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十二章 汴梁医侠 上
    来到汴梁城的官道上,繁荣的汴梁城的城门已经出现在了萧天与苏佳的眼前……

    “前面就是汴梁城了!”萧天指着前方的城门说道。

    苏佳也说道:“是呀,记得在追风派的时候,我和徐双、吴贤他们就曾到汴梁城玩过几次,也不知道现在里面是不是变了样?”

    “我可没到过汴梁几次。”萧天又道,“那佳儿你知道这汴梁城的出入口吗?”

    “汴梁城可大得很哩,人多的时候逛一天都逛不出城。”苏佳望着前方的城门说道,“汴梁城有东西南北四个大门,从梁翁山出来的这头应该是东门,因为传说东方的仙翁曾三次拜访此城。那时隋朝时的传说,那时汴梁不叫‘汴梁’,叫‘大梁’。东方有一仙翁三次拜访大梁,大梁三年得以谷谷丰收,所以人们就把城东的这座山起名为‘梁翁山’。当然这只是传说了……”

    萧天放眼望去,只见官道上不但时时有行人进出城,而且不只是城门有官兵侍卫把守,城门以外的小范围也有巡逻的守卫。萧天说道:“这城东的人还真是多啊!”

    “这还不算什么,到了城东你就知道什么是人多了……”苏佳说道,“我最后一次来汴梁还是在两年前,这城东好像是叫‘集兴区’,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城东的行人和马车自然较之也多些。”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先进城吧!我还对这汴梁城不熟,真的想看看里面的景象。”萧天笑道。

    “是、是……”苏佳在一旁陪笑道,“等进了汴梁城,有你玩的……”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走至了城门口,准备进城。突然,苏佳摸了摸腰间的刀鞘,急着对萧天小声道:“糟糕,阿天,我们居然忘了进城一般是不能随身携带武器的。我们现在身上携带兵器,一会儿被那些守卫发现可就不好办了……”

    “那怎么办?”萧天也紧张地小声问道。

    苏佳说道:“我们还是先慢慢退几步,再作打算……不好——”

    正在二人紧张间,在城外巡逻的几个官兵朝二人夹了过来,这让萧天与苏佳连退的机会都没有了。

    萧天在一旁冷站着,两腿紧张地发直,吭都不敢吭一声了……苏佳则更为紧张,她心里暗道:“可恶,连退路都没了,运气真是糟透了,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被发现的……要打是打得赢,可城楼上还有无数的士兵,要想在这么宽的汴梁大道上从他们的眼皮底子下逃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该怎么办,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正在二人紧张间,城门的侍卫突然发了话:“喂,你们两个!”他叫的自然是萧天与苏佳二人。两人听到后,心里又一惊,苏佳更是下意识地握紧了鬼刀刀鞘,以防不测。

    “你们两个身配刀剑,想必……也是来参加这次剑道大会的吧?”那官兵问道。

    萧苏二人听了,有些吃惊。萧天脑子笨,不知所云。可苏佳机敏得很,大概想到了一些前因后果,于是迅速地自然应道:“是呀,都说这次剑道大会有蛮多高手前辈以及武林宗师前来,我们这些江湖小卒都是慕名而来!”苏佳面带笑容,但右手却死掐住萧天的手腕。原来她是怕萧天脑子笨,一会儿问道“什么剑道大会”之类的问题,会露出破绽,让守卒起疑心,才出此下策来封住萧天的嘴。

    “是呀,虽说这次剑道大会只有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四大门派弟子参加,可许多慕名而来的江湖小卒却是蜂拥而至。让我们惊奇的是,左君弼将军和汪古部将军竟然都同意了。真是的,这下子我们这些维护治安的可就有得累喽……”那守卫说道,“剑道大会再过几天就要在城中心的慕容大院里举行了,你们既是武林人士,就快些进城吧,不过可别闹出什么乱子!”

    又有一守卫说道:“是呀,前天我们还碰到一个大汉进城,过不久又跟来一伙人,说是和他有多年仇怨,非做个了断不可。结果光在城门口就闹了半天……我们武功不如那些个武林弟子,也拿他们没办法,后来是三位王将军闻讯赶来,才得以平息。”

    “我知道了,我们会注意的!”苏佳笑着答道,随后快速地拉着萧天的手进了城……

    两人走了老远,拐了几个弯,才停下来歇息。苏佳松了口气道:“真是太险了,差点被他们看穿了……”

    萧天则在一旁说道:“佳儿,你可真聪明,这么快就能把他们圆过去……不过佳儿,你刚才把我的手腕掐得太疼了……”

    “对……对不起,阿天,急中生智,我没控制好力度……”苏佳摸了摸萧天被自己掐疼的手腕,又说道,“要不是真有剑道大会,我们两个今天就真的凶多吉少了,人生可不是次次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不过话说回来,在一个蒙古人管辖的重要城池里,都尉怎么会在城中心办规模如此浩大并吸引了众多武林人士的剑道大会,他难道不怕出什么乱子?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萧天没怎么思考,突然说道:“哎呀,肚子又饿了,好想吃饭……”

    苏佳见了,说道:“不是吧,中午还在师父那吃了那么多,才两个时辰就饿了?再说了,我们身上的盘缠也不多了,可得省着点花……”

    萧天说道:“这不难,我本就是一个木匠,只要打一份工,一天的工钱可以够我们吃几天!”

    苏佳想了想,说道:“嗯……那好吧,时间也不早了,吃饭期间顺便可以打听一下有关剑道大会的事。”

    于是,萧天和苏佳很快找到一家茶坊,并坐下来休息。

    小二从一旁跑了过来,有礼地问道:“两位客官,想要点什么?”

    萧天想了想,先问道:“那个……你们这儿有没有破损的桌椅板凳?”

    小二甚是惊奇,便问道:“平时来的人都只管要吃喝,今儿的怎么来了个异常的家伙,净问些桌椅板凳?”

    听到“异常的家伙”,苏佳在一旁轻轻偷笑。萧天听了,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木匠,想做点儿活挣点儿工钱,讨口饭吃,还请这位朋友商量则个。”

    小二答道:“破损的是有几个凳子,不过这你得找掌柜的商量,掌柜的就在后台,你自己去问问吧……”

    “谢谢这位兄台了……”萧天谢道,“噢,对了,还请兄台能给这位苏姑娘招待些茶水,没问题吧?”

    小二爽快地答道:“行,没问题!”

    事情已安,萧天回头对苏佳道:“那佳儿,待会儿见喽!”

    苏佳笑着点了点头……

    整个茶坊是摆设在室外,坐在这里可以一睹汴梁城的繁荣街道。虽然偶尔有些巡逻的官兵经过,但大多都是来来往往的行人。晴日当空,底下就是繁荣喧嚣、人来人往,犹有柳永《望海潮》所说,“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汴梁城果然还是繁华至极……

    苏佳一边喝着茶,一边思绪着,看到眼前这幅景象,她想起了自己还是李忆瑶时,陪朋友们一起来汴梁城玩儿的情景。现如今物是人非,苏佳不免自觉有些伤感。她的眼神变化不定,既有着对过去的怀念,又有着对如今身世的无奈和痛楚。苏佳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想要用茶水的苦来压抑自己心中的彷徨,可怎么也消不了心中的痛……

    正在苏佳琢磨间,一位年纪约莫十七八岁,手执折扇的白衣公子坐在了苏佳身旁,与苏佳共用一个桌子。这位公子还不简单,人虽长得清秀俊朗,背后却拖着一堆字画,不知有何用意。

    苏佳回头注意到了,刚想要问话,萧天却在这时跑了回来。

    “佳儿,今天挣了不少银子,那位掌柜的还真是大方……”萧天先是喜道,随后注意到苏佳身旁的白衣公子,便不禁问道,“欸,佳儿,这位公子是谁?”

    “我也不知道,他刚刚坐下……”苏佳答道。

    那白衣公子听了二人的谈话,笑着点了点头,友善地说道:“噢,不好意思,在下乃一书生,以卖些字画为生。若有打扰两位,还请见谅!”说着,将一捆未卖完的字画搁置在了桌上。

    苏佳见了,毫不客气道:“喂,你把字画放在桌上,我们怎么用啊?”

    萧天听了,在一旁小声道:“佳儿,干嘛说话不客气。人家以礼相待,我们也应该有礼貌些……”

    谁知苏佳又说道:“说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他说话有礼貌,就代表他行为有礼貌吗?把字画全摊在桌上,这让别人怎么用?”

    萧天听了,心里暗笑道:“佳儿八成是看到这位书生公子,又想到柳金权了吧?也难怪佳儿会这么不客气……哎,为什么女人讨厌一个人,就会讨厌一类人?”

    白衣公子听了苏佳毫不客气的言辞,依旧彬彬有礼道:“这位姑娘,小生以卖字画为生。今得歇脚方将字画搁置桌上,总不能全摊在地上吧?还请这位姑娘多多包涵,小生在这里有礼了!”说着,白衣公子有礼地鞠了一躬。

    “我才不要你的礼呢……”苏佳继续刁难道,“你要是不肯移,我可以帮你移啊!让我想想……猪笼茅厕怎么样?那里又阴湿,又不会有人偷……”

    白衣公子心知苏佳是在刁难自己,便笑着道:“这位姑娘生得如此标致,倒是蛮有性格的。不过跟菁妹比起来,算是差远了……”

    “菁妹?”苏佳问道,“菁妹是谁?”

    白衣公子想了想,说道:“算了,说了你也不认识……既然姑娘如此刁难在下,那在下还是挪挪地儿吧!”说完,准备收拾字画离开。

    正在这时,苏佳一把抓住了一本画卷道:“欸,来都来了,干嘛急着走呢?小女子也是一个好画之人,不如让小女子观赏观赏,兴许能挑个一两张。”

    那白衣公子也一手抓住了那本画卷的另一头,说道:“今日不便,姑娘还是择日再来吧!”

    苏佳就是死抓着不放,笑着说道:“公子若真有才华,何不让小女子见识见识?我想能这么欣赏你艺术的女子,公子今生恐怕再很难见到吧?”说着,苏佳想一把将画卷夺过来。突然,她发觉白衣公子抓得很死,一时半会儿夺不过来。于是,苏佳加强了力道。可令她惊讶的是,这位白衣公子的内力确实是相当惊人,苏佳那么深厚的内力还是很难把画卷夺到手,可见这位白衣公子也有着相当深厚的内力。而且白衣公子的力道控制得恰是好处,不但没让苏佳夺走,画卷也没有被扯破。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