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十七章 劫富济贫
    第二天清早,萧天仍旧像往常一样在后院等苏佳来指导他的武功……

    萧天想到昨天晚上的事,依旧有点担心,他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苏姑娘今天早上心情怎样?哎,昨晚的事儿还真是恐怖,差点儿送了性命。要这种事多来几次,几条命我都不够用……”

    “阿天,你这么早就来了。”萧天身后传来苏佳银铃般的声音。

    萧天转头一看,苏佳正面带微笑地朝这边走来,脸上不觉一红。于是,他关心地问道:“那个……苏姑娘,昨晚发生的事……”

    “噢,那个呀……”苏佳说道,“你放心,我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萧天话虽这么说,心里仍旧是感到诧异,毕竟苏佳昨晚亲手杀了十个蒙面黑衣刺客,仅仅一个晚上就变得心如止水,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苏佳又问道:“倒是你,阿天,今天什么事让你这么兴奋?”

    “噢……噢!”萧天反应过来,从腰间拿出一个包裹对苏佳说道,“昨天我对你说过,要送你一个礼物的。诺,这是我昨天晚上弄的。”

    苏佳将包裹接过手后说道:“就是这个?”

    “嗯!”萧天点了点头。

    “那谢谢了……”苏佳相视一笑,伸手准备打开包裹。

    萧天见了,连忙阻止说道:“苏姑娘,这个礼物现在还是个秘密,要过七天才能打开,到时你见了一定会很开心的,所以说包裹可以先放在你这,但千万别打开……”

    苏佳见了,笑着说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不会偷偷打开?”

    萧天也笑道:“我相信苏姑娘不会骗我!”

    “嗯……那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苏佳想了想,又说道,“你得帮我去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萧天问道。

    苏佳说道:“你得先答应,我才能带你去。”

    萧天听了,笑了笑说道:“苏姑娘要求我做的事,我都会答应。”

    “那你是答应喽?”苏佳笑着问道。

    萧天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不过苏姑娘,究竟是何事让我帮你?”

    苏佳笑着说道:“跟我来就知道了……”

    于是,萧天跟着苏佳去了……

    走了没多久,二人来到了柳沙镇的主干大道上。柳沙镇的大道十分宽敞,能够并排些许马车。而大道的两头正是小镇的东西门,无论从哪个方向走,都能通往镇郊区。而在大道的两侧,又有许多的小岔口,这些岔口有些是通往其他街区的,而有些岔口只是个死角落罢了。

    苏佳将萧天领到了大街的正中央,萧天好奇地问道:“苏姑娘带我到这里做什么?”

    苏佳指着前面的一些岔口道:“诺,阿天,这大道上的岔口有好些个是死巷道。我在每个巷道里请人设了一些马棚,饲养了好些马。你就负责找到这些马棚,然后每天早上就去照顾这些马匹。”

    萧天问道:“苏姑娘是要我每天早上来喂马?”

    苏佳笑道:“算是吧……不过,你不想做我也不勉强。”

    “不、不……”萧天慌忙答道,“我很乐意帮苏姑娘你做任何事!”

    苏佳听了,笑着说道:“是吗?那你可要把这些马儿照顾好!”

    “嗯!”萧天先是点头答应,随后又问道,“不过……苏姑娘你何时起了兴致,对养马感起兴趣来了?”

    苏佳回头道:“这你就不用多问了,反正总有一天我会用上它们的……”

    萧天了解后,挺身说道:“好吧,我一定会帮苏姑娘把这些马养得又肥又壮的!”

    苏佳听了,对着萧天微微一笑……

    春意楼大厅内,柳金权和手下众人正坐在客厅正中央,似乎在等什么人。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青衣女子,此人便是柳金权的妹妹柳水碧。只听柳金权先问道:“怎么样,妹妹,事情查得如何?”

    柳水碧坐在了前面的椅子上说道:“有些线索了……杀害冯瑞和彭笑泉两个官差的凶手,是一个剑法极快且动作干净利索的高手。”

    柳金权说道:“这个我也知道,不过还有什么线索吗?”

    柳水碧接着说道:“根据昨晚偷袭的那十个蒙面刺客的身手来看,此案可能与这些人有一定关联。”

    “妹妹何以见得?”柳金权又问道。

    柳水碧说道:“我把昨晚那两个被黑衣刺客杀死的巡捕身上的伤口与冯瑞和彭笑泉身上的伤口进行了比对,让我大吃一惊,他们的伤口形状几乎相同。也就是说,这两起案件虽不能肯定是同一人所为,但两者的剑法是相同的,也就是说凶手若不是一人,就是出自同一门派。”

    “同一门派?”柳金权不禁问道。

    “对!”柳水碧又说道,“而昨天这些刺客的目标很显然是那个苏姑娘,也就是说苏姑娘很有可能和他们是同一师门或敌对师门,也就表明这起案件和苏姑娘可能有莫大关系……”

    “苏姑娘是吗?”柳金权问道,“可苏姑娘既会用剑,又会用刀,而且那么厉害,她会出自何人门下呢?”

    柳水碧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要是师父他老人家在,说不定会知道些什么……”

    “师父是吗……”柳金权叹道,“你说的对,妹妹,师父他老人家可是老江湖了。那个苏佳既然能够那么轻松地打败朱启阳,破解‘**第一刀’,来头肯定不小。可江湖上却从没听到过这号人物,我想师父他也许知道些什么吧……不过这就怀疑是苏姑娘干的,结论未免下得太草率了吧?”

    柳水碧默然不应,低头望着桌面,眼神凝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又到了夜晚……

    这里是柳沙镇的金库,专门存放着从老百姓手上搜刮来的钱财。门口站着几个高大侍卫,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很悠然自得的表现。或许他们认为在柳金权管理下的柳沙镇,没有人敢随便撒野吧……

    一个守卫站累了,便倚着门柱坐了下来。只见他拔出酒壶,往嘴里送了一口酒后说道:“今天晚上还很是无聊啊……柳公子要我们今晚在这守金库,害得我今晚不能陪那些兄弟去赌两把。”

    在他旁边的一个官兵仍旧站着,瞥视说道:“你就知足吧!像刚刚投降过来的那些朱翅派的残党,大多数都被柳公子安排去干重活儿了。我们现在这样,已经算是享福了!”

    守卫听完后,转头问道:“喂,你说那些朱翅派的残党,会不会再联合起来报复我们?虽然说朱启阳被流放到外界了,可朱翅派毕竟人手还很多,想要反叛也不是没有道理和资本。”

    官兵听了,笑着说道:“哈哈,你就别担心了。连他们那个以一当百的朱启阳都被我们一个新来的姑娘给打败了,他们剩下的那群杂鱼还能有什么作为?”

    “这么说也是……”守卫又说道,“不过那个叫苏佳的姑娘武功真是太厉害了,我这一辈子都很少能见到能一刀将整个比武台劈成两半的武功。”

    官兵跟着道:“而且那个苏姑娘还长得如此标致,天生的一个美人胚子,我们这些人恐怕一辈子都没有那个福分喽!”

    可就在二人谈话间,忽的——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守卫和官兵见状,立马起身应战并求援。可二人还未准备好,黑衣人已先行一步,疾迅而过,只听“唰——唰”两声,二人顷刻间倒地。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金库另一侧的几个守卫听见后面有不寻常的动静,便都回头想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谁知他们还未走到五步,黑衣人已施展绝妙轻功,从他们头顶的树上飞身而下。“唰——”又是一阵金属利刃的声音,几个守卫还未有任何反应,便已“魂体分离”,全部瘫死在地上。

    黑衣人将他们一一作了后,搜出了守卫的钥匙,并朝金库走了过去……

    第二天,柳沙镇的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柳金权和柳水碧正走在柳沙镇的主干大道上,一边闲聊着,身后还跟着一批人。

    “总之,要对那个苏姑娘有所戒备……”柳水碧对着柳金权说道,“那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女子,无缘无故地跑到我们镇上来,还不知是何门何派,甚至还遭到不明人士的追杀,这一连串的事件总让我有不好的预感;还有那个萧家山庄的小子,虽然看起来傻头傻脑,但萧家山庄的弟子为何又会出现在柳沙镇?我看哥哥你还是暗中多派人监视他们才行……”

    柳金权摇扇说道:“这个妹妹大可放心,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关注着他们。毕竟按道理来说,萧家山庄怎么说也是名门望族,其手下弟子更是人才济济,一个萧家山庄的弟子怎么会和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成为朋友的?我想这其中必有蹊跷……”

    “要不这样吧?”柳水碧又说道,“找时间我单独找他们谈谈,看能不能知道些什么。不过那个苏姑娘看起来比较冷,想必心思比较缜密,可能不太容易使她中计,搞不好自己也有被拆穿的危险;倒是那个姓萧的傻小子,警惕性比较差,说不定从他嘴里能套出什么。”

    柳金权忖度了一下,说道:“妹妹你一人去,他们也许还是会起疑心……要不我们带几个人一起去,假借谈题外之事,来问出个所以然。”

    “那好吧,这样或许更好……”柳水碧点头答道。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很快就到了几个岔口的交叉处。这时,柳金权瞥了一眼,发现萧天正在前面的岔口处喂马,便拍着柳水碧的肩膀说道:“欸,那不是那个姓萧的小子吗?”

    柳水碧转头一望,果然是萧天,便笑着说道:“正好,我们现在就去和他探探情况……”于是,一行人便向着前面岔口的马棚处走去……

    而在马棚处,萧天正在精心喂养着马匹。他今天的心情大好,一边干活,一边吹着口哨,恐怕他觉得为苏姑娘做事,心里很快活吧……说真的,有时候一个人平凡、朴实、简简单单,抛开不必要的烦恼,才是真正的快乐。

    萧天喂饲料时,一边摸着马儿的头,一边自言自语道:“马儿一定要长得又肥又壮的,这样苏姑娘才能开心,然后教我更厉害的剑法……”他一边说还一边笑,看来他真的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小伙子。

    正在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了柳金权的声音:“哟,这不是萧少侠吗?”

    萧天回头一看,是柳金权,便行礼说道:“啊,是柳公子!”

    “欸,不必行礼。”柳金权收扇抬手并说道,“怎么,萧少侠何等兴致,不在南郊欣赏琴棋书画,而跑到这等岔口喂马呢?”

    “噢,是苏姑娘要我做的!”萧天笑着答道。

    柳水碧站在柳金权的身后,眼珠子转了一转,然后问道:“那你知道苏姑娘为何要你来喂马吗?”

    “原来柳姑娘也在……”萧天见了柳水碧,右手抓了抓头,回到正题道,“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难道柳姑娘你知道?”

    柳水碧紧张了一下,她发现刚才她问的口气牵强了一点,怕是让萧天看出什么来了,于是慌忙解释道:“噢,没什么……我当然不知道了,我只是随便问问罢了……”

    柳金权先是瞟了柳水碧一眼,然后转头对着萧天问道:“那你可知苏姑娘现在身在何处?”

    “这个嘛……她应该还在春意楼喝茶或是吹笛吧……”萧天回问道,“你们找她是有什么事吗?”

    “噢,没事、没事……”柳金权也连忙回避道。

    萧天思绪了一会儿,然后低声说道:“也不知道苏姑娘这几天在想什么,只要没事,她就到后院喝茶或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吹笛,天天都是如此……”

    柳金权说道:“我倒想起来了,苏姑娘要求我把这一带的马厩交给她管理,我想你应该是到这儿来帮苏姑娘做这些事吧!”

    “嗯,是的!”萧天点头道。

    “你这么听苏姑娘的话?”柳水碧插句问道,“看来你和苏姑娘的关系不错嘛!那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这个嘛……”萧天有些不好意思地吞吐道,显然他没有注意到柳水碧是在套他的话。而在柳水碧眼里,她已经认定这个萧天是个傻头傻脑的笨小子,以后要骗他方便多了。

    突然,众人身后的一声叫喊打断了萧天的话语:“柳……柳公子,不好了,出……出大事了!”声音急促且伴有粗气声,看来是真有不得了的事发生了。

    众人一齐回头,只见一个小卒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喊道:“不……不好了,柳公子,出大事了!”

    柳金权质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一惊一乍的?”

    小卒慢慢挺直身子,喘着粗气说道:“不好了,柳公子,金库那里……那里,打起来了!”

    “什么,谁和谁打起来了?”柳金权慌忙问道。

    小卒叫道:“是……是我们的人和原来朱翅派的人打起来了,我们还发现金库里的银子被劫去了大半……”

    听到金库被劫的消息,还没等小卒说完,柳金权便快步跑去。他身后的一干人,也急忙跟了上去。

    “发生这么大的事儿?我得赶紧去告诉苏姑娘……”想着,萧天便往春意楼的方向跑去……

    来到金库旁,只见左右两边各站着一伙人,看似剑拔弩张,中间还横躺着几具尸体。

    这时,柳金权和柳水碧等一群人从不远处赶了过来。当两边的人欲要动手时,只听柳金权大喊道:“都给我住手!”

    众人见了柳金权,左右两群人纷纷向后退了几步。

    柳金权站在了中间,望着地上的几具尸体,大声问道:“怎么回事,到底出什么事了?”

    原苍鹰派的一头领说道:“回柳公子,昨晚我派这些人到这儿来看守金库,却遭到了不明人士的杀害,而杀害他们的凶手就是原来那些朱翅派的余党!”

    “你血口喷人!”朱翅派这边也有人喊道,“我们昨晚的人不是守在城东,就是守在粮仓,甚至就连夜宿之前都核查过人,什么时候跑到你们城西的辖区来了?”

    “谁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苍鹰派的人说道,“你们不但杀了我们的人,还抢走了金库里的银子。我知道你们这些朱翅派的余党对我们怀有恨意,所以才暗中报复。你们这简直就是谋财害命,快说,银子被你们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说没有做就是没有做!”朱翅派这边依旧强硬道,“倒是你们这些苍鹰派的人,又不知道在搞什么阴谋来陷害我们!”

    “你放肆!”两边越吵越凶,看来是真要打起来了。

    柳水碧见状,走上前去,低身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尸体……

    “都给我住嘴!”柳金权突然大喊到,两边的人顿时都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萧天和苏佳二人才匆匆赶到……

    柳水碧检查完后,向柳金权使了一个眼色。柳金权见状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来大声说道:“总之,这件事我们会尽快调查。在此之前,请双方都冷静下来,不要伤了和气,毕竟做下此事的不一定是我们之中的人,也不排除是前天袭击苏姑娘的那些黑衣人的同伙。所以,请大家稍安勿躁,万一误解了对方,真动起手来,很有可能会造成不良的后果!”

    众人听了柳金权的话,便渐渐散开了,但从他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们的怒气还并未消停……

    苏佳见了前面的状况,便找人问道:“请问一下,前面到底怎么了?”

    那人说道:“苏姑娘不知道吗?昨天这里金库的守卫遭到了不明人士的杀害。现在苍鹰派的人一直怀疑是朱翅派的人所为,所以今天一大早,双方差点动起手来。”

    “这样啊……”苏佳默默叹道……

    事毕后,回到了春意楼大厅,柳金权气愤道:“真是太荒唐了,居然发生这种事情!”

    柳水碧则在一旁慢声道:“哥,你别急,我刚才已派人下去调查此事了,我想过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的。”

    “我怎么能不急?”柳金权继续埋怨道,“自从苍鹰派和朱翅派合并后,柳沙镇就发生了那么多的离奇事件,制造了诸多不安因素,这会让我这个一镇之主在大家面前失去信任,以后管理镇上的事情就不再具有威信……”

    柳水碧又说道:“与其说是两派结合以后,不如说是苏姑娘和那个姓萧的小子来了之后,镇上发生了诸多的离奇事件吧……”

    “真希望不要再发生什么事了……”柳金权心里自我安慰道……

    可是柳金权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三天之后,朱翅派的人所镇守的粮仓也遭到了不明人士的火劫。不仅如此,这回闹起的风波可不简单。朱翅派的人认为苍鹰派的人因报复而杀了他们的人,而苍鹰派的人也因上次的事故而怀恨在心……结果矛盾彻底爆发,双方在镇内多地发生打斗,死伤惨重,镇内的治安由此变得一片混乱……

    “反了,都反了,到底是谁挑拨了这次的事件关系?”柳金权此时已是愤然咆哮道。

    大厅之内,柳水碧一直坐在旁边思索着。这时,一个官兵从外面走进来对柳水碧说道:“报告水妹,你让我查的事情我都已经查清楚了!”

    柳水碧站起身来急忙问道:“真的吗,情况怎么样?”

    “果然不出水妹所料……”那官兵说道,“不见的银两和粮食都转到了平民百姓的手中。”

    “哼,看来这人是想做一个救世大侠啊……”柳水碧笑道,“去,把众人都叫到大厅来,我知道是谁干的了!”

    “是!”官兵答应后走开了。

    “你真的知道了吗?”柳金权也转问道。

    “没错!”柳水碧又转身叫道,“王标,你过来!”

    站在一旁的王标听到后,回答道:“是!”然后走到了柳水碧的身边。

    只见柳水碧在王标耳边轻轻说了一些话语,声音小得连站在一旁的柳金权也听不见。而王标则点了点头,似乎是悟到了柳水碧的意思。

    接着,柳水碧恢复正常声音,挺起身说道:“按照我的吩咐去做,知道了吗?”

    “知道了,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准备。”于是,王标行礼回道,然后也转身离开了。

    柳金权仍旧半信半疑道:“妹妹你如何知道的?”

    柳水碧轻笑道:“以那么高的武功,还有那么厉害的心计,除了那个人还有谁?可以说这些日子发生的一连串离奇的事件,都是因她而起……”

    “你是说……是苏姑娘干的?”柳金权惊道。

    柳水碧只是微微一笑……

    约莫半个时辰,苏佳、萧天、刘端、王标等一干人都聚在了大厅内。

    众人还在议论着什么,互听门外传来一妙龄女子的声音:“好一个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侠士,不但深得民心,还把我们苍鹰派与朱翅派弄得自相残杀,利用我们之间的矛盾来挑起我们之间的纷争。我说的对吗,苏姑娘?”此人便是柳水碧,只见她大步踱进厅内,笑里藏刀似的正对着苏佳。

    众人听到此点,全将目光扫在了苏佳身上。苏佳则依旧和往常一样神情自若、面无表情,只听她冷言道:“依柳姑娘之意,是以小女子为之?”

    “没错!”柳水碧大声道,“我真的很佩服你,你先杀了冯瑞和彭笑泉两个人,然后借擂台比武之事与我们拉拢关系。接着你因那些蒙面刺客的缘故,可能有什么情况促使你不得不改变原来的计划,便在几天之内挑起我们两派之间的矛盾,使我们自相残杀、实力削弱,以达到你救民或是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哼……”苏佳轻笑了一声,闭眼道,“看来你的属下说的没错,你的确是聪明过人。不错,所有的事都是我一手做的!”说完,苏佳又睁开了眼睛。

    “苏姑娘……”萧天回头用异样的目光望着苏佳。

    苏佳继续说道:“不过我可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这么做纯粹就是为民着想。至于你们怎么认为,我可管不着……”

    萧天听后,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柳水碧见了,则又笑道:“难道我的手下没有告诉过苏姑娘你,我不但很聪明,而且……做事很利索吗?”

    话音刚落,前院后院突然出现许许多多的官兵和强盗,整个春意楼顿时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苏佳见了,轻声笑道:“哼,原来你打从一开始就想让我葬身于此……”

    柳水碧笑着说道:“这个,你只答对了一半……其实,我看苏姑娘你也是一表人才,所以不忍心杀你。只要你肯归顺我们,我们定不会难为苏姑娘你。”

    苏佳听了,又笑道:“哼,你难道就不怕我又造反吗?”

    柳水碧说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不过我哥倒是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哥!”

    柳金权听到妹妹的叫唤,便走上前来说道:“苏姑娘不但武功超群,长得又是天生丽质,不如你我二人来下个赌注吧……”

    “什么赌注?”苏佳问道。

    柳金权摇扇说道:“明天你我二人在镇道前以武一决高下,若苏姑娘你赢了,在下便放苏姑娘你而去;不过若是在下赢了,苏姑娘可得以身相许,嫁于小生,这样不但苏姑娘你性命无忧,而且也不会再有新的冲突矛盾,岂不一举两得?”

    “你的意思是婚注?”苏佳问道,“就跟五十年前陆清风下注于郜英一样?”

    柳金权笑道:“这么说也可以……”

    “就凭你也配得上与两位武林前辈同名?”萧天则在一旁忍不住叫道,他实在是看不惯柳金权这种色胆包天、仗势欺人的德行。

    柳金权则不紧不慢道:“不管你萧兄弟怎么看,关键是要看苏姑娘如何答应……”

    苏佳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儿。良久,她轻声道:“好,我答应!明日辰时正街对决,但愿你柳公子能信守诺言!”

    “没问题!”柳金权傲慢地答道。

    苏佳再也没说什么话,转身便上楼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