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章 初露锋芒
    在众人的煎熬等待下,比武的这天终于到了……

    镇南有一块大空地,空地旁到处都是绿树红花,还有一条细河。一到春天,这里的景象就有醉眼迷人之感。几阵和煦的春风吹过,一切事物都焕发出了新的活力。“绿树红花香盈处,鸳鸯成对春意来”,说的大概就是这样吧……

    而今天,这里聚集了大量的手执兵器的人,看来他们来这并不只是依湖赏景的。正中间的大空地上搭了一个高台,高台后面有一个大红幕,红幕上嵌有一个红字绣的“擂”。原来这里是比武擂台,而这些人也是参加此次擂台赛或是慕名而来……

    台上的左边和右边分别坐着两帮人,左边的人都是身着红衫或是红服,在他们的桌后立着一面朱红色的大旗,上面赫然写着一个“朱”字;而右边的人则是黑色或白色的服饰,他们桌后也立着一面黑白相间的大旗,上面也有用笔手写的黑色的“苍”字。看样子,他们应该是东城的“朱翅派”和西城的“苍鹰派”。

    苍鹰派这边,一白衣公子和一官兵正悄悄说着什么。

    白衣公子说道:“怎么还没来?”

    那个官兵回复道:“回柳公子,苏姑娘说今天因为有些事可能会耽误点功夫,请柳公子再耐心等等。”

    原来那名白衣公子正是苍鹰派的首领,人称“无影神剑”的柳金权。苏佳和萧天因为某些事会迟到一会儿,因此柳金权还在台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等待他们的到来。

    朱翅派这边坐在正中间的应该是首领的人怒声斥道:“我说柳公子,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你该不会是怕我朱启阳了吧?我告诉你,老子没那么多耐心!”说完,恶狠狠地将手中的大刀往桌上拍去。

    柳金权则放下茶杯,不紧不慢地说道:“朱兄请息怒,咱们都是江湖中有些名头的人物,在下的属下没能按时到达,的确有在下管理不当的地方。朱兄你有这么大的气量,我想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大发脾气吧!如有什么得罪朱兄的,还请多多见谅!”

    朱启阳见柳金权的语气恭恭敬敬的,当着众人的面自己又不好有失身份,便忍气吐声地喝起茶来。朱启阳是“朱翅派”的首领,人高马大、身体强壮,面孔刚劲硬朗,是一个典型的彪形大汉。据说,他还有一身迅猛的武功,能以一当百。于是在镇内,敢和他较劲的除了柳金权外,恐怕再找不出什么人了……

    不远处走来一男一女,男的一身棕色布衫,女的身着蓝色装束。两人一并向擂台走来。柳金权定眼望去——错不了,的确就是萧天和苏佳二人。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台底下的人群,缓缓走上台来。苏佳在前,走上台后先行礼说道:“小女子有事来晚了,还请各位英雄见谅!”

    柳金权起身说道:“搞什么,这么晚才来?算了,既然人到齐了,那我们就快点开始吧!”

    于是,擂台中介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开始宣读比武规则:“好,现在由我来宣读规则:本次擂台赛比武双方分别是东城的‘朱翅派’与西城的‘苍鹰派’;本次比武以一对一为本,赢的一方可以守擂,而其另一派的人可以挑战擂主;本次比赛没有时限,直到再也没有人挑战擂主为止,而赢的人所在的派别则是本次比赛的胜方;比赛中凡是对方认输或是将对方打出擂台即为胜利者;不可轻易将对方致死;另外由于本次比赛的输赢关系到两派之间的命运,输的一方将与另一方的派别合并,并成为胜方一派的手下,这是在此之前两派首领滴血立下的契约,所以本次比赛两派的首领可以出来叫战。好,比赛规则宣读完毕,现在开始比赛!”说完,中介人又退了出去。

    苏佳听了,心里暗道:原来如此,这次的比武直接关系到两派的生死存亡,所以柳金权才会这么看重这次的比武。总之,两派必有一胜一亡,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

    “好,让我先来!”台下一个身形彪悍的壮汉大步跨上台来。他一身红色装束,看来是朱翅派的人。

    而苍鹰派首先出战的是一个手执朴刀的普通官兵。随着锣声一响,比赛开始……

    壮汉见着官兵,用轻蔑的语气说道:“哼,瞧你弱不禁风的样子,老子对付你根本不需要什么力气!”

    官兵听了在一旁气愤不已,于是马上怒冲冲地挥刀砍来。壮汉相视一笑,迅速一跃。别看他身形彪悍,这一跳倒是蛮有几分轻盈。只见他很快跃到官兵身后,官兵转过身,手上还没反应过来,壮汉已经一手抓住了官兵拿刀的右手。之间壮汉的手突然一用力,官兵发出了一声惨叫,手中的刀已然落地,手腕也被扭折了。没完,壮汉又一用力,一把将官兵往天上一抛,官兵直接飞出了台外老远。

    苍鹰派的人都惊呆了,他们从来没见过有谁有这么大的力气,能将人直接抛出老远,而朱翅派的人则在一旁拍手叫好,坐在台上的朱启阳更是高兴地大叫“漂亮”。那壮汉大声喝道:“还有哪个鼠辈赶上来挑战你爷爷我?”

    众人有些呆了,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壮汉大笑道:“哈哈哈哈,苍鹰派这些龟孙子真是没骨气!”

    突然,台下有人叫道:“我来和你较量!”此人竟然是王标,只见他纵身一跃,直接飞到了台上。他全身挺立,手执长板斧,两眼怒视着那名壮汉。壮汉看到不以为然,见也是强壮不到哪里去的,便用轻蔑的目光瞥视而去。

    萧天见了,显示惊了一下,然后心里暗道:这个王标,总说要把我大卸八块,可究竟有多少本事还不能得知;跟苏姑娘那仅有的一次交手好像也是因为他的粗心没较量多少,但他毕竟是官兵头子,想必还是有两手,我想这次可以见见了。

    王标不停挥舞着长板斧,似乎欲要将对方劈成两半。壮汉在一旁见了笑道:“哼,龟孙子在虚张声势吗?有本事就砍老子啊!”

    王标听到如此不好受的话,心里哪里过得去。果然,他大骂道:“你这死胖子别乱叫,小心你爷爷我把你剁了拿去喂狗!”说完,抡起大斧就朝壮汉砍去。

    壮汉没有做出任何姿势,摆出一副很轻松的表情,很显然他也没有将王标放在眼里。王标大斧即出,迅猛而至。壮汉还是跟刚才一样,轻轻一跃,很快到了王标的身后。但王标的反应极快,转身反手就是一斧。壮汉一见不妙,慌忙闪躲。板斧砍在了台上,随着一声“咔——嚓”,木地板被划出一道裂痕。

    壮汉在一旁叫道:“没想到你这龟孙子还有一手嘛!不过接下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说完,自己先冲向了王标,一式“猛虎下山”,直扑王标。这一招来势凶猛,王标来不及挥斧,只得暂且避让。壮汉的一招扑了空,但强大的气流已经震到了王标。王标惊了一下,但壮汉的另一招“反手虎爪”随即而至,抓碎了惊魂未定的王标胸前的衣服。但王标也不甘示弱,镇定下来后,趁壮汉还没回过神,一斧抡过。壮汉还没完全脱身,结果右臂被砍出一条血印。壮汉顿时勃然大怒,忍着痛用凶恶的眼神直盯着王标,似乎要将对手撕碎。于是,他再次使出那招“猛虎下山”扑向王标,速度快到了王标没时间反应过来。结果,王标被他凶狠地扑倒在地,自己的头重重地撞在了地板上,撞昏了过去。但壮汉似乎还不解恨,又将王标往地上重重一摔。王标撞在了地板上,吐了一大口血,然后滚下了擂台。随后,壮汉向天上发出了一声怒吼,人人不为之惊悚。壮汉大叫道:“谁还敢向我挑战?谁还敢向我挑战?”他怒视着台下,台下之人纷纷低头;他的怒吼声似洞破云霄,台下顿时鸦雀无声。

    萧天在一旁看了都有些发慌了,心想若自己上台,肯定死得更惨。于是他侧着头对着坐在旁边的苏佳轻声说道:“苏姑娘,这个擂台赛太血腥了!我有些看不下去了。”

    苏佳微微一笑,萧天有些诧异:这种场景你也笑得出?

    苏佳笑着轻轻说道:“那正好,你看不下去就上台把他打下去啊!”

    萧天惊道:“苏……苏姑娘不是开玩笑吧?叫……叫我上去打?”

    苏佳笑道:“没错!”

    萧天慌忙说道:“这……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苏佳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放心,你待会儿上台把他引我这儿来,我教你怎么打,你就怎么打!”

    “可是……”萧天仍旧不放心。

    “相信我!”苏佳满带微笑地向萧天挤了挤眼睛。

    看到这一幕,萧天顿时脸红了。于是他说道:“好……好把,我相信苏姑娘!”

    “还有谁来挑战我?”壮汉还在台上怒吼道。

    这时,萧天从他身后慢慢走来。壮汉猛然一回头,眼睛怒视着萧天,如同饿狼遇上野兔一般,面部凶神恶煞、狰狞不已。萧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对视吓了一跳,但随即又镇定下来,可其实自己的脚仍在发抖。

    壮汉吼道:“你这龟孙子想挑战你爷爷我吗?”他看萧天比前面两位还要瘦弱,心中更是起了轻蔑之意。连台下的人都在不停地摇头,认为萧天此战必输。柳金权坐在一旁故作镇静地喝起茶,虽然萧天跟苏佳在一块,可三天前他只看见了苏佳的身手,至于萧天他还不能得知。

    萧天好似自信地应道:“就让我萧天来收拾你!”

    壮汉听到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敢向自己如此之言,心里大为不爽,于是便愤怒地向萧天冲了过去。萧天心想:得先把他引到苏姑娘那里去……

    于是,萧天先向后退了十几步。但壮汉已然而至,右手挥掌,劈向萧天。萧天侧身躲开,只听身后苏佳喊道:“阿天,右臂!”果然,壮汉这招一扑空,势必短时间无法收回右手。萧天见后,双手即出,一套“连环拳”直打向壮汉右臂。壮汉大叫一声,向后退了几步。萧天这一招出自萧家十六式拳法中的第三式中的一步,拳势有力且迅速;再加上壮汉的右臂刚才被王标砍伤,所以壮汉发出痛苦的叫声。萧天心中稍稍一喜,但接着壮汉的进攻又来了,“啊——”怒吼着一招“猛虎下山”,双手扑向萧天。这时,苏佳又喊道:“阿天,踢他的膝部!”萧天想也没想,用力一脚向着壮汉的膝部踹去。结果,壮汉的膝部被着实踢到,于是正面掉了下去,“猛虎下山”变成了“五体投地”。

    台下众人看了眼前一亮,发现这个小伙子还有两手。柳金权在一旁见了,嘴角渐渐露出了笑容。

    “阿天,背部!”苏佳仍旧对着萧天喊道。萧天意识过来,对着还未起身的壮汉背部又打起了萧家拳法。这次是萧家拳法中的第一式“伏魔拳”,这一拳的力度非常之大,招招有力,打在壮汉的背上“砰、砰”直响,连骨头碰碎的声音都听得到,这也难怪之前萧天能一拳将官兵的铠甲打裂。壮汉趴在地上痛苦的嗷叫着,嘴角上已满是鲜血。“啊——”又是一阵怒吼,壮汉突然用尽全力,一个翻身起来,欲用头去撞萧天,而萧天不慌不忙地躲开了这个“困兽之斗”。壮汉站起,转身一个“反手虎爪”,欲将萧天全身抓碎。这时,萧天背后又传来了苏佳的声音:“阿天,颔部!”果然,壮汉如今已是困兽之斗,全身都是破绽。萧天冷静应对,又使出力道十足的“伏魔拳”,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壮汉的下巴上。只听一声骨裂,壮汉整个人被这一拳打在了半空中,随后重重摔倒在地,这回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但萧天仍不放心,又在壮汉的背上打了几拳……

    比武结束,全场肃静,随后突然间响起了欢呼声。苍鹰派这边,柳金权放下了茶杯,小扇轻摇,悠然自得,其余的人也纷纷鼓掌叫好。萧天呆了一般地望着自己的手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道:“没想到我这么厉害!”随后,他有望了望坐在对面的苏佳。苏佳对他挤了挤眼睛,似乎在说:“听我的没错吧!”看到这里,萧天的脸又是微微一红。

    欢呼声结束后,这次柳金权自己站出来说道:“还有哪位英雄来挑战这位萧兄弟?”

    “我来!”台下突然有人喊道,随后这个人轻盈地飞上擂台,说道,“让我刘端来会一会萧兄弟!”此人身体瘦长,尤其是腿;头发披散,搭至两肩;面部清晰看见两条深深的沟壑,鹰眼猴嘴,给人以神秘感。他叫刘端,上台时还行礼于人,看来在朱翅派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

    萧天见了也以礼相待,抱拳说道:“那就承让了!”说完,作了萧家拳法的架势。

    刘端这边也是准备就绪,蓄势待发……忽的,身手敏捷的刘端快步冲了上去,一个边腿向着萧天头上踢去。萧天来不及闪躲,只得用手护住头。刘端这一脚似有无比的韧性,快似斩刀,硬生生地踢在了萧天的胳膊上;而且这一脚的力度也极大,萧天向侧边连退了好几步,差点没站稳。但刘端不会给他调整的机会,冲上前去又是一招“旋风踢”。“阿天,低头!”背后又传来了苏佳的声音。这时萧天才反应过来,连忙低头避开。刘端的这脚踢了个空,但“旋风踢”右脚踢完了,还有左脚,只见他左脚也迅猛地反身一踢。萧天躲过右脚后,刚想抬头,见左脚又提了过来,便只好再次低头。

    这一脚又躲开了,刘端正对着萧天,右脚高高抬起,从头上方,一劈而下,似要将萧天劈倒在地。不过萧天,一个转身便躲开这一击。刘端这一脚劈在了地板上,地板直接被划破一道沟痕,看来这招“劈刀腿”似有几分威慑力。“阿天,腰部!”苏佳定睛向着萧天喊道。萧天听了,下意识地对着还未反应过来的刘端腰部打去,一招“震王拳”和一招“伏魔拳”,一劈一掌,横扫而过,直击要害。这一拳不要紧,打在刘端身上,刘端大叫一声,滑倒在地,但随后向后翻了几番,又站稳在台上。

    好在萧天内力差,否则一般萧家弟子的萧家拳的力道,可能直接把刘端打得站不起来。萧天停下来夸道:“看来刘兄弟的‘劈刀腿’真是迅猛无比啊!”

    刘端也说道:“萧兄弟也不赖,这几式萧家拳法真是着实有力。看来萧兄弟倒是真有几分身手,那我可要再来喽!”

    说完,刘端飞至半空,随即横冲而下,右脚使出“飞身踢”直击萧天胸前。萧天先是站立不动,静心观察:我的眼睛渐渐可以适应他的速度了,试着不靠苏姑娘的提醒,自己来对付他……

    于是,萧天后退了约莫十步。刘端这脚扑了个空,直接落地,然后向前用脚向着萧天的头部捅去。萧天只是通过摆头来闪避攻击:刘端往左踢,他就往右摆;刘端往右踢,他就往左摆。不过萧天的脚却在不停地往后挪……刘端突然变向,一式“劈刀腿”从上而下,直劈萧天的肩部,连坐在后面的苏佳看了都有些担心……突然,萧天的左手搭在肩上,直接一把抓住了刘端的右腿……

    奇迹的一幕发生了,萧天竟跟一个没事儿人一样,稳稳地抓住了刘端的右脚,而自己也没有受伤。此时刘端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内力正抵住他的“劈刀腿”,真气源源不断地向外扩散。于是,刘端的左脚也飞起,整个人停在半空中,欲用双腿去夹萧天的头。可是,萧天用同样的方法,用右手抓住了刘端的左脚。就这样,刘端被萧天活活地抓在了半空中,自己却动弹不得。“这……这是什么内力?”刘端心里不由一惊。萧天此时“啊”地大叫一声,双手用力将刘端的两腿挪至身前,然后一个大轮回,刘端整个人也一齐转了起来。在外人看来,萧天如同释放出强大的内力将刘端整个人都转动起来。“啊——”萧天又大叫一声,用尽全力,挥掌直接将刘端打出几丈远。刘端也是惨叫一声,倒地而去,差点飞出了台外。而此时,萧天感觉真气贯通全身,舒畅无比。苏佳在后边惊道:“这招,莫非是……”

    不过刘端好像还能打,他勉强站起来说道:“没想到萧兄弟竟有如此神功,实是佩服!但如果这样呢?”突然,刘端飞身而过,跳出几丈,好似追云踏月;随后,他两腿齐挥而下。刹那间,双腿好似变成百十条腿,顺风而呼,气势逼人。刘端施展的是“无影神刀腿”,此招既出,一般小贼所见必失魂落魄。谁知,萧天镇定自如,同样施展出刚才的神功……结果,刘端靠近萧天时,突觉力道不足,越来越弱,脚到最后只是轻轻碰到了萧天的手掌一般,没有一点感觉。刘端大吃一惊,随后萧天又是一个大轮回,将刘端丢了出去……

    这回刘端再也无还手之力,全身放松,任由处置……正当刘端在半空中绝望时,忽的萧天快步一把将刘端抓住,然后两人平稳落地……

    刘端又吃了一惊,回过神来后,他行礼谢道:“多谢萧兄弟救命之恩,刘某感激不尽!”

    萧天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没什么,在下认为这比武赛重在武学交流,以德为重,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

    刘端笑道:“萧兄弟所言极是!看来萧兄弟的确是萧家山庄的弟子,拳法真是惊艳无比,尤其是最后的那招,敢问是何招?”

    萧天低下头说道:“这个……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

    “噢,是吗?”刘端先是诧异了一下,然后又平心说道:“不管怎样,萧兄弟武功超群,又有武德之心,刘某佩服,看来是刘某输了。”

    “承让!”萧天行礼回道,心里却在疑惑,“没想到这朱翅派中竟有如此义气之人……”

    刘端走下台后,台下又是一片欢呼,似乎是对萧天的武功赞不绝口。苏佳在身后也是不由一喜,舒了一口气:“没想到阿天进步如此之快……”可她没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直盯着她——是朱翅派的首领朱启阳,他好似发现了苏佳正暗中指挥萧天……

    过了不久,柳金权又起身问道:“还有哪位朱翅派的英雄来挑战这位萧兄弟?”

    台下众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都没有信心。这时又有一名红衣男子跳出来叫道:“让我来!”只见他红袖一挥,手执长剑,一跃而起,稳稳落在擂台上。只听他笑道:“让我来会会这个小伙子!”

    萧天见了,心里一虚:糟了,他手里有剑,可我什么都没有……

    苏佳在后边看了有些不对劲,便问道:“怎么了,阿天?”

    萧天轻声说道:“我……我手里没有任何兵器,要怎么对付那个家伙?”

    苏佳微微一笑,取下腰间的佩剑,一把丢了过去说道:“用我的剑吧!”

    萧天一把接过了剑,不好意思地说道:“这……这怎么好意思呢?要是我不小心把苏姑娘的剑弄坏了,那苏姑娘不就……”

    苏佳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我,认真比武,好好施展你的萧家剑法,让他们瞧瞧!”

    萧天听完,脸顿时又是一红。随后,他低头望着剑——这是一把小巧玲珑的佩剑,还带有花边,一看就是一个女子使用的剑。萧天脸红地望着这把佩剑,心想绝对不能辜负了苏姑娘的期望……

    这时,对面的红衣男子有些不耐烦了,他忿忿说道:“臭小子,看够没有?老子没那么多闲功夫陪你,要打快打,不打趁早滚蛋!”

    萧天听了,转过身来。毕竟听到别人骂自己,自己心里也不好受,于是萧天反驳道:“哼,谁输谁赢还不得知呢!”

    比赛锣声一敲响,红衣男子便挥剑过来。他先是左劈右挥,萧天都轻松挡住,并努力寻找反击机会。突然,红衣男子一跃而起;半空中划过几道剑痕,只觉几阵剑气随风而至。萧天有所察觉,翻身躲开攻击,果然,自己刚才所站之地多出几道剑痕。这时,红衣男子又飞身而至,“唰——唰”连续几剑,地板上的剑痕随处可见,并逐渐增多。萧天一边躲,头上的汗珠一边滚落下来:“这样躲下去不行啊……”

    “嚓——”萧天走了神,一个不小心,衣服被划破一道口子。“糟了!”萧天叫道,“没有可以反击的余地……”

    “阿天,直接对着上方对剑!”后面又传出了苏佳的声音。萧天顿时停住脚,随即对着天上施展萧家剑法的第一式——“剑气破天”。突然,半空中的红衣男子感到一股剑气笔直往自己扑来。于是,他强行挡住,然后缓缓落下地来。但萧天此时先发制人,冲上来又是一招“剑气破天”,只觉周围的空气凝固一般,然后随剑而下。空气中的摩擦声如同电闪雷鸣、苍鹰入云,好似一道真气带着无比的能量冲破云霄,威力无穷,难怪此招名叫“剑气破天”。红衣男子见状,也施展出迅疾的剑法加以抵挡,可威力远远不敌“剑气破天”。于是红衣男子被打得退了几步,很快败下阵来。

    萧家剑法果真名不虚传,何况这仅仅是萧家剑法的第一式。萧天没有给对手喘息的机会,快步上前,几阵砍刺,使红衣男子有些乱了阵脚。原本红衣男子是想借萧天手无寸铁而想以巧取胜,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砰——”萧天又是一招“剑气破天”,红衣男子手中的剑飞了出去——他再也抵挡不住了。说完,萧天又施展出刚才对阵刘端时的神功,一把将这个无礼的狂妄之徒打下了擂台。随着“啊——”的一声惨叫,红衣男子消失在了台下的茫茫人流中……

    三连胜,萧天已经在比武台上连挫三名对手,而且台上台下也被萧天的武功所折服。萧天独自站在台上,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欣喜:“原来……原来我自己居然有这么厉害,简直就像做梦一样……”他两眼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在原地站了好久……

    柳金权看完了对决,侧身对苏佳说:“看来苏姑娘的这位朋友倒是真有两手,从剑法上来看,这位萧兄弟一定是出自萧家山庄吧?”

    苏佳陪笑道:“承蒙柳公子夸奖,我的这位朋友的确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不错!不过他的武功只是新出之芽,今日在此献丑,实是不尽公子之意,还望见谅!”

    柳金权听完,哈哈笑道:“哈哈!苏姑娘就别谦虚了,江湖上人人皆知,萧家山庄的弟子个个都是可造之材,而今日萧兄弟能在众英雄面前略展武功一二,可谓是大开眼界!”

    苏佳见此,便不再做声,只是微微一笑。这时,柳金权又起身说道:“还有哪位英雄肯与萧兄弟一较高下?”而萧天则站在台上默默等待对手……

    这时,一把大刀从天而降,直接插在比武台的正中央,整个台面摇晃了一下。萧天心里一惊:是谁……谁会有这么强大的内力?人刀分离的情况下,还能用刀……

    萧天猛然一回头,一个身着红衣、人高马大的壮汉缓缓走来——是朱翅派的首领朱启阳。只见他很轻松地拔出了插在地板上的大刀,一脸杀气地说道:“让我来会一会萧家弟子!”

    萧天被这雄浑惊魄的话语吓得手直哆嗦,连脚都有些站不稳了。但萧天眼神还是很坚定,两眼直视着朱启阳。

    柳金权收起扇子,站起身来,好像要准备什么似的。“把我的剑拿来!”他吩咐自己的手下将剑拿给自己。柳金权拿到剑后,双眼凝视,右手握柄,欲要拔出剑来。

    苏佳在一旁也快有些坐不住了,心里开始担心萧天:糟了,这个人好强的杀气和威慑力,阿天决计不是他的对手……

    整个台面顿时变得肃杀萧索、寒气逼人。站在萧天对面的朱启阳手提大刀地立在那里不动,但台面似乎又晃动了起来,看来朱启阳的内力在源源不断地向外扩散,仿佛预示着一场可怕的战斗即将到来。台下的人也有些紧张起来,朱翅派的首领一出马,众人纷纷沉默……

    冰冷的杀气弥漫在整个比武台上,连周围的草木都害怕似的弯下腰来。萧天右手紧握佩剑,不敢走神;他心里很慌,他从未这么害怕过……

    突然,朱启阳将视线转向了萧天身后的苏佳,用冷酷的语气说道:“这位小妞长得这么漂亮,可是刚才却在指导这个小伙子,想必是深藏不露吧!”

    萧天看出了朱启阳的歹意,便大声说道:“不要扯在苏姑娘的身上,你的对手可是我!”随即,他“喝——”地一声,使出“剑气破天”,直攻向朱启阳。瞬时间,剑鸣雄起,周围的气流带着一股强劲的力道,疾速而去;顿时,萧天的身旁如同闪电云霄,一剑冲天而去——看来他这次用尽了全力。

    苏佳见了,大声叫道:“阿天,危险!”她欲要阻止萧天,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剑锋直指朱启阳而去,没有办法停下来。

    朱启阳嘴角露出了恐怖的笑容:“哼,自不量力!”只见朱启阳猛地挥刀而出,刀背直接挡住了萧天来袭的“剑气破天”。“铛——”剑锋刺在了刀背上,却丝毫没有反应。

    “什么?”萧天大叫了出来。这时,朱启阳笑道:“你已经玩完了,臭小子!”说完,只觉一道强风袭来,又是一震——顿时,萧天手中的佩剑被震飞了老远,落在了苏佳的旁边。还没有完,使完刀后,朱启阳重重一脚踢向了萧天。萧天见无法躲闪,便使出刚才的神功,想要缓冲朱启阳的脚力。谁知朱启阳的脚力太强,神功没有起到太大作用,萧天还是被朱启阳一脚踹了出去。重重的一击踢在萧天阻挡的双手上,尽管神功保护了一下,但整个人还是向后冲去,这个力道似乎是要被冲下比武台了。

    萧天忍着痛,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向后飞去……忽的,一个强大的力道在背后托住了他,让他停了下来。随后,萧天感觉到撑在他背后的是一只纤纤玉手。他顿时脸红了,抬头一看,果然是苏佳救了自己。

    苏佳救了萧天后,捡起地上的佩剑对萧天说道:“阿天,让我来吧!”萧天又是一阵脸红,低下头没有作声了。

    朱启阳见了,笑着说道:“你这小妞也要上吗?那就让我朱启阳看看你这小妞究竟有多大本事!”

    苏佳正视着,用坚定的眼神望着朱启阳,平静地说道:“现在开始,就由我苏佳来对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