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十九章 情痛之殇
    “万马奔腾”地离开了柳沙镇,苏佳与萧天又骑了几里地,才慢下速度来……

    二人下了马,苏佳一声口哨,马匹都四散而去……

    萧天不解地问道:“苏姑娘,你自己不留匹马吗?与其天天行走,骑马不是更轻松吗?”

    苏佳笑道:“傻瓜,你骑马是很轻松了,可你还得养得起马才行啊!天天这样走,连生活料理都成问题,哪还有余地去照顾马儿?再说了,马和人其实一样,与其被束缚,马儿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

    萧天在一旁陪笑道:“看来苏姑娘很热爱动物嘛!”

    苏佳见了,又是一笑,然后问道:“阿天,离开柳沙镇,你现在打算去哪儿?”

    萧天冥思了一会儿,说道:“我不知道……刘端刘兄弟自己要留在柳沙镇,可我却不能再回去陪他;回萧家山庄更是不可能,武功没有上进,他们是决计不会收留我的;去继续做木匠,只要是城镇,任何地方都可以……所以,我还是暂时跟着苏姑娘一起好了!”

    “跟我一起?”苏佳突然间收回笑容问道。

    “对呀!”萧天说道,“毕竟我现在还没有明确的目标,只想着如何提升武功,然后会萧家。”

    苏佳听完,脸上立刻阴沉下来:“你……跟着我?跟着我……有的只是无尽的痛苦和被追杀的危险。”

    “痛苦?危险?”萧天诧异不已,后来想了想,才恍然大悟道,“噢,我想起来了,苏姑娘曾经说过你要亲手杀掉两个人的。”

    听到这里,苏佳眼神顿时充满了愤怒,两手的拳头也渐渐握紧。

    萧天继续说道:“莫非苏姑娘你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报仇?哎,冤冤相报何时了……”

    苏佳听了,立马驳道:“你没经历过那样的痛苦,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没错!”萧天也开始正经道,“我是不懂仇恨,但正因为我不懂,所以我才可以淡化一切仇恨,好好为自己快乐地活着!”

    “可如果有一天你也尝到了那种滋味,你就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苏佳猛然回头,大声斥道。

    萧天先是吓了一跳,看见苏佳第一次对自己发火,萧天有些不知所措。但他还是镇定下来说道:“我知道,苏姑娘你之所以不敢把你的过去告诉任何人,是因为你害怕,你害怕重新面对痛苦的过去……”

    苏佳此时有些抽泣,摇头道:“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我要说!”萧天郑重道,“如果苏姑娘你不敢面对现实,你永远都没办法用一颗真诚的心去面对未来,因为你害怕、你懦弱,你连你现在是谁都不敢面对……”

    “再说我杀了你!”苏佳突然大叫道,然后向萧天挥掌而去。

    萧天见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便施展出“斗转星移”欲将苏佳稳定下来。可这萧天怎会是苏佳的对手,只见苏佳,招式变化多端,几招几式便用左手掐住了萧天的脖子,并逼得他一步步后退,最后,萧天被苏佳活活按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干上。苏佳趁势抽出了那把短刀,右手持刀架在萧天的左脸上。

    萧天被按得无法动弹,但他仍对着满面愤怒而又悲伤的苏佳说道:“你在逃避,你不想提起你的往事,更不想让人知道,所以你想杀了我……”

    苏佳开始有些抽泣了,她右手的刀在萧天的脸上越贴越紧,只听她抽泣道:“你在胡说……我真的会杀了你!”

    可萧天并不紧张,只是满脸微笑地望着早已泪流满面的苏佳说道:“我相信苏姑娘不会杀我,苏姑娘是好人……”

    两滴泪珠再次从苏佳眼眶里流出,这一切都看在萧天眼里。苏佳拿刀的手正逐渐用力,萧天也感觉到了愈来愈强烈的疼痛感。可萧天并不感到害怕,反而觉得欣慰——这是继与苏佳第一次见面后,苏佳与自己如此近距离的交流,也算是苏佳第一次想自己表达真情实感。

    苏佳强忍着泪,用想要发怒却又按捺不住怜悯的眼神真盯着眼神道:“你跟我,根本就不是一道的人……所以我们没办法成为朋友。你真以为在柳沙镇的时候,我会把你当成朋友?你太傻了,你只不过是我计划中的一个棋子罢了……”说着说着,不觉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萧天听了,收回了一些笑容,缓缓道:“你在利用我……”

    苏佳听了,强笑道:“对,我是在利用你……你,你应该恨我的对吧?”

    萧天望着苏佳满是泪水的面容,再次微笑道:“不,我不恨你……首先,你利用我是为了去救济柳沙镇的百姓,我不恨你;其次,你在撒谎,你还是把我当做了朋友,至少在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否则,你要杀我早就动手了,更别说会为了我而流泪……”

    听完后,苏佳已是泪流满面。绝代佳人的脸上淌满泪水,不免让萧天有些怜惜。苏佳哭着吞吐道:“你……你再胡说,我……我真的会……杀了你!”

    萧天感到脸上的痛越来越强烈了,好像苏佳的刀已经插进了他的脸中。可萧天依旧保持着微笑,向苏佳说道:“我相信你不会杀我的……苏姑娘,我永远都相信你!”

    泪水源源不断地从苏佳眼眶里涌出,她拿刀的右手虽在用劲,却是不断地颤抖。平时杀人不动眼色的他,而今不知为何在萧天面前变得黯然神伤。或许原因就在于苏佳平时杀的都是大奸大恶这人或是追杀她的刺客,而眼前的萧天却是一直信任自己的朋友……

    苏佳此时的内心很矛盾,一方面是过去的痛苦勾起了她悲伤的回忆;另一方面,如此对待朋友让她变得愧疚万分。而现在,她可能连自己在做什么都已经迷茫了……

    不知何时,一道红色的液体沿着那把漆黑的短刀往下流,一直流到苏佳的手腕上,然后慢慢垂直滴落。这液体有温度,暖暖的……

    苏佳猛然间从愁绪中惊醒,发现自己的刀已经在萧天的左脸上留下了一道细长的刀痕,脸上的血正慢慢往外渗流。

    “啊——”的一声惊叫,苏佳本能地松开了手,向后退了几步;而那把短刀掉在了草地上,上面的少许鲜血染红了周边的青草。平时杀人快刀见血的苏佳,今天见到这血,也在一旁不由地瞪大眼睛颤抖起来——她不敢相信由于她的失控而做的一切。

    萧天则在一旁低着头,捂着左脸,又有细细的血流从他指缝里穿出滴落下来。他强忍着那火辣辣一般的痛,俯身捡起了苏佳掉在地上的短刀,将上面的血擦拭后,欲将它还给苏佳。

    苏佳见状,一步步地向后挪去,眼神惊慌。

    “给,苏姑娘,你的刀掉了……”萧天左手捂着左脸,却仍面带微笑着向苏佳的方向走去说道。

    苏佳仍旧害怕得一步步后退,并不停地摇头。

    看见苏佳这个样子,萧天此时心里也不好受。于是他停下了脚步说道:“既然苏姑娘害怕我在这里,那我把刀放在地上……我离开,苏姑娘你自己来拿。”

    于是,萧天再次低下身子,慢慢将短刀轻放在地上。随后,他站起来对苏佳轻声道:“苏姑娘,那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苏佳站在一旁,用满是泪水并带着哀婉眼神地眼睛端详了萧天的每一个动作。之后,萧天转过身,慢慢地向远处的树林走去……

    萧天走得很慢,可是没有回一次头。苏佳用悲伤而又呆滞的眼神目送萧天慢慢离去。就这样,萧天渐渐消失在了远处的森林里……

    良久,苏佳才去捡起地上的那把短刀,将它慢慢放回了腰中。可苏佳本人依旧在哭,看来她对于萧天的离去不仅仅是感到愧疚……

    苏佳沿着一条小道慢慢往前走,可她的眼神却十分的呆滞。她的脑海里不断回想起刚才让人畏惧的一幕——萧天受伤,鲜血留在她手腕上的场景……虽然她已将手上的血洗干净了,可当她再次看到自己的手并想到那场景时,手依旧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我为什么会这么做?”苏佳开始小声地自言自语道,“阿天他不是恶人,至少他把我当成是朋友……他是那么的信任我,而我不但没把他当成朋友,还利用他,甚至还……”越想到这里,苏佳心如刀绞一般,越是伤心不已……

    缠绵泪,丝絮愁,伤惋离别愁更愁,相思寸心头……

    两天转眼飞逝而过,苏佳仍旧是一人在古道上行走着。不过她那毫无表情的面孔上略带着悲伤,而且眼圈有些泛红,看来这短短两天未能使苏佳淡忘两天前她对萧天做的“事”。

    苏佳走得有些累了,便找了一块大树底下坐下休息。苏佳将头靠在树干上,眼睛微闭,仰头对着繁密的树枝。现在只要苏佳一休息,她就会想到她因为个人的原因而对不起萧天的事。她自言自语道:“我到底是在干什么?自从出山以后,就再也没有朋友了。可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信任自己的朋友,我却……”苏佳再怎么厉害,毕竟只是一个少女——她越是想到这里,就越是心痛;越是心痛,就越是想哭……

    可她还是强忍住了。苏佳低下头,她有些饿了,于是便准备打开腰间的包裹找东西吃。她在包裹里摸着摸着,摸着摸着,突然摸到一个细长的硬东西。苏佳拿出了一看,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流了出来——这是一个紫色的包裹,小巧而精致,虽然布料有些破旧,但在苏佳眼里,这东西不免让她再次流泪。这包裹不是别的,正是七天前,萧天说的要送给她的礼物。现在算来,今天正好是第七天,算是开封之日了。

    于是,苏佳简单地擦拭了一下泪水,然后用手缓缓打开了那紫色的包裹。让苏佳眼前一亮——这是一把精致的用特殊木料制成的一把刀鞘。原来萧天之前就注意了,自从苏佳战胜朱启阳后,她的短刀就一直使用布幔包起来的,这样用起来是十分的不方便。于是萧天就想着送苏佳一把刀鞘,而他自己又是一个木匠,要做这件刀鞘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苏佳拨开木刀鞘后,发现刀鞘下还留有一封信:

    “怎么样,苏姑娘,我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这可是我用世上稀有的雪灵樟木帮你雕琢而成的。平时我都不舍得用那种木料,今天正好派上用场了。感谢苏姑娘的救命之恩,感谢苏姑娘的信守承诺,愿我们今后永远是朋友!

    萧天”

    苏佳手里拽着信,早已是泪流满面了。她将信纸揉成团,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她试了试刀鞘,握在手上滑而不脱,刀身插进大小刚好吻合,拔出刀来更是顺畅无比。看来这萧天的手艺确实是好,七天之前只不过是看了几眼并摸了几下,他就能就得其刀身长宽尺寸,雕琢成合适的刀鞘,这是要多少用心才能做得出来?

    而苏佳越看越是伤心,越看越是后悔,后悔自己对信任自己的朋友的冷漠,后悔自己对朋友肉体和精神上的伤害……

    “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蠢?阿天他又没做错什么,他一直关心我、相信我,可我却那样对他,我究竟该……”萧天的离去因苏佳而起,苏佳的心里越想越难受。她试着从树边站起来,可发现自己却站不起来,于是她自言自语道:“我是怎么了,伤心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吗?”

    “嘿嘿,你当然站不起来了!”突然从苏佳身后传来奸笑声,“你中了我的失魂散,现在全身都没力气了。”

    苏佳恍然大悟,发觉自己中了不明人士的奸计,心里暗道:“可恶,心里一直在想着阿天,根本没注意……要是平时警觉的自己,这种小陷阱自己根本不会中……”

    只见十几个瘦长的匪类走到了苏佳的面前,前排一贼头领似的人物奸笑道:“哎呀,今天真是发大了,我还是头一次抓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嘿嘿!”

    苏佳挪动着无力的身子,向树边靠去,突然间她觉得自己练拔刀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慌道:“这下糟了,要是有人能用内力给我打上一拳,我的真气就能回流,从而自解失魂散。可这几个贼人只看上我的美色,莫非我苏佳大仇还未报,今天就要在这阴沟里翻船?”

    那领头继续说道:“这可是我平生见到的最美的女子了,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我都有些不忍心玷污她了!”

    只听旁边一小卒喊道:“大哥,早弄早完事儿,小弟们也想快活快活!”只见其余十几个人个个垂涎欲滴地望着苏佳。

    “收啰嗦!”头领大喊道,“我还没快活,你们就想争着要了?待我爽够了,再给你们!”说完,慢慢伸手准备去解苏佳的衣衫。

    苏佳见对方的手越来越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嗖——”头领的手还未碰到苏佳的衣衫,一阵剑气飞过,带着尖锐的声音。头领的手下意识地收了回去,只见刚才自己手指所在的水平线的地面被削出一道剑痕。

    头领见了,大喊道:“是谁,谁敢坏你爷爷的好事?”

    话音刚落,苏佳两鬓微拂,一阵清风而过,一棕衣少年跃至,约莫十七八岁,左脸上有一道细长的刀痕,举剑挡在了苏佳的面前。

    苏佳见了,眼角几乎又要流出泪水——是萧天回来了。

    刚才的一招“剑气破天”,只用了三成力道,便让贼子头领惊了一下。只听贼子头领喊道:“你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敢一人和我们‘采花帮’的人作对,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苏佳心里惊道:“‘采花帮’?江湖上人人恶之的贼帮,已不知道有多少的女子惨遭他们的玷污。他们帮的人虽然武功不咋的,但他们十几个人联手,凭阿天一人之力,恐怕还是难以对付……”

    萧天严肃地回道:“哼,‘采花帮’?你们这些恶人,无恶不作,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就以萧家山庄的名义铲奸除恶、替天行道!”

    “萧家山庄?你是萧家山庄的弟子?”贼子头领惊问道。

    “不错!”萧天答道。

    贼子头领寻摸道:“怪不得刚才那一剑套路那么熟……”

    萧天放言道:“哼,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欺负一个弱女子,今天我便为民除害,杀了你们这些贼子!”于是,举剑飞身而去。

    “哼,就凭你?”贼子头领从部下手上接过大刀,横劈过去。

    “砰——”刀剑相碰,火花即出,萧天先发制人,滑动着长剑,将贼人的刀巧妙地拨开。贼人见状,避开了这一式,举起大刀企图再次劈去,欲占据先机。

    萧天见状,变换了一下步伐,侧身倚去,躲开这一刀,然后长剑向着贼人脑门急速削去。贼人赶忙重新拔回大刀,挡住了这一剑。由于用力过猛,萧天的手没拿稳,剑柄脱手了。贼人大喜,立马横刀劈去,欲将萧天拦腰斩断。谁知萧天并不慌乱,出手一招“斗转星移”将贼人的刀路拨开,然后回身一记重重的“连环拳”,只打得贼人胸前震响三声。“砰、砰、砰”,贼人胸前遭受重创,向后退了几步。

    没等贼人准备好,萧天迅速捡起地上的长剑,一招“剑气破天”呼啸而过。顿时周围黄沙四起,狂风乱作,长剑如闪电一般,迅猛而至。贼人站住了,双手托刀,用尽全力,尽身一挡。只听一声利啸,剑尖在刀背上划出了金色的火花;“剑气破天”冲击力颇强,贼人的大刀上直接划出了一个深沟。

    贼人被击得连退十几步,他看着萧天,表情惊愕不已。而这萧天见苏佳差一点遭人玷污,心中愤怒不已,哪肯收手?只见他向后翻身,收起长剑,一招“推云掌”发出。贼人部下见状,纷纷上来用手接过这一掌。怎么说人多也力量大,众人掌力仍旧还是超过萧天单掌之力。

    萧天不肯善罢甘休,转身又是一招“伏魔拳”,双拳齐发,只见内力随地上的风沙而起,着实的掌拳击,让众贼子有些把持不住,纷纷向后退了好几步。

    萧天自己也没想到,当保护自己心爱的人时,武功居然变得如此之强,连坐在身后的苏佳也大吃了一惊。

    只听贼人怒喊道:“好小子,给我一起上!”于是十几人纷纷亮出兵器家伙,齐挥朝萧天砍去。

    萧天见状,急忙拿起长剑加以抵挡。霎时间,十几个兵器都砍在了萧天的长剑上,萧天差点没站稳倒了下去。没完,众贼人一齐“啊——”地向前用兵器向萧天顶去。萧天被逼得一步步后退,果然自己还是寡不敌众。又是“啊——”的一声,十几贼子一齐用力将兵器一挥,直接将萧天弹开来。

    萧天被弹开后,连退二十多步,一口气退到了苏佳的身边。十几贼子见状,又一齐冲了上来。贼子头领喊道:“去把这臭小子的胳膊给我剁下来!”于是,十几人眼睛发红地朝着萧天而去。

    苏佳转头对萧天说道:“阿天,在我肩上用内力打上一拳!”

    “什么……”萧天有些惊奇地问道。

    “没时间了,快点用内力打一拳,打一拳我就能动了!”苏佳急忙喊道。

    没办法,危急关头,萧天还是听了苏佳的话,用了尽量最小的力量在苏佳的肩上打了一拳……猛然间,苏佳调整心法、真气回流、穴道畅通,顺势解了失魂散。顿时,苏佳站起身来。“嗖——”地神刀出鞘,一刀而过。突然间,冲上来的十几人兵器全部被截成两段,众贼人顿时都停了下来,望着自己拿着破碎兵器的颤抖的手,害怕得两眼发直。

    苏佳心中的怒火还未消停,又是竖着一刀而下。刀气呼啸而过,如同雷鸣闪电,看来苏佳这一刀是用足了全力。

    “啊——”的一声惨叫,贼子头领的手臂直接被苏佳活生生地一刀给剁了下来,更令人恐惧的是,这一刀下去,地上还留下了深深的沟壑。大量的鲜血从手臂中喷涌而出,填满了地上的沟壑,众贼人见状,都惊怕得不敢作声了。

    苏佳大声叫道:“全都给我滚——”

    十几人像受了死亡指令一般,立马扶着昏死在地上的断臂贼子头领,仓皇而逃……

    过了良久,苏佳将刀收回了木刀鞘,见到萧天,立刻哭着将脸转过头去,欲要自己离开。

    “苏姑娘,不要走!”萧天说道,“我想了想,是我错了,我不该提及苏姑娘的痛处,所以特地回来向苏姑娘你……道歉。”

    苏佳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回头深情地望着萧天,摇头道:“不,是我错了,我不该……”

    萧天见眼前的绝代佳人在自己面前落泪,心里很不自然,于是他转移话题关心道:“你……不要紧吧?”

    苏佳笑了笑,说道:“我没事……谢谢你及时赶到。”

    萧天抓了抓头说道:“我……不是说这个了,我是说……我刚才在苏姑娘你肩上打了一拳,你……不要紧吧?”

    苏佳听了,心里暗自好笑了一番,然后用手抚了抚肩说道:“傻瓜,就你那力道,还想伤了我?”

    “我想也是……”萧天笑了笑,忽然注意到苏佳腰间的木刀鞘,那是他亲手送给苏佳的刀鞘,于是他说道,“苏姑娘,你腰间的刀鞘……”

    苏佳见了,说道:“噢,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我信守了承诺,今天是第七天,我打开了它。谢谢你,阿天!”

    萧天听到苏佳的赞美和谢意,脸又不禁一红……

    紧接着,萧天与苏佳二人走出了林子,向着远山走去……

    苏佳问道:“对了,阿天,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萧天说道:“其实……在我离开你那天,本想回头找你的,却突然发现有十几个贼子在跟踪你。我还以为是苍鹰派的残党,想加害于你,便跟上他们了,然后慢慢就找到你了……”

    苏佳停下了脚步,想了想,摸着那把刀鞘说道:“阿天,你的手真的好巧,刀鞘的大小刚好吻合,用起来平滑且不脱手,看来你真的是为我真心准备了这个礼物,谢谢你,阿天!”

    萧天的心此时早已是砰砰乱跳了,这位绝代佳人的每一句话都足以让他销魂。

    苏佳看了看萧天,然后将身子扭到一侧,微笑着说道:“怎么样,好看吗?”原来她是想让萧天看自己佩戴着那把刀鞘是否好看自然。

    然而苏佳这一侧身,整个侧面尽收萧天眼底——苏佳实在是太美了,再加上萧天送给她的刀鞘,尽显几分巾帼风味。萧天红着脸说道:“好看,真是……太好看、太搭配了!”

    听了萧天的赞扬,苏佳冲着萧天微微一笑。那笑容不再跟柳沙镇时的一样了——萧天看得出来。当苏佳曾经利用他的时候,那笑容或许有些内涵,但此时的笑容是最纯洁、最真实、最甜美的。萧天的心始终激动地平静不下,或许这一刻,他真正爱上了苏佳……

    然后苏佳很快收回了笑容,眼神略带悲伤地望着萧天脸上被自己失手划上的刀伤。萧天注意到了,于是眼睛也向左瞟去……

    可是接下来苏佳的一个动作再次让萧天内心激动和紧张——苏佳伸出了右手,轻轻抚摸着萧天左脸上的刀伤。苏佳轻声问道:“还疼吗?”

    萧天听到苏佳这句话,带着柔和的韵调,心都快醉了。他吞吐道:“还……还有些疼……不过过两天就好了,苏姑娘你不用担心了!”其实萧天表面上很疼,心里却是舒坦无比,能被如此美丽的女子关心抚摸,他已经死而无憾……

    突然,苏佳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道:“阿天,你曾说过要跟我一起,去走遍大江南北,找我的母亲并且助我报仇对吧?”

    萧天点头道:“嗯!”

    苏佳低声叹道:“哎,我走的是一条险路,每天都面临着生命危险,你真的不怕吗?”

    萧天笑着说道:“只要跟苏姑娘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苏佳笑了笑,说道:“哼,那好吧……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来历吗?我以后可以告诉你……”

    萧天听了,不禁问道:“可那不是苏姑娘你痛苦的回忆吗?你真的忍心说来给我听?”

    苏佳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不是把我当成了这世上最亲的人了吗?我们现在又是最好的朋友,告诉你也是理所当然……”

    “那……好吧!反正以后我就跟着苏姑娘了……”萧天自信地笑道。

    苏佳抬头望了望广阔的苍穹,然后低下头说道:“我的身世来历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待我以后慢慢道来……”

    夕阳西下,萧天和苏佳二人的身影依旧在山谷中行走着,他们走的,是一条未知的路……

    一殇注定两情缘,苦思愁旅荡心间。待问天涯何时渡,笑看明日落花烟……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www.yuehuatai.com,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