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十八章 上门提亲
    天渐渐暗了下来……

    赵子川在汴梁神庙与玄空大师对完话后,便急匆匆地赶回了家……

    “三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赵府门口的一个侍仆说道,“三少爷,今天有你的信件。”

    “信件?”赵子川疑惑道,“是谁寄来的信?”

    那仆人说道:“不知道,据说好像是三少爷的一个朋友。”

    “朋友?”赵子川低头想了想,不知道此时会有哪个朋友会给他写信,除非是比较紧急的事情且不能与他见面的,此时,一种莫名的想法油然心间。

    于是,赵子川也没有给父母请安,就急忙取了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赵子川望着信件,瞪大眼睛吃惊道,“这是黄纪……黄兄弟的信件。”

    正在赵子川读着信的时候,突然赵子川门外走进一个人。赵子川见了,突然回过神道:“二……二哥,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今天有朋友给你写信了……”原来是赵子川的二哥赵子博,赵子博对着正在读信的赵子川说道,“看你这么急匆匆地回房,连饭都不吃,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赵子川读完了信,想了一想,似乎是在犹豫是否将信里的内容告诉赵子博。

    赵子博见着赵子川满脸惆怅的样子,又接着问道:“是不是你的朋友有什么麻烦事了?”

    “我不敢确定……”赵子川思绪间,还是决心告诉赵子博。

    “什么不敢确定?”赵子博更是一脸疑惑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这封信是谁写的?”

    赵子川缓缓说道:“是……黄纪。”

    “黄纪?”听到“黄纪”的名字,赵子博也惊道,“三弟你不是说很少见到他吗?怎么,他今天会突然主动给你写信,难道是他遇到了什么麻烦,需要你去帮忙?”

    “倒不是他有麻烦……”赵子川抬起头慢慢说道,“是陆府……而且还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

    “不确定你为什么一脸紧张的样子?”赵子博又问道。

    “因为……”赵子川接着说道,“是和南宫家有关系!”

    “南宫?”赵子博听到了“南宫”,正跟人也顿时紧张起来。

    事情的原委果然还是上次在“醉香楼”,黄纪与南宫准大打出手,最后南宫准的那句话让黄纪起了疑心。黄纪不放心陆府会与南宫家发生什么关系,所以便给与陆府关系甚好的赵家赵子川写了封信……

    话说唐战这边,在酒楼救下了绿云之后,听到了南宫家的言辞,唐战心里一直放不下正在陆府毫不知情的陆菁,于是赶紧和绿云回了陆府……

    安置好了绿云后,唐战先是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吱——”,门刚一打开,正在唐战踌躇间,突然门框上方压下来一个巨大的物体,重重地压在了唐战的背上。

    “啊——”唐战下意识地大叫一声,原来是一个沉重的沙袋,看来这里事先被人设了机关,唐战中了机关,沙袋压在了唐战的背上。

    正在唐战还没有意识清醒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臭傻蛋,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此言一出,不是陆家大小姐陆菁是谁?唐战知道是陆菁,便背着沙袋傻痴痴道:“菁儿,好……好重啊!”

    陆菁的天性就是爱整人,见着唐战的可怜样,陆菁故作任性道:“快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唐战慢慢放下沙袋,老实地回答道:“我在酒楼里碰见了绿云,顺便把她接回来了。”

    陆菁眼珠子一转,接着逼问道:“你在酒楼里还见到了慕容樱对吧?”

    “菁……菁儿怎么知道?”唐战天性单纯,傻傻地问道。

    陆菁笑着回答道:“我怎么知道?哼,就知道你一个人出去肯定要惹出事来……我叫玲珑到汴梁神庙去接你,她说她在附近的酒楼里看到了你和绿云,你还和一些人打了起来。”

    唐战知道什么事都瞒不住陆菁,于是诚恳地回答道:“是南宫家的人先对绿云姑娘不敬的,我只有先去救绿云了。”

    “给你放一天假,你就给我惹了一个大麻烦回来,而且……”陆菁又生气道,“哼,你还和慕容家的大小姐勾搭在一起了!”

    “我……我没有!”唐战马上摇头道。

    陆菁心知唐战生性单纯,不会对自己撒谎,但是仍旧故作生气道:“哼,你们男人最花心了,见到漂亮姑娘就一个个垂涎欲滴……”

    “我真的没有……”唐战依旧解释道,“我只是助慕容姑娘教训了那些个纨绔子弟罢了……不过话说回来,慕容姑娘伸手真是不错,而且也很豪爽……”

    “看把你美的,左一口‘慕容姑娘’,右一口‘慕容姑娘’的……”陆菁还是板着脸道,“南宫慕容家的人都不是好东西,别被他们的表象给迷惑了,本来这次赵子川叫你陪他去汴梁神庙我就不同意,因为南宫俊和慕容飞也在那里……”

    “他们没有你想得那么坏的,菁儿。”唐战依旧是耐心地说道。

    陆菁转过身,对唐战说道:“傻蛋,你太单纯了,不知道这个江湖的险恶。南宫慕容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人品我早就摸熟了,你又那么笨,我实在是替你担心。”

    “这……”唐战本来就傻,什么都听陆菁的,所以他对此也是半信半疑,“那……该怎么办?”

    陆菁捏着唐战的脸说道:“你呀,以后在没有我的允许下,不许和南宫慕容家的人主动搭话,听见没有?”

    唐战的脸捏变了形,傻傻地说道:“听……听到了!”

    看着唐战被捏的傻傻模样,陆菁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对嘛,就这样开心点……”一边说,还一边捏着唐战的脸。

    唐战在一旁被捏着,又不好做什么。见着陆菁亲切地与自己打打闹闹,又满面笑容地望着自己,唐战脸不禁一红,心跳也有些加快,但又略显尴尬,只好陪着陆菁笑了起来。

    “对嘛,多笑一笑,天天开心才好嘛……”陆菁放开了手,又对着唐战问道,“对了,傻蛋,看你这么急匆匆地跑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与陆菁玩笑了一会儿,唐战这才想起有正事要通知陆菁。唐战站直了身子,对陆菁说道:“对啊,我忘了说了,其实菁儿,这次有个非常重要的事……南宫家的人说,菁儿你快成为南宫家的人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陆菁听了唐战的话,脸色马上紧张道,“傻蛋你刚才说什么?”

    唐战见着陆菁脸色的反应,知道事情可能确实不简单,于是一五一十道:“当我说‘绿云姑娘是菁儿你身边的人的时候’,那些人就说‘菁儿你马上就快成为南宫家的人了’……”

    陆菁听了,想到唐战会不会是得罪了南宫家的人了,于是又问道:“是因为傻蛋你得罪了他们,他们才这样的说的吗?”

    唐战回答道:“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是之前就是这样的事实了,和我得没得罪他们没有……关系。”唐战自己说着,心里也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南宫家找我?这下可能真的有麻烦了……”陆菁低着头喃喃道。

    “什么麻烦?”唐战依旧是一脸疑惑道……

    “陆姐姐,唐大哥……”后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是玲珑的声音!”陆菁听到后,大声说道。

    唐战听到了,也回头望去。

    “陆姐姐,唐大哥!”这回声音很清楚了,唐战和陆菁同时望去,玲珑的表情有些慌张,跑起来也有些气喘吁吁的,似乎是有什么急事。

    “陆姐姐,不……不好了……”玲珑跑至陆菁和唐战跟前,喘着道,“出……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玲珑?”陆菁见着玲珑急匆匆的样子,关切地问道,“别着急,慢慢说。”

    玲珑缓了缓气,随手说道:“刚才……刚才南宫世家的四子南宫正带着贺礼上门,说……说是要向陆姐姐你提亲!”

    陆菁听了,脸色骤变,自言道:“可恶,竟然真的和南宫家的人扯上了关系……”

    “是有不好的事发生了吗?”唐战在一旁半听半懂,不解地问道。

    陆菁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随后说道:“南宫世家的人凭着有权有势,想与我们陆家联姻,弄不好我爹娘会答应这门亲事……不行,我得赶紧过去,否则晚一步的话……”

    说完,陆菁急一样地向正厅跑去。“菁儿,菁儿……”唐战在后面大声喊道,陆菁也没有回应,很快就跑出了自家的院子……

    陆家大院正厅内……

    “还请二位能够考虑下……”厅下坐着一个翩翩公子,他的身后有几箱贺礼,只听他说道,“我南宫正对天发誓,我对令爱是真心的!只要联姻结成,从此两家就是一家;陆家有什么需要的,我们南宫家一定包办!”此人正是南宫四子南宫正。

    “贵公子能莅临寒舍,是陆某的荣幸!”陆菁的父亲陆展鸿坐在厅上说道,“两家联姻自然不成问题,只是小女的性格太野,恐怕……”

    南宫正听了,笑着道:“呵,没关系的,等成了人之妻母后,想令爱的性格会改变的。”

    陆展鸿听后想了想,点了点头,似乎是要同意了。在一旁的阮翠英,也就是陆菁的母亲,听后轻笑道:“还没经过菁儿的同意,这样好吗,老爷?”

    “菁儿都快十七岁了,是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陆展鸿说道,“早说了,女子向来从父母,她也没有理由拒绝的……”

    “谁说的?”就在众人对话间,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是陆菁。陆菁跑得很快,没花半点儿时间就飞奔到了正厅。

    “你这儿野丫头又野哪儿去了,客人来了还不来迎见?”陆展鸿见着陆菁这么晚才到正厅,上来就一口训道。

    南宫正见到陆菁,站起身行礼道:“哟,想必这位就是陆府的大家千金吧?都说陆姑娘在汴梁城算是‘绝色倾城’,今日一见,还真如此标致……”

    “哼,少在那儿说客套话!”没等南宫正说完,陆菁抢言驳道,“不用谈了,这件婚事我不答应,马上带着你的破箱子离开我们陆家!”

    “放肆!”陆展鸿大声喝道,“怎么和客人说话的?整天疯疯癫癫的,哪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陆菁暂时没说什么,毕竟她不忍心与自己父母顶嘴。

    南宫正见了,缓言道:“不用怪陆姑娘了,前辈,这种事情是可以慢慢来的……”

    陆展鸿生气地说道:“哼,不管怎么样,这桩婚事是成定了!”

    南宫正听了,内心暗喜,笑着望了望陆菁……

    突然,陆菁脸色骤变,猛地拔出腰间的双短剑,直朝南宫正刺去道:“想娶我过门是吗?可以……先问问我手中的剑!”

    南宫正见状,身体一侧躲开这一击,再用折扇向上一顶,将陆菁的剑给拨开了。南宫正笑道:“好好,久闻陆姑娘不但貌若天仙,而且才智过人、武功不俗,不过……对我来说,你还太嫩了!”说完,折扇迅速拨了两手,只听“铛、铛”两声,陆菁两手的双短剑瞬间全部落地。

    “行了,都给我住手!”陆展鸿是被陆菁的言行彻底激怒了,“你这丫头太放肆了!从今天开始直到结婚之期,你别再给我踏出家门一步!”这回陆展鸿是愤怒到了极点,狠话也是最彻底的。

    陆菁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捡起了地上的双短剑……

    南宫正想了想,又对陆展鸿说道:“我看要不这样吧,前辈……陆姑娘毕竟也是陆家的大家千金,怎么说也不能不明不白地嫁到我们南宫家。既然如此,明日我们在此弄一个比武会。若是陆姑娘赢了,我南宫正就此离开陆家;可若是陆姑娘输了,就得以身相许,成我南宫家的人。看在陆姑娘武功不及我的份上,陆姑娘可以随便选一个你们陆府的人代替你或是协助你。剑道大会在即,我明日可邀请各路武林人士来此作证,不知陆家意下如何?”

    “行,就这么定了!”陆菁斩钉截铁道,“我明天一定会赢你的,你等着吧!”

    “是吗?”南宫正在陆菁耳边悄悄道,“要是没信心的话,把你的哥哥和弟弟一起叫来吧,我乐意奉陪,哈哈!”最后一声“哈哈”生意则故意大声叫了出来。说完,南宫正笑着扬长而去……

    陆展鸿见着,又对陆菁说道:“行了,你满意了吧?哼,从今往后别再踏出家门一步了!”说完,气冲冲地回了卧室,阮翠英还在一旁照顾着……

    陆菁一个人两眼发呆,随后朝大门口慢慢走去……

    正巧,唐战和玲珑也都过来了。见着陆菁忧郁的样子,唐战急问道:“菁儿,事情怎么样了?”

    陆菁摇了摇头,略显悲伤道:“明日我与南宫正要在此一决高下,若我输了,就要嫁于他……”

    “那只要打过他不就行了?”唐战又问道。

    “没用的,南宫正的武功很高,我的哥哥弟弟都不是他的对手。赵家家规不能与南宫慕容家有瓜葛,赵子川自然不能替我出战。眼下只有黄纪兄弟可以打败他,可他又联系不上……”陆菁做出了犹如绝望的情态道,“不行了,已经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斗得过南宫正的,连我爹都不支持我……”

    “我支持你,菁儿!”唐战笑着道,“菁儿你那么聪明,一定能想到办法,打败南宫正的!”

    “傻蛋……”看着唐战憨厚的笑脸和对自己的关心,陆菁喃喃道。

    “想想看,还有没有其他可以帮得上的朋友……”唐战又问道。

    “没用的……”玲珑说道,“南宫家的弟子武功哥哥高强,陆姐姐认识的人中,只有黄纪能够对付他们,可是偏偏又联系不上……”

    陆菁想了想,哀声道:“算了,求人不如求自己,我还是自己想想办法吧……好了好了,要去吃晚饭了!”最后一句明显是陆菁安慰唐战和玲珑的敷衍。

    陆菁转身,玲珑也跟了上去……

    唐战的眼神也有些悲伤,他知道南宫子弟大多是荒淫无度;而他自己的心里对陆菁又有一丝暗暗的喜欢,他绝对不希望陆菁成为南宫家的人。

    “或许我能够帮帮菁儿,如果是我的武功去对付南宫正……”一种隐隐的想法涌入唐战心头……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