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十六章 黑衣刺客
    现在已是晚上……

    白天的宴席没有给苏佳带来多大的影响,倒是柳氏兄妹最后的话语让苏佳有些担心。

    房间里,苏佳打开了窗户,抬头深情地望着天上的明月。今天的天空依旧晴朗无云,月亮依旧明亮。

    暗角轻帘心渐伤,感慨将何?唯有月光。

    冷笛徘徊吹不尽,多少忧愁,梦绪思肠。

    昔日落花飘然过,卷了泪水,换了情殇。

    万念俱随尘风尽,烛光才燃,又照天窗。

    苏佳又拿出腰间包裹里的那把竹笛,默默地吹了起来。笛声婉转低扬,畅欲音律的同时,又不免有些凄凉之感,仿佛是在含蓄地诉说着那份不堪回首的记忆。

    苏佳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满夜的荧光透过窗户洒下来,照射在这位绝代佳人的身上,显出了一丝幽美与静僻。笛声伴着月光,不断地徜徉在人的心里,那样的感觉真不知是高兴还是痛苦……

    “咚、咚——”传来了敲门声。

    苏佳立即停止了吹笛,短腔有力道:“谁?”

    “是我,萧天。”只听见门外传来萧天的声音。

    苏佳一听是萧天,便起身去开门。“吱——”,门开了。苏佳见了萧天,微笑着说道:“噢,是阿天呀,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萧天说道:“苏姑娘的笛声真好听,我是特地来听苏姑娘吹笛的。”

    “你的身体怎么样?”苏佳突然问道。

    “什么怎么样?”萧天似乎没听明白。

    “就是今天白天啊……”苏佳继续说道,“第一次喝完酒后,身体还好吗?”

    “噢!”萧天恍然大悟道,“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晕头脑胀的,不过现在好多了……”

    “是吗?”苏佳接着道,“那你进来吧!”

    于是,萧天便坐在一旁说道:“苏姑娘,你的笛声真的很好听,没想到苏姑娘你不但武功高强,音律也懂不少。”

    苏佳慢慢转过头来,对着萧天说道:“阿天,你真的非常愿意听我吹笛吗?”

    萧天笑着答道:“是啊,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今天晚上是专门来听苏姑娘吹笛的!”

    这时,苏佳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凄婉,似乎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她轻声地自言自语道:“他们也曾这么说过……”声音非常小,以至于只有苏佳一个人听得到。

    “什么?”萧天自然没有听清楚,疑惑地问道。

    “噢,没什么……”苏佳的眼神立马转变过来,和蔼地说道,“你既然想听,那我就吹给你听吧……”

    于是,苏佳坐在床前,两眼微闭地吹起笛来……

    笛声婉转低扬,似能抚平人的心灵。萧天在一旁听得入了神,闭着眼睛遐想起来。不过因为他也略懂音律,所以萧天也仿佛感觉到了一种凄凉之感,似乎是在倾诉着痛苦的往事。不过苏佳曾经告诉过萧天,不要问及有关她的往事,所以萧天也没有多做声。不时地,萧天睁开了眼睛,发现苏佳那闭目神情、独笛执手的样子,脸不禁有些红了——那样子的苏佳,实在是太美了。

    萧天已经陶醉在这个氛围当中了……突然,门外又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萧天和苏佳的思绪,两人同时惊醒问道:“谁呀?”

    只听门外声音道:“是我,刘端,请问萧兄弟在这儿吗,苏姑娘?”

    “他在我这……”苏佳说道,“你进来吧!”

    “吱——”门一打开,刘端立马就走了进来。

    萧天见了,起身问道:“刘兄弟,你怎么来了?”

    “我刚刚去了你房间,发现你不在,心想你可能在这儿……”刘端拍着萧天的肩膀说道,“我想了想,决定带你去喝酒。”

    “喝酒?”萧天情不自禁地喊道。

    刘端说道:“没错!”

    萧天立马摆手摇头说道:“你别开玩笑了,我今天喝酒,身体还没有完全酝酿过来呢,你这大晚上地把我带去……”

    刘端一把将萧天拉过来说道:“哎,男子汉嘛,总有一天要学会喝酒的,今天晚上可是很好的机会!”

    萧天有些不知所措,用迷茫的眼神望了望苏佳,只见苏佳面带微笑道:“你就随他去吧……”

    萧天听后,便答应道:“那……好吧,今天晚上我再出去喝一盅。”

    “这就对嘛……”刘端笑着说道。于是,刘端带着萧天出了春意楼,而苏佳仍旧是在客房里独自吹着笛……

    夜幕虽已降临,但走在街上仍能偶尔看见几个巡逻的小兵。萧天与刘端二人来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馆子,他们打算在这里喝酒。

    刘端对店主说道:“掌柜的,给我们上一壶酒!”

    店主见了二人,整理着毛巾说道:“客观,都这个点了还出来喝酒?”

    刘端说道:“这也是没办法,其他大一些的酒摊都已经打烊了,所以只好到这儿来了。”

    店主又说道:“那好吧!不过……这么晚喝酒,千万别喝多了,否则……”

    刘端谢道:“多谢掌柜的好意,我们只不过喝一壶,问题不大。”

    店主应道:“那就好,反正这里也要打烊了……”于是,店主拖着疲惫的身子给二人斟了一壶酒。

    萧天和刘端开始喝起酒来,只不过这次不是像白天一样用碗,而是用杯子。

    萧天先抿了一口说道“欸,你还别说,刘兄弟,有了第一次喝酒的经历之后,第二次就不这么上头了。”

    “是呀,我早就说过了,喝酒是很简单的事……”刘端说道,“像白天众人聚集,大碗大碗干酒,那是豪迈尽致;而像晚上独自一人吟诗品小杯酒,那是逍遥自在。所以说,饮酒可以算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萧天又喝了一杯酒说道:“苏姑娘告诉我喝酒用以消愁,而刘兄弟你告诉我喝酒用以品味生活,看来这饮酒也是一种学问,更是一种人生态度啊……”

    刘端也干了一杯说道:“你说苏姑娘啊……我想她的人生可能遭遇过不小的苦难,所以她才会说那样的话吧……”

    “现在我也弄不清楚苏姑娘的心思……”萧天摇了摇头,然后对刘端说道,“倒是刘兄弟你,不知在柳沙镇过得怎么样?平时的生活对你来说是很枯燥还是很有乐趣?”

    刘端又倒了一杯,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小酒杯,然后说道:“说实话,萧兄弟,我很厌倦这里的生活……”

    “厌倦?”萧天诧异道。

    “是的!”刘端继续说道,“尤其是在朱启阳或柳金权手底下做事时,我甚至对他们的行为和性格感到厌恶。我原本是在柳沙镇开兵器铺的,后来有一次偶然遇到了从大都运镖而来的鸣剑山庄的弟子。因为某一次事故中我有恩于他们,所以他们授之以‘劈刀腿’武功作为回报。后来柳沙镇被朱启阳和柳金权分割为东西两派后,这里可以说是民不聊生。他们大肆搜刮民财,百姓可以说是深处水深火热之中。再后来他们要挟我加入他们的‘强盗行列’中,因为我的武功很差,所以只能被迫答应。而这里的官府也不管制,附近也没有多少正义之派,朱启阳和柳金权又是江湖上人人闻之色变的‘**第一刀’和‘无影神剑’,再加上柳金权的师父又是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所有人都拿他没办法,百姓们都恨之入骨……”说着说着,眼眶有些湿红。

    萧天听了,心里颇有感触,他从来也没想过活在一个受压迫的环境里是什么感觉,自己在这儿一年多了,远不如刘端所受疾苦。于是,萧天又问道:“那刘兄弟接下来有没有准备要做什么?”

    刘端喝着酒,自言自语道:“如果有一个救世大侠能挺身而出,拯救柳沙镇的百姓,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

    看见刘端这个样子,萧天也不再好说什么,便也闷着头喝起酒来……

    不足半个时辰,二人便把桌上的一壶酒喝完了,然后相继走出酒馆。由于萧天才刚开始学喝酒,所以半壶酒便让他已然有些醉了。二人走在路上,萧天畅所欲言,将自己的身世和经历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刘端。刘端听了,扶着萧天的肩膀说道:“原来萧兄弟还有这样一份坎坷的经历,这一年多来,漂泊异乡、寄人篱下的日子恐怕不好受吧……”

    萧天仰头说道:“寄人篱下倒无所谓,我最怕的是孤单寂寞……孤身一人在外,又无人可以寄托,那样的滋味才难受呢!”

    刘端回应道:“那你认为怎样才不孤单呢?”

    萧天答道:“起码要有一个人可以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然后两个人可以互相帮助、互相关心……开心的时候可以互相畅言,痛苦的时候可以彼此分担……”

    刘端又问道:“那萧兄弟你心目中的这个人究竟是男还是女呢?”

    萧天说道:“能互相关心对方,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是男是女也就无所谓了……”由于今晚萧天有些醉意,所以他说话比较放得开,不像平时吞吞吐吐那样。

    就这样,两人一边走一边说,其乐融融……

    夜深沉,街上巡逻治安的人也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去了。萧天和刘端仍在往前走,发现前面有两个巡捕正在准备收拾东西回家。

    刘端说道:“他们今天回去得可真晚啊!”

    萧天问道:“你是说那些巡逻的人?”

    “是啊……”刘端继续说道,“平时他们都是很早回去的,看来柳金权柳公子今天让他们加班了。”

    就在他们二人谈话间,突然,前头的两个巡捕转头大叫道:“什么人?”

    随后就听到“啊——”的两声惨叫,两个巡捕纷纷倒地,然后还听到收剑的声音。

    见到此景,萧天和刘端很快跑过去查看情况。让他们二人大吃一惊——他们面前居然站着十来个黑衣蒙面刺客。

    萧天和刘端先是惊住了。只见前面的一个刺客手腕一挥,好似命令一个人去干掉萧天和刘端两个。随后,其余九个便施展了轻功,跳上屋檐而去——看来他们是有紧急和绝密的任务在身。

    “糟了,我今天没有带剑!”萧天心里慌道。

    刘端向萧天道:“怎么办?”

    萧天壮胆说道:“能怎么办?干掉他!”

    “可是他们的轻功都那么好,肯定是职业杀手……”刘端担心道。

    “反正我们两个对他一个,怕他个毛啊!”今晚喝了酒后的萧天,胆量也提升了不少。

    而对面的黑衣刺客二话没说,拔出利剑,脚尖踮起,飞身直奔二人而来。蒙面人的速度极快,在皎洁的月光下,他的剑身闪出锐利的寒光。

    萧天见来势汹涌,上去就是一招“斗转星移”,试图将对方的剑路拨开。蒙面人的剑碰上了萧天的“斗转星移”,剑路果然发出了少许偏转——这让蒙面人确实吃惊了一下。但蒙面人的反应和速度很快,这一剑落空后,又一剑横劈过去,似要直取萧天的人头。好在萧天反应也够快,弯腰低身躲开。蒙面人再次劈空后,萧天欲要发起反击,趁蒙面人在空中失衡,一招“伏魔拳”对着对方的腰到了上去。谁知那蒙面人的反应实在是太快了,只见他一个半空侧翻,萧天的“伏魔拳”打了个空。而“伏魔拳”的冲力本来就大,萧天这拳打空后,整个人也向前倾了过去,背部对着敌人。蒙面人在空中发现破绽,跟上脚后跟就是重重一脚,踢在萧天的背上。这一脚着实用力,萧天整个人被踢倒在地,还滑了好远。

    随后,蒙面人稳稳落地,又举起剑准备向萧天刺去。这时忽听刘端大喊道:“萧兄弟,我来帮你!”说完,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蒙面人见状,转身将矛头重新指向刘端。刘端上去后,一个边腿横扫而过。蒙面人不知这是“劈刀腿”,只是用手挡住。谁知刘端的腿威力颇大,蒙面人一个不小心,向一侧偏了过去。紧接着刘端又是一腿横劈而过,可这次蒙面人做好了准备,左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腿。刘端吃了一惊,他这一腿力度不小,可却被蒙面人一只手轻松抓住,可见这些个黑衣刺客个个都是高手。但刘端没有就此停下,右脚用力脱开对方的左手,然后整个人腾空而起,一个“旋转飞踢”直踢蒙面人的脑门。可这次蒙面人又抓住了刘端的左腿,而且抓得更牢,刘端在空中动弹不得。

    蒙面人发出一声奸笑,突然举起利剑,欲要剁掉刘端的腿。刘端见状,拼命用力,可怎么拽也拽不开。蒙面人一剑划过,眼看就要砍到刘端的腿,突然,不知什么时候爬起来的萧天冲过来一招“斗转星移”将蒙面人的剑拨开了,蒙面人的剑脱手飞了出去。刘端趁蒙面人不注意,左脚从蒙面人手里拽开,右脚向蒙面人的肩部踢了过去。蒙面人见状,全身突然聚足气力,刘端的脚踢在上面没有任何感觉,两人都只是稍微退后了几步。

    萧天扶稳刘端说道:“刘兄弟,我们一起上!”

    “好!”刘端答道。

    于是站稳后,萧天和刘端二人并驱而上。但他们没想到这蒙面人武功确实是强,只见蒙面人腾空一个翻身,左右各一只脚重重踢向刘端和萧天二人的胸前。萧天和刘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打得不知所措,二人胸前都遭受重创,向后飞了老远,随后倒在地上。

    蒙面人又发出一声奸笑,捡起地上的剑,飞身而过,准备刺向来不及起身的萧天和刘端,这回就算萧天再用“斗转星移”,恐怕也躲不过这直接的一击了,于是二人都闭上了眼睛……

    “嗖——砰”,一道亮光闪过,一道剑芒通过强大的内力,打在蒙面人的剑上。蒙面人深感施剑此人内力深厚,便向后退了几下。

    原来是柳金权和他的巡逻队来了,他们听到这里的惨叫声和打斗声后,便火速赶了过来。刚才那一下,正是柳金权施展的“无影神剑”中的一个剑芒从远方通过强大的内力飞射过来。

    蒙面人站稳握剑后,只听柳金权在对面喊道:“‘无影神剑’柳金权在此,何等小贼敢在此撒野?”

    蒙面人深感柳金权的内力深厚、剑法精纯,便转身飞速向他们大部队的方向奔去。蒙面人的轻功甚好,还没等柳金权反应过来,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见刺客走后,柳金权的手下扶起了仍惊魂未定的萧天和刘端。柳金权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萧天站稳后说道:“有十个黑衣蒙面刺客,他们好像要去完成什么秘密任务地一样。我和刘兄弟与其一个交手都打不过,看来这十个人都是个顶个的高手,不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不好,他们朝苏姑娘的方向奔去了,苏姑娘有危险!”想起刚刚那些黑衣刺客奔去的方向是春意楼,萧天感觉到苏佳正处危险之中,于是便急速往回跑去。

    “喂,萧兄弟……”看着萧天着急跑过去的样子,刘端一边喊,一边跟了上去。

    柳金权见状,也吩咐自己的手下与之前往……

    春意楼……

    苏佳仍在自己的房间独自吹着笛。她两眼望着窗外,用深情的眼神注视着夜晚下的街道。稍许,她两眼微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将那支笛放回自己腰间的包裹里。她转过头来,又独望着桌上的残烛,眼神略带一些忧郁,或许她又陷入了她那痛苦的回忆中……

    忽的,桌上的烛光剧烈地抖动起来,苏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个转身跃至床边。果然,一根针形暗器从窗外飞进屋内,然后插在对面墙上。苏佳镇定了一会儿,从腰间取出那把短刀,随时准备应战……

    突然,一个蒙面黑衣刺客飞进苏佳的房内,看见床边的苏佳后,一剑利刃直刺而去,速度极快。但苏佳并未惊慌,整个人一个翻身滚至了对面。蒙面人见状,极其迅速地转过身来,又是一剑呼啸而过,直刺苏佳的喉咙。但苏佳仍旧镇定自如,头稍侧,然后拿刀的右手一个小轮回,挡住了这一剑。不仅如此,苏佳还在刀上施加了内力,扣住了蒙面人的剑,使蒙面人挣脱不得。接着,苏佳举起左手,准备点蒙面人的要穴。

    谁知这时,一声巨响,苏佳房间上的瓦棱被撞破一个大洞,又一黑衣刺客从房顶俯冲刺向苏佳。没办法,苏佳手握短刀,只得暂时退让。这下变成了二对一,两个蒙面人一左一右举剑攻向苏佳。苏佳刀柄一转,忽的从两蒙面人底下划身而过,然后用力向上一刀,只听一声锐利的刀鸣,两蒙面人手上的剑同时断成两截,苏佳则在对面站稳,转身正对二人。两蒙面人见兵器没了,忽地举起右手,然后向前射出数枚银针。但苏佳,两脚一踮,身子腾空并在半空中旋转,然后右手握刀,一个大轮回,挡住了所有的银针。没完,苏佳又将刀用力一甩,银针全部逆向飞去。过了一会儿,只见两蒙面人眼睛一瞪,双双中了自己的银针,然后倒地而去。

    苏佳赢了,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竟能做到,苏佳的武功确实是高。

    过了一会儿,苏佳听见房檐上还有人,见此地施展不开,便从刚刚被撞破的大洞中一跃而起,施展轻功稳稳落在屋顶上。这样空间便大多了,也好伸展手脚了。但此时苏佳发现,在她周围又有八个黑衣蒙面刺客向她包围过来。苏佳右手紧握刀柄,一刻也不敢怠慢。

    将苏佳包围后,一个蒙面人冷冷说道:“看样子刚刚那两个人已经被你干掉了……”

    苏佳也冷冷道:“果然是你们……”

    那个蒙面人又说道:“好久不见了,小师妹!”

    苏佳侧身说道:“哼,自从我走后,你们几乎每过段时间都要偷袭我一次,看来你们的眼线还挺隐蔽的……”

    蒙面人又说道:“我的小师妹,你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其实掌门挺想你的,你回去他不会杀了你;他很爱你,把你当成是他的亲生女儿一样……”

    “住口!”苏佳大声斥道,“别跟我提那个男人,我说过的,有一天我绝对会亲手杀了他!”

    蒙面人听后,威胁道:“师命难抗,小师妹若不愿和我们回去,那我们就只好用武力了……”

    苏佳闭上眼睛道:“我已经和你们划清了界限,除了我发誓要杀的那两个男人外,我不想再杀任何人,你们走吧……”

    “你说的那两个男人该不会是掌门和……”蒙面人接道。

    “够了!”苏佳顿时睁眼说道,“我说过不想杀你们,但若执意不去……我会将你们统统杀掉!”苏佳的话语威慑无比,在幽静的夜晚下让人感到窒息,这位绝代佳人此时眼里充满了杀气。

    八个蒙面人没有听,一阵肃静之后,随着“杀——”地一声令下,八人一齐攻向苏佳。

    苏佳见他们不肯离去,便狠下了心来。只见八人的利刃齐到时,苏佳腾空而起,然后迅猛地挥刀而下……

    萧天正一个劲儿地往回跑,心里担心不已:“苏姑娘,你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很快,他来到了春意楼大门口。

    只听见楼顶上几阵锐利的刀鸣后,就恢复了平静。萧天冲进大厅向掌柜的问道:“掌柜的,上面发生什么事了?”

    掌柜慌张地说道:“不……不知道,就听见楼上一阵巨响……我本来想叫人看看的,可后来又……又听见了兵器声,心里就特别怕,也……没敢去……”

    没等掌柜说完,萧天不顾阻拦地一个箭步至顶楼。来到苏佳的房门口后,萧天一脚踹开了房门。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房内有些凌乱,房顶破了一个洞口,地上还躺着两具蒙面人的尸体。

    萧天认出来了,这跟刚刚攻击他和刘端的刺客是同一伙人。萧天跑过去对着房顶喊道:“苏姑娘在上面吗?”说着,挑起抓住瓦棱,爬上屋顶。

    从破洞上来后,萧天又惊呆了——苏佳正站在前方用一条丝巾擦拭着短刀上的血,而在苏佳的周围,又横躺着八具蒙面人的尸体。

    萧天爬上来后,慢慢地站了起来,用好奇却又惊怕的目光望着苏佳。而苏佳正侧对着萧天,擦拭完血后,她将丝巾丢在一边,然后将那把短刀收好,重新包裹插在腰间。萧天没敢再和苏佳讲话,因为此时的苏佳全身明显显露着杀气,气势仿佛能让人窒息……

    突然,从楼下飞上一人——是柳金权。柳金权见了也是先吓了一跳,然后镇定下来向苏佳问道:“怎么了,苏姑娘,这些个蒙面人都是冲你而来的吗?”

    苏佳缓缓说道:“没事,我已经习惯了……”语调极其低落,不知道是说给别人听的还是自己听的。

    听到这种话,萧天在一旁更是诧异了。而柳金权则对着楼下的部下喊道:“那个……找几个人把屋顶收拾干净了!”

    于是不到一会儿工夫,十几个官兵到位,开始处理现场……

    柳金权转过身对苏佳说道:“放心吧,苏姑娘!我马上叫人帮你重新开一间客房,还有……以后每天我都会叫人把守好每个关口,让苏姑娘不必在担忧此等事情……”

    苏佳则没太多反应,她转过身慢慢说道:“随便你吧,我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说着,她慢慢下了楼,眼神死灰,好像心里有无比沉重的压力。

    而萧天则在一旁默默注视着苏佳,心里惆怅不已:“这些刺客特意来找苏姑娘,武功又那么高,肯定有些来头。或许这跟苏姑娘的身世有关,我一定要找机会弄清楚……”

    想毕,萧天也下了楼,回自己的房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