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章 机关木人
    再过两天就是比武会了,萧天正是满脸的愁苦。毕竟萧天在柳沙镇呆了一年多了,深知这里高手云集,想起自己武功的差劲,萧天心里更是没有底。虽说苏佳的武功高强,但比武的时候还是不能代替萧天,仅凭在场边的指导就让萧天上擂台,萧天也是半信半疑。

    “不行,必须得想个办法让自己的武功提升一些……可是我在萧家山庄这样的武林圣地学了十几年,都没学出个名堂,现在提升来得及吗……”萧天在自己的房间里自言自语道,“干脆去找苏姑娘好了,苦苦求她说不定能让她教我点什么。”想罢,萧天快速跑下楼……

    “春意楼”有个非常大的庭院,可以供人品茶下棋,甚至是练习武艺。后院并不像其他庭院那样杂乱无章,这里种着许许多多的花草,每天都有花匠来打理这里的事务;后院没有屋顶,和煦的阳光直接照射过来,给这里的生命带来了温暖;如是品茶下棋,靠墙处有些许木质桌椅,坐在木椅上,享受阳光的沐浴,品着淡淡的茶香,那确实是一种怡然之境。

    苏佳坐在木椅上,正在品着清茶。她没有下棋,也没有赏花,只是微闭双眼,静静地坐着。和昨天晚上一样,苏佳并没有想去做什么,好像只是在感悟着一些东西,有可能是她的谜一样的过去,有可能是她未来的人生路……

    “原来苏姑娘在这儿品茶啊,挺有闲情逸致的嘛……”一个清秀的声音从大厅传来,似乎是打断了苏佳的思绪。

    苏佳回过神,睁开双眼,脸上迅速变成冰冷的表情。她转过头,只见一个白衣公子缓缓朝她走来,身后伫立着几个侍卫,不用猜也知道,他便是“苍鹰派”的主子,人称“无影神剑”的柳金权。

    “苏姑娘好兴致啊……”柳金权又发话了,“想必,苏姑娘现在没有什么杂事吧?”

    苏姑娘站起身来说道:“原来是柳公子来了,小女子有所冒失,不知公子大驾,还望见谅。”苏佳虽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但整个人还是彬彬有礼的。

    “苏姑娘快请坐……”见苏佳从座椅上站起来,柳金权也笑着说道,“从昨天苏姑娘你加入苍鹰派开始,我们就是自家人了,不用这么见外。”说着,柳金权在苏佳对面的位置坐下了。

    苏佳问道:“不知柳公子今日找小女子有何事?”

    “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想和苏姑娘你聊聊。”听着苏佳甜美的声音,柳金权甚是欣赏;他的眼睛直盯盯地望着苏佳,望着苏佳倾城的面容,柳金权的内心有些躁动不安起来。

    苏佳看在眼里却不以为然,她又说道:“小女子初来乍到,还不熟悉柳沙镇这地方,过一会儿小女子要去镇里转转。”

    柳金权听了,笑着说道:“还没熟悉这里的环境是吗?要不待会儿在下陪苏姑娘到镇里转转,顺便给你说说这里好玩的地方和苍鹰派这一代机关的布置?”

    “不用了……”苏佳婉言回绝道,“有劳公子费心了,不过柳公子你已下令叫你的手下听我的,小女子只要随便问问就可知晓,小女子还是习惯一个人独来独往。”

    柳金权深知苏佳是一个行事态度很谨慎的女子,想要完全获取她的芳心,必须要顺着她,不能强来。于是,柳金权从腰间取来一块金令牌说道:“想必苍鹰派众人还不太熟悉苏姑娘你,苏姑娘你去一处地方,只要掏出令牌给守卫的官兵看,他们自然会知道你的地位,这样就不妨碍苏姑娘你在柳沙镇行事了。”

    苏佳接过令牌,想了一会儿,便谢道:“多谢公子帮助,小女子不胜感激。”

    “不谢不谢,都是一家人……”柳金权站起身,用套近乎的口气说道,“在下还有事务要处理,需要先行离开,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苏姑娘可以随时来找我。”

    苏佳也起身谢道:“多谢公子,请公子慢走!”

    说完,柳金权和侍卫一并离开后院……

    柳金权走后,苏佳重新坐回了座位,想了好一会儿,随后轻声一“哼”,似乎一种想法油然而生。苏佳闭着眼睛,又品了一口茶,好不容易可以安静会儿,突然一个声音又把她的思绪打断了——

    “苏姑娘,原来你在这里啊……”是一个稚嫩的小伙子的声音。

    苏佳听了,面部表情稍微缓和了些。她转过头,望着对面的小伙子,笑着说道:“原来是阿天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来者果然是萧天,只见萧天快步跑了过来,坐也没坐下来,直接发话道:“苏姑娘……能不能教我一些武功?我昨晚在床上翻来想去,还是担心两天之后的比武会。”

    苏佳听了,笑出声来说道:“呵呵,你真是个小傻瓜,居然为了这个事情折磨得自己没睡好……”

    不等苏佳说完,萧天又抢着说道:“我是说真的,苏姑娘,我来柳沙镇一年多了,这里的高手我见过很多;我也知道自己的底子,决计不会是那些人的对手的,如果我不能在武功上有些长进的话,比武会上我会死的很惨的!”

    苏佳看着萧天一脸紧张的样子,差点又笑了出来。苏佳饮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说道:“阿天你放心,比武会上我会指导你的。”

    萧天还是紧紧地追问道:“只凭萧家武功是没办法‘活’太久的,苏姑娘还是教我一点武功,好吗?”

    苏佳想了想,缓缓说道:“我还有点事,要不你自己先去别处练练吧,待会儿我忙完了,再过来看你,说不定能指导你些许。”

    听了苏佳这句话,萧天算是放下了一点心,于是他说道:“那……好吧,我现在要去我师父那,苏姑娘等下到那去见我吧!”

    “你师父?”苏佳不解地问道。

    “是呀!”萧天说道,“我昨天不是说了吗,我有个木匠师父。他年纪有点大,不过手艺真是没得说的。我师父没有名字,空有一个外号,叫‘老瘸子’,因为年轻的时候他的膝盖被人剜了,所以现在他只能一瘸一拐的。我师父家在西边的‘绿柳湖’边,苏姑娘待会儿到那儿找我好了。”

    苏佳听了,微微点了点头。见苏佳没有太多话可说,萧天辞道:“那苏姑娘,我先去了。”

    苏佳没说什么,仍旧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于是,萧天又快步跑出了后院……

    “绿柳湖”在柳沙镇的最西处,因这里有一片最大的湖,湖旁又有最多的绿柳,因其名为“绿柳湖”。绿柳湖相比起镇中心,肯定没有春意楼周围一带繁华,但这里非常的宁静,而且官兵出没的较少一些,因此这里还是有许多的人家。绿柳湖的湖水清澈明亮,一旁的柳树纷纷下垂,如一个个池浴美人洗弄梳妆,神态怡然;湖边房屋并不高大,只有矮矮的屋子一座连着一座,巷道的行人三三两两,使这里的环境别有一番韵味;湖中小舟有人闲来垂钓,有人撒网捕鱼,可见这里的官兵并不像其他地方那样管理的人心惶惶,最起码平民百姓能够稍微安稳地过一些小日子……

    萧天走过绿柳湖的石桥,往对面一家房屋走去——萧天的师父“老瘸子”就住在湖边的一个小屋里,这里出门就是湖畔,也算是个宁静优美的地方。

    “师父,我回来了!”萧天走到门前,却不见师父本人,于是对里面大喊道。

    “吱——吱”从门里突然传出来一阵奇怪的声音,萧天有些疑惑和害怕,便又大声喊道:“师父你在里面吗?”

    正当萧天想要摸黑去探个究竟的时候,突然一个庞然大物的出现,差点没把萧天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啊——”萧天大叫一声,没站稳地向后酿跄几步。之间出现在萧天眼前的是一个身高过头,四肢粗壮的——木头人。

    木头人出现在萧天面前后就没再怎么动,萧天伫立了好一会儿,心想这一定又是“老瘸子”在玩什么鬼把戏——“老瘸子”的个性古灵精怪,萧天见多了。

    见木头人再也没动,萧天试探性的往前挪了挪步子。突然,木头人变换了一个姿势,萧天吓了一跳,连忙架起拳头,以防不测。

    “格老子的,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里面传出一个老头子的声音。果然不过一会儿,一个一瘸一拐,脸上长满皱纹,头发稀疏花白的约莫七十岁的老者从里面慢慢走了出来。

    “师父!”萧天一见是“老瘸子”,高兴地叫道。

    谁知“老瘸子”走过来就是一棍子,重重地打在萧天的身上。萧天躲闪不及,挨了这一棍子,“啊”地叫了一声。“老瘸子”破口大骂道:“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昨晚又野哪儿去了,连家都不回了,是不是去妓院了?”

    萧天听了,挖苦地说道:“没有,我从来不去那种肮脏的地方!”

    “那你这个臭小子去哪儿了,连家都不回?”“老瘸子”又破声问道。

    萧天低下头说道:“哎,这事儿说来话长,我昨天和苍鹰派的人发生了点关系……”

    “苍鹰派?”老瘸子一听是“苍鹰派”,知道事情不轻,便担心地问道,“格老子的,你这儿臭小子不会是得罪苍鹰派吧?”

    萧天有些不耐烦道:“没有,这事儿有些复杂,反正两天之后我要去比武会上比武。”

    “两天之后的比武会?”老瘸子眼珠子一转,又问道,“你这臭小子要去和那些官兵强盗比武,你到底摊上什么事了?”

    “详细情况我待会儿再跟你解释……”萧天又一眼望着眼前的木头机关人,好奇地问道,“话说回来,师父,你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我怎的没见过?”

    老瘸子笑着说道:“这是我近些天制作的‘机关木人’,可以挡住刀枪利刃!”

    “又吹牛!”萧天不屑一顾地说道,“木头做的东西怎么挡得住刀剑?”

    “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还不信了……”老瘸子最见不得的,就是自己的作品遭到别人鄙弃,于是他大声说道,“这机关人可是我精心研制的,虽说是木头做的,但我改良了它的结构,使刀枪利刃不容易破坏它。一般的攻击对‘机关木人’没有什么作用,只有强大的武功内力才有可能打败它,但也不是绝对哟!”

    “真的假的,我试试……”萧天偏偏不信邪,说完拿起身边的一把钢斧照头劈去。

    谁知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钢斧无论怎么劈,就是丝毫不伤机关木人。萧天见此,不解地问道:“师父,你又搞的什么鬼,还真是刀枪不入的样子?”

    老瘸子大声叱道:“什么‘什么鬼’,做了这么长时间木匠,这点原理都不懂?”

    听老瘸子这么一说,萧天慢慢走近机关人,果然发现——原来木头机关人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凹槽,斧头或是刀剑砍上去时,凹槽便大大减缓了兵器的冲击力,所以若没有很强的内力,普通的兵器是很难伤害到机关木人的。

    萧天不服气,又说道:“师父,您刚才说武功内力或许可以伤害到机关木人对吧?我用我的萧家拳试试……”

    “随你的便……”老瘸子一脸不屑道,“虽然你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但武功还是一个废物级别的,待会儿受伤了可别怪老子没提醒你……”

    听了这话,萧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只见他略微退后,猛然向前一招“震王拳”打向了机关木人的胸前。“砰——”的一声,萧天的拳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弹了一下,整个人向后被震出好几步。

    “哎呀——”萧天大叫一声,“这是什么鬼东西,打上去还会被弹出来?”

    老瘸子见了,大笑道:“哈哈,你个臭小子知道教训了吧!我这机关人里可是有非常复杂的装置,除非你能一击将这机关人打倒,否则你用多大劲,这机关木人就会反弹给你多少劲,哈哈!”

    萧天望着这神奇的机关木人,愈加兴奋地问道:“可是师父,这机关木人怎么会自己动的?”

    老瘸子笑道:“你这臭小子忘了,老子我可是鲁班的传人啊,哈哈!”

    萧天心里暗道:这个死老头,整天就只会吹牛……

    话说苏佳在苍鹰派地域内转了一段时间后,便想到萧天所说的绿柳湖去看一看。快到中午时,苏佳走到了绿柳湖的桥头上,这时她定睛一望,萧天和他的师父“老瘸子”就在桥对面的人家处……

    萧天拿着机关木人到了门口,还在不停地用武功试探机关木人。老瘸子见了,不解地问道:“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挨揍是吧,明知道打不过机关木人,还在练拳,你是今天皮痒了不是?”

    萧天解释道:“不是,我想到了个好点子,用这个机关木人练习,我的武功肯定会有长进,至少可以应付两天后的比武会。”就在刚才的时间里,萧天已经将自己与苍鹰派关系的来龙去脉解释给了老瘸子。

    老瘸子又说道:“话说那个姓苏的姑娘真有那么厉害吗?”

    萧天自信慢慢地说道:“嗯,苏姑娘是我见过的武功最厉害的女子,如果是她的话,这个机关木人根本不在话下!”

    老瘸子听见自己的作品被鄙视,又不高兴道:“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尽涨他人威风,老子底下还有好几个机关木人,加起来都能打赢一只小小的军队!”

    萧天依旧不以为然地说道:“我不骗您,苏姑娘真的很厉害,如果她在这儿,我一定让她给您大开眼界!”

    正说着,萧天背后突然传出来一个甜美的声音:“阿天!”

    听到这话,萧天顿时脸部微红、心跳加快。萧天慢慢回头,站在他身后的不是苏佳又是谁?

    “苏……苏姑娘,你怎么来了?”萧天紧张地问道。

    “不是你说叫我忙完过来的吗?”苏佳笑着答道,“刚才我在镇里转了一下,苍鹰派地域我基本上摸熟了,所以很快找到‘绿柳湖’了,于是看到阿天你就在这里。”

    萧天紧张兮兮地伫立了良久才回过神来,随后走到老瘸子的身边说道:“我……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师父‘老瘸子’;这就是我刚才提到的苏姑娘……”萧天同样把苏佳介绍给了老瘸子。

    老瘸子见了苏佳,笑着说道:“这姑娘长得挺标致的,是臭小子你什么人啊?”

    萧天听了,红着脸答道:“没……没什么,就朋友……而已。”

    苏佳却不以为然,只是微微一笑,她转移话题说道:“对了阿天,你不是叫我来给你指导武功吗,现在可以吗?”

    萧天回过神来说道:“可……可以,不过现在我发现我可以用这个机关木人来练武。”

    “机关木人?”苏佳望着萧天面前的机关木人,不解地问道。

    “这可是我师父的杰作……”萧天表面上大夸了一番,随后凑到苏佳身边小声说道,“其实就是个只会防御的烂东西,苏姑娘你待会儿可别随意对这个木头人发表意见,我师父是个怪脾气,谁要是对他的作品有什么不好的评价,他甚至会狗急了跳墙!”

    “呵呵!”苏佳忍不住轻笑一声,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萧天是个可爱的傻小子。

    “格老子的,臭小子,你刚刚是不是又说了老子什么坏话?”老瘸子虽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但看萧天那“猥琐”的举动,就知道萧天肯定又背着他说了什么坏话。

    萧天笑着说道:“哼哼,没什么了。”

    “老子也难得听!”老瘸子把身边的酒壶丢给了萧天,然后背身说道,“算了,老子也累了,想回屋歇歇,你这臭小子待会儿到吴老家伙那儿给我打壶酒回来,顺便把机关木人也抬进来。”

    “知道了,知道了……”萧天说口回答道,“每次都吆喝我做这些……”

    老瘸子走后,萧天对苏佳说道:“苏姑娘,这机关人真的很管用,待会儿看我和这机关人练武,苏姑娘你就在旁边指导好了。”

    苏佳在一旁点了点头……

    于是,萧天在一旁站定了,架起拳头,随时准备出手。让人眼前一亮的是,这机关木人像是有灵性一样,身子动了动,似乎准备好了接萧天的攻击。

    苏佳看着机关木人,心里暗道:这个“老瘸子”会做机关人,绝对不是普通的木匠。机关人,机关人……莫非他是……

    “啊——”萧天突然大喝一声,一记萧家拳法的“震王拳”打了过去。机关木人面对这样的攻击,躲也不躲,反而主动上前用胸一顶。“砰——”拳头重重打在机关人胸前的木板上,由于机关人这次主动上前有一个力道,这回萧天不但被弹开了,弹开的拳头的一部分力道还打在了萧天的鼻梁上。

    “啊!”又是一声短暂的叫喊,萧天捂着鼻子退后了几步,那样子别说多滑稽了。

    苏佳在一旁见了,真是哭笑不得,但她还是担心地问道:“阿天,你没事吧?”

    萧天放开捂着鼻子的手,只见鼻子里流出了少许血。萧天强忍着说道:“没……没事儿,小伤而已……”

    苏佳走到萧天身边,笑着说道:“看你这样子,别还没上台比武就变成残废了。”

    萧天知道苏佳是在关心自己,心理有种莫名的感动。

    苏佳说道:“等事忙完了,还是回春意楼吧,我房间里有药。再者,就凭你刚才那拳的力道,要去对付那些官兵喽啰已经足够了,现在的问题是出拳的时机和位置,所以说,到时在台上你只要听我指导就足够了,没必要去学什么新的武功。”

    萧天听了,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闲情事务处理完,眼看着比武的日子就要到了。但柳金权为什么把这次比武看得这么重,这在苏佳心里一直疑惑不已,说不定所有答案在比武那天就会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