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十五章 伶俐小妹
    柳沙镇内……

    据说那次朱翅派与苍鹰派比武,苍鹰派胜出并统领全镇后,镇上再没有怎么出现过治安问题。而打败朱翅派的首领朱启阳的苏佳,更是成为了一时的红人,那时这位绝代佳人在擂台上使出的华丽的剑法与刀法,想必还记忆犹新……

    绿柳湖处,老瘸子家……

    “这机关木人真是神奇,怎么打都打不烂。”老瘸子家门口,萧天正用机关木人练习着武功,苏佳闲来没事,也在一旁看着。

    老瘸子见了,破口大骂道:“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从来不说一些好听的话。你要能把机关木人打烂了,老子把你剥了拿去还赌债!”

    萧天笑了笑,说道:“师父,您说您一个木匠,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机关木人啊?”

    老瘸子听了,收回了笑容,喃喃道:“这机关木人,是……老子现在只能引以为傲的了……”

    “什么意思?”萧天呆头呆脑地问道。

    苏佳在一旁看了,轻轻一笑。

    老瘸子见了苏佳的反应,抬头问道:“你这丫头,笑什么?”

    苏佳想了想,然后说道:“您老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有傲气吧,只可惜……因为那一次教训,被人剜了膝盖,落得一身残疾……”

    老瘸子乍一听,神情立刻严肃起来,瞥了一眼惊道:“你刚才说什么?”

    苏佳知道不小心接了老瘸子的底,可是见着萧天一脸茫然的样子,心想这迟早是要萧天知道的,于是便说道:“擅长机关术的‘妖鬼大师’,五台山玄清大师的门下弟子之一……”

    老瘸子惊讶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苏佳镇静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是你的同门弟子玄空大师前辈曾经告诉我的……”

    “你认识玄空大师……”老瘸子用惊讶的目光直盯着苏佳,他认为苏佳绝对不是一般人。

    “师父,您……”萧天也在一旁惊讶道,毕竟这一年来,老瘸子还从没给自己讲过他的平生事迹,“这、这是真的吗?”

    老瘸子闭着眼睛想了想,觉得这个名叫苏佳的女子确实不简单,虽心有余悸,但总是感觉这个丫头有一种让人放心的感觉……于是,老瘸子慢慢说道:“是时候告诉你了……为师的真实身份……”

    萧天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师父,您到底是……”

    老瘸子抬头仰天道:“为师无名无姓,不知出生,玄清大师的门下弟子之一,因通读鬼谷机关之术,世人号曰‘妖鬼大师’……为师年轻气盛时,因触犯过邪教,被人剜了膝盖,终身残疾……”说到这里,老瘸子眼神开始悲伤起来。

    萧天听了,还是满身的疑惑:“那师父您为什么要……住在这柳沙镇?”

    老瘸子接着说道:“自那之后,为师便隐退江湖,想过些安稳日子,于是便隐姓埋名,住在了这柳沙镇……可谁知这世道混乱,蒙元暴政,柳沙镇还来了个柳金权和朱启阳,弄得这柳沙镇永无宁日……所以,为师便用毕生所学,造了这机关木人,仅为防身所用,直到上次比武那日为你这个臭小子解围……自从你这臭小子拜我为师,想到身为萧家山庄弟子的你和我同样过着漂泊异乡的生活,我便将你当成是我的爱徒……”说到这里,老瘸子掩面而下。

    萧天听了,更是泪流而下,只见他做出了惊人的举动——萧天跪身而下,挺身说道:“师父,徒儿这一年来让师父操了太多心,不懂师父的苦心……徒儿在这赔礼了!”说完,往地上敬重地磕了一个响头。

    “起来吧,臭小子,老子还不值得你这样做……”老瘸子抬起头,又恢复到往日的口气说道。

    萧天磕完头后,慢慢站起身。苏佳见了,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语有些不妥,便赔礼道:“对不起,前辈,恕小女子无意冒犯……”

    “没关系,都是过去的事了,也是该让这臭小子知道了……”老瘸子想了想,又对苏佳说道,“对不起,丫头,我和这臭小子有些话要讲,你能不能先回避下?”

    苏佳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不打扰你们了……阿天,我就在桥对面等你,待会儿回去听说还有重要的事。”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来。”萧天擦干眼泪说道。

    于是,苏佳先行离开了……

    老瘸子见苏佳走了,便对萧天说道:“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不简单,摊上这么个神秘的姑娘……话说回来,我听说你这臭小子成了苍鹰派的一员了是吗?”

    萧天回答道:“是呀,怎么了?”

    老瘸子想了想,语重心长道:“为师年轻气盛时,就是因为和邪教发生了不好的关系,才落得今天这个下场……而今苍鹰派也是个‘黑派’,我希望你要好自为之,不要与那些不好的人发生什么关系……”

    “我知道!”萧天说道,“但苏姑娘是我的朋友,我觉得苏姑娘是个好人,她之所以加入苍鹰派一定有她的原因。”

    老瘸子点了点头说道:“嗯,那丫头确实不简单,但愿如此……不过不管怎样,臭小子你记住,男子汉大丈夫为人世上一定要做好人,不能和坏人同流合污。”

    “嗯,徒儿记住了!”萧天义正言辞地答道……

    离开老瘸子家后,萧天和苏佳正走在回春意楼的路上……

    “哎呀,刚才在你师父家看你习武,看来你的武功好像还是没有什么长进。”苏佳想到了刚才在老瘸子家萧天习武的情形,便对萧天说道,“可能真如你所言,你确实不是一块练武的材料。”

    萧天想了想,问道:“是吗?不过苏姑娘……你这么年轻便有如此厉害的功夫,你练功时应该有秘诀吧?”

    苏佳听了萧天的话,先是顿了一下,然后对萧天微微一笑说道:“呵呵,我练功的秘诀只有四个字——‘心·无·杂·念’!”

    “心……无……杂念?”萧天自言自语道。

    苏佳点头道:“对呀,只要你一心想着你要去做的那件事,并想着去把它做好,就能够事半功倍,所以要心无杂念。”

    “这样啊……”萧天低头喃喃道。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春意楼……

    今天的春意楼格外的热闹,尤其是门外,张灯结彩的,好像是要迎接什么人回来似的。萧天见了,便向苏佳问道:“对了,今天一早就看到这里热热闹闹的,是不是有谁要举办什么喜事呀?”

    苏佳说道:“我也不知道,干脆找人问问得了。”

    于是,苏佳对着门口的一个侍卫问道:“请问一下,这里为什么这么热闹,是不是要庆祝什么?”

    侍卫一见,是柳沙镇的大红人“苏佳”,便提起精神说道:“禀告苏姑娘,柳公子的妹妹今天回来了。柳公子本是叫人告诉苏姑娘的,只是今天一早都没见到苏姑娘人,所以只好先张罗了。柳公子吩咐,叫苏姑娘和萧少侠今天中午在大厅参加宴会!”

    “妹妹?”苏佳问道,“柳公子的妹妹叫什么名字?”

    侍卫答道:“苏姑娘不知道吗?她叫柳水碧。”

    苏佳听完后说道:“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就到大厅去。”

    “是!”侍卫答道。不过话说回来,自打苏佳成了红人后,苏佳不但受到众多人的夸奖和追捧,而且柳金权也答应了苏佳,他的所有部下都可以听苏佳差遣。

    毕后,萧天问道:“苏姑娘,什么事?”

    苏佳说道:“柳公子的妹妹柳水碧回到柳沙镇了,柳公子要我们中午去大厅赴宴。”

    沉默了好一会儿,萧天突发奇想道:“那个……苏姑娘,你说你我都认识这么久了,你又帮助了我这么多,可我……却没怎么报答你,要不哪天我送你一个礼物?”

    苏佳听了,笑着答道:“不用了,谢谢!我们两个不是朋友吗?是朋友,互相帮助是正常的。”

    萧天又说道:“可是‘互相帮助’是互相,我还没有帮过你……这样吧,苏姑娘,你把你的刀借我看一眼。”

    苏佳好奇地问道:“你要刀干什么?”

    萧天伸手道:“哎,我就看一眼,一眼就好!”

    苏佳犹豫迟疑了一会儿,随后从腰间拿出一个棕色布缎包着的木条板长宽的东西。缓缓打开布缎,里面便是那把神秘漆黑的短刀。萧天接过刀,上下左右地望了一下,然后还给苏佳道:“这刀还真有些分量!还给你,苏姑娘!”

    苏佳收回了刀,还是不解地问道:“我还是不懂,阿天你要看刀是做什么?”

    萧天翘起食指说道:“这还是个秘密……不过,等你见了这个礼物,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噢,是吗?”平时心思缜密的苏佳听到萧天如此话语,也有些弄不清楚原委,于是她瞥了一眼说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神秘兮兮的了?”

    萧天没有回答,只是在一旁一个劲的傻笑。看见萧天的傻样,苏佳也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到了中午,春意楼门口,众人开始张罗起来。唢呐骤响,鞭炮齐鸣,不问清楚还真以为是哪两家要成亲呢!

    由于苏佳和萧天二人一直都住在春意楼,而柳金权的手下又任由苏佳差遣,所以他们也没干多少事情。

    萧天在一旁对苏佳说道:“迎接一个妹妹居然要如此大的排场,不搞清楚还真以为是要成亲呢!”

    苏佳一边喝着茶,一边说道:“照这个排场来看,这个柳水碧不像是个一般人物啊……”

    萧天又说道:“这么奢侈的排场,要换在我们萧家山庄,只为了迎接一个毫无作为的熟人,肯定要被师父骂的。”

    苏佳转头问道:“这么说来你有经历?”

    萧天抓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是……是呀!四年前在萧家山庄,那时我大师兄萧博从武当论剑归来,我和我师弟萧齐、师妹雪翠为了迎接大师兄,在门口不知道弄了多少鞭炮彩带。结果那天鞭炮太猛了,彩带烧着了,把门口石狮子的一只耳朵给烧黑了。当时,我们三个就被师父抓取批评教训了,还让我们在祖坛前跪了一个上午,膝盖都跪肿了……”

    “呵呵,那是你该……”苏佳听了,不禁笑道,“没想到你小时候还有这么有意思的回忆!”

    “是呀……”萧天抬头望着天花板,深情地说道,“在被赶出萧家山庄前,我天天都和师弟妹、师兄们一起玩。虽然自己武功最差,但他们都是那么地爱我,尤其是师妹雪翠,真像我的亲生妹妹。哎,那种日子别提有多快乐了……”

    “过去的日子是吗……”苏佳听完萧天的讲述,突然眼神变得深沉和严肃,目不转睛地盯着枯老的桌面。

    萧天听到苏佳的叹声,回过头来望着苏佳,发现苏佳的眼神有些迷茫,甚至有些悲凉,便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苏姑娘,身体不舒服吗?”

    “啊,没……没什么……”苏佳很快回过神来,右手捋了捋发鬓说道,“倒是有一点想法啦……噢,柳公子来了。”

    在二人谈笑间,柳金权带着众侍卫来到了大厅,不过还没有看见任何女子,看来柳水碧还没有到。

    柳金权仍旧是一身白衣,一把佩剑和一把折扇。只见他一进来便对着苏佳问道:“怎么样,苏姑娘,我的属下还算比较听话吧?”

    苏佳和萧天见了,都立刻站了起来。苏佳笑脸相迎道:“回柳公子,你的属下都还不错,我要他们干什么,他们都可以很快完成。”

    柳金权见此,也笑着说道:“哎,苏姑娘不必如此不自在,手下若出了什么问题,尽管可以向我提议,我柳金权一定会帮苏姑娘你排忧解难的……”

    “真的没什么,柳公子……”苏佳又说道,“不过,敢问柳公子,为何迎接你妹妹要弄如此大的排场?噢,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柳公子的妹妹是何等人物,竟然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

    柳金权解释道:“噢,苏姑娘来这儿没多久,所以有所不知,我和我妹妹柳水碧都是卢欢卢前辈的弟子。”

    “卢欢?”苏佳假装问道。

    “就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卢前辈,不过……”柳金权接着说道,“这跟我妹妹的来历没有太大的关系啦。我妹妹柳水碧今年方才十六,机敏过人,这些年来我的手下们都非常喜欢与我那个聪明伶俐的妹妹在一起玩。这段时间因为师父他老人家找她有事,所以出去了半年。而今她回来了,属下们是高兴地不得了,所以才弄大排场来迎接我妹妹。”

    “原来是这样……”苏佳点头道。

    “报——”门外侍卫进来喊道,“柳公子,水妹已经到了!”

    “真的?”柳金权高兴地问道。

    “是的,她人现在就在外面。”侍卫说道。

    “水妹?”苏佳不解道。

    柳金权解释道:“噢,‘水妹’这个称呼是大伙儿给她取的,这样叫既风趣又亲切。”说完,他快步走出门外。

    苏佳疑惑道:“这么受欢迎?我倒要看看这个柳水碧究竟长得何等模样……”

    于是,苏佳与萧天也走到了大厅的门口,远远望去……

    三条街路口驶来一辆青色马车,从车内走出一个青色披风的女子。远望过去,她的面部清秀,神态脱俗,整个如同亭亭玉立的水仙,看来此人便是“水妹”柳水碧了。

    苏佳在门口见了,喃喃道:“长得还不错嘛,不知道为人怎么样……”

    柳金权亲自把柳水碧扶下了马车,柳水碧见了柳金权,笑着叫道:“怎么样,想我了吧,哥?”

    柳金权点了点柳水碧的额头,笑道:“是是是,臭丫头,半年了,大伙儿都很想你!”

    “嘻嘻……”柳水碧笑着收了收颔。

    柳金权又问道:“对了,妹妹,这次师父他老人家对我俩有什么要求或是任务吗?”

    柳水碧答道:“这次师父是没有什么安排……不过,他老人家现在就在柳沙镇附近的一个小村里。”

    “真的?”柳金权高兴地问道,“那为什么不把他老人家请到镇里来呢?我可是有点想他了……”

    柳水碧说道:“师父说他想找个地方静心休养,过个几天再到镇上来。”

    “这样啊……”柳金权又说道,“不过说真的,我还真想快点见到他老人家!”

    “倒是哥这边有什么消息吗?”柳水碧又反过来问道。

    “哥当然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柳金权说道,“前几天的擂台赛,我们苍鹰派彻底打败了死对头朱翅派,现在整个柳沙镇都归我们苍鹰派的人统治了。”

    “真的啊?”柳水碧听了,大喜道,“哥,你真厉害!这样一来,我们再也不用担心老对手来找我们茬了。”

    柳金权笑道:“其实立下这次汗马功劳的人,并不是你哥我,而是一个新来的武功很厉害的姑娘。”

    “姑娘?”柳水碧疑惑道。

    “没错!”柳金权说道,“她叫苏佳,不但武艺超群,而且长得也非常漂亮。”

    柳水碧又问道:“那这个苏姑娘说她是什么来历没有?”

    “没有,她说不太方便告诉我们,不过她不但剑使得好,刀法更是一绝,连朱启阳那个老家伙都吓了一跳,所以还不清楚她到底出自何门何派。”柳金权对着柳水碧的耳朵悄声说道,“但这苏姑娘简直就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说不定以后还会成为我的夫人,也就是你嫂子。”说着,还发出小小的笑声。

    “哥,你不会又打人家坏主意了吧?”柳水碧也悄声问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不过……”柳金权又说道,“这事儿你可别跟任何人说……”

    “知道了,知道了……”柳水碧向柳金权身边摆了摆手。

    柳氏兄妹慢慢走到了春意楼门口,只听众侍卫齐声喊道:“欢迎水妹回来!”

    “哎哟——”坐在桌旁喝茶的萧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手中的茶杯也滚落在地。

    “你怎么了,阿天?”苏佳在一旁问道。因为苏佳定力好,所以依然安然坐在椅子上。

    萧天一边捡起地上的茶杯,一边说道:“没……没什么,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看着萧天的傻样,苏佳在一旁微笑地托着下巴。这时,柳氏兄妹走进了大厅,身旁还有跟萧天比武过的刘端和受了伤的王标。

    苏佳和萧天见了,立即站起了身。柳金权用手对着苏佳,先对柳水碧说道:“妹,你看,这就是我刚才给你介绍的苏姑娘!”

    苏佳见到柳水碧,先行礼道:“柳姑娘好!”

    “叫我水妹就行了!”柳水碧也笑道,“原来你就是哥哥提到的那个苏姑娘,现在近看,还真是有着倾国之容颜,真不敢想象如此漂亮的姐姐竟然能够打败朱启阳那个老家伙,要知道朱启阳的武功甚至可以和某些门派的首席弟子相提并论了!”

    听到柳水碧的夸奖,苏佳不好意思地说道:“哪里,哪里……倒是听柳公子说,水妹聪明伶俐,机敏过人,现在看来,还真有两分像!”

    柳水碧听了也笑了一笑。柳金权又用手伸向萧天说道:“这位是苏姑娘的朋友,名叫萧天。”

    萧天低头鞠躬道:“柳姑娘好!”

    刘端见了萧天,走过前去拍着萧天的肩膀说道:“嘿,萧兄弟,还记得我吗?”刘端的声音不但豪迈,手掌拍下去也比较有力,萧天还没准备好,差点没站稳跌了下去。

    萧天抚了抚肩膀说道:“你是那个‘劈刀腿’的刘兄弟……可是你原来不是朱启阳手下的人吗,你怎么会……”

    刘端说道:“因为我在劝服朱翅派残党上做了比较大的贡献,所以柳公子才器重我,让我在城东当了一个小官。诺,推荐我的人,还是这位王标王兄弟呢!”

    王标拖着绷带,对萧天笑道:“萧兄弟好!”

    萧天见了,心里暗道:“喂,也不知道是谁前几天说要把我大卸八块的?现在我帮他出了气,教训了那个大胖子,他这么快就变了一张脸,称呼从‘臭小子’变成‘萧兄弟’了……”

    柳金权叫人又整理了桌上的东西,然后说道:“上好酒,你今天我妹妹从外地归来,大伙儿今天可以喝个痛快!”

    “好!”厅内厅外都响起了阵阵的庆祝声。

    于是,店内的员工纷纷搬来数坛好酒,还未揭盖,便能闻到阵阵醇香。

    酒至桌上,萧天望着有些傻眼,便对苏佳说道:“糟了,苏姑娘,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喝过酒。”

    “什么,你没喝过酒?”苏佳说道,“无所谓了,凡事都有第一次。记得我第一次喝酒时,也有些怕,不过喝多了也就习惯了。”

    “可我还是……”萧天仍心有余悸。

    这话传到了刘端的耳边,只听他放开嗓子说道:“什么,萧兄弟,你没喝过酒啊?”

    这一嚎出来,大家伙儿都知道了,弄得萧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大家伙儿并没有笑他,只听柳金权说道:“没关系嘛,萧兄弟,今天正好大家都在,你也顺便把这喝酒学会了。”说着,拿起一个碗丢给萧天。

    “我……”萧天接过碗,有些无言以对。

    刘端又插上一句道:“是呀,萧兄弟,你堂堂英雄少年,在比武台上那么有魄力,台下怎能不会喝酒呢?男子汉大丈夫虽不能像酒鬼那样嗜酒成性,但也决计不能不会喝酒!”说完,用力拍了拍萧天的背。

    被这一拍,萧天挺直了身子道:“那……好吧,我今天就豁出去了!”说完,给自己的碗斟满了酒。

    “好!”柳金权说道,“大家伙儿都把酒满上……”众人纷纷斟满了酒,举了起来。

    柳金权又道:“为水妹的归来,干!”

    “干!”众人一齐喝酒。苏佳一饮而尽,而萧天刚饮了一口,便感到胃里辣得难受。苏佳见了,对萧天说道:“阿天,我教你,你就当自己有无尽的痛苦和忧愁,想刺激一下身体,然后闭上眼睛,一口干了……”

    萧天听了苏佳的话,然后望着碗中的酒,心里想着自己被赶出萧家时的痛苦;紧接着闭上眼睛,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众人都放下了碗,也包括萧天。此时萧天一口干了那么多,不但肚子里辣的难受,连头和整个身子都开始发热了,他可以感觉到全身的毛孔都向外散发出热气。

    刘端见萧天喝完了酒,便问道:“怎么样,萧兄弟,第一次喝酒的滋味还好吧?”

    萧天闭着眼,深呼吸道:“哎呀,一次喝那么多,真有些受不了……”

    “哈哈哈哈!”厅内的众人这时都笑了起来。

    刘端拍了拍萧天的肩膀说道:“没事儿,萧兄弟,多喝几次就习惯了!”

    萧天揉着肚子叫道:“我不行了,要上楼去歇歇……”

    苏佳见了,关心道:“阿天,你没事儿吧?”

    萧天摆了摆手。柳金权说道:“哈哈,既然萧兄弟不胜酒量,那还是尽早上楼歇着才是。”

    萧天行礼说道:“那萧某就先告退了,你们几个继续喝啊……”说完,揉着肚子慢慢上楼……

    过了稍许,众人仍在喝酒。只听柳金权对着柳水碧说道:“妹呀,你这次从外地回来,我正好还要你帮我调查一件事。”

    柳水碧放下酒碗问道:“嗯,什么事啊,哥?”

    柳金权接着说道:“就是比武赛几天前,我们手下的两名成员——冯瑞和彭笑泉本来上午是去收取保护费的,可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一个无人的小巷道里,遭到了不明人士的杀害。”

    苏佳突然顿了一下,因为她很清楚,那两个罪恶的官差就是死在自己剑下的。

    柳水碧听了,惊道:“噢,是吗?”

    柳金权继续说道:“是的,他们都是一剑毙命,而且伤口很小,应该是一个武林高手。妹妹既然聪明机智,自然想请妹妹帮忙,查出杀害他们的凶手。”

    柳水碧听了,站起来说道:“我知道了,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

    苏佳仍旧坐在一旁,眼睛直盯着碗中的酒,表情严肃,心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