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十三章 汴梁医侠 下
    苏佳抬头望了望白衣公子的眼神,发现对方的眼神似乎和自己一样,都是对对手深厚内力的惊讶。苏佳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这绝对是一个高手,一个比柳金权还要厉害许多的高手。

    萧天见二人相持不下,便起身劝阻道:“算了,佳儿,还是让这位公子走吧,我们不应该刁难人家。”

    苏佳似乎是没把萧天的话听进去,依旧与眼前的白衣公子僵持着。

    苏佳与白衣公子相视一笑……突然,两人拿着画卷的双手同时向桌面“啪”地打了下去。苏佳与白衣公子同时起身,紧接着,苏佳将板凳平踢向白衣公子。白衣公子见了,不慌不忙用脚一顶,便将苏佳踢来的板凳给扣住了。

    苏佳见状,眼睛不望下方地用脚踢向白衣公子的腿部。而白衣公子接招时,眼睛也没有望着下方,凭着意识用脚接下了苏佳的每一脚踢。紧接着,苏佳有用双手扣住画卷道:“公子不愿将画出示给小女子看,那就让小女子亲自观摩吧!”说着,趁白衣公子不注意,拿画卷的手五指一拨,画卷自桌上滚动展开。

    “好一幅洞庭湖景图!”苏佳见着画面的内容,笑着说道,“只可惜,湖畔的笔墨略重了点。”

    白衣公子见了,也笑着道:“既然姑娘这么有眼力,我们何不换个地儿看看?”说着,衣袖一挥,桌上的画卷瞬时翻起。苏佳见此,手也跟着翻转起来。整个画卷在空中翻转了好几圈,两人各自操纵着画卷一边横向移动,随后双手一落,画卷“啪”地落在了另一张空桌上。周围的普通百姓见了,都围过来观赏这场精彩的“对决”。

    苏佳轻轻一笑,说道:“还给你!”说着,食指轻轻一弹,画卷迅速地收回。

    白衣公子一手抓住了收回的画卷,说道:“姑娘这么快就看完了,不知意下如何?”

    苏佳笑道:“不怎么样,可我却想看看你其他的画。”

    白衣公子也笑道:“那可不成,若在下的画你尽数翻一遍,画卷会褶皱的。”

    “你不给看,那我就亲自来夺!”苏佳说话也不客气,说着抡起旁边的茶杯,茶水直朝白衣公子的其他画卷泼去。

    白衣公子见状,下意识地拿起旁边的空茶杯,单手向前一挥。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白衣公子竟用茶杯尽数接住了苏佳破来的茶水,画卷未有半点儿湿渍。不过这似乎早在苏佳的预料之内,见白衣公子刚放下茶杯,苏佳早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滑身至桌面,一脚蹬向了白衣公子。可白衣公子身手敏捷,左手一个反转,挡住了这一击。没完,苏佳又用另一只脚蹬向白衣公子,这让白衣公子又不得不用另一只手去挡住这一脚。

    机会来了!白衣公子已无暇顾及身旁的画卷,于是苏佳一个跃身,伸手去拿画卷。谁知那白衣公子灵敏过人,见苏佳的脚脱离了自己,立马右手别出折扇,往苏佳伸手的手掌一托,一股莫名的力道将苏佳整个人给拨了回去。

    苏佳无奈,只得先退回一边……突然,苏佳往桌角施了一力,桌子在水平面迅速转动起来。这样一来,苏佳与白衣公子的桌边就调换了,即原本放在白衣公子桌前的书画直接转到了苏佳面前。

    “到手了!”苏佳笑道。

    “那可不一定!”白衣公子见状,往桌的边沿向下施了一力,桌子向上翘起,形成一个斜面。由于苏佳那端被高高翘起,原本好不容易转过来的书画又沿着斜面划至了桌子的另一端,也就是白衣公子那边。这回,白衣公子又将自己的书画稳稳搁置了自己身旁。

    苏佳见画卷一直到不了手,便笑着说道:“公子武功不俗,小女子佩服!”

    白衣公子也回礼道:“姑娘更是巾帼红颜,身手不凡,小生佩服!”

    周围百姓见了,也都纷纷鼓掌叫好……

    见“冲突”终于结束了,萧天先跑过来对苏佳道:“佳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阿天……”苏佳摇着头说道,“倒是这书生,武功还真有两下,刚才拨我的那一扇,看似轻盈,却力道十足,招招在点,可以肯定,他的武功绝不在柳金权之下!”

    这时,小二跑至白衣公子身边道:“黄公子不要紧吧?这姑娘和那小伙子是外地人,不服水土,惹恼了黄公子,还望黄公子能宽宏大量!”

    “没那么严重吧?”那白衣公子反而平和地笑道,“我和她又不是真打,刚才纯粹是闹着好玩儿的。再说了,这姑娘不但很有个性,武功也不俗,这倒是让我很欣赏!”

    苏佳听了,对小二问道:“黄公子?你们都认识这位公子吗?”

    小二转身对苏佳说道:“姑娘果真是外地人,在汴梁城内,有谁不知道黄纪黄公子?”

    “黄纪?”苏佳似乎恍然大悟一般,惊异道,“莫非阁下就是在江湖中被称为‘汴梁医侠’的黄纪?”

    原来那白衣公子名叫黄纪,小二继续说道:“黄公子经常帮我们这些穷苦的老百姓治病,我们老百姓啊,都非常崇敬黄公子。在汴梁,除了‘汴梁医侠’,黄公子还有一个雅号,叫‘书生侠客’!”

    黄纪听了,不好意思道:“别这么说,我可没你们说的这么伟大……”

    苏佳见了,拱手致歉道:“对不起,不知是黄公子,方才言行不敬,还望黄公子见谅!”

    “欸,不打不相识嘛!既然打过了,又认识了,从今以后就是朋友!”黄纪又望了望苏佳身旁的萧天,向苏佳问道,“这位仁兄是谁,他是姑娘你什么人?”

    萧天听了,脸顿时红了大半。苏佳更是羞红着脸,害羞地说道:“他……他是我的……”苏佳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

    黄纪大概猜到了,于是笑着点了点头,表示他了解了。紧接着,黄纪又问道:“还未请教二位姓名?”

    苏佳有力地说道:“小女子苏佳,他叫萧天。小女子方十七,他比我大一岁。”

    “这么巧?在下今年也方十七。”黄纪笑道,“那我该叫这位仁兄‘萧大哥’了。”

    萧天听了,也笑着道:“不用那么俗套,叫我‘萧兄弟’就行了!”

    “是吗?那二位以后也可以直呼我‘黄兄弟’或‘纪兄弟’!”黄纪又道,“不知二位来自何地,又是出自何人门下?”

    萧天不知如何作答,毕竟他与苏佳的身世比较坎坷。苏佳想了想,说道:“我出自追风派门下,而他出自萧家山庄门下,我们两个是在柳沙镇认识的。”

    黄纪听了,笑着说道:“原来二位都是出自名门。这位萧兄弟气质不凡,刚劲硬朗,脸上还有一条刀痕,想必武功不俗吧!”

    萧天在一旁都被说得不好意思了。苏佳见了,笑着道:“你别看他外表这样,其实他脑子笨得很,又很不会说话,许多事情还得我帮他处理。”

    黄纪想了想,笑着说道:“但就冲萧兄弟的这份傻劲儿,我想他平时一定是一心一意为了苏姑娘你吧?”

    苏佳听了,脸再次红了大半。她想试着转移话题,于是说道:“行了,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些话题了……对了,黄纪兄弟,既然现在我们彼此是朋友了,我可以欣赏一下你的字画了吧?”

    黄纪笑了笑,说道:“看来苏姑娘是真心欣赏在下的笔墨,当然可以,苏姑娘请便!”

    苏佳四下瞅了瞅,把目光停在了黄纪手上的那把纸扇上,于是指着说道:“我就对黄纪兄弟你那把纸扇感兴趣,可以借我看一看吗?”

    黄纪说道:“当然可以!”于是将扇子递交给了苏佳。

    苏佳将扇子打开,萧天也凑到了身边观赏。只见纸扇里是一首词,是姜夔的《扬州慢》。

    “好一首姜夔的《扬州慢》!”苏佳赞道,“看来黄纪兄弟比较心仪这一类的诗词。”随后,苏佳将纸扇交还给了黄纪。

    黄纪接过扇子道:“还行吧,我个人本就较偏好唐诗宋词。”

    “那上面的字是你自己写的?”苏佳又问道。

    黄纪回答道:“是的。我本就是一书生,有的是文人雅趣,平时喜好的也就是琴棋书画,接触的多是笔墨纸砚。”

    “可我倒是觉得你有豪放爽朗的一面……”苏佳揣度道,“你从小就是在汴梁长大的吗?”

    黄纪答道:“不是,我从小是跟随义父的。我的父母过世得早,是义父把我一手带大的。后来我长大了,义父便将我安置在汴梁,此后便已告别,如今也是两年未见……”说着,黄纪慢慢沉思了起来。

    “你义父是谁?”苏佳又问道。

    黄纪闭着眼睛想了想,随后说道:“真对不起,苏姑娘,因为某些原因,我不想透露我的身世……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那你武功是和谁学的?”苏佳继续问道。

    “我义父啊!”黄纪说道,“我义父可是一个武功很高的人呢!”

    苏佳想了想,又说道:“我很少来汴梁城,阿天更是少,很多事情还不是很熟悉……我想这几天,黄兄弟能都带我和阿天在汴梁城里多转一转,也好熟悉熟悉。”

    “苏姑娘和萧兄弟是想长期住在汴梁城吗?”黄纪问道。

    苏佳说道:“最近手头有些事情要处理,包括这次的剑道大会,所以我和阿天可能要在这儿住上很长一段时间。”

    “没问题,汴梁我最熟了。你们有什么不熟悉的或是需要的,尽管和我提!”黄纪放生道,“如果住处不方便,可以到我家里去住。我家正好有些个空仓库,住人绝对够宽敞的。”

    苏佳听了,笑着说道:“初来乍到,黄兄弟如此盛情款待我们二人,我们怎么好意思……”

    “欸,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朋友之间没有好不好意思的!”黄纪朗声道,“说到朋友嘛……兄弟朋友第一次见面,一定要以酒为敬。走,我带你们二人去喝一盅!”

    “这……”苏佳犹豫道。

    黄纪见了,笑着道:“欸,有什么好迟疑的?朋友之间一定要以酒为快。喝完酒,我们就是生死之交,走吧!”

    “我是想说……”苏佳不好意思道,“阿天他的酒量……太小……”

    哪知,萧天却在一旁说道:“没事儿,我现在可以多喝酒了!既然是黄纪兄弟请酒,作为朋友的我们,没有理由推辞!黄纪兄弟,我愿意交你这个拜把兄弟!”

    “哈哈,好,萧兄弟果然也有豪爽的一面!”黄纪起身高兴道,“走,我带你们去一家我熟悉的酒楼,那儿的老板我熟。顺便带你们见识见识汴梁的风俗!”

    于是,三人起身离开了茶坊。萧天与苏佳跟在黄纪身后,去往黄纪所说的酒楼……

    一路上,行人众多,市路繁华。跟萧天与苏佳曾经到过的那些小镇不一样,虽然这里仍属于蒙古人管辖的地域,但这毕竟是商业经济重城,市场物资流动频繁,百姓的生活还算凑合。虽税务也高,但总体上还不至于贫穷寒酸,当地百姓基本上能达到衣食无忧……

    三人正在路上走着,黄纪突然说道:“你们对这里还不太熟,以后做什么事之前都最好先问问我。毕竟这里还是蒙古人的地域,要是做出一些触犯他们的事,可能会有很恶劣的后果……”

    “我们知道了……”苏佳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对了,刚才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刚才说‘我比菁妹差远了’,‘菁妹’是谁?”

    黄纪听了,笑着说道:“噢,是我的朋友。她全名叫陆菁,是陆家的大小姐。别人都说她‘绝色倾城’,可她个性简直就是一个‘假小子’。而且她聪明绝顶、古灵精怪,什么事都瞒不过她。她这人平时最讨厌别人叫她‘小姐’了,所以我和我的其他一些朋友都叫她‘菁妹’。我的朋友还包括菁妹的哥哥和弟弟,陆昭和陆蒙,还有赵家三兄弟——赵子衿、赵子博、和赵子川,等等。”

    “哇,黄纪兄弟的人缘还真是广啊!”萧天不禁赞叹道。

    “还行吧……哪天,我带你们两个认识认识……”黄纪说着,突然自笑道,“哈哈,现在想想菁妹那样子就想笑。她平时可是超爱整人,凡是她看的不顺眼的,基本上都被她整了个死去活来。所以见到她,到时你们可要小心一点,千万别和她结仇,哈哈……”

    萧天与苏佳听了,也都笑了起来……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