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章 神刀出鞘
    苏佳突然站了起来,台下之人见到这个绝代佳人,无不被她的外表所陶醉,他们也决计不会想到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会出来向朱启阳叫板。

    朱启阳见了,轻蔑地笑道:“呵,如此美丽的女子,我怎忍心和你动手呢?还是跟我回去当我的压寨夫人吧!”

    柳金权在一旁见了,起身怒道:“朱启阳,你不要欺人太甚!”

    朱启阳见状笑道:“哟哟哟,刚才一向气度的柳公子,怎地也变得如此躁动不安?你该不会是为了这个妞吧?”

    柳金权在一旁被逼得无话可说。苏佳在一旁举剑说道:“现在我站在台上,就是你的对手,你可不要分心。”

    朱启阳又笑道:“呵,我的未来夫人是在担心我吗?那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就跟你过几招吧!”

    苏佳默然不应,只是自己做好了战斗准备。柳金权手中拿着剑不敢放松,以防不测。

    朱启阳抬手说道:“来来来,就让夫人先动手吧!”他的话语越来越不客气。

    苏佳的剑锋正对着朱启阳,自己慢步跑了过去。朱启阳见苏佳的速度如此之慢,只是缓缓举起了大刀,刀背正对苏佳。正在朱启阳得意之时,苏佳踮起脚尖,突地疾速而去,如影如风,不觉踪影。朱启阳还没反应过来,苏佳的剑尖已然刺在了朱启阳的刀背上。朱启阳这时才反应过来,可苏佳的剑法甚是迅猛,只是猛然一刺,变逼得朱启阳不停后退。朱启阳不得已,双手撑住,突然发力,想要用强大的内力将苏佳给震开。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佳的内力比他还要强,朱启阳两只手撑刀都没将她这一剑顶回去。让他更没想到的是,苏佳猛然间便换了招,“唰——唰”几剑而过,如同飞夜流行,疾速迅猛。朱启阳仍用刀挡住,只见刀上冒出了层层的火花。

    朱启阳不堪忍受被一个弱女子欺负,猛然间一招“怒霸天刀”,横斩而过,速度过于苏佳的剑法,而且顺带着强大的气流和内力,所站之人必将被分尸。谁知眼前的苏佳早就不见了踪影,这一刀劈了个空,但强大的冲击力已将远处的旗杆截成两段,就连台下的人也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威慑力,一齐向后退了几步。

    但此时朱启阳自己反倒吃了一惊,还未反应过来,苏佳已然在他背后袭来。苏佳又是迅猛一剑,朱启阳侧身躲开,并使出“怒霸天刀”一劈而去。可这次又扑了个空,苏佳早已施展“灵燕飞身”,跃至空中,随即一招“剑气凌风”,直攻而下。朱启阳无法躲闪,对着空中的苏佳来了一式“回旋刀”。两招相碰,顿觉内力猛冲,威力无穷,朱启阳退了十几步,手中的刀差点脱落。再看苏佳,轻盈的步伐随风而起,早已稳然落地。

    朱启阳心里有些紧张:“这女娃娃究竟是谁,怎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道和如此敏捷的身手?看来不是出那一招是不行了……”见苏佳在对面站着没动,朱启阳站直了,恢复了一下体力,随后两手握刀举至头顶,似要做些什么。

    柳金权见了大吃一惊:“不好,他该不会……苏姑娘有危险!”

    苏佳面部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朱启阳接下去会做什么……不知什么时候,比武场地顿时狂风大作,树叶乱舞。台下之人见了,好想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纷纷退了老远。萧天坐在一旁又是纳闷,又是担心,他担心苏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测。而苏佳在对面稳稳地站着,面部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突然,朱启阳转起了手中的大刀,然后越转越快、越转越快,最后旋转般地横劈而过——顿时,宛如千百疾迅的刀锋,暴风骤雨般的袭来,直向苏佳而去。苏佳眼睛微皱,举起手中的剑,惊人眼球地施展出同样无影疾迅的剑法。苏佳的每一剑,抵挡着朱启阳的每一轮攻击,脚步也在不停地变换着走位。朱启阳的每一刀锋劈过,苏佳的每一剑就对此拆招。刀锋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苏佳的剑气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多……刹那间,整个比武台刀剑作响,犹如天崩地裂、山河倾倒,其威慑力惊天撼地,台上台下很多人都不敢目视着这场“刀风剑雨”……

    ……过了一会儿,让人窒息的刀剑对阵总算是停下来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见苏佳和朱启阳仍好好地站在那,两人也好像都没受伤。众人被这种对决场面所折服,连坐在台上的柳金权和萧天也不例外。

    不过多时,苏佳说道:“在这儿居然能够见到黑·道第一刀‘邪龙刀法’,还真是让我大吃了一惊!”

    朱启阳也笑道:“我也没想到会见到追风派的‘天问剑’,看来你这位小妞是追风派的高手啊!”

    苏佳反驳道:“你错了,我并不是追风派的弟子!”

    朱启阳说道:“你就不用装了,这招‘天问剑’可是追风派九大剑法之一,练会的人屈指可数……不过我的‘邪龙刀法’可是所有兵器的噩梦,就算你再厉害甚至是每一招都接下来了,可若兵器太普通的话……”

    话音未落,突然,苏佳手中的剑顿时变得粉碎,散落在地。朱启阳接着说道:“看来你手中的剑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剑,遇上我的‘邪龙刀法’,只有这种下场。看来你已经输了,乖乖回去当我的夫人吧!”

    苏佳笑道:“我还没有输,比武规则也没写武器没了就算输。”

    朱启阳轻蔑地说道:“哼,江湖上人人皆知,追风派的弟子凡剑没了,本人也就没有继续战斗的能力了!”

    苏佳说道:“我早说过了,我并不是什么追风派的弟子,你若是不信的话……”说着,从腰间取出了那个用棕色布缎包着的木条板长宽的谜一样的东西。随后,她慢慢打开了布缎,只见里面是一把纯黑的约莫两个手掌长的短刀。

    “是刀?”朱启阳疑惑道。

    “对!”苏佳说道,“你既然知道追风派的‘天问剑’,想必也知道追风派的弟子不用刀的规矩吧!五十年前,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曾因此而被逐出师门。”

    朱启阳默默说道:“这么看来,你果然不是追风派的弟子……可你为什么会‘天问剑’?江湖上也没听说过有你这号人物。”

    苏佳笑道:“这你就不用知道了!”

    这时,柳金权在一旁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便大声问道:“苏姑娘怎么用起刀了?剑坏了可以用我的嘛!”

    苏佳笑着回应道:“不用了,因为我苏佳……本来就是用刀的!”

    萧天听了也在一旁纳闷,因为跟苏佳在一起也有几天了,他还从没见过苏佳的那把“黑刀”,也没听苏佳提及过,那到底是什么刀?

    苏佳拔出刀后,将那个棕色布缎系在了自己的右手腕上,这样看起来,更有些巾帼的风味了。那把刀实在是太黑了,刀的全身包括刀柄都是黑的,黑的甚至有些可怕,整个刀在阳光下闪出锐利的光芒。

    朱启阳轻蔑地说道:“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把短刀吗,大小连我这把大刀的一成都不到,我倒看看你这小妞能用这把刀做什么?”

    苏佳默然不应,只是将刀锋对准了朱启阳。

    朱启阳便也二话不说,再次施展出“邪龙刀法”。只见他再次转起了他手中的刀,这次的招数比刚才一次的还要快,而且转的时候大刀就已如同幻影一般,无法定琢。接着,朱启阳将刀一劈而下,只觉狂风怒吼、力道乱冲,上下左右都出现千百的刀锋,铺天盖地地向苏佳袭来。朱启阳心里暗自笑道:“这回纵使你用‘天问剑’也挡不住了!”

    就在朱启阳得意间,谁知苏佳站在原地,好像没有想要施展“天问剑”的样子。突然,她手起刀落,几刀挥过,顿觉几阵强劲的气流袭来,而且整套动作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根本没人看清她的动作。刹那间,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邪龙刀法”的所有刀锋还未及苏佳前,就被苏佳的几刀给化为乌有,之后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台下众人都惊呆了,所有人都知道这套未知的刀法比刚才的“天问剑”要厉害多了。

    朱启阳站在苏佳对面,他也惊呆了:“这……这怎么可能?紧紧只是几刀,怎么会全部化解了我的‘邪龙刀法’,那到底是什么刀法?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苏佳没有停手,突然一刀从上而下劈过。朱启阳顿时感觉强烈的气流向自己涌来,甚至让人窒息。他想也没想,一个翻身躲至一边。苏佳的这一刀劈在了地板上,空气中似乎夹杂着鬼一般的嚎叫,令人心寒……忽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喀——”的一声巨响,整个擂台被苏佳一刀劈成了两半。

    朱启阳整个人完全愣了:“不……不可能,武林中怎会有如此厉害的刀法?与其说是厉害,不如说是恐怖吧!这个女子究竟是谁,难道时隔五十年,江湖中又出现了一个郜英吗?”

    苏佳劈完这一刀后,稳稳地收了刀——她知道朱启阳已经没有还手的余地了。台下众人也被苏佳的刀法给震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刀法,如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不会相信世上竟有人能一刀将这么大的擂台给劈成两半。

    柳金权在一旁也是先震了一下,随后说道:“好了,朱启阳,你已经输了,你的手下应该没有比你还厉害的吧?因此按照规定,这次的比武大会是我们苍鹰派赢了!”

    朱启阳心里虽有些慌,面部却凶神恶煞:“我没输,我朱启阳从来就不会输!既然比武不行,我就只有来硬的了!”说完,只见他拿着大刀往地上重重一敲,台下顿时骚动四起……

    萧天坐在椅子上放眼望去,只见台子及观众的外围突然来了许许多多的拿刀的官兵还有弓箭手,他们的目标都直指苍鹰派的手下。柳金权起身说道:“早知道你有这一手,朱启阳,你这个卑鄙的家伙!”

    朱启阳奸笑道:“生死存亡的命运从来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想要统治一方,靠的可不只是武力……”

    台下苍鹰派的人见了,都纷纷向台子中央靠拢。朱启阳拿起大道说道:“弟兄们,只要是苍鹰派的人,格杀勿论!”

    于是,弓箭手纷纷放箭。箭矢暴风骤雨般的袭来,比武台这一块,几乎没有藏身之处。柳金权见状,立刻拔出剑说道:“你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能难道我柳金权,哼……让我来!”只见他从台面跃至空中,挥剑而出。骤时,忽觉千百的剑芒围绕着柳金权旋转,“喝——”的一声令下,剑芒如狂风暴雨般飞去,个个疾驰迅猛、划破云霄。只听半空中传来“铛铛铛”的密密麻麻的金属碰撞声,几乎每一支剑都如幻影般掠过了飞来的每一支箭,这便是柳金权引以为豪的剑法——无影神剑,这同时也是他“无影神剑”这个称号的由来。

    “嗖嗖嗖——”箭雨一波接一波地飞来,柳金权一边施展着轻功,一边在半空中施展着无影神剑,掩护着自己的部下。空中顿时如同龙卷雨袭、雷电交加,苍鹰派的部下都不敢抬头去看天上乱箭与剑芒的碰撞。

    “啊——”“啊——”台下传来阵阵苦叫,看来尽管柳金权尽力了,可“无影神剑”还是没有办法挡住所有的箭,台下时不时就有些人中箭。

    这时有几只箭向着萧天飞来,萧天站起身施展出对付刘端时的神功。只见他两手齐挥,周围的空气随着他的内力转动而转动着。几支箭飞至萧天身旁时,也都随着气流改变了运动的方向,就这样,萧天一一化解了周边的箭。其实看着这些箭,萧天的心里也是无比的紧张……“啊——”突然一支箭划破了萧天的裤脚,小腿受了点擦伤,他大叫一声。这时,又有十来支箭向着萧天飞来。此时萧天还在顾及着刚才的伤口,当他发现时,他已经来不及再次施展神功了。“完了!”萧天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铛——铛铛”一阵强大且带有爆鸣的气流从萧天的侧身而过,飞过来的十几支箭瞬间被强大的内力击得粉碎。萧天突然睁开眼睛——是苏佳。原来苏佳忙乱中发现了身处危险中的萧天,一个“灵燕飞身”赶了过来,并施展了刚才的那套神秘的刀法帮萧天解了围。

    “是苏姑娘!”萧天喜道。

    苏佳大叫道:“站在我身后不要动!”

    “噢……噢!”萧天匆忙回答道。

    又有茫茫多的箭射了过来,萧天大叫道:“苏姑娘小心!”苏佳定睛一望,手起刀落,两道弧线划过,强烈的摩擦声如同展翅的角鹰,厉声而过,直冲云霄。只见空中的箭受到强大的内力,纷纷折断偏向了老远……

    “苏姑娘,小心后面!”萧天又是大叫一声。苏佳猛然回头,原来朱启阳趁着苏佳不注意,一招“怒霸天刀”向着两人劈来。这一刀着实用力,猛地劈下,气场足以让人窒息。果然,萧天似乎是被震住了,全身被朱启阳的内力压得无法动弹。但是,随着“铛”的一声,这压抑的感觉顿时没了。萧天抬头一看,原来苏佳已用那把“黑刀”将朱启阳的这一击给挡住了;而看样子,苏佳只是轻轻抬起了拿刀的右手,很轻松地挡下了这一击。

    朱启阳大吃一惊:“什……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苏佳用冰冷的眼神望着朱启阳说道:“想要统治一方,靠的不是玩小花样……”说完,忽的手腕一发力,只听一声脆响,朱启阳的大刀瞬间被苏佳抵在大刀刀锋上的“黑刀”截成了两半。

    这一回朱启阳确实是已经失神了,现在的他如同一个羔羊,任由对方宰割。他呆呆地站在那,两眼没有了生气。

    苏佳说道:“对准他的颈和肩部打几式‘伏魔拳’,阿天!”

    “啊?”萧天有些疑惑不解。

    苏佳叫道:“快点,没时间了!”

    “噢!”既然是苏佳的话,萧天势必会听。于是答应了一声后,萧天对准朱启阳的颈和肩部打了几式“伏魔拳”。

    朱启阳中拳后,“啊”的几声便昏倒在地。苏佳自言自语道:“这样就暂时控制了一个麻烦家伙……”

    萧天站在一旁,眼睛忽左忽右,面对如此混乱的场面,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在萧天迷茫间,突然他往远处望去,只见前方走来几个——机关木人。“是师父!”萧天高兴道,“师父来救我们了!”

    果然,在几个机关木人后面,老瘸子正骑着一条驴慢悠悠走来。老瘸子破口大骂道:“格老子的,这个臭小子,每次都让老子操心!”

    萧天对着老瘸子大喊道:“师父,危险!”

    朱翅派的一部分官兵见了操纵者机关木人的老瘸子,转而将注意力转了过去。但老瘸子定睛一望,看似悠闲地说道:“没用的徒弟,看来关键时候还得看老子出马……”

    弓箭手俯下身,向着老瘸子的方向放箭而去。老瘸子轻蔑一笑道:“哼,一堆儿破玩意……伙计们,帮老子收拾这些乌合之众!”

    机关木人像是听到了命令一样,纷纷上前。“咯吱——”机关一响,胸前打开,从里面伸出来一个个盾牌,挡住了飞来的箭矢。箭矢丝毫不伤机关木人后,机关人们冲进了人堆里,然后用各自千斤重的臂膀对着朱翅派的人群就是一顿猛扫……由于一般刀剑伤不到机关木人,所以众官兵对着机关人一阵猛砍,就是不起任何作用;而机关人的臂膀重量无比,几阵猛扫过后,官兵们都被打得魂飞魄散、四处散逃——看来老瘸子手中的机关人倒是挺厉害的……

    突然,苏佳对着前面的人说道:“全部都给我让开!”

    前面站着的苍鹰派的众人,无论是拿盾牌防御的,还是举起武器准备反击的,听到苏佳的叫喊后,纷纷都向两边散开,中间只剩下苏佳一人。“嗖嗖嗖嗖嗖——”,所有的箭一同向苏佳射来。

    萧天惊道:“苏姑娘危险!”苏佳的长时间战斗让萧天有些不放心。

    但想也不用想,这样的攻击对苏佳来说简直就是皮毛不伤。只见苏佳右手紧握短刀,忽的几下连环旋转似的砍出,几声尖利的刀啸闪过,只在一瞬间——所有飞过来的箭全被斩成几截。没完,苏佳两脚一跃,腾空而起,如飞疾之燕,轻盈无比;随后,右手执刀从后一劈而过,只觉千万的刀锋汇聚在一起,随着空气的流动呼啸而过,直劈而下。让人惊叹的一幕——朱翅派所有的人手中的兵器随着强大的气流,不翼而飞,有的甚至掉到了河里。朱翅派的人见手中的兵器没了,纷纷向后退去。

    苏佳落地后,在前面的柳金权又旋转起来,施展出“无影神剑”,只觉千百的剑芒如狂风暴雨般射去。朱翅派的人身上多多少少都被剑气所伤,纷纷蹲了下来或是倒在地上,只见地上也留下了很深却又密密麻麻的剑痕。不愧是传说中的“无影神剑”,其威力丝毫不逊于朱启阳的“邪龙刀法”。

    在老瘸子的机关木人和苏佳、柳金权的神刀神剑下,朱启阳的手下彻底溃败;此时被萧天打昏的朱启阳也醒了,只不过是被绑住的。他看了看台下的破败景象,知道大势已去,边无奈地低下了头……

    柳金权见大功告成,便走上早已四分五裂的比武台,大声说道:“这场比武赛是我们苍鹰派的人赢了,按照规定,东西合并。从今天开始,朱翅派便已是我苍鹰派的一部分了,我们将共同来管理这个柳沙镇……”

    台下众人见了,纷纷高喊:“柳公子威武,柳公子威武……”

    “哈哈哈哈……”柳金权见大势已掌握在自己手里,仰天放声大笑道。

    苏佳听了,心里笑道:“看来这柳金权的武功是在朱启阳之上……不过不管怎样,这次的比武风波也算是结束了。老实说,在这么个偏僻的小镇能见到黑·道第一刀‘邪龙刀法’和传说中的‘无影神剑’,以及阿天师父老瘸子——他的真实身份……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现在呢,又得继续我的计划了……”

    刀啸破苍天,神威断亡魂。这次的比武在经历了如此多的场面后,现在也该收尾了……

    两天后……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春意楼”后面的一个庭院里,苏佳正独自吹着短笛。过了不久,她稍微停了一下,右手拿起放在桌上的茶杯,抿了几口。这里的茶深受苏佳的喜爱,喝完茶后,她继续吹着自己的短笛……

    “苏姑娘,原来你在这里!”萧天突然从后院门口出现,话语打断了苏佳的思绪,“我刚才到处找你都没找到,后来听到笛声才知道你在这儿。”

    苏佳问道:“有什么事吗,阿天?”

    萧天从不远处拿来了一个椅子,然后坐在苏佳身边说道:“没什么,就想和你聊聊!”他现在说话也不结巴了,看来是习惯了与苏佳的对话。

    “噢?”苏佳叹了一声,随后笑着说道,“那好吧,你想聊什么?”

    萧天问道:“苏姑娘究竟练了多长时间的武功,怎么这么厉害?”

    苏佳笑着说道:“呵呵,其实在我看来,武功最重要的并不是时间的长短,而是练武之人的心。”

    萧天听了更是疑惑:“练武之人的心?”

    苏佳继续说道:“对!一个练武之人只有把自己的心寄在武功上,用心练习,刻苦勤奋,才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其实,不只是练武,做任何事都要有这颗心,就好比你阿天是木匠,把心全部专注于研究木质材料上,所以木工技术才会提升。”

    萧天听到苏佳的表扬,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随后,他又问道:“那苏姑娘认为我现在习武……还来得及吗?”

    苏佳靠在椅背上说道:“这是什么话?习武之人从来都跟年龄无关。再说了,你在前两天的比武会上力挫群雄就是很好地证明了……”

    萧天不好意思地说道:“这……这么说也是啊!”

    苏佳突然将食指顶在自己的下巴上,好似在思考什么。只听她说道:“说到前两天的比武,你好像施展了一种可以将内力转移的神功,该不会是……”

    萧天说道:“噢,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用出来后,体内的真气似乎流畅了许多!”

    苏佳接着说道:“那时你们萧家山庄的绝学‘斗转星移’!”

    “‘斗转星移’,这么说来那个时候……”萧天好像想到了什么。

    苏佳解释道:“‘斗转星移’是一种内功,施展后可将对手的攻击缓冲,然后通过不断的旋转和转移,使之与自己的内力流动相同时,扩散到四周,所以施展者看似内力深厚,周围动静不小,实际上是自己与别人的内力扩散的结果。不过这种神功的强弱因人而异,我想你阿天应该只是学到了表面的招式,还不能巧用或是内力不足,所以朱启阳打你时你还是防御不了。但说起来这倒是作战时一种很好的防御武功!”

    萧天托着下巴说道:“这么说来,一年前我在萧家山庄密道里偷学的武功就是……‘斗转星移’!”

    苏佳疑惑道:“密道?”

    萧天说道:“对啊!当时萧伯父准备把我逐出师门时,我趁着某天夜里进了萧家山庄的藏书库,偶然触动了密道的机关。后来我走进去后发现了那本‘斗转星移’的秘籍。”

    “噢!”苏佳应了一声,托着下巴沉思起来……

    “倒是苏姑娘你是如何学会那么厉害的刀法的?”萧天不禁问道。

    “嗯?”苏佳先是惊了一下,然后吞吐地说道,“这个嘛……是有人教我的……”

    萧天笑着说道:“不过苏姑娘前两天在擂台上的表现实在是太精彩了!”

    “说道那次比武嘛……”苏佳笑道,“呵呵,那些人都说我是五十年后的又一个郜英郜女侠,还要我去当他们的武师呢!”

    “郜英是谁?”萧天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苏佳说道,“她是武林四圣之一,与陆清风、卢欢和左天昂同为武林四圣。五十年前,郜英还只有二十岁,却拥有惊骇世俗的武功。当时陆清风向郜英发起了挑战,说若能赢过郜英的话就娶她过门。”

    “结果呢?”萧天又问道。

    “当然是郜英赢了!”苏佳说道,“不过当时的比武对决真称得上是惊天对决,两人大战五百回合,陆清风的‘断环刀法’和郜英的‘神龙九变剑法’碰撞在一起,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最后,郜英郜女侠以微弱优势获胜,那门亲事也就没有谈成,而郜英便成为了‘天下第一’,这个称号一直保持了五十年。不过从此郜英便隐退江湖,只在十年一届的‘英雄试剑会’上才露面一次。”

    “这么厉害……”萧天惊道,“她那时只有二十岁……”

    苏佳叹道:“是啊,像我们这些年轻人,就是没有当年他们的那种拼劲和天赋。别说二三十岁,我们呀,恐怕一辈子都超越不了他们……”

    这时,有人出现在后院门口说道:“苏姑娘,兄弟们正等着你给大伙指导武功呢!”

    苏佳放下茶杯答应道:“噢,就来了!”

    萧天不解道:“指导武功?”

    苏佳点头道:“嗯!我不跟你说了吗?你们那群人,现在吵得要我教他们武功。不过正好,阿天你也一起过来吧,我正好可以单独给你指导一些!”

    萧天慢慢站起来,却呆呆地不动……

    苏佳走到门口时才注意到,转头笑着问道:“怎么了,阿天?快过来呀!”

    萧天此时内心既坚定又彷徨:“很多和我们同龄的人武功这么厉害,柳公子如此,苏姑娘亦是如此。可是我,已经被他们远远甩在后面了……”

    “过来呀,阿天!”苏佳叫道。

    “噢……噢!”萧天这才反应过来,快步跑了上去……

    “……或许,就像苏姑娘说的,‘一个练武之人只有把自己的心寄在武功上,用心练习、刻苦勤奋,才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可这十八年里,我真的有认真练武过吗?萧伯父将我赶出萧家山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www.yuehuatai.com,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