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十八章 神刀鬼影
    大厅之内,柳金权正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因为他认为就算苏佳武功再高,也决计不是他“无影神剑”的对手。想到自己即将“抱得美人归”,心里可以说是乐到极点。

    可柳水碧则在一旁不放心地问道:“可是哥,你真有十足的把握战胜苏姑娘吗?要知道,她可是战胜了‘**第一刀’朱启阳的人啊……”

    柳金权骄傲地说道:“朱启阳算什么,我根本不放在眼里。他朱翅派之所以能和我苍鹰派较劲,纯粹是人多势众罢了。要把我和他拿出来单挑,对付他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柳水碧听了,仍旧不放心道:“可我还是不放心,谁也不知道那苏姑娘是何来历;再说了,她战胜朱启阳的那一场对决,也不知道施展全力了没有,是否有所保留……况且遇到此等武林奇异人士,你我二人还是头一次……我看还是等过几天师父他老人家来了,再做打算吧!”

    柳金权听了,笑着说道:“妹妹,难道你怀疑你哥我的实力吗?我怎么说也是武林中响当当的‘无影神剑’,怎会输给一个身份不明的小姑娘?再说了,妹妹你还不是天天盼着自己能有个嫂子吗?所以说,不必等师父他老人家了。”

    “可是……”柳水碧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柳水碧一手拦住了。

    只听柳金权说道:“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明天正街我便与苏姑娘一决高下。到时,看你哥我怎样娶得俏媳妇儿吧!”说完,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柳水碧则站在一旁,默然不应……

    又到了夜晚……

    这个夜晚有些凄凉,本应出现的明月也被乌云遮得严严实实……

    苏佳仍旧独自在客房里吹着笛,笛声婉转却又有些凄凉。她向着幽静的街道放眼望去,神情波澜,似乎在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又似乎在筹划着明天的对决……

    一段曲子过后,她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将竹笛慢慢放回了自己的包裹里。她转坐了过来,关上窗户,然后深情地望着桌上的残烛,对着微弱的烛光轻轻一笑。现如今,她竟又从哀情转为一抿微笑。烛光照射在苏佳的脸上,一张绝代佳人的面容顿时变得深美甚至有些醉意,尽显柔丽之美。与其照铜镜,对着烛光凝望反让苏佳更显几分佳人悴意,那倾城之容颜足以让天下男人为之销魂,这恐怕便是佳人倩影魅力之所在吧……

    “咚、咚”,门外的敲门声,瞬间打破了此刻的安详与宁静。

    “谁?”苏佳很快恢复到原来警觉的状态,低声问道。

    “是我,萧天。”门外是萧天的声音。

    苏佳一听是萧天,便站起身前去开门。

    “吱——”门打开了,苏佳见了萧天,微笑道:“是阿天啊,今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萧天顿了顿,轻声说道:“没……没什么,就是想和苏姑娘你说说话……”

    “噢,那你进来吧!”苏佳说道。

    于是,萧天走进了房间,苏佳随后关上了房门。

    萧天仍旧有些不自在,毕竟和一个女子独处在一个房间里。苏佳坐到了床上,萧天问道:“苏姑娘,你明天真的要和那个柳金权下赌注一决胜负吗?”

    “不然呢?”苏佳笑着问道。

    “可万一苏姑娘输了……”萧天吞吐道,“岂不是要……”渐渐地,他有些说不出口。

    苏佳笑道:“你是担心我会输吗?”

    “算是吧……”萧天接着说道,“若苏姑娘输了,不是要嫁给那个混蛋了吗?”

    “你是说柳金权是混蛋?”苏佳偏着头问道。

    萧天壮胆说道:“本……本来就是嘛,他不但欺压当地百姓,还想逼迫苏姑娘你婚嫁,这种人不是混蛋是什么?”

    苏佳听了,“扑哧”一笑道:“那你认为我和柳金权比起来怎么样?”

    看见苏佳如此一笑,萧天先是脸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苏姑娘你当然是好人了,你不但用计挑拨了这两大恶势力的自相残杀,还把他们抢来的金粮分还给当地百姓,苏姑娘你真的可以算是‘济世大侠’……不,是‘济世女侠’!”

    苏佳听了,又是一阵促笑:“看来你倒是一个蛮可爱的小傻瓜……”

    听到如此话语,萧天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随后又问道:“若苏姑娘你输了,可如何是好?”

    苏佳顿了一会儿,然后短声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输给柳金权的。”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萧天继续道,“对了,苏姑娘,你还记得之前我送给你的一个包裹吧?”

    苏佳想了一会儿,说道:“噢,就是你之前送给我的礼物吧?”

    “你……没有偷偷打开看吧?”萧天不好意思地问道。

    苏佳笑道:“呵呵,没有啊!你不是说要七天之后吗?离期限还有两天,我再等等吧……”

    见苏佳真的信守诺言,萧天心里又是一喜。

    苏佳冥思了一会儿,突然问道:“阿天,我们两个是很好的朋友对吧?”

    “对……对呀!”听到这句突如其来的亲切话语,萧天脸红道,“苏……苏姑娘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苏佳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明日辰时我与柳金权对决,你能不能帮我做件事?”

    萧天毫不犹豫地答应道:“没问题!”

    于是,苏佳站起身,走到萧天身边,对着他的耳边讲述道……

    第二天里辰时还有一点时间,但柳沙镇正街的两旁却早已站满了观众——他们都是来观看这场足以让人一睹风采的武林对决……

    在岔口的马厩旁,萧天一边照顾着马儿,一边——和他的师父老瘸子在谈话。

    老瘸子惊讶道:“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要走了,走哪儿去?”

    萧天低声说道:“不知道……但我只知道和苏姑娘一起,不会错的……”

    “这些天苏姑娘的事我都听说了……”老瘸子叹道,“她确实很厉害,而且有着侠义之心,你这臭小子跟着她不会错的……”

    萧天又说道:“对不起,师父,徒儿不能在您身边孝顺您……”

    “别这么说,臭小子,男儿志在四方嘛……”老瘸子用拐杖打着萧天的腿说道,“为师老了,今生恐只能在这柳沙镇养老了……你还年轻,不能和我一样,你要见的世面还多着呢!”

    萧天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

    突然,老瘸子从身上拿出一本书,对萧天说道:“臭小子,老子这一生虽为玄清大师的弟子,可没学到几手功夫……唯独学得机关术。你这臭小子虽脑子笨,但有孝心,明辨是非,老子今日便把这本我一生钻研的‘机关要术’的秘籍传与你……”

    萧天见了“机关要术”的书籍,惊讶道:“这……徒儿怎受得起?”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臭小子!”老瘸子先是大骂道,然后又平静道,“这是老子花了一生的心血写成的,你给老子好好珍惜了……”

    “师父……”萧天默默道,并缓缓接下了那本“机关要术”。

    老瘸子见罢,转身说道:“臭小子,萧举贤教了你,老子也教了你,你给老子在外面混出点名堂来……有时间的话,尽量回来见见师父……”说完,拄着拐杖慢慢离去。

    萧天望在眼里,看着老瘸子的背影,心里思绪万千……昨晚因为苏姑娘的缘故,萧天似乎是今天要离开柳沙镇……

    “哟,萧兄弟你怎么在这里?”背后传来一个豪放的声音——是刘端。

    萧天回头便回道:“噢,是刘兄弟啊!怎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句话我还想问你呢,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刘端问道,“你难道不想看看你那苏姑娘和柳金权之间的对决吗?”

    “噢,我等比武开始再过去看。”萧天继续问道,“对了,刘兄弟,你觉得苏姑娘和柳金权相比何如?”

    刘端顿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柳金权这个人不但仗势欺人,而且欺压百姓,人人恨之入骨;而苏姑娘昨天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我认为她是一个肯为天下百姓着想的女侠,这样的人是刘某平生所佩服之人!”

    萧天又问道:“那刘兄弟你认为,这场对决究竟谁输谁赢?”

    刘端想了一会儿说道:“柳金权平时骄傲自大、仗势欺人,我们这些底层人武功不及他,自然不敢反抗;而今出来个这么厉害的女子,不但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朱启阳,还造福了当地的百姓。我自然希望苏姑娘能赢,好灭了柳金权的嚣张气焰,从此百姓不再受苦!”

    “这样啊……我也希望苏姑娘赢。”萧天低头轻声道。

    刘端发现萧天的表情有些忧郁,便问道:“你怎么了,萧兄弟,好像不高兴似的?”

    萧天望着刘端,缓缓说道:“那个……刘兄弟,我和苏姑娘就要离开柳沙镇了。”

    刘端听了,惊问道:“什么,你们要走,为什么?”

    萧天说道:“柳沙镇已经不适合我们待下去了,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可是……”刘端似乎要说什么,可咽住了,随后说道,“也好,人各有志,若你真的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就坚定不移地去吧!”

    “谢谢你,刘兄弟……”萧天说道,“以后无论我到哪里,都不会忘了有你这个朋友。”

    刘端听了,郑重道:“萧兄弟,你是我在柳沙镇结交的第一个好兄弟!”

    萧天听了有些感动,也说道:“刘兄弟,你是我在柳沙镇除苏姑娘外,结交的第一个有仗义的好兄弟!来——”说着,张开双臂欲要拥抱,以表达兄弟之情。

    刘端上前与萧天紧紧拥抱在一起,说道:“十几天里,没有白交你这个朋友!”

    两人松开后,萧天问道:“刘兄弟,你难道不想像我一样离开这儿吗?”

    刘端摇头道:“我是柳沙镇的人,我今生今世也要为柳沙镇的百姓做贡献。”

    “你是一条汉子!”萧天捶着刘端的肩膀说道,“我不在的日子里,多结交几个仗义疏财的朋友,我相信柳金权手下肯定还有像我们一样有着侠义之心的汉子!”

    “嗯……”刘端回道,“你也是,我不在的日子里,多学会喝酒,假如他日有缘再相会,咱俩一定要好好喝一顿!”

    “一定!”萧天说道。两人面对面,兄弟间相视一笑。

    “好了,去正街看他们二人的对决吧……”刘端说道。

    于是,二人肩并肩地向着正街走去……

    今天是阴天,乌云密布,看不见一丝阳光。正街上虽站满了人,可是却安静得很。几阵凉风吹起地上的落叶,给人几分肃杀之感。

    街道左右各站一人。左边是一蓝衣女子,只见她静静伫立着,面无表情,全身昂然挺立,一副庄严却又神秘的形象。她右手紧握着一把漆黑的短刀,短刀缓缓晃动,刀锋上折射出的寒光足以让所见之人窒息。此人便是苏佳,此时她正双目闭合,默默等待着对决的开始。

    而右边还有一白衣公子,此人应该就是“无影神剑”柳金权了。远望而去,柳金权此时手托宝剑于背后,另一只手向前贴身微屈,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只见他一张得意的脸,静静地站在苏佳对面。

    这样看来,双方似乎是做好了准备……

    良久,柳金权先道:“怎么样,苏姑娘?辰时已到,是否可以开始了?”

    苏佳慢慢将眼睛睁开,冷冷说道:“随柳公子便!”

    此时,萧天和刘端总算是在比武开始之前赶了过来。二人好不容易才挤进人堆里,萧天突然说道:“刘兄弟,我们两人分开看吧!刘兄弟,你在这边,我去另一边。”

    “噢!”刘端也说道,“那你自己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了!”于是,萧天又挤着挤着,到另外一堆人群里去了……

    正中央空气开始变得愈加凝重,看来对决一触即发。

    柳金权抬手先道:“就让你苏姑娘先动手吧!”

    苏佳轻轻一笑,似乎表明了她已答应……

    “嗖——”突然,苏佳挑起短刀一招而下,强大的刀气随着强势的气流直冲柳金权而去,真气的速度极快,欲一击压制住柳金权。柳金权先是紧张了一会儿,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跟这样的高手对决过了。好在柳金权的反应也是极快,只见他脚底真气一运,整个人顿时腾在半空中,便轻松地躲开了这一刀。

    可是接着,第二刀、第三刀随即而至,刀锋划擦的声音如同鬼嚎,让人畏惧不已;而且刀的力量与速度大得惊人,在柳金权眼里,眼前的这个苏姑娘真的可以算是一类的高手了。于是柳金权沉着应对,只见他施展轻盈的步伐,用剑使出两招“幻化长虹”,两个轮回后,才算是勉强挡住这两刀了。

    这一次,不等苏佳先出招,柳金权一跃而上,人随剑不停地旋转着——无影神剑,只见空中的柳金权身旁,一剑顿时幻化成千百的剑芒。只听“喝——”的一声,剑芒四面八方开来,却向着同一方向——苏佳的方向喷射过去。

    苏佳见状,身子向后微侧,脚步向后轻盈地挪动着。突然,她停住了,人随刀原地旋转起来。又是一阵凄厉的刀啸,强大的刀气碰上柳金权的剑芒,本来声音就很刺耳,这一下更使声音变得杂乱无章,弄得周围的观众有些经受不住。

    柳金权没有停,趁苏佳还没有收刀,几步冲上,然后轻轻一跃,便跃至苏佳头上几丈高。接着,“无影神剑”幻化出的剑芒又从上方袭来。没完,柳金权又落至苏佳的几个方向,施展神剑。至此,千百的剑芒便从苏佳的四面八方袭来,苏佳已完全没有可逃脱的角落了。

    谁知苏佳仍不心慌,只见她两眼微皱、起身而跃,然后疾速迅猛地挥舞着短刀。刀流形成的强大的屏障挡住了柳金权射来的每一支剑芒,刚才柳金权所施展的变化莫测且又阵势逼人的剑气顿时被这强大的刀流驱散得无影无踪……

    两边的观众见了,纷纷鼓掌叫好。柳金权则在一旁大吃了一惊,在他的印象中,江湖上还没有哪个平辈女子能把他逼到这个地步。柳金权于是心神稍定,然后跃至半空。这次他停在了一座屋檐上,欲要再施一招,只听他大喊道:“接下来这招可是绝技,苏姑娘可要小心了!”

    苏佳默然不应,将短刀在手上娴熟地转了一圈后,便紧握短刀,随时做好应对准备。

    突然,屋檐上的柳金权手上忽地变出数把剑。只见柳金权用内力将所有的剑都悬在了半空中,随着一声令下,剑开始旋转,然后剑又幻化出千万的剑芒,每一支剑芒也旋转起来。周围之人见后,退得更远些了,看来他们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喝——”又是一声令下,千万旋转的剑芒纷纷向着苏佳飞去,其剑声响彻云霄。密密麻麻的剑芒像狂风暴雨一般向下打去,柳金权的绝技——“御剑燎原”,随风而下,呼啸狂奔。

    没想到苏佳依旧镇定自若,只见她这次的刀挥舞得更快了,不偏不倚地挡住了柳金权飞来的每一支剑芒。但是这“御剑燎原”与刚才的“无影神剑”又有差异,“无影神剑”是一招一式地袭来,而这“御剑燎原”攻过来的剑芒却是源源不断。于是,只见地面上的剑痕已是一点点增加,逐渐变得密密麻麻起来。

    横扫了几刀后,苏佳见这剑势可谓是源源不断,再这样扛下去,迟早会累死。忽的,苏佳全身跃起,似要变招。只见苏佳右手握刀,几个小轮回之后,“嗖——”地猛劈一刀。突然,被刀削过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刀晕。伴随着凄厉的刀啸声,刀晕越来越大,如同魔鬼一般。

    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如同魔鬼般的刀晕真如魔鬼一般张开了大口,将柳金权所射出的剑芒一并吞进,等刀晕一消失,“御剑燎原”也消失了。

    此时的柳金权见后,额头上已是冒出了滚大的汗珠——他紧张无比,他知道在此之前,除了他的师父卢欢外,还没人能破这招“御剑燎原”,而且还破得那么轻松。

    “这不可能……不可能,她究竟是何方神圣?”柳金权开始紧张地自言自语道。

    果然,施展完了那套魔鬼般的刀法,苏佳的脸上依旧是很平静轻松。而这回,苏佳不再给柳金权任何反击的机会,趁柳金权还没反应过来,苏佳猛地手起刀落,只听一声鬼一般的刀啸,房檐的一角直接被苏佳一刀给削掉了。

    檐角一断,柳金权不得不跳了下来,可他毫无准备。突然,苏佳趁柳金权还未完全落地,又是横向一刀劈过。柳金权一见不妙,急忙低头向后仰去。但苏佳的刀势迅猛,柳金权的发髻被这一刀直接劈散,柳金权“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地。

    苏佳见胜负已分,便没有再出招,慢慢收回了短刀。

    柳金权强忍着痛向苏佳问道:“那……那是什么刀法,你……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柳金权的语气中带着无比的恐慌。而柳水碧见了,担心哥哥的伤势,急忙跑过来在一边搀扶。

    萧天在一旁见了,暗道:“太好了,是苏姑娘赢了……”

    柳水碧则在一旁哭道:“哥,你没事吧?”

    苏佳却不以为然,冷冷说道:“好了,柳公子,你该兑现你的诺言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你休想!”柳水碧回头怒道,“来人,给我拦住这贱人!”说完,从街道前后冒出了众多的官兵和强盗,看来这柳水碧是死也不会放过苏佳了。

    萧天见状,心里暗道:“这柳氏兄妹果然没有信守陈诺,苏姑娘真是料事如神……好了,我得去执行苏姑娘安排的下一步计划了!”于是,萧天无人注意地转身而去……

    苏佳见到此景,轻声一笑道:“哼,你以为你这点人可以拦住我吗?”

    柳水碧咬牙道:“你……我就是死,今天也不会放你离开这柳沙镇的!”

    苏佳听了,轻声一笑,随后再次抽出了那把短刀,往头上一举。只见漆黑的短刀上,折射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众人见之,欲要后退,不敢上前,毕竟他们刚才也看到了那把短刀的威力所在。

    只听苏佳大喊道:“我已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但今天若有人挡我,这里就多一条尸!”此时,这位绝代佳人居然说出这样的狠话,人人见之都有些畏匿。

    拦路的官兵更是犹豫不定,到地上还是不上?上,弄不好就被苏佳给一刀劈死;不上,事后会被柳水碧整死。

    举足不定间,柳水碧怒喊道:“怎么了?你们快上啊,你们不上,我会一一抽掉你们的筋!”

    这次的话更狠,官兵强盗们这回是不得不上了。以王标为首,他率领的军队从前后包夹袭来。

    苏佳见状,手握短刀,欲随时作战……

    “啪、啪、啪、啪——”忽的,正街巷道内响起了无数的鞭炮声,烟火从巷道一直延伸到正街处。站在两道旁的观众见了烟火,纷纷避让开来。

    “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柳水碧将受伤的柳金权拖至路边惊问道。

    “吁——”突然,收到了鞭炮声的惊吓,大群的马匹从马厩里跑了出来。

    “不好,是……是马厩出问题了!”柳金权强忍着痛喊道。

    只见成群的马匹从巷内跑进了正街,然后向着镇门口呼啸着奔去。上面还有一人——是萧天。群马而过,本来围攻苏佳的后排部队现如今已是四下逃散;没来得及逃的,直接被马队冲翻在地。

    “苏姑娘,快上马!”萧天竭力大喊道。

    苏佳回头对萧天笑了一笑,然后整个人轻轻一跃,便跃至一匹马上。于是,两人分别骑着马,带着一群马匹,向着镇门口直冲而去……

    如此浩荡的声势,挡在苏佳前面的部队也都逃窜而去。顿时,柳沙镇的整条正街已然是万马奔腾之势……

    原来,在前一天晚上,苏佳就已经很有把握战胜柳金权了,于是便一直策划着如何快速逃出柳沙镇。之前她之所以让萧天去养马,就是以备不时之需。她也早就料到柳氏兄妹会食言,若输了必然不会放过自己。于是她便把自己的计划告诉萧天,叫萧天帮她完成所有的逃跑计划。

    其实,正如柳水碧所猜测的那样,自苏佳被那群刺客袭击后,苏佳就有改变计划的举动了。换句话说,打从一开始,苏佳就决心尽早离开柳沙镇。毕竟,她怕过几天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来到镇里后,事情会变得很麻烦;只要仔细一调查,弄不好苏佳的身份和来历就会暴露。但其实苏佳也不是个完全冷血的人,她也放不下镇中的百姓。于是,苏佳便用计挑起两派之间的矛盾,还救助了当地的百姓。包括今天在此与柳金权的一较高下,也在苏佳的计划之中。这一连串的计划实施,如今,苏佳仅凭一人之力,便将这柳沙镇弄得个天翻地覆,这恐怕让之前不可一世的柳金权以及朱启阳都没有想到吧……

    众马狂奔向了镇门口,所当官兵见状,无不赶紧退让,有的甚至没躲过,直接被一卷而倒……

    苏佳与萧天二人骑马越过了柳沙镇的镇门口,众官兵也无人抵挡。同时,苏佳与萧天也算是度完了在柳沙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