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十七章 慕容千金
    出了汴梁神庙,唐战独自一人走在城南的街道上。天空依旧是黯淡深蓝,街上的行人也愈来愈少——马上就是晚饭时间了。

    今日听了玄空大师的教诲,唐战的心里虽说较之从前明朗了些许,但却多了几分彷徨。玄空大师是江湖上德高望重的前辈不假,所说的话也是发人深省,但唐战所担负的家族命运似乎是他一辈子不能抹去的印记,唐战自己真的能坦然面对这一切吗……

    走着走着,唐战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家饭馆前,不过唐战也没太在意。这家饭馆规模一般,不过楼上似乎正在装修,还有搭在楼檐上的竹竿,看来这家店的店主似乎是要扩充自己的生意面门。楼里的人还算挺多,许多人看起来似乎还是有钱人家,看来这家店在汴梁城也算是有一些声誉。

    唐战虽没太注意这家店,但走至门口便闻到了里面佳肴的香气,肚子不自觉地响了起来。

    “哎呀,肚子又饿了……”唐战傻傻地摸着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道,“干脆就在这吃一顿吧……回到陆府,菁儿一定又让我陪她,没太多时间吃。哼哼,今天好不容易可以不陪菁儿,自己也该享受享受……”

    于是,没想太多,唐战大跨步地走进了这家酒楼的大门……

    “嘿,客官您里面请!”正在一楼忙活的小二见了唐战,满脸笑盈盈地走过来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唐战想了想,找个地方坐下来道:“不用太麻烦了,随便弄两盘菜就行了。”

    小二继续问道:“我们这里有上好的童子鸡,客官要不要来点儿?”

    唐战回礼道:“不用了,两盘青菜就足够了。”

    “好嘞,客官您稍等!”小二也是非常有礼,招呼了一句后,就往柜台跑去。

    唐战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壶淡茶,轻轻抿了几口,然后向四周张望了一番。一楼的客人还算寻常,几乎都是中原人士,看来在汴梁城内,蒙古人对汉人的管制还算比较宽泛,不像北方那样,汉人都活得没有地位和尊严……

    正在唐战观望四周时,一个蓝衣妙龄女子引起了唐战的注意。这个女子坐在唐战的右前方,她脸上尽是绝美的容颜,只是没有笑容;一件天蓝的衬衣略显唯美,雕花玉簪盘头而起;最让人深感奇特的是,女子的身边有一把不长不短的红缨枪。

    由于唐战勤练唐家霸王枪十几年,一见到长枪之类的兵器,唐战总有一股亲切感涌入心头。当然自从唐战到陆府当下人后,几乎没有再用过武功,当看见自己熟悉的兵器后,总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想法。更让唐战意想不到的,是这位美丽婀娜的女子会与这红缨枪有怎样的关系。身前坐着这么个美丽姿妍的女子,唐战总感觉全身有些不自在,但最让唐战无法捉摸的是,这个女子的脸色很冷,看不出一点笑容,花容月貌下映衬的,是一副冷傲的情态。

    是美女自然有人欣赏,蓝衣女子引起注意的又何止唐战一人?也许是习惯了他人眼神的觊觎,蓝衣女子似乎并没有太在意唐战的眼光,只是默默地喝着自己桌上的茶。唐战虽说仔细端详了蓝衣女子好一会儿,但也知蓝衣女子知道了自己所做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便很快把眼睛瞟了过去,又喝着自己桌上的茶……

    “救命啊——”,楼上突然传出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唐战听到呼喊,立马抬头向上望去。一旁的蓝衣女子听了,也停止了手中的茶杯,很快向上望去。

    “嘿嘿嘿,小妹妹,别跑啊……”“别跑啊……”很快又传来几个男人的声音。

    “救命啊!”很快从二楼间跑出一个年似十有六七,身着绿衣的姑娘,“救命啊!”女孩还在不断地呼喊。

    不一会儿,从她身后跑出来几个满脸酒气、身着贵服的男子,看来这些个男子是要非礼这位绿衣姑娘。

    “小妹妹,别跑啊,陪我们玩一会儿吧!”其中一个男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毫不客气道。

    “是绿云姑娘!”唐战不禁叫道。原来这位绿云姑娘是在陆府照顾陆菁的一个下人,唐战在陆府已经呆了近一个月了,自然熟悉陆府的许多下人,尤其是在陆菁身边做事的。今天或许是有什么事,陆菁要绿云出来做些事情,没想到在这酒楼里碰上了几个觊觎她的酒色之徒。

    见自己的朋友遭人羞辱,唐战哪里还坐得下去,他现在真想立马起身,去给那几个混蛋一人给上几拳。

    但正当唐战刚一起身,他右前方的那位蓝衣姑娘却率先起身冲到了楼梯口,似乎是要保护绿云。

    绿云急忙下了楼梯,看见一位蓝衣姑娘挡在楼梯口,绿云二话没说,迅速跑下来躲到了蓝衣姑娘的背后。

    蓝衣姑娘对身后惊慌失措的绿云安慰道:“放心吧,有我在,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绿云听到蓝衣姑娘说话确实挺有底气,便微微点了点头,看来是非常信任这位蓝衣姑娘。

    楼上的几个男子追着绿云下了楼,突然眼见楼梯口站着个身姿曼妙的蓝衣女子,其中一人便奸笑着道:“哟,哪里又冒出来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这小妞儿的姿色倒是比刚才那个好很多,哈哈哈哈!”男子说话完全不客气。

    那蓝衣女子站定了,随后满脸冷色地义正言辞道:“大庭广众之下竟敢调戏清家女子,你们这些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此言既出,着实让唐战惊了一下,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蓝衣女子竟能用这样的口气斥责。

    那贵衣男子见了,满脸蔑视地笑着道:“小姑娘,你知道爷们儿几个是谁吗?”

    蓝衣女子并没有被对方的语气吓着,而是挺直了腰板道:“本姑娘管你是谁,凡是本姑娘看不顺眼的尽做伤天害理之事的狗贼,本姑娘决不轻饶他!”

    唐战听了,自觉这位蓝衣姑娘甚是豪爽仗义,这样的女子也确实不多见。

    听到自己被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女娃娃骂成“狗贼”,那男子毫不逊言道:“臭丫头,老子告诉你,爷爷我是南宫家三把手南宫用的亲戚。怎么地,这世上的王法就是我南宫家定的,你这臭丫头还敢和我们斗,小心我把你扣起来当我的压寨夫人!”说着说着,男子把手伸向了蓝衣姑娘,看来是要对蓝衣姑娘不敬.

    一听到是南宫家的人,一楼的许多顾客像火烧屁股似的立马起了身,看起来像是非常害怕南宫家的人。

    蓝衣姑娘眼神异常的坚定,见着那名男子将手伸了过来后,突然猛地一脚直踹向了对方的命根。那男子“啊——”地一声痛叫之后,俯身倒在了楼梯上。

    见着蓝衣姑娘的如此迅猛,楼梯上的其他男子先是惊了一下,其中一人叫道:“好啊,你敢和我们南宫家的人作对,我会让你有好果子吃!”说完,朝着蓝衣姑娘猛扑过来。

    蓝衣姑娘见定了,迅速地一个转身,然后一个飞脚直踹那名男子的肚子。男子惨叫一身,竟被蓝衣姑娘一脚给瞬间踹到了二楼。

    楼梯上的其他人惊呆了,在一旁见着的唐战也惊呆了,他实在不敢相信有哪一个女子能有如此强大的脚力。别说一般人了,就连自己或是赵子川在这儿,也未必能一脚将一个成年男子给踹到二楼。

    蓝衣姑娘教训完了第二个人后,对着身后的绿云轻声说道:“姑娘,你先走吧!”

    绿云似乎还是有些担心蓝衣姑娘,毕竟对方还有很多人手,于是她担心道:“姐姐你怎么办?”

    蓝衣姑娘从容淡定地说道:“放心吧,等我收拾完了这些家伙,就送你回家!”

    这一句话一鸣惊人,蓝衣姑娘竟非常自信地说出了如此彪悍的话语。唐战在一旁打了一个寒颤,说实话,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蓝衣姑娘能有完全的把握收拾掉这些自诩为“南宫弟子”的人。

    绿云听了,似乎是信以为真,于是便快步离开了楼梯口,准备向大门口跑去。

    “臭小妞儿,不要跑!”楼上剩下的男子见了逃跑的绿云,纷纷想去追。但是看着眼前的这位身手不凡的蓝衣姑娘,脚底下似乎有点犹豫。

    “都给我上啊!”突然其中一人喊道,“一个十七岁左右的小丫头,怕个毛啊!”于是,楼梯上的人听了,一窝蜂地向着蓝衣姑娘冲了下来。

    “危险!”唐战看见身处危险之中的蓝衣姑娘,自己都忍不住大叫道。

    谁知蓝衣姑娘依旧镇定自若,只见她看着冲下来的一帮人,自己先退了几步,随后看定冲上来的最前面的一个人,一脚揣向了他的膝盖。最前面的人遭受到猛然一击,全身腾起,随后来了个五体投地,还撞掉了两颗门牙。

    后面人见了,先是停了一下,随后又“杀——”一样地冲了上来。蓝衣姑娘见冲上来的人太多,于是提起自己桌边的红缨枪。冲上来的人一齐用手挥向独人应战的蓝衣姑娘,蓝衣姑娘右手托起红缨枪的枪杆,往前面一顶,前排所有的人的手全部重重打在了蓝衣姑娘红缨枪的枪杆上。“啊——”,众人因为手打在枪杆上的疼痛而大叫了一声。而蓝衣姑娘这边,右手托完枪后,左手紧握枪杆,然后忽地用力横向一扫,枪杆纷纷重重打在了前排人的腹部,只听几声闷响,前排之人全部“啊——”地惨叫倒了下去。

    打完第一拨人后,身后又冲上来一个壮汉。蓝衣姑娘看定了,枪杆尾部向他腹部用力一顶,壮汉惨叫一声,也被打到了酒楼的二楼。

    剩下的几个残卒见了枪法不逊的蓝衣姑娘,吃惊地叫道:“红……手提红缨枪的女子,难道……难道你是慕容家的千金,慕……慕容樱?”

    原来那个枪法一绝的蓝衣姑娘,竟是慕容家的千金慕容樱。唐战听了似乎恍然大悟一般,他记得自己离开汴梁神庙的时候,赵子川给他说了慕容樱是要来接慕容飞的。这里离汴梁神庙不远,看来慕容樱此番来的目的,确实是来接慕容飞的。

    一听说是慕容樱,那些个“南宫弟子”也似乎恍然大悟了一般,心想怪不得她敢在南宫家的人面前出言不逊……

    正在这时,绿云见到了门口处的唐战,欣喜地叫道:“唐大哥,太好了,原来你在这里!”

    唐战这才回过神来,看到了平安无事的绿云,唐战问候道:“绿云姑娘,你没有事吧?”

    绿云摇头道:“绿云没事,还好唐大哥你在这里……”

    唐战觉得这里既有南宫家的人,又有慕容家的人,便觉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对身边的绿云说道:“绿云姑娘,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嗯!”绿云点了点头,于是拉着唐战的手,快速跑出了酒楼的门口……

    “欸,那小妞儿要跑了,快去追啊!”被慕容樱打倒在地的几个人见了欲要逃跑的绿云,又起身去追绿云,将难缠的慕容樱先放在了一边。

    那些个男子趁慕容樱不注意,立马起了身,纷纷跑向酒楼门口,似乎是要直接抢走唐战身边的绿云,然后顺势开溜。

    绿云见了后面追来的人,大声喊道:“唐大哥,小心后面有人!”

    果然,后面一人随便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棍,直朝唐战脑后门儿打来。

    唐战忽觉身后有人袭来,迅速一个转身一个飞踢踹向了那名男子的脸部,男子脸上顿时被这重重的一脚踢变了形。虽然唐战没有能把一个成年男子一脚踹到楼上的力道,但这一脚踢到脸上,也着实将这个男子给踢晕在地。

    后面又有人向着唐战冲了过来,唐战定了定神,突见门口处有装修时还没有用到的竹竿。于是二话不说,唐战一手捡起地上一个杯口粗的竹竿,向前一桶。只见一个男子的肚子被唐战这么一桶,直接飞到了楼梯栏杆处挂住了。看来唐战脚力不怎么样,但要耍起枪法来,手上的力道可不小。

    众人吃了一惊,连楼梯口处的慕容樱也吃了一惊。

    “给我上啊!”其中一人喊道。只见这些个人突然纷纷拔出别在身上的刀剑,齐向唐战挥了过来。

    “唐大哥小心!”绿云失色道,她甚至有些不敢看了。

    唐战见定了,两手握杆,使用了枪法的挑刺之术。见着靠前的一个男子冲的最快,唐战用竹竿先是往该男子的脚尖一点,男子直接被绊了一下,一跤摔倒在地。

    另外又冲上来三人,唐战先是用枪向上一挑,正中一人的下巴。该男子下巴遭受唐战枪法的重重一击,整个人飞了起来,直接被打在了酒楼的吊饰上。尔后两人,唐战眼神一定,左右各一枪,竹竿的杆处分别在二人的腰间甩了一击,只听两声脆响,左右二人被打向不同的方向。其中一人倒在了一旁的空桌上,还把桌子给压坏了;另外一人直接飞向了柜台处,掌柜的吓着躲到了一边,那人直接一头栽到了柜台底下。

    唐战的力道确实惊人,只是轻轻的挑拨,没用什么内力,就将携带兵器的数人给打得人仰马翻。

    剩下还有四个人,其中一人见了唐战不俗的枪法,便对着身边的人说道:“你们注意点儿,左右各两人,慢慢夹击他。”左右三人听了,纷纷使了使眼色,并点了点头。

    唐战见状,又用脚挑起身旁的另一根竹竿,然后左右手各拿一根竹竿。两根竹竿,这就意味着每只手只能拿住竹竿的一端。杯口粗的竹竿,一只手只拿一端,还要灵活使用,这时需要多大的腕力啊……

    但是熟用枪法的唐战做到了,他一只手拿着一根竹竿,一根竹竿对准一边的人。忽地,只见一人忽地先是冲上来试探了一番。谁知唐战并不留情,果断地左手迅速向前一指,直插对方的额头。那名男子的额头遭到突如其来的一击,瞬间被打到了空中,随着“啊——”地一声惨叫,该男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其余三人见了,似乎是有些害怕了,脚步慢慢向后挪动着,挪动着……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又是“杀——”地一下冲了过来。唐战看定了,左手的竹竿直刺对方脚踝。对方“啊——”地大叫一声。没完,唐战右手的竹竿一个甩击,对方的脸部被狠狠地抽出一条杯口粗的红印。紧接着,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唐战左手的竹竿又往他腹部一刺,该男子顺势被重重地打向了后方,一个翻滚便倒在地上不动了。

    剩下两人见了,开始被唐战的气势给震住了,都不敢再上前动手。但这回唐战先发制人,左右两手的竹竿齐出,先是挑在了两人的手上,二人手上的兵器瞬间不翼而飞。还没等二人回过神来,唐战的两根竹竿已然而至,左右纷纷一个挑拨,剩下两人惨叫一声,被唐战强大的力道给挑到了空中。由于这招力道过强,二人直接飞到了二楼的住房处,把楼上的格子窗都撞破了……

    一阵打斗之后,酒楼内一片狼藉。慕容樱在一旁见了唐战的从容应战,不觉暗自赞叹道:“这小子力道真强,不知是出自何人门下……”

    那几个南宫子弟自知不是唐战的对手,便纷纷整理了自己的这些残兵败将,似乎是要狼狈而逃。谁知,唐战这次竟主动地用手上的竹竿指着其中领头的一人道:“哼,你们知道这位绿衣姑娘可是陆府陆家大小姐身边的人,你们竟敢打她的算盘……”

    谁知那名领头的男子并不畏惧唐战的威言,竟理直气壮地说道:“哼哼,陆府怎么了,在我们南宫家还不是不够看?陆家大小姐马上就要成我们南宫家的人了,你还不知道吧?”

    此话一出,唐战似乎恍惚了一下,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

    “看来你们陆府的人似乎还不知道啊……”那人继续笑道,“不管怎样,慕容樱身为慕容千金也就算了,你这小子今天招惹了南宫家三把手南宫用的人,以后在汴梁可就没好日子过了,等着瞧吧,哈哈哈哈……”说完,准备带着部下扬长而去。

    唐战在一旁发呆了,并没有拦住几人的去路。他倒不是担心自己得罪了南宫用,而是担心陆菁与南宫家的关系。“菁儿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唐战心里一直担心道。

    南宫弟子一行人已经走了很远了,可唐战依旧沉浸在思绪中。这时,慕容樱从一边走了过来,见到唐战一身不凡的气魄,顿觉此人不一般。慕容樱笑着说道:“看来这位公子哥倒是挺厉害的,还有几分侠义之心,小女子实是佩服!”

    唐战这才回过神,而在一旁的绿云抢先着说道:“他姓唐,可是我们家小姐身边的红人呢!”

    “噢,那我称呼你为唐少侠好了……”慕容樱继续说道,“今日大开眼界,唐少侠果然是英雄少年,小女子想和你依旧会有,不知唐少侠意下如何?”

    “哪里哪里,慕容姑娘才是女中豪杰呢!”唐战见这慕容樱虽外表冷艳,但却是性情豪爽,于是也在一旁回礼道,“早就听说慕容家有一个善武的千金,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唐少侠这是说到哪里去了?”慕容樱举起酒杯说道,“让我们干了这一杯吧,也算是交了个朋友。”

    “好吧!”唐战也很干脆地答应了。于是,唐战与慕容樱二人痛快地喝了一壶酒……

    唐战见着一片狼藉的场面,叹息道:“这里打得一片混乱,要是官府来抓人该如何是好?”

    只听身后掌柜的说道:“南宫家的人向来欺人太甚,老百姓甚至都有反感,尤其是南宫用手下的人。今日唐少侠为我们出了口恶气,我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唐少侠,你放心,我们绝不会告诉官府的!”

    “那就谢谢掌柜的了……”唐战先是客气道,随后想到了陆菁的安危,于是又向慕容樱问道,“对了,慕容姑娘,你是慕容家的人,想必对南宫家的动态了解一些吧?那个人刚才说‘陆家大小姐会成为南宫家的人’是……什么意思?”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慕容樱也无可奈何道,“我们慕容家与南宫家向来是死对头,除非是非常张扬的事,否则自己家族的机密是不会轻易告诉对方的。”

    在一旁听二人谈话的绿云突发奇想道:“可刚才那个人竟然这么直接地就告诉唐大哥你了,如果是真的,说明可能真的是很张扬的事……糟了,说不定大小姐会被南宫家的人……唐大哥,我们快回去吧,我总感觉有不好的预感。”

    听绿云这么一说,唐战的神经再次紧张起来,于是他起身说道:“绿云姑娘说得对,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菁儿……慕容姑娘,很高兴今天能认识你,不过在下今日有事,不能陪慕容姑娘你了,他日有缘再见吧!”

    慕容樱想了想,也起身道:“好吧,可能陆府的事真的比较重要,那么唐少侠,后会有期吧!”

    “后会有期!”唐战也抱拳说道。随后,唐战领着绿云赶紧出了酒楼,向着陆府的方向回去了……

    慕容樱望着唐战远去的背影,心里暗道:“这个小子真不一般,为什么会在陆府里面当下人?其实长得也还不错……对了,南宫家真的要对陆府有什么作为吗?或许,我还是赶紧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哥哥比较好……”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