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十章 寒灵神功
    离峨眉论剑会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追风派的所有弟子都变得愈加活跃起来。尤其是陈世今和李忆瑶二人,因为他们二人将会代表追风派去参加这次的论剑会。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个比较喜庆的日子,那便是李忆瑶的生辰日了。而今天也就是了,她的朋友都给她送来了许多的礼物。

    “忆瑶师姐,大家伙儿都来看你了!瞧,这是大家伙儿给你送来的礼物……”李忆瑶家门外,徐双领着吴贤和鲁涛过来给李忆瑶道喜。

    李忆瑶接过一个大包裹,开心的说道:“谢谢,谢谢大家了!”

    徐双笑着道:“忆瑶师姐,不如你现在就打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礼物?”

    李忆瑶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慢慢打开了包裹。只见里面装的是一支玉簪、一对玉镯、一个小泥人和一把竹笛。

    徐双继续说道:“诺,这玉簪和镯子是我和吴贤凑钱替你买的,那个精致的小泥人是淘淘花了一晚上的功夫做的。”

    “是吗?”李忆瑶惊喜道,“这小泥人真是捏得栩栩如生,淘淘,没想到你的手还挺巧的!”

    鲁涛听了,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然后用稚嫩的声音说道:“呵呵,其实这也没什么,以后只要忆瑶姐姐想要,淘淘都可以做!”

    众人听了这天真无邪的童趣声,都乐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声里洋溢着浓浓的欢乐。

    李忆瑶又问道:“这根竹笛是谁送的?”

    “噢,这跟笛阿……”徐双说道,“这根笛是陈师兄替你做的哟!”

    李忆瑶望着那根笛,虽然手工做的前后有些不对称,但整体质皮光滑,可见制作之人的用心。逐渐地,李忆瑶的脸上映出了少许的绯红。

    徐双补充说道:“人家陈师兄可是用心良苦,知道今天是你的生辰之日,又知道你上次不小心把笛掉在地上摔坏了,才想到要为你做跟竹笛。你看人家陈师兄多关心你啊!”

    徐双故意地左一句“人家陈师兄”,有一句“人家陈师兄”,说得李忆瑶好似芳心大乱了一般;再最后加一句“关心”,李忆瑶更是脸红得抬不起头来。随后,她假装批评道:“小双,你天天这么说‘陈师兄’,是故意激我……是不是?”

    “嘻嘻……”徐双向李忆瑶故作了一个鬼脸道:“陈师兄的礼物,你可要好好保管哟!”

    李忆瑶脸都红到耳根子上了,低头望着竹笛,没有再敢说什么话。

    徐双见状,便摆手说道:“好了,好了,吴贤、淘淘,我们该回去喽!”

    “是!”二人齐声答道。

    “对了……”徐双刚要走,突然停下脚,回头道,“忆瑶师姐,别忘了明天上午到西堂处与陈师兄弈棋哟!我们都会来看你的……”

    “噢……噢!”李忆瑶这才回过神来道,“我会去的,放心好了!”

    于是,一次短暂的聚会后,众人便分离了……

    李忆瑶一回到房,在一旁收拾家务的小红便先问道:“怎么,今天收到了特别好的礼物吧?”

    李忆瑶点了点头道:“嗯,有小双、吴贤送的簪子和镯子,有淘淘送的小泥人,还有陈师兄送的竹笛。”

    “这么多啊……”小红说道,“忆瑶,你猜我会送你什么礼物?”

    “这个嘛……”李忆瑶冥思道,“会是胭脂吗?”

    小红摇头道:“不对,是这个!”说着,从床后抽出一个包裹。打开包裹,里面竟是一件蓝色的布绸衣。

    李忆瑶见了,惊喜道:“哇,真漂亮,是小红姐姐你做的吗?”

    小红说道:“是呀,知道是你的生辰之日,我可是赶了几夜的功夫帮你做出来的……”

    “是吗?”李忆瑶高兴道,“太谢谢你了,小红姐姐!”

    小红看见李忆瑶见着衣服高兴的样子,也畅怀一笑。过了一会儿,她便向李忆瑶问道:“欸,对了,刚才陈世今来过了吗?我方才听到你们门外的对话声,却没有听到陈世今的声音。”

    想到这儿,李忆瑶也不禁好奇起来:“对耶,我刚才也没注意到,陈师兄为什么没有来?平时这种日子,他总是第一个出现。今天他是怎么了,只叫小双他们把礼物送过来……”

    “会是有什么事吗?”小红问道。

    “不知道……”李忆瑶摇了摇头,然后不好气道,“哼,既然他没有来,就好好惩罚他一下吧……”于是,李忆瑶从炉子旁拿出一个小刀。

    小红好奇地问道:“奇怪了,忆瑶,你究竟是要做什么啊?”

    李忆瑶又从包裹里拿出陈世今送给她的那把竹笛,然后用小刀在上面刻篆着。不多久,便在这把笛的上端刻出了一个“今”字。

    小红继续问道:“忆瑶,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李忆瑶笑道:“嘻嘻,既然陈师兄敢这般地‘漠视’我,看我不把他给我的礼物雕个‘稀巴烂’,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不来……”

    小红听了,笑着凑到李忆瑶的耳边说道:“忆瑶,你很喜欢陈师兄对吧?”

    见自己的心思被拆穿,李忆瑶脸红地吞吐道:“没……没有,谁……谁说我喜欢陈师兄了?”

    小红不用李忆瑶说也明白,只是微微一笑。过了一会儿,她转移话题对李忆瑶说道:“对了,忆瑶,汴梁神庙的玄空大师昨天来我们追风派了。你是知道的,玄空大师原是五台山玄清大师的门下弟子之一,玄清大师去世后,他便自号为‘玄空大师’宿于汴梁城的汴梁神庙。而本派掌门莫天行莫掌门又是玄空大师的弟子,故与玄空大师是师兄弟。尽管二人年岁相差不小,但彼此交情很深,也算得上是忘年之交。这次听说峨眉论剑,追风派将派出自陆清风陆前辈和莫掌门之后,最有出息和潜力的弟子,特地前来与莫掌门共叙论剑之事。忆瑶,你作为本派的代表,可以随时去找玄空大师聊聊。”

    “是吗?谢谢你了,小红姐姐!”李忆瑶仍旧是活泼地答道。

    “据说玄空大师还与古墓派掌门人兰姑有些交情……”小红继续说道,“弄不好这次玄空大师前来,还特地带来了古墓派的武功和心法,多与他交流说不定能学到点什么……”

    李忆瑶听了,兴奋道:“古墓派的武功?听起来好神秘,那我现在就去找玄空大师好了!”说完,李忆瑶准备冲出家门。

    小红见状,阻止说道:“欸,忆瑶,你知道玄空大师现在在哪里吗?”

    李忆瑶笑道:“那还不简单,他现在八成和莫掌门在弈棋论事吧……管他呢,我现在就去找他!”

    于是,李忆瑶飞地跃出家门,看来她今天是有些兴奋过度……

    小红见着李忆瑶跑出去的背影,口中默默道:“忆瑶……”

    追风派坐落的大山中,四季如春,最能给人留下印象的便是满山绚烂的桃花。几阵和煦的春风吹过,粉桃瓣飘飘然地脱落下来,静躺在湿润的土地上,给满是新春气息的大地带来几分浪漫的点缀。再加上阵阵淡雅的清香,整座桃花山可谓是人间仙境。

    整个追风派有东西南北四堂处,在追风派的东堂处,有一个几条小溪汇集而成的湖泊。湖泊清新见底,水流自由山上流下,再经湖泊下端口倾泻而出,水流下山而去。偶尔几片桃花瓣落入湖中,漂浮在水面上,再随河流奔下山去。意境之处,真是醉人之美……

    而东堂处又离追风派的正堂最近,因此,莫掌门莫天行一般处理完了帮中事务,若有空闲,便来这东堂处品茶赏景。在找人弹奏几曲,更是几番风味。而这天,汴梁神庙的玄空大师正与莫天行莫掌门在此弈棋赏景,他们边下边聊,边说边笑。

    “看来莫掌门对这次的峨眉论剑已是胸有成竹了……”一白须老者身着棕衣,两手微屈地坐在一华贵衣物披身的中年人对面,一边说着,一边望着桌上的棋局。看来此人便是玄空大师,而坐在他对面的应该就是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

    只见莫天行两眼微闭,凝思于棋盘,手着一子,猛然下落。随后,他才慢慢说道:“师兄你太夸张了,虽然说陈世今和李忆瑶二人是眼下本门最杰出的两名年轻弟子,但比起其他门派如逸仙门、萧家山庄乃至少林武当,还是远远不及。只能说近几十年,追风派在没有出现过此类出类拔萃的弟子了……哎,不知为何追风派难以在武林中立足于重要地位……”

    玄空大师听了,微微一笑说道:“莫掌门不要急着唉声叹气嘛!我听说那个叫陈世今的少年,血气方刚,年仅二十岁便已习得追风派的九大剑法,是难得的人才,看来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莫天行振作了一下精神,然后低声道:“是呀,那陈世今可以算是练武的奇才,李忆瑶也还不错……可复兴我追风派的大旗仅扛在他们两人身上怎行呢?”

    “莫掌门……”玄空大师突然转变语气道,“你还记得师父临行前和我们弟子说的话吗?”

    莫天行听了,也低声道:“师父是吗……”莫天行的思绪似乎是回到了从前。

    玄空大师慢慢说道:“你我二人,再加卢欢、‘妖鬼大师’二人,是师父手下最得意的弟子……师父曾说‘为人治世,非武德心术也。以武服人者,非强者卢欢也;以德服人者,非玄空救世济人也;以心服人者,非坎坷经世莫天行也;以术服人者,非鬼谷机关之术妖鬼大师也。’”

    “师父之前留下的话是吗……”莫天行默默道。

    正说着,从远处跃来一约莫十六七岁的粉衣女子,不用看也知道,此人便是李忆瑶。

    李忆瑶没有停下,一个箭步直接跃至了东堂台,也就是玄空大师和莫掌门的面前。

    莫天行见到李忆瑶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便疑问道:“忆瑶,你到这儿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忆瑶向右瞟了一眼,然后行礼说道:“回掌门,其实这次忆瑶……是来找玄空大师说点事情。”

    “找老夫?”玄空大师见了,笑着说道,“哈哈,小姑娘,轻功不错嘛!”

    莫天行见玄空大师也开口了,便介绍道:“师兄,这就是我刚才给师兄你提到的李忆瑶。”

    “参见玄空大师!”李忆瑶也有礼貌地向玄空大师打了一个招呼。

    玄空大师见了,也摸着胡子笑道:“小姑娘不但长得不错,轻功也不逊,想必武功也不错吧……”

    李忆瑶听了,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前辈夸奖……”

    莫天行又问道:“你这机灵鬼,怎么知道玄空大师和我在此弈棋?”

    没想到这次是玄空大师先发话了:“这说明李姑娘她聪慧过人啊!”

    李忆瑶听了,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突然,玄空大师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我要走了,汴梁城里还有事等着我去做呢……”

    莫天行忙问道:“师兄,不多留一天?”

    玄空大师说道:“我老了,开始变得很珍惜时间了……再说了,这帮里还有很多事情都等着你去处理,我留在这儿反而会让师弟你多操一份心。”

    莫天行又说道:“那让我送送师兄?”

    “不用了,我还没老得认不着路……”玄空大师说道,“这儿离汴梁城也不算太远,过了柳沙镇和梁翁山就到了。师弟,你只要记得每年师父祭日时来汴梁祭拜就行了。”

    莫天行行礼说道:“放心吧,师兄,师弟我一定谨记在心!那我还是让忆瑶送你吧,况且她刚才也找你有事。”

    “那也行……”玄空大师转身说道,“谢谢师弟的辛勤招待,我走了。”

    莫天行拱手道:“忆瑶,送客!”

    “是,掌门!”李忆瑶答道。于是,李忆瑶与玄空大师慢慢下了阶梯,离开了东堂处……

    二人离开后,直接来到了东面斜坡上……

    玄空大师一边慢慢走,一边问道:“小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忆瑶问道:“对了,玄空大师,您真的和莫掌门是玄清大师的门下弟子吗?”

    玄空大师回答道:“是呀……”

    李忆瑶又问道:“那其他的弟子哪里去了?”

    玄空大师捋了捋胡子说道:“老夫如今在汴梁神庙给人诵讲经德,你们莫掌门成了追风派的掌门人,卢欢更是不用说,他可是当今的武林四圣之一,至于‘妖鬼大师’嘛……他年轻气盛时,因与邪教发生关系,被人剜了膝盖,如今却不知何处……”

    “这样啊……”李忆瑶想了想,又转移话题,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峨眉论剑再过不久就要开始了,大后天我们就要出发去峨眉山了,在这之前……我想,玄空大师前辈能否指点一下小女子的武功?”

    玄空大师听了,摸着胡子笑道:“闹了半天,原来你是想让我教你一些武功啊?”

    李忆瑶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玄空大师忖度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教武功并非老夫在行,不过……老夫这次特地从汴梁来到你们追风派,的确是带来了一些武功和心法。只不过这些是古墓派的,古墓派掌门人兰姑和我有三分交情,所以允许老夫将个别古墓派的武功和心法传给有缘之人……看你这小姑娘倒是有几分灵气,即是有缘之人,那就传授你一二也行……”

    李忆瑶一听说玄空大师要将古墓派的武功传授给自己一二,心里开心得不得了。于是,李忆瑶不好意思地问道:“那……大师认为小女子可以练什么样的武功?”

    玄空大师望了望,闭眼说道:“姑娘非古墓派弟子,不宜学古墓派普遍心法;若是冷门心法,倒是可以尝试一二……李姑娘如此年轻便有那么厉害的武功,可以说是江湖中鲜有的女才。而这古墓派的武功心法虽大多适于女性,只不过想要练成,外人恐怕还是难以做到。”

    李忆瑶不禁问道:“适于女性?那意思是说我很适合练习喽?”

    玄空大师微微叹道:“哎,如果李姑娘你非要这么坚持不可,不如试试这套心法?”

    说着,玄空大师从自身的包裹里慢慢拿出一本册子,然后继续说道:“这时古墓派掌门人兰姑年轻时所抄写的《寒灵神功》,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学?”

    “寒灵神功?”李忆瑶又惊又喜道。

    玄空大师说道:“此心法女性习之甚好,若要传与他人,只需将自身真气贯于他人,使他人真气顺流即可。此心法以调整经脉、真气以及疗伤之用,若是恩爱男女二人习之,其效甚佳。”

    “那岂不是和《玉女·心经》有异曲同工之妙?”李忆瑶又问道。

    玄空大师缓缓摇头道:“非也非也,**乃古墓弟子心法必需之用,涉及所有古墓武学之法,讲求融会贯通;而寒灵神功以调整经脉、真气为主,武心合一为辅,非古墓弟子亦能习之。”

    “既然这《寒灵神功》这么厉害,兰前辈干嘛还将它公之于世呢?”李忆瑶又问道。

    “这正是老夫要说的。”玄空大师继续说道,“古墓派掌门人兰姑曾经为情所伤……”

    “为情所伤?”李忆瑶惊问道。

    “是的。”玄空大师说道,“约莫二十年前,那时兰姑的年龄也比你大不了多少,而兰姑却爱上了一个少年,此人便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逸仙门掌门人方仲天。”

    “方仲天?”李忆瑶惊道,“兰前辈竟然爱上了武林七雄之一的方仲天方前辈?”

    “不错!”玄空大师继续道,“当时方仲天与兰姑可以说是一见钟情、情投意合。兰姑当时准备和方仲天厮守一生一世,并一起习得古墓派的武功。可是不只是造化弄人,还是人心所向,方仲天最后并没有与兰姑结成夫妻,而是与当时著称的‘扬州女神医’李婷结了婚,还生了孩子。兰姑知此,便不再相信这世界上有所谓的爱情,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虚伪的,于是便早已将古墓派武功的隐密性抛之脑后。她相信时间没有真爱,即使将心法公之于众,也没有人能完全参透《玉女·心经》《寒灵神功》等之类心法……”

    李忆瑶听完后,低声说道:“这样看来,兰前辈实在是太可怜了……不过,玄空大师又为何让小女子去参悟寒灵神功?”

    玄空大师笑道:“李姑娘长得如此俏人,想必将来会有一段不俗的爱情之路吧……我想你若习得这寒灵神功,以后也有可能用得上。”

    李忆瑶听了,红着脸低头道:“其实,小女子也已有情意之人了……”

    “该不会是那个叫陈世今的少年吧?”玄空大师问道。

    见心思被说穿了,李忆瑶脸红得说不出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可是接下来的一句话似乎给李忆瑶头上泼了一层冷水。只听玄空大师哀哉道:“哎,李姑娘年纪轻轻,还不懂情为何物。世间之难,以情为首,不历百生沧桑之苦,轻薄以淡之,无缘无分,此非情也。方仲天以情轻之,遂留得兰姑愤嫉之苦;莫天行以情恶之,遂有苏仁之死、林雨霏之湮也。李姑娘还没有经历过情之苦,如若不知,终有仲天、天行之命,奉劝李姑娘在情感面前少一些纵由,多一些理智……”

    这句话李忆瑶不爱听了,于是她驳道:“我……我本来就喜欢陈师兄嘛,而且陈师兄也对我好,难道……难道这也有错吗?”此时的李忆瑶说的有些毫无忌惮。

    “你年纪轻轻,还不懂爱情……”玄空大师闭眼道,“陈世今之意,至多意为友善之情,爱情远早矣。世间的任何感情,尤其是爱情,是要经历许多的磨难的……”

    “经历磨难?可是我和陈师兄天天在一起,又何来的磨难可言?”李忆瑶突然间感觉到玄空大师句句有理,心里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害怕。

    “哈哈哈哈,不懂无关系,等再过段时间,李姑娘经历世间之事,自然会明白的。爱情这东西,还是要讲缘的……”玄空大师哈哈笑道,“好了,老夫要走了,给你的《寒灵神功》自己好好琢磨吧!”于是,玄空大师慢慢走下了山去,而李忆瑶没有再去送别。

    李忆瑶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儿,刚才玄空大师的那一段话让李忆瑶困惑不已却又不得不相信。

    “爱情是要经历磨难的……”李忆瑶站在原地,自言自语道,“这追风派大好的,何来的磨难?爱情要将缘……除了陈师兄,我还会和谁有缘分?为什么玄空大师这一番说教之后,我对陈师兄的感觉突然变得好淡好淡……”

    伴随着无数的困惑,李忆瑶边想边往家走……

    回到了家,李忆瑶便开始研究起那本《寒灵神功》。研究了一番后,李忆瑶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有着从未有过的舒畅之感,而且想要比武用气的话,真气回流也要顺畅多了。

    这时,小红从外面回来了,看见李忆瑶正在修身练功,便不由问道:“忆瑶,你又在练什么武功,这么入神?”

    李忆瑶见了小红,高兴地说道:“嘿嘿,我正在练‘寒灵神功’!”

    “寒灵神功?”小红大惊道,“那可是古墓派很少有人练成的冷门心法,世上鲜有人参透的,你从哪里弄来的?”

    于是,李忆瑶便把总体经过说了一遍,并开心道:“怎么样,小红姐姐?其实我并不需要完全参透,只需习得前面的心法即可。”

    “是吗?”小红又说道,“不过照玄空大师这么说,这兰姑前辈也挺可怜的……”

    “对呀,对呀!”李忆瑶跟着说道,“我想方仲天方前辈年少时也应该对兰前辈有感情在吧……也不知道天底下的男人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方仲天方前辈为何又会爱上那个‘扬州女神医’李婷?”

    小红想了想,然后说道:“据说他们二人结为夫妻后,尔后便生了孩子,只可惜……李婷生了孩子后便不幸去世了,据说方仲天方前辈为此而哀悼悲伤了好些时间,看来方仲天与李婷二人那还是真正地彼此真心相爱……”

    “难道这世间最难参透的真的是爱情吗?”李忆瑶嘟着嘴道,“也不知那李婷是何等品质,竟值得方前辈如此地爱怜她?”

    小红说道:“李婷当时被称为‘扬州女神医’,还是有些道理的。她不但医术高明,而且心地善良,经常关心当地的穷苦百姓,备受人们的爱戴,我想方仲天方前辈应该是因为这样才喜欢上她的吧……而听说兰前辈年轻时有些孤高自傲,世间很多事情都不放在眼里,如此与李婷比下去,我想方前辈会选择李前辈也不足为奇吧……”

    “这么说来李婷李前辈还是个为民排忧的好神医了?”李忆瑶笑道,“我将来也要向她一样,做一个寄心于民、胸怀天下的女侠!”

    听到此话,小红也笑了一笑。随后,她又说道:“其实,我们之前谈到的曾经的武林第一美人林雨霏,她其实也是李婷的一个好朋友……”

    “林雨霏?”李忆瑶道,“大伙儿之前不是还提到过她吗?”

    小红用略带悲伤的口气说道:“我想说林雨霏,是想说她对爱情的勇敢追求。作为武林第一美人,林雨霏必定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这其中就包括我们莫掌门。莫掌门对林雨霏可谓是用情至深,只可惜林雨霏并不看好莫掌门,认为他没有什么雄心抱负。相反的,她竟然爱上了一个叫苏仁的穷书生,尔后的事大家伙儿也都知道了……”

    李忆瑶听后,有些感伤道:“为什么世间那么多的美好爱情都是以悲剧收场,莫非真正的爱情真的像玄空大师所说,需要经历生离死别的磨难?”

    “我想玄空大师的意思可能是说,爱情是需要磨难来考验的吧……”小红说道。

    一提到爱情,李忆瑶又想到了陈世今,只听她道:“不过话说回来,陈师兄今天到底去哪了?我的生辰日不来也就罢了,为何走遍了追风派,连个人影都没有瞧见?”

    小红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望着李忆瑶,心里似乎有些发酸:“忆瑶……”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www.yuehuatai.com,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