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十五章 南宫慕容 下
    李掌柜见了,笑脸相迎道:“哎呀,南宫公子竟然能光顾我们这样的小店,实是小店的荣幸!你们要什么尽管说,我们这里一定可以满足南宫公子你的。”

    “有姑娘给我们玩儿玩儿吗?哈哈哈哈!”旁边一彪形大汉大笑道。“哈哈哈哈——”随后众人一齐大笑,吓得李掌柜冷汗直冒。

    “哼,这些家伙真是欺人太甚……”萧天在一旁看的不顺眼,小声嘟囔道。

    黄纪说道:“南宫慕容的人,经常仗势欺负城里的百姓,这种事情我见多了……我们待会儿赶紧离开,以免被这些人盯上不好脱身……南宫准还是个花花公子,待会儿见了苏姑娘你,一定会起歹意的。所以一会儿走的时候要注意点,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为什么不教训教训这个纨绔公子?”萧天愤愤道,“我们未必不是他的对手。”

    黄纪静下心来说道:“要从侠义之道上说,我们确实不能袖手旁观……但这汴梁城人心苟测,南宫世家又是权大势大,如果得罪了他们,那不简简单单是侠义之道的问题了,可能会给这里的百姓带来更大的麻烦,反而得不偿失……所以说,有些事情还是能忍耐就忍耐,大丈夫之为,不在乎一事两情。”

    萧天与苏佳听了,觉得黄纪说的不无道理。黄纪又是对汴梁知根知底地熟悉,又不得不听从他的,于是萧天与苏佳点头示意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黄纪等李掌柜走近了,轻声招呼道:“李掌柜,我们有事要先走了,现在就结账吧……”

    黄纪是想快点结账完走人,谁知李掌柜却不注意地放声说道:“黄公子这就要走了?”

    “糟了……”苏佳知道身份败露,心里不禁道。

    “黄公子?”果然,话语传到了南宫准的耳边。南宫准站起身来,朝着黄纪的方向笑道:“哟,原来是鼎鼎大名的‘汴梁医侠’黄纪黄公子,怎么来了也不打个招呼?”

    李掌柜知道有事要发生,便匆匆走开了。黄纪对萧天和苏佳轻声道:“你们两个在这儿坐着别动,我去会会他……”说完,面带笑容地起身朝南宫准的方向慢慢走去。

    萧天在一旁小声道:“黄纪兄弟一个人应付得了吗?万一发生什么冲突……我看我们待会儿帮帮黄兄弟吧!”

    苏佳则在一旁笑道:“不要紧的,阿天,他黄兄弟可是最熟悉汴梁城的人情世故了,要是连个南宫准都收拾不了,那这个‘汴梁医侠’他就别当了……”

    黄纪见着南宫准,先是有礼地笑道:“哟,不知南宫公子大驾光临,小生照顾不周,还望见谅!”

    “黄公子怎有兴致在这儿喝闷酒呢?”贼似的,南宫准一眼就瞄着了黄纪身后——萧天身旁的苏佳,便笑着道,“哟,居然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她是黄公子你什么人啊?”

    黄纪镇静了一下,还是有礼道:“她是在下的一个朋友,今日她与她身旁的这位兄弟共同来找在下叙叙旧,所以在此会会酒。”黄纪变了一个叙旧的理由,欲要蒙过南宫准。

    “我怎么没听说过黄公子原来还有这两位朋友啊?”南宫准不吃这一套,眼睛一直盯着苏佳不放,笑着道,“长得这么标致,不如做我南宫家的媳妇儿好了?”

    萧天听了,肺都快气炸了。他手上的梅花剑刚要出鞘,却被苏佳一把按住了。苏佳向萧天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忍一忍。萧天见了,暂时收回剑,在一旁忍住了。

    黄纪见了,想了想说道:“这位姑娘已经名花有主了,南宫公子可不能做出过分的事。”

    “是吗?”南宫准继续道,“莫非就是这位姑娘旁的刀疤兄弟?”南宫准见到萧天脸上的那条细长的刀痕,便直呼道“刀疤兄弟”。

    萧天听了,心里很是不爽,真想冲上去给南宫准两耳光子。但萧天还是放开了紧握剑鞘的手,毕竟这句听起来至少没有刚才那句不舒服。“这家伙真的是比柳金权还可恶啊!”萧天转头对苏佳轻声道。见着萧天一惊一乍的表情,苏佳差点儿被乐得笑出声来。

    黄纪回头望了望萧天和苏佳,轻轻一笑,又转回头对南宫准说道:“南宫公子,不好意思,我和我的朋友还有些事要处理,不知南宫公子可否让在下与他们二人先行离去?”黄纪继续施礼,试图与萧苏二人能无事而退。

    谁知,黄纪刚一转身,南宫准就用折扇挡住了黄纪的道路。南宫准笑着道:“欸,既然在这儿遇见了鼎鼎大名的‘汴梁医侠’黄公子,何不喝两杯再走呢?”

    黄纪用手轻轻拨开南宫准的折扇道:“我和我的朋友确实有事……我们待会儿要去陆府找陆昭和陆蒙兄弟有点儿事。”黄纪急中生智,随口编了一个理由。

    可南宫准没有放过黄纪,这次他直接将折扇架在了黄纪的脖子边上道:“你是真的去陆府吗?还是说……你害怕本公子了?”南宫准的口气越来越不客气。

    见着南宫准言行不避,黄纪谨慎地笑道:“哟,南宫公子这是干什么?”

    “本公子干什么?哼……”南宫准笑道,“久闻黄公子不但体恤百姓,而且武功不俗,不妨就让本公子……领教一下!”

    说着,南宫准突然眼神一瞪,持扇之手猛然一拨,折扇迅速张开。由于折扇是架在黄纪的脖子边上,这一扇展开,稍有不慎,就会被强大的冲力划破喉咙。

    但黄纪也算是,下意识向后仰去,躲开了水平面的这一击。没完,黄纪也拿出别在身上的折扇,向前拨了上去,拨开了南宫准的折扇。接着,黄纪两脚一蹭,整个人向后滑了几步。可南宫准没等黄纪站好,一扇劈了过来。黄纪看定了,右手执扇一挡一扣,又拨开了这一击。

    萧天见着二人打了起来,刚想起身做些什么,却被苏佳给按了回来。

    萧天紧张道:“他们二人打了起来,要不要去帮黄兄弟一把?”

    苏佳摇头道:“还是不要的好,南宫准可是南宫家的人,得罪了甚不好。何况我们刚来汴梁不久,还不懂这里的规矩。黄兄弟在汴梁这么长时间,许多事情他比我们都有经验,在碰到突发事件时,他会掌握分寸的。所以说,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别插手要妥当些,千万不要节外生枝。”

    萧天想了想,觉得苏佳说的确实有些道理,便只好先坐在一边静观其势……

    黄纪与南宫准已战数回合,却不见谁有明显胜负。南宫准右手内力一聚,一扇横向劈过。黄纪由于侧身而对,便只好转身先躲开这一击。折扇劈过,只见一道银色的光刀片一般地划过,干脆利落地劈开了黄纪刚才所站位置的长板凳。

    黄纪见状,一脚将又一只板凳踢向南宫准。同样的,南宫准这招“银牙斩”再度劈去,将那一只板凳也斩成两截。

    萧天见了,皱着脸道:“黄兄弟处于下风,这样下去很不妙啊……”

    苏佳却不以为然,在一旁轻轻笑道:“他在让他……”

    “啊?”听到苏佳的话语,萧天轻声问道,“你说黄兄弟在让他?你怎么知道的,佳儿?”虽然不太相信,但由于萧天自知苏佳聪明,武功又高,见过的世面也比他多,所以这一路上他一直都听苏佳的。

    苏佳不紧不慢地喝了一杯酒,然后说道:“我刚才和黄兄弟对过招,知道他的能耐。黄兄弟的内力可是比柳金权的内力还要厉害许多,要真正认真起来,对付南宫准这种货色,根本就是玩儿……嗯,就像我对付阿天你一样,呵呵。”苏佳时不时对萧天开了开玩笑,弄得萧天又尴尬又好笑。

    突然,黄纪眼神一聚,似乎是看准了什么……“嗖”地一下,右手执扇直插南宫准袖间而去。南宫准被这突然一击打得措手不及,招式顿时一乱。见状,南宫准收招挡住了黄纪这一扣。黄纪见了,微微一笑,手腕一转,一个挑拨上去。南宫准差点没拿稳折扇,急忙变招防御。没完,黄纪迅速地由“挑拨”转换为“逆拨”,只见纸扇在南宫准的袖子上转了一个来回,变招速度奇快。南宫准看不清招式,只得用折扇胡乱地抵挡,手臂上却早已多受重击,开始酸麻起来。黄纪手上纸扇的招式越变越快,再一个逆拨加逆逆拨,已然弄得南宫准眼花缭乱、阵脚大乱……

    “着!”换机突然一脚,右手猛然一挑,南宫准手上的折扇不翼而飞。

    萧天在一旁看了,算是松了一口气,苏佳依旧保持着微笑和自信……

    南宫准见自己被黄纪戏耍,心头一怒,忽地拔出腰间宝剑,直朝黄纪刺去。黄纪也没做好太多准备,头一侧,用纸扇顺势一拨,然后借机向后一退。

    萧天见了,又在一旁紧张道:“糟糕,黄兄弟有危险!”

    苏佳依旧不以为然,在一旁轻笑道:“放心吧,阿天,不会有事的……”

    黄纪刚退了几步,南宫准踮着步子攻了过来。一招“雄鹰腾起”,速度兼力量地刺了过来。黄纪见状,一手将桌子一翻,欲暂时挡住这一剑。可“雄鹰腾起”的冲击力过强,剑锋一刺桌面,就将桌面劈成两半。“啪——”,桌面被剑气冲得爆裂,发出一声巨响。

    黄纪见无处可躲,顺势做出反应。只见他纸扇展开,以扇为盾,硬是用内力接上这一剑。南宫准的剑刺中黄纪的扇面,扇子没有立刻破裂。黄纪的步伐在慢慢向后退,同时还用内力硬撑着。

    萧天在一旁不停地担心,看到这种情景,更是紧张得要死。一向沉稳的苏佳见了,收回了刚才的笑容。她两眼凝视着黄纪,心中暗道:“被逼成这样了,也该亮点儿本事了吧……”

    果然,看似走投无路的黄纪突然右手一顶,左手成掌形,内力一聚,“呀”地一声猛朝扇反面打去……

    “砰——”地一声巨响,两人所站中心处被强大的内力炸开了花,桌椅板凳一片狼藉,南宫准更是被强大的内力逼退至门口处。

    强大的掌击隐隐形成一道金黄色的掌晕,围观众人都惊呆了……

    “少林金刚掌?”苏佳不禁小声道。

    “什么,佳儿?”萧天没听清楚,又向苏佳问道。

    “错不了,那是少林寺的武功——金刚掌……”苏佳吃惊道,“可黄兄弟又不是少林寺的弟子,怎么会这一招?”

    黄纪收了招,缓了缓气。南宫准虽被内力冲得老远,但刚才那一下,自己也用内力扛了一道,所以没受多少伤。南宫准心有不甘,刚想举剑再朝黄纪刺去,黄纪却在一旁鞠躬道:“南宫公子的武功可谓不俗,在下佩服!”

    萧天见了,在一旁不解道:“干嘛不打了?刚才黄兄弟很漂亮地把局势扭转过来了,而且也没出什么力……”

    苏佳笑了笑,在萧天耳边悄悄道:“傻阿天,黄兄弟是为了尽快平息双方的矛盾……还有,你以后别时不时就**一句嘴。你不太会说话,以后要说话前,最好先问问我。”

    萧天又被苏佳笑言“教训”了一番,只好默默点了点头……

    南宫准想了想,也收了剑道:“罢了罢了,本公子刚才只是给你们开了开玩笑……既然黄公子与两位朋友在此叙旧,那本公子就不打扰了。”说完,准备领着一帮人直接离开“醉香楼”。

    萧天与苏佳见事已平息,都舒了一口气。萧天心里暗道:“看来大家公子有时也挺大方的嘛……”

    突然,南宫准又转身道:“对了,黄纪兄弟你刚才说待会儿要去陆府找陆昭和陆蒙两位兄弟吧?哼,最好留点儿神吧!”

    听着南宫准阴阳怪气的口气,黄纪感觉事有蹊跷,便谨慎地问道:“南宫公子何出此言?”

    南宫准又笑着说道:“近些日子我的四弟南宫正会去陆府有些事儿……据说,可是和陆家大小姐陆菁有关哦……”随后,摆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便扬长而去。

    “菁妹不会有事吧?我最好也去和子川兄弟说一声……”黄纪心念道。

    南宫准人是走了,可留下了一堆狼藉,李掌柜见了,伤心道:“哎呀,我的桌椅板凳啊,这南宫世家的子弟也太不手软了……”

    萧天见了,走上前去安慰道:“没关系,李掌柜,我是个木匠,可以帮你修修。”

    李掌柜听了,谢道:“多谢少侠了!若少侠能修好,以后可以日日免费请少侠光临我们‘醉香楼’!”

    “哪里哪里,李掌柜你太客气了……”萧天不好意思道。

    苏佳望着萧天的笑脸,也笑了笑……

    “可惜呀可惜,我的纸扇又坏了,这已经是坏的第四把了……”黄纪喃喃道——黄纪手上的纸扇已经散架到不成形了,原来刚才的那一招“金刚掌”威力过强,连桌椅板凳都破坏了,更别说这一把小小的纸扇了。

    苏佳四下望了望,见没她什么事儿,便闲坐着吹起竹笛来。笛声婉转动听,酒楼里的人听了,都表现出放松舒适的情志,连萧天在一旁修桌椅都修得怡然自乐。

    黄纪听了苏佳的笛声,不禁夸赞道:“苏姑娘的笛声真好听,想必对琴乐有一定的研究吧?”

    苏佳停下了吹笛,笑着说道:“研究说不上,黄公子实是言重了,小女子只是对乐器略有兴趣,并无太多研究……”

    “你等一下……”黄纪说道,随后从自己所卖书画的包裹中掏出一个空白纸扇来,并准备了笔墨,似乎是要写或画什么东西。

    苏佳不解道:“黄兄弟这是要……”

    黄纪笑道:“听到苏姑娘动听的笛声,在下想到了一首诗……”

    萧天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凑过来看着黄纪记诗。“这是杜甫的《赠花卿》嘛!‘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是在赞美佳儿的笛声吗?”

    黄纪默然不应,只是微微一笑,写完诗后将东西又一一收好。随后,黄纪说道:“萧兄弟,苏姑娘,这几天你们就住在我的院子里吧,虽然有些破,但空间还是挺大的。毕竟我经常在外给人治病,很少回家,所以家里也没怎么收拾。”

    “这样好吗?不会有些麻烦黄兄弟你了吧?”萧天又问道。

    “没关系,喝了结拜酒,我们以后都是兄弟朋友了。”黄纪说道,“不过这几天我有些别的事要处理,南宫准刚才的话让我有些很不放心。”

    “你是说陆府吗?”苏佳说道,“既然是黄兄弟的朋友,结交是迟早的事,不如让我和阿天也帮帮忙吧?”

    “这……”黄纪似乎是有些犹豫。

    萧天说道:“没关系的,佳儿很聪明,肯定能帮上忙的!”

    “那好吧……不过在这汴梁城里,你们很多事情要听我的,知道吗?”黄纪又嘱咐道。

    萧天和苏佳笑着点了点头……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