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十一章 新的征程 下
    苏佳收回鬼刀,放开萧天说道:“阿天,你的进步真的很大,现在的你已经具备和一般武林高手对战的实力了!”

    萧天微微一笑,也到一边去捡起了地上的梅花剑……

    哪只郜英在一旁挖苦道:“哼,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你这臭小子果然还是不行……不过苏姑娘的‘断魂刀法’确实使得厉害,都快赶上陆清风了……”

    这时,萧天摸着头道:“师父,怎么剑法使完,我的身子有些乏力了?”

    郜英说道:“活该,谁叫你内力不深就用那么耗力的‘神龙九变剑法’?我劝你啊,基本功没练精,最好少用那种剑法……对了,你体内不是有寒灵神功的内力吗,那你闲来的时候可以多运运功,这样有助于提高你的内力修为。”

    “是,师父!”萧天答道。

    苏佳走到萧天身边,又笑着道:“阿天,我相信你一定还会再进步的!”

    “谢谢佳儿!”萧天也笑道。

    这时,郜英对二人说道:“你们两个……你们到我房里来,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二人同时回头,不知其意,于是先答道:“是,师父!”

    到了郜英的房内,郜英坐到了床边上,而萧天和苏佳则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萧天先好奇地问道:“师父,你找我和佳儿有什么事吗?”

    “废话,每次就你这臭小子最啰嗦!”郜英先是训了萧天一句,随后静下心道,“是这样的……你们两个,虽然是两年以后‘江湖博’的对手,可毕竟你们还太年轻,应该去外面见见世面,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梅花山庄里……现在卢欢也走了,不会再来找你们什么麻烦了,你们行走在外也不必整天提心吊胆了……所以,我是想说你们两个可以出去见见世面了。”

    “这我知道!”苏佳说道,“我和阿天还有许多要事去做,自然不会总呆在这梅花山庄里……”

    “那好,这人生岁月转眼即逝,我看你们还是收拾收拾好行李,今天下午就考虑离开吧……”郜英说道,语气里还带着几分忧伤。

    苏佳说道:“我和阿天身上本就没有太多的行李,随时都可以出发……只是,我和阿天因师父您而获救,不但有救命之恩,您老人家还收我们为徒。不说要报大恩大德,就算是要我们离开,我们也舍不得……”

    郜英听了,笑着道:“傻孩子,我一把年纪了,世间的许多事也经历了,还用你们留恋什么?我只要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江湖博’的对决,就已心满意足了……”

    听了郜英的话,萧天与苏佳默默地低下了头。

    郜英看在眼里,心知他们所想,于是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彼此不希望将来会成为对手。命运无缘无故地降临在你们头上,确实让人感到有些不公。五十年前我与陆清风华山一战,‘博’的是婚姻,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可你们不一样,你们是彼此相爱的,两年后的‘江湖博’,你们可以再去‘博’另外的答案。至于这答案是什么,也要靠你们自己去寻找……”

    萧天与苏佳听完后,彼此望了望对方,眼神中既有迷茫,又有期盼。

    “行了,你们两个还是再回去看看还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没有。”郜英起身慢慢说道。

    萧天与苏佳也站了起来,慢慢走出了房间……

    到了下午,刚吃完午饭,就已经是要道别了……

    萧天与苏佳的行李——也就是彼此身上的包裹和各自的兵器,都已经准备好了。

    萧天先说道:“师父,小青姑娘,多谢你们近些日子对我们的厚待,我和佳儿此生感激不尽!”

    郜英笑着道:“行了,你这臭小子,尽油嘴滑舌的……在往后的日子里,你要多练习练习武功,尤其是基本功,免得两年之后在众武林人士面前丢人现眼!另外,你脑子也笨得很,以后多跟着苏姑娘学学,毕竟江湖是人心险恶的,你可别天天给苏姑娘添麻烦!”

    “我知道了,师父!”萧天嬉笑道。

    苏佳看了看小青,说道:“小青姐姐,我要走了。很高兴在这些日子里能认识你这么个好姐姐,往后的日子里你可要多保重!”

    “这话应该我对你说吧……”小青带着忧伤的口气强笑道,“你要保重,将来说不定还能再交几个朋友……还有就是,你和萧少侠可要多沟通沟通……”

    苏佳明白了小青的含义,红着脸笑道:“小青姐姐,你也嘲笑我……”

    “是、是、是……”小青笑着道,“总之,多保重了!”

    苏佳也回了回礼……

    随后,萧天与苏佳共同向郜英鞠躬道:“师父,那我们走了!”

    “知道了,你们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了!”郜英说道。

    萧天与苏佳行完了礼,遂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梅花山庄,准备开始他们新的征程……

    这是一座大山……

    柳金权整个人就这样摇摇摆摆地恍惚地走着,疯癫似的一边走一边笑着——他这种疯疯癫癫的状态已经持续整整两天了。

    他现在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地走着,对他来说,恐怕已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了。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走到哪了,只是恍恍惚惚地走着走着……总算,他走至一个山口,山口处有一座石碑,上面刻着字——至少知道他现在已经到哪了。

    柳金权用枯死的眼神低头望去,只见石碑上写着“少室山”三个大字。

    “少室山……”柳金权面无表情地读道,随后又自笑道,“哼,哼,哼……少室山,上去就是少林寺了是吗……”

    柳金权没有做出太多的反应,继续往前走着……

    山里面是一片竹林,越往山的深处走,竹林就越是茂密。这里的竹子个个翠绿挺拔,严整地在石台阶旁排列着。柳金权就缓缓地、自笑着沿着石阶往上走去。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约莫三十五六岁的中年女子。

    那中年女子看到了神志不清的柳金权,自觉他行为举止怪异,便停下脚步不禁问道:“这位公子神情不悦,莫非也上这少林寺来参拜?”

    柳金权听到中年女子的声音,便也停下脚步,慢慢抬头向中年女子望去。这女子虽年已三十五六,但花容月貌依旧不凡,可见年轻时的姿容之艳。“苏姑娘……”柳金权整个人都麻木了,他竟然将那中年女子错看成苏佳了,并喃喃道,“苏姑娘……你怎么还在……这个地方……”

    “苏姑娘?”那中年女子自觉不对劲,想必是柳金权神志不清,便解释道,“公子你认错人了,我姓林,不姓苏。”

    “你不是苏姑娘……可你和她长得太像了……”柳金权依旧脸色苍白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随后,柳金权又转身慢步向台阶上走去……

    那姓林的中年女子回头望了老久,心里惆怅道:“说我和一个姓苏的姑娘长得很像,该不会是……不会吧……”

    正在她思考间,突然一个小沙弥背着柴火从石阶下走了上来。见到林姑娘,小沙弥行礼道:“阿弥陀佛,林施主今天又是来寒寺参拜吗?”看来这个小沙弥认识林姑娘。

    林姑娘回过神,这才答道:“噢……噢,是的,今天正好是月半,我特来寺庙参拜的……而且,释明方丈也对我有恩,我每次过来也顺便拜访一下他老人家。”

    “那林施主刚才在回头望何事?”小沙弥又问道。

    林姑娘想了想说道:“是这样的,小师傅。刚才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书生上台阶而去,我看他神情恍惚,似有什么心事,就感到好奇……要不小师傅你上去看看吧,那公子说不定有什么来头……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得先走了,告辞了!”林姑娘又行了行礼。

    小沙弥也回道:“林施主慢走!”

    林姑娘遂下台阶离去……

    柳金权继续沿着台阶而上,上至最顶端……走至一座大门前,柳金权停住脚步,抬头望去,只见庙门牌匾上写着“少林寺”三个大字。

    “哈哈……这里就是嵩山少林吗?呵呵……”柳金权轻声笑道,忽然全身麻木,整个人倒了下去——柳金权累到了极点,昏倒在了地上。

    从后面上来的小沙弥见了,惊声道:“阿弥陀佛,看来林施主说的没错,我得赶紧去告诉师父!”说完,小沙弥迅速背柴跑进寺里去……

    过了一会儿,寺们“吱——”地打开,一些僧人从寺里走了出来。中间站着一个身着显亮袈裟的人,身旁跟着好些武僧。他面部苍劲,白须凌然,又显平和沉稳,又有非凡气度,看来此人便是少林寺方丈释明了。

    释明见了昏倒在地上的柳金权,闭眼道:“阿弥陀佛,菩萨竟然会将一个翩翩公子送于本寺,真是难解其意,难解其意啊……”

    身旁一僧人见着,问道:“师父,这……这该怎么办啊,把这位公子安置在本寺吗?”

    释明缓缓说道:“善哉,善哉……今日见此,既是缘分,就先收留了他吧!如若年轻时曾犯下过错,愿佛祖能原谅他的罪过……阿弥陀佛,老衲这几天事务繁忙,过几天还要去汴梁参加剑道大会,以及拜访玄空大师,所以一切事情还是等回来再说吧……”

    “是,师父!”旁边几个僧人答道,遂安排人手将昏迷的柳金权移置进了寺内……

    罪与苦,尤难忘,人间休哭尽苍苍,轮回两茫茫……

    萧天和苏佳这边,虽然是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梅花山庄,但他们此时的心情却还是挺开心的。毕竟两人经历了一段磨难,不但感情得到了考验,而且身上的担子也轻了,至少不用再担心卢欢会追杀他们了……

    “头一次感觉这么轻松啊!”萧天仰笑道。

    苏佳说道:“看把你高兴的,什么事都不顾及了……”

    “成功渡过困难与磨难当然开心了……”萧天笑了笑,随后又向苏佳问道,“对了,佳儿,接下来要去哪里?”

    苏佳想了想,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略收敛笑容道:“再走不远路就是汴梁城了……我最后一次见到陈世今,他投靠了左君弼及汪古部扎台和兀良哈勃尔勒,而后两人又是汴梁城的都尉……我说过我要亲手杀了陈世今那个狗贼,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去汴梁城……”

    萧天听了,担心道:“佳儿,你一个人?那么大的汴梁城,蒙古士卒也是高手尽在,你怎么可能一个人对付得了那么多?”

    苏佳说道:“我又不傻……我只是先以现在‘苏佳’的身份潜入汴梁城,等打听到了陈世今的消息,再做对策……对不起,阿天,这是我一个人的恩怨问题,你如若跟着我,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苏佳又用内疚和担心的目光望着萧天。

    “嗯——我不怕,只要跟着佳儿你,我什么都不怕!”萧天笑着摇了摇头道,“陈世今做了蒙古人的走狗,那就不是你的个人恩怨,而是天下苍生的恩怨,杀了陈世今,是全中原百姓之福!”

    苏佳对萧天苦笑了一下,说道:“阿天,谢谢你一直关心我,可我每次却不能报答你……”

    “这说的是什么话?”萧天说道,“佳儿,我们之间已经不存在报不报答,也不存在谁欠谁了。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苏佳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很快走出了梁翁山,走到了汴梁城门口的大道上……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