南宫正害的,唐战实在不希望陆菁嫁给这种仗势欺人的小人……

    “傻蛋,我问你……你为什么这么愿意在我身边当侍从……”陆菁突然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唐战问道,“我以前……找过很多人,大多……后来……都被我整人整得……都吓跑了,哈哈……”

    唐战听了,先是脸微微一红,随后说道:“没……也没有为什么……我从小脑子就笨,除了干体力活,做其他事经常让我叔叔操心……我觉得在菁儿你身边,能学到很多东西,能天天开开心心的……”

    “你就不怕我……天天像整他们一样地……整你?”陆菁又问道。

    唐战轻轻笑道:“我相信菁儿不会成心整我的,就算整我,也是因为我有时爱发呆、脑子笨,我觉得这是菁儿对我的一种提醒。”

    “傻蛋,你……真傻……”陆菁笑着迷糊道,“不过正因为你老实,我觉得……傻蛋你其实……挺讨人喜欢的……”

    唐战听了,脸又是一红。

    陆菁继续说道:“傻蛋你一直听菁儿的话,我很开心……哎,如果这个世界上能多有几个像傻蛋你一样的……老实……善良……的人该……多好……”

    唐战头往桥下的河流望去,心中有无限感慨。

    陆菁又说道:“有傻蛋你在我身边真好,又听话,又可爱……可是,今晚过后……我们恐怕再也不能……在一起玩儿了……哼,哼哼,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捉弄我?就因为我是一个女人……就不能决定自己的人生……究竟为什么……”陆菁开始诉说着对命运的不公,在这样的时代下,大家出来的女子是没有办法左右自己的人生前途的,什么时候结婚生子,都已经被自己的家长给左右好了。

    听着陆菁一旁的言辞,唐战越听越难受。他不忍心问道:“菁儿,你那么聪明,难道就不能想到什么办法吗?”

    “呵,有什么办法……”陆菁闭着眼自笑道,“除非能在……明日的比武会上打败南宫正……可是我的哥哥弟弟都不是他的对手,赵子川……那个大笨蛋有家规,不能和南宫慕容家牵扯进来……黄纪兄弟又联系不上……没有办法了,我真的找不出……可以打败南宫正的办法……”说着说着,陆菁将头靠在唐战的肩上,小声抽泣起来。

    看见陆菁这个样子,唐战心跳加快但却心情悲落。他又问道:“再想想,菁儿你应该还有别的朋友……”

    陆菁自笑道:“哈哈,还有谁?要说的话……就还剩下傻蛋你了……可你那功夫最多对付……陆府的那些无赖罢了,你根本就不是……南宫正的对手……”

    唐战听了,心里顿时通窍道:“对了,还有我可以帮菁儿……我已经会了唐家霸王枪的所有招式,就算南宫正再怎么厉害,我应该还是可以应付的……不行,骁风叔叔告诉过我,不到关键时候,是不能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和武功的……柯南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菁儿成为南宫家的人?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对不起了,骁风叔叔,战儿想要救菁儿,不得不使用‘唐家霸王枪’了……”

    随后,唐战说道:“菁儿,我想到了,我去替你对付南宫正吧!”

    陆菁听了,笑着道:“你?得了吧,傻蛋……你那点功夫是打不过南宫正的……”

    “我发誓我一定不会让菁儿你嫁给南宫正的,相信我!”唐战听起身子坚定道,这时他头一次在陆菁面前说话说得这么坚定。

    但陆菁此时还是半醉半醒,唐战的话也没完全听进去。她说道:“放心吧,傻蛋,明天我会全力对付南宫正的……不过还是谢谢你,傻蛋……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唐战听了,脸又红了。可是他很振奋,并将这句话放在了心里。“那个,菁儿……”唐战又刚想说什么,却发现陆菁靠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

    陆菁喝醉了,酒坛子也滚到了地上。看着陆菁靠在自己肩上憨憨入睡的可爱模样,唐战微微一笑……随后,唐战背起喝醉后睡着的陆菁,往陆府返去……

    陆府大门口,玲珑和绿云还在焦急地等待着陆菁的归来,毕竟现在已经好晚了……

    绿云急着道:“哎呀,小姐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玲珑安慰道:“有唐大哥陪着,陆姐姐不会有事的!”

    “可这事儿要是让老爷和夫人知道的话……”绿云仍旧担心道。

    “再等等吧……”玲珑口头这么说,其实心里也很着急……

    好在没让二人失望,不远处唐战已经背着睡着的陆菁回来了……

    玲珑见了,连忙上前迎道:“哎呀,你们终于回来了……唐大哥,陆姐姐怎么了?”

    “没事儿,菁儿只是喝醉睡着了……”唐战说道,“总之,还是先扶她回房吧……”

    于是,玲珑叫其余人等将大门关好,自己则与唐战扶着陆菁回了房间,好在整件事情没让陆展鸿和阮翠英知道。

    回到卧室,唐战立马放下了陆菁,让她躺在床上。随后,唐战慢慢脱下了陆菁的靴子,将她的脚放在床上,然后用被子将陆菁盖好。

    看着陆菁总算是安稳睡下了,唐战微微一笑。刚想转身走,唐战的右手却被陆菁迷糊着一把给抓住了。唐战顿时一愣,心跳加快。随后,唐战回头一看,发现陆菁虽然是睡着的状态,可却像梦游一般地抓着自己的手。

    陆菁抓着唐战的手不放——突然,陆菁的脸上竟伸出了泪水。晶莹的泪珠滚过陆菁醉红的脸颊,最后滚落在唐战的手背上。那感觉是温热的,唐战的心顿时被触动了。

    “不要离开我,傻蛋……”陆菁梦话般地小声喃喃道。

    唐战见此,心中的意志更加坚定了。无论怎样,他都决定了明日替陆菁出战了。随后,唐战又对着睡着的陆菁微微一笑,然后放开陆菁的手,用被子将她重新盖好……

    事情完毕后,他转身对门口做事的玲珑说道:“玲珑妹子,今天晚上别忙了,赶紧回去睡吧!”

    玲珑小声道:“唐大哥,我是在担心陆姐姐……明日与南宫正一战,陆姐姐凶多吉少,我怕……”

    “顺其自然吧……”唐战笑着安慰道,“你放心,上天会眷顾菁儿的……”

    玲珑还是放心不下,但见着唐战自信又和善的笑容,玲珑还是笑着说道:“我知道了,唐大哥,陆姐姐一定会平安无事的!那我去睡了,唐大哥,你也早点睡吧!”

    唐战笑着点了点头……于是,照料好陆菁后,唐战与玲珑二人也分别回房了……

    现在已是夜深人静……唐战的房门紧关着,也没有蜡烛光亮。唐战睡不着,一个人坐在床边上,借着窗户射进来的月光,仔细凝视着那把好久未开封的梨花枪。

    唐战用手轻轻拨开幔布,首先露出的是梨花枪的枪头。枪头非常精致,能反射月光。可枪头上有一块黑色——那是血的殷红,只不过透着月光只能瞧见是黑色。据唐骁风所说,那是唐战的亲生父亲唐天辉十七年前所留下的血迹,如今早已暗红。接着,唐战将包着枪的幔布全部拨开,唐门世家的祖传之宝梨花枪全然握在唐战手上。

    “好久没开封了……应该说是从我出生到现在,还没有一次真正用过这把梨花枪……”唐战小声地自言自语道,“宝剑深藏已久,也该出鞘了,何况是把枪……真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一次使用这把梨花枪,可为了菁儿……骁风叔叔,对战儿而言,现在菁儿是我最亲的人,我不能不帮她摆脱困境,就算是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我也要救菁儿!”唐战的声音虽小,却非常的坚定。

    于是,唐战站起身,拿起手上的梨花枪,开始慢慢挥舞起来。“二十多天很少习武,手感都有些生疏了……”唐战说道,“今天晚上就把唐家霸王枪的所有招式套路全部复习一遍好了,为明天做好准备!”

    接着,唐战从最简单的挑、拨、刺开始,然后逐渐舞动着枪,将唐家霸王枪的招式一一过了一遍……

    唐战一直忘我地复习着招式,他没有意识到他已经练了足足两个时辰了……

    “呼——这把梨花枪还真是好用!”练完后,唐战兴奋道,“不愧是祖传之宝,明日一定能大显神威!”

    随后,唐战把梨花枪重新用幔布包裹起来放好,自己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翻躺在床上。他只是简单地把被子搭在身上,由于练武后的疲劳而很快睡着了……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