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十三章 真相大白
    等唐战回到家,已经天黑了……

    一路上,唐战一直望着白天孙云给他的那一半龙纹玉佩,心中有说不尽的感慨:“结果,连到他家去坐一次的机会都没有……孙兄弟答应过我,等他到了大都,会帮我找出杀害我父亲以及灭了我唐门世家的凶手。可是……天下如此之大,何时才能找到?哎,大都离汴梁那么远,孙兄弟这一走恐怕这辈子都难见到了……”

    终于走到了熟悉的家门口,,只见唐骁风正在门外烧水。看见唐战回来了,唐骁风起身说道:“战儿,你回来了。”

    “是的,叔叔!对了,骁风叔叔,我今天真是遇到了好有意思的事情,还交了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唐战高兴地说道。

    “噢?”唐骁风满带微笑地问道,“不妨说来听听?”

    于是,唐战把今天白天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唐骁风……

    “咯铛——”唐骁风听完后,脸色骤变,神情呆滞,手中的柴掉在了柴堆上。

    唐战发现了不对劲,便担心地问道:“怎么了,骁风叔叔?”

    唐骁风踉跄了几步,双手抓住唐战的两肩,满脸严肃地问道:“这是真的吗,战儿?你真的在那群强盗面前施展了‘唐家霸王枪’?你真的跟你朋友说你的父亲是被蒙古人杀死的?这是真——的——吗?”唐骁风语调也愈加强烈。

    唐战见到唐骁风如此紧张的表情,自己也有些害怕起来,哆嗦地问道:“是……是呀,到……到底怎么了?”

    唐骁风渐渐松开了双手,慢慢直起身子,但眼神依旧是那样的呆滞,而且还略带惊慌。他的头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最后慢慢摇了起来……他的手先是攒成拳头,然后又松开,接着又攒成拳头,又松开……他的两唇开始发颤,只听他喃喃道:“十七年了,唐家后人终免不了这样一场遭遇吗……”

    唐战又是害怕,又是不解地问道:“骁风叔叔,你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唐骁风又摇了摇头,随后冷冷地对唐战说道:“战儿,你在门外等着……”

    “是……是……”唐战又轻声问道,“叔叔……我在门外等着……干嘛?”

    唐骁风想了想,转身说道:“我回屋准备一会儿,待会儿……待会儿叔叔带你去一个地方……”声音是那么的脆弱,还略带着憔悴,看来是要决定做某事了。

    于是,唐战也不敢多做声,便只好乖乖地在门外等候……

    过不了多时,只见唐骁风换了一件蓑衣出来,而且手上还提着唐门世家的传家宝——梨花枪,枪头上还有少许的殷红。

    随后,唐骁风慢慢往家的另一方向走去,并对着身后的唐战轻声说道:“战儿,你随我来。”

    唐战仍旧不解地问道:“去……去哪儿?”

    唐骁风顿了一下,然后慢慢吐出字语:“去——你爹的坟。”

    刹那间,唐战睁大了眼睛,整个人站在那怔住了:“爹——爹的坟?”

    “没错!你——战儿,跟我来吧!”随即,唐骁风又慢慢的往下走去……

    唐战有些懵了,这十七年来虽然听唐骁风说过,却从来都没见过父亲的坟。真的,他做梦都想在他父亲的坟前磕几个头……如今这个愿望快实现了,他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听到唐骁风如此阴冷的话语,内心激动之余不免有些害怕。于是,唐战也慢慢地跟了上去……

    “嘀——嗒——嘀嘀嘀嘀——嗒嗒嗒”,天空逐渐开始下起了小雨,雨水打在干枯的树叶上,传来了清脆的“嘀嗒”声。可惜现在已是黑夜,抬头仰望也无法看清雨水的形状,只能听见雨水打在某些地方的声音……渐渐的,可以听见阵阵的闷雷声了,漆黑的天空中不时亮白了几下,给寒冷凄清的黑夜带来了短暂而心寒的“光明”,整个森林正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洗礼……

    这是一个郊野地带,唐战跟着唐骁风来到了一个山脚下。这山脚下是荒芜草地,比起周围那些红花绿树,小草们显然是一片稀疏凄凉、破败不堪。但每年这地方总能多些草,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小草仍凭着坚强的毅志,顽强地生长——这里跟十七年前没有两样。

    继续往前走,有一个石碑立在一块黄土上。石碑上只写了“唐天辉之墓”五个字,没有任何的附加语。而且整个石碑上积满了灰土,而且周围都是杂草,看来是很长时间没有清理了……

    雨渐渐下得密集了……

    唐战随唐骁风慢慢走到了石碑前,看见父亲的名字,自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莫名其妙的感受……

    许久,唐骁风伫立在碑前,用深情的眼神望着碑上的文字。随后,他整个身体向下,两膝跪在了被雨水浸湿的黄土上,满含悲腔地说道:“天辉兄,我带战儿来看你了。”

    唐战见到唐骁风跪了下去,自己也跟着跪了下去说道:“爹,孩儿来见你了,孩儿——不孝……”一边说,泪水一边夺眶而出,虽然下雨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但从唐战的哭腔来听就知道。

    唐战继续说道:“爹,孩儿立誓要替你报仇,替天下百姓报仇,将蒙古鞑子赶出中原!爹,你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唐骁风先是看了一眼唐战,然后目光又转向石碑。他好像想说什么,却似乎说不出口……冰冷的雨水打在了石碑上,慢慢冲刷着多年附在上面的尘土;雨水打在唐骁风的脸颊上,让唐骁风的心里犹豫不决……终于,他慢慢吐出了字语:“战儿,你知道叔叔带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唐战抹去了一下眼泪答道:“战儿不知,战儿只觉得能够看到爹的坟就已经很开心了……”

    唐骁风低头说道:“那么今天……我就告诉你一个尘封了十七年的秘密吧……”

    “什么秘密?”唐战不解地问道。

    唐骁风慢慢说道:“其实你父亲……不是被蒙古人杀害的……”说着说着,自己也有些哽咽了。

    唐战听了,顿时站起身,呈现出惊讶而又呆滞的目光。于是,他颤抖地问道:“那……那我父亲是被谁……被谁杀害的?”

    唐骁风先是心头一痛,“嗯”了一声。然后,他转头看了一眼一无所知而又表情慌张的唐战,接着回头看向墓碑,随即又闭上了眼睛……良久,他的两唇挤出词句来:“……是我……”

    “咔——”一道强烈的闪电划过,天际出现了骤白,大雨愈来愈猛烈,正向着暴风雨过渡……

    霹雳过后,唐战的心里似乎也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简直不敢相信唐骁风现在所说的话,全身呆板地站着,眼神复杂。唐战缓缓应道:“什么……”唐战全身在颤抖。

    唐骁风又说道:“我说……杀害你父亲的凶手就是我。”

    唐战听了,一个劲地摇头说道:“不会的,不会的,这不可能,叔叔你一定是在骗我……一定是在骗我……”话语之间夹杂着颤抖与惊慌。

    “我没有骗你!”唐骁风义正言辞道,“是我亲手杀了你的父亲!”

    唐战顿时泪流满面,只听他哭道:“不可能……叔叔你这么好的人,为……为什么要杀害我的父亲?”

    唐骁风睁眼望了望唐战,然后又闭眼说道:“为了……天下!”

    “天……下?”唐战很是不理解,便哭着问道,“‘为了天下’……是什么意思……”

    唐骁风也含着泪说道:“我和你父亲唐天辉从小就是好兄弟。十七年前,你父亲唐天辉和你母亲王雨萍相爱,并生下了你。可你的母亲在生下你后就患重病而死,于是你的父亲就整天带着你奔波……可是,就在你满月那天,你父亲……却做出了大逆不道之事。你父亲为了贪图荣华富贵,投靠了蒙古人,为蒙古鞑子卖命。更……残忍的是,你父亲还亲自带领兵马,灭了唐门世家。于是一夜之间,你父亲便成了江湖上的败类,成了历史的罪人。直到……两个月后,我以兄弟的名义约他到这里比武,告诉了他一切缘由后,便将他……我没有办法,为了天下的百姓免受蒙古人的践踏,为了帮师门报仇雪恨,我只能选择这么做,只能选择亲手杀死自己的兄弟——杀死你的父亲……之后,我答应了你父亲,把你抚养长大,教你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说着,唐骁风自己也有些抽泣了。

    此时,唐战早已是两眼紧闭、咬紧牙关、泪流满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停地在自问这句话。

    唐骁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现在唐家霸王枪已公开于世,你又已经长大并懂事了,所以我才把真相告诉你……”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唐战先是抱头痛哭道,然后反方向飞奔而去。

    “战儿——”唐骁风在身后叫喊,唐战却没有停住脚步……

    天空雷声滚滚、大雨倾盆,天公好似要把一切的怨愤全部发泄出来。这一晚的雨下得实在是太大了,连满是树丛的山林里都出现了积水。暴风雨肆虐着人间,不知是洗净了人间的黑暗还是给人间带来了黑暗;打水冲刷着脊土,也不只是滋润干涸的土地还是毁灭地上的生灵……

    “嗒——嗒——嗒——嗒——”唐战不停地在跑……

    一口气跑到家里,然后又跑到山下……脚底下传来踩在积水上“嗒——嗒”的声音的同时,暴风雨嘈杂之中,也能够听到隐隐约约的抽泣声和喘气声……

    “啊——”下山的途中,唐战不慎滑了一跤。整个人直接从坡上滚下了坡下,随后倒在坡下的淤泥中,没有再起来跑动了。

    坡下的淤泥迸起,并溅了唐战一身。唐战顶着猛烈的大雨,缓缓从泥堆里爬起来,他的全身包括脸部都被大量的黑泥覆盖了。

    唐战两手向后垂下,正面仰对苍天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是唐家后人?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唐战的声音非常大,但他的声音很快被这猛烈的暴风雨所淹没。反正这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他可以尽情地大喊、尽情地发泄,倾诉着命运的不公。

    于是他又说道:“十七年啊,十七年啊,十七年啊——十七年我难道都是生活在谎言和痛苦中吗?所有的一切都在骗我,叔叔也骗我,外人都用迥异的目光看待我……上天啊,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说完,他又跪在了淤泥上,身体向下躬去,最后将头磕在了淤泥上。他不停地在抽泣,显然他已无劲向着无情的苍天发怒,只得默默在心里倾诉不公的命运……

    雨渐渐小了,最后停止了。但最重要的是,现在仍是黑夜,唐战——这是他第一次见着暴风雨后没有阳光……

    唐战在泥中足足跪了一个时辰才起来,只见他满是淤泥的面孔下,藏着一副呆滞落魄的神情。他缓缓向前走,走到一个小山坡下,然后转身慢慢坐下,坐在湿湿的坡上。接着他全身渐渐放松下来,背部贴着坡面、双手摊开地靠了下来。他就这样躺着,跟他今天下午在郊坡上与孙云躺着时的姿势一样,只不过神情与心情跟那时已是完全相反……

    当然,唐战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看到自己这个姿势跟下午与孙云结拜兄弟时实在是像极了,于是便想到了白天下午所发生的一切——就在几个时辰以前,唐战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是满脸笑容,并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他还想到了他与孙云结拜兄弟时,那豪情壮志并且一生都难忘的话语:“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而奋斗!”可是现在,自己的理想又是什么呢?

    唐战闭着眼,此时心里是乱成一团:“我原来的理想是想成为一个和父亲一样的英雄,胸怀天下,并未父亲报仇。可是真相摊开后,我父亲并不是英雄,相反还是人人恶之的蒙古人的走狗,难道我也要成为那种人吗?杀害我父亲的竟然是叔叔,难道我也要亲手杀了一个为了天下苍生而除杀奸贼并养育了我十七年的恩人吗?我到底该……”

    唐战缓缓坐了起来。他从腰间的口袋拿出了下午孙云给他的那半块龙纹玉佩,放在眼前,然后用深情的眼神望着它。唐战全身都被泥土给“冲洗”脏了,在他眼里唯独这块龙纹玉佩还那么的明亮,似乎是漆黑夜空中一颗闪耀的星星。此时他愁绪万分,只听他对着玉佩问道:“孙兄弟,你是一个豪爽之人,面对任何事情都比我要乐观,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唐战自己心里也明白,这样自慰的方式没有任何效果,甚至有些自嘲,但他自己的心就是放不下。他现在很孤单,想有一个人能帮他缓解这份痛苦,希望有人能带给他安慰与快乐,至少不会让他每天愁眉苦脸的……可如今他知道了这个真相,怎能不痛苦忧愁?换做是其他人,其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唐战将玉佩放回了口袋,心里不再想那些繁杂琐事。他重新靠在湿冷的泥坡上,双手自然放松,整个人如同地毯一般地摊在地上,然后渐渐闭上了眼睛——他困了,折腾了一晚上,他欲要睡去了。

    雨虽停了,但积水仍旧不停地向下流。唐战的背靠在坡面上,任凭冰凉的雨水渗进他的衣服,渗进他的肉体,渗进他的心里——反正他的衣服也早就湿透了。就这样,唐战在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夜晚睡下了……

    “战儿,醒醒!”唐战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谁……谁在叫我?”唐战微闭着眼睛,忽觉前面有一道亮光,口中默默道。

    “战儿,醒醒!”女子依旧叫道。

    “这是哪儿,你是谁?”唐战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光亮处站着一个女子,样子模糊,看不清面容。

    “战儿,你醒了,让为娘好好看看你……”听这女子的口气,好像是唐战的母亲。

    “娘……娘,真的是你!”唐战无意识地突然叫喊道。

    “战儿,都长这么大了……”前面的女子果然就是唐战的母亲王雨萍。

    “娘,孩儿不孝,不能侍奉娘……”唐战不明不白地说道。

    “没关系,只要儿子能平平安安长大,娘就放心了……”王雨萍轻声道。

    “娘,爹他……”唐战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

    王雨萍轻轻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不管怎么样,战儿一定要做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哦……”她的声音是那么的亲切。

    “娘……”唐战听了王雨萍的话,内心感慨万千,似乎还要说什么,突然前面的亮光越来越亮,越来越亮,亮得唐战睁不开眼睛,“娘!娘——”唐战竭尽全力大叫道……

    “啊——”唐战突然睁开眼睛从坡上起来。“是梦吗……”唐战摸了摸后脑勺。

    唐战起来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他似乎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梦,却又具体想不起来到底说了些什么……唐战微打了一个哈欠,用地上的积水给自己洗了一把脸,然后拖着肮脏的身子准备归家……

    “昨天的事情……梦见了娘是吗?”唐战自言自语道,“娘好像是让我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没错,我怎么可以因为这样一点私情而一蹶不振,这不是真正的我。对,我要振作起来,谢谢你,娘……”唐战的脸上出现了罕见的喜悦。

    看来唐战是想通了,他抛开了一切忧愁与痛苦,重新找到了一个新的人生目标……

    “叔叔,我回来了!”唐战回到家门口,推开门喊道,“骁风叔叔,我回来了!”

    可是家里没有人,看来唐骁风是出去了。

    “奇怪,骁风叔叔不在家……”唐战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因为我昨天晚上的事?可是……嗯,这是什么?”

    唐战突然发现石桌上那把梨花枪压着好些信件,心感好奇,于是便走上前去,将信读来一二:

    “战儿,我走了。我因为某些原因,要去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去做些事情。你也不用去找我,因为从现在开始,你要自己独立地去生活了。我这次写信的目的,是要你不要忘了自己心中的志愿。这把梨花枪枪头上的殷红,是十七年前你父亲留下来的血迹,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擦去,你就用那把梨花枪——唐门世家的遗物,去杀那些残害唐门世家以及天下百姓的蒙古鞑子。当然你也不能蛮干,所以我在信旁放了几封推荐信,你拿着这些信往东北走,试图找到吴王朱元璋。朱元璋小时曾被我唐门世家救过,立誓要有一天报恩;而朱元璋如今正筹划着北伐策略,准备进攻山东,你只要找到他,他必会报恩与你,你到时就能随他一起去打仗。朱元璋心怀天下,百姓无不爱戴,你随了他,一定能将蒙古人赶出中原。还有,你出门在外,最好把那把梨花枪遮掩好,不到关键时刻不能量在世人面前。还有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当别人知道你是唐家后人并问你父亲是谁时,你必须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唐骁风是你的父亲,这点切记。最后,愿你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胸怀天下、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唐骁风的信让唐战此时眼眶有些湿润了,他包好信后,便提着梨花枪和一些衣服向山下走去……

    他走到了一个河边,便脱下沾满黑泥的衣服,整个人跳进河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他和他叔叔平时都是在这条河里洗澡,可能他不会想到,这时他最后一次在这里洗澡……

    洗完澡后,唐战换了一件干净的棕色布衣,这件布衣是他叔叔在城里为他买的。换上新衣服后,整个人也变得精神多了。事毕,唐战又用很大一块棕色的麻布将梨花枪从头到尾包得严严实实,然后用绳子系住,像平时一样将枪背在背上,接着慢慢向远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