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章 力战群雄
    门外来了一群人,大部分都是官差,个个拿着“家伙”。不过这些人之中居然有——强盗。原来这地方的官差不但欺压百姓,还勾结强盗,这更让镇里的百姓惶惶不可终日。

    “啊,糟了!”萧天像是看见了什么,很快将头埋了起来。

    苏佳不解地问道:“怎么了,阿天?”

    萧天低头轻声说道:“是那个要把我大卸八块的家伙!”

    原来那个誓要将萧天大卸八块的官兵长王标也在那群人之中,不过好在苏佳是选择了一个角落的桌子,“春意楼”主厅又特别大,王标还未能第一时间发现萧天。不过这些人虽然个个手中都拿着兵器,可脸上却都表现出严肃的神情。这一群人都选择了中间的几个桌子坐下了。

    柜台的小二见了,急忙地跑到大厅正中央,对着这些官差和强盗,两手作揖,弯下腰用奉承的口气笑着说道:“几位官爷光临本店可谓是本店的荣幸。官爷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吩咐,好酒随便喝,姑娘随便玩儿,还有什么事情可以与掌柜的商量,价钱可以全免!”

    一个强盗用粗怒的嗓音说道:“废话,要不是你爷爷我们,能有你们今天的风光吗?”

    小二听了,胆怯地赔笑道:“官爷说的是……官爷说的是……我这就去给几位官爷弄几坛好酒!”说完,快速溜走了……

    几坛好酒上桌后,众人纷纷倒酒水于碗中。其中一个官兵突然说道:“你们知道我今天叫你们来是干什么的吧?”

    一个捕快说道:“知道,就是为了查出杀害冯瑞和彭笑泉两名官差的凶手。”

    官兵说道:“没错,今天早上他们二人还在好好地到各家各户收保护费,可是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人少的巷道里。据尸体观察,他们是遭人用剑刺死,而且还是一剑毙命!”

    苏佳刚夹了一筷子菜,准备送进嘴里时,听到了这些人的谈话,于是手稍微停了下来。随后她闭了一会儿眼睛,又把菜送进了嘴里。其实苏佳心里很清楚,这些人所说到的死去的冯瑞和彭笑泉两名官差,就是她今天早上替大爷干掉的那两名官差。于是,苏佳假装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在一旁很快吃完了饭菜,并叫小二收拾了桌子。再看萧天,还在一旁用手捂着脸,生怕被那个王标发现了。

    萧天在一旁轻声地冷冷说道:“看来我今天是死定了……”

    苏佳却不以为然,在一旁说道:“别太紧张,阿天,不会有什么事的!”

    “你还真是淡定……”萧天望着苏佳,心里更是疑惑和害怕,头上直冒冷汗,“敢情不是苏姑娘你摊上这门子事儿……”

    官兵那边,王标说道:“我听说凶手的武功非常厉害,竟然能在冯瑞和彭笑泉无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将他们一剑毙命;我建议在把这件事上报给柳公子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

    “嗯,我知道。”身边的一个捕快说道。

    “哟,哪有一对儿小男女啊!”这个时候,一个官差发现了坐在角落的萧天和苏佳,大声喊道。

    他这一喊,可把萧天吓得打了一个寒颤,只见萧天一直低着头,望着桌上的茶水;而苏佳没有太多反应,只是抬起头来正视着这群人。

    有一个强盗看到了苏佳的美貌,笑着喝道:“喝,好漂亮的妞儿啊!叫她过来陪爷们儿喝几杯。”于是,一些人开始向他们两人靠近。

    苏佳表情没有任何改变,依旧端正地坐在那里。一个官兵最先到那里,只见他把身上的佩刀狠狠扣在桌上,一只脚踏着一只板凳,用邪恶的眼光望着苏佳说道:“小姑娘,陪爷们儿喝几杯怎么样?”

    苏佳知道萧天的难处,她想了一会儿,便先凑到萧天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在一旁别动就行了!”

    那名官兵见着苏佳对自己的冷漠,便很不耐烦地说道:“快回答我!”

    哪只苏佳面不改色,不紧不慢地说道:“小女子不胜酒力,恐难如你们所愿!”

    苏佳本意是想拖延时间,把掠待火药味的场面稳住再说,可萧天听了,确是吓了一跳,他觉得苏佳这是在往刀尖上碰。

    “欸,你不是那个臭小子吗?”王标突然走了过来,发现了萧天,大声喝道:“老子今天非把你大卸八块了不可!”说完,欲要拔出佩刀。

    萧天在一旁已经紧张到不能发声了。苏佳见场面有些控制不住,忙制止道:“这位官爷,有什么话好好说。他是我的朋友,你就看在小女子的面子上放了他吧!”

    这个时候,王标注意到了萧天身旁的苏佳。看见这个貌若天仙的女子,王标顿时起了歹意说道:“好啊,只要你这位姑娘乖乖听话,我就放了他,哼哼哼哼……”伴随着恐怖的笑声和狰狞的面孔,王标用手伸向了苏佳,看来是想要解她的衣衫。

    苏佳见状,心想道:没办法,看来只能先把这些人解决了,再逃出这里……

    萧天见了,却在一旁急了:糟了,我可不能让苏姑娘为了我而牺牲……

    萧天刚想要上前制止,没想到苏佳先一步抓住了王标的手。奇迹的一幕发生了:看似弱女子的苏佳似乎很轻松地抓住了王标的手,并能抓紧不放,面带微笑地望着王标,不过那更应该是一种“嘲笑”;反看王标,却怎么也挣脱不了,脸上还出现痛苦的神情。

    王标仍在使劲往后拽,可怎么拽就是拽不开,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竟有这么大的力道。苏佳看着王标痛苦的表情,轻声笑道:“看来是你比较听话耶!”说完,突然放手。

    王标这一不注意,身体一个劲往后倒,随后把一个桌子撞翻了。

    萧天用惊异的目光望着苏佳,而其他众人见了亦惊奇不已,都想会会苏佳。

    苏佳见状,轻轻抿了一口茶,对萧天说道:“一会儿打起来,听到我说‘走’,就紧紧跟着我……”

    话音未落,两名大汉扑了过来。苏佳不慌不忙,甩起茶杯,茶水不偏不倚地泼在了一个大汉的眼睛上。大汉大叫一声,手捂着眼睛倒在地上,另一个大汉两手猛扑而至,苏佳侧身躲开了这一击,然后迅速用双手将对方的手腕抓住,紧接着突然发力。“啊——”一声惨叫,大汉的手腕被扭折了。没玩,苏佳跳上桌子,用手将对方的头狠狠的按在了桌子上,将大汉给一击撞昏了。这时,又有官兵拔刀挥来,苏佳轻轻跃起,手中茶杯如暗器般飞到了官兵的脸上。官兵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打得整个人飞了起来,向后摔去,可见苏佳的力道之强。而跃在空中的苏佳只是一个转身,又坐回了原位,整套动作干净利落,流畅无比。

    萧天在一旁早就已经惊呆了。这时,所有的官兵纷纷拔出兵器,一拥而上。苏佳镇定自如,面对狂暴的吼叫声和众多锋利的兵器,她一脚将身前的桌子踢起,桌面正好对着官兵和强盗,看似苏佳是要把桌子当盾牌用。果然,众人的刀斧砍在了桌面上,却丝毫不伤苏佳。

    但桌面是撑不了多久的,只听苏佳大叫一声:“走!”随即将萧天一把拽了过来。萧天还在发呆得没回过神,就已被苏佳一把给拽走。门口的官兵欲要堵截,苏佳起身将板凳一脚踢了过去。板凳横飞过去,重重打在了官兵们的胸前,于是都被击倒在地。

    眼看两人就要逃出酒楼了,谁知门外突然冒出好些官兵,挡住了苏佳他们的去路。苏佳见状,只好带着萧天停下脚来。

    局势有些不妙,苏佳与萧天被众人围在正中央。这时,王标从地上爬起来,笑着说道:“这下你们逃不了了吧!”于是,众人又挥舞着刀斧,欲要发动进攻。在一旁的店小二和掌柜的见了,都吓得躲在了桌子底下。

    萧天手脚都在发抖,紧紧贴在苏佳的身后。苏佳的脸上毫无表情,不过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闹出这么大动静。但苏佳好像丝毫没有畏惧,只是缓缓拔出了身上的佩剑,感觉苏佳似乎挺胸有成竹的。

    “杀——”有两个强盗一拥而上,一左一右,并齐挥刀而去。苏佳掂起脚步,划身而过,身手疾迅,如影如风。只听“铛、铛”两声,强盗手上的兵器纷纷掉落。还没等他们回过神,苏佳早已转身一招“灵燕飞身”,起身两脚踢向二人的头部。二人被这重重的脚踢弄倒在地,暂时爬不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又是另外二人,一前一后,一刀一斧,齐抡而至。苏佳沉着应对,腾空而起,再次施展飘逸而疾迅的剑法。剑形飘忽不定,但攻击过来却极为迅猛。只见苏佳直接从半空飞身而下,一剑刺过。只觉剑气凌风,一呼而下,一官兵手中的刀已然落地。还有一人见状,直接用大斧砍向手无寸铁的萧天。萧天慌忙躲开攻击,并寻找机会反击。可这人身形彪悍,出手又极为迅猛,根本找不到还击的余地。苏佳见状,又是“灵燕飞身”,脚踏刚才所打败的官兵的肩上,一跃而过。剑气再现,直接将大汉手中的大斧击飞。萧天见机会来了,重重一圈打在了大汉的肚子上。大汉被这一击着实打中,吐了一口血,退了好几步,然后躺靠在了一个桌子边,双手还捂着肚子,叫苦不迭……看来萧天的拳是练过的,一拳就能将如此彪悍的大汉给打吐血。

    在场之人见了,都用惊异的眼光望着萧天和苏佳。尤其是苏佳,他们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弱女子竟有如此好的身手。一官兵赌了赌气,大声喊道:“他奶奶的,都给我上,全给我上啊!”

    “住手!”正当众人想一拥而上时,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众人停止了打斗,齐向门外看去。只见门外的官兵纷纷让道,从中间走出一个身着佩剑、手执纸扇的约莫二十岁的白衣公子。此人面部清和,看似温文,却似隐含杀气。

    众人见后,纷纷低下了头。白衣公子缓步走进酒楼,一眼便望见了站在正中央的苏佳。他的脸开始略带微笑,心似乎也跳得急促:这时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他又看了看周围的狼藉,便厉声叱道:“我柳金权最看不惯的就是以多欺少了,何况……对方还是个弱女子。”说着,语调慢慢变缓,两眼直望着苏佳。

    苏佳仍旧站着不动,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而萧天在一旁看着苏佳毫无畏惧,心想跟她在一起还很安全,于是也故作镇静,稍微抬起了头。

    那个名叫柳金权的白衣公子笑着向苏佳行礼说道:“在下柳金权,敢问姑娘姓名?”

    苏佳这时面部才缓和了起来,也微微一笑说道:“小女子苏佳。”

    柳金权笑道:“我听兄弟们说苏姑娘的武艺超群,在我地盘上,把这‘春意楼’搞得天翻地覆?”

    苏佳顿了一下,然后笑着行礼说道:“小女子还不知这是柳公子的地盘,又出手伤了柳公子的兄弟,如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柳金权听后,推掌笑着说道:“不,苏姑娘误会了,在下并没有责怪之意,只是看见苏姑娘武功了得,有一个想法罢了!”

    苏佳问道:“不知柳公子所言何意?”

    柳金权打开折扇,又闭合说道:“我想让苏姑娘加入我‘苍鹰派’,不知苏姑娘意下如何?”

    苏佳不解道:“为什么柳公子要这么问?”

    柳金权说道:“三天之后,城南将会举行一场比武会,对阵双方自然是东城的‘朱翅派’与我西城的‘苍鹰派’。比武将会以擂台的方式举行。而现如今我‘苍鹰派’人手紧缺,苏姑娘这么高的武艺,若能加入我派,那真可谓是救本派于水火之中……当然,苏姑娘加入我派也少不了苏姑娘的好处……”

    苏佳听了,闭上了眼睛。良久,她睁开眼睛说道:“要我加入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有个条件。”

    柳金权问道:“没问题,什么条件尽管提!”

    苏佳说道:“我不需要荣华富贵或是奇珍异宝,我只要柳公子的手下听我指挥任命就行!”

    “哈哈哈哈!”柳金权仰天大笑道,“这有何难?苏姑娘武功这么高,权在众人之上那是理所当然。只要这次比武大会能够胜利而归,我的手下可以任苏姑娘使用!”

    苏佳点头道:“那小女子只好答应了。”

    柳金权听了,激动不已地说道:“为了迎接苏姑娘的加入,今晚我会在‘春意楼’大摆晚宴,好好招待苏姑娘!”

    苏佳收回了剑,轻声说道:“小女子今天很累,只想早点休息,不想赴宴。只愿柳公子能给我和我的朋友开住房就行了。”说着,苏佳拉了拉身旁的萧天。萧天见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位是……”柳金权问道。

    苏佳说道:“这是我的朋友,名叫萧天。”

    “那好吧!”柳金权转身向柜台说道,“掌柜的,就麻烦你给苏姑娘和这位萧兄弟各开一间上房,钱就算在我身上了。”

    “好的!”掌柜的转身向店小二吩咐行事。店小二很快走上前,弯身笑道:“来,苏姑娘,这边请!”

    于是,苏佳与萧天跟随着店小二上了楼……

    一旁刚刚恢复的王标凑过身来对柳金权轻声说道:“不知公子打的是什么算盘?”

    柳金权摇着折扇笑着轻声说道:“这苏姑娘长得如此标致,不做我的夫人那就太可惜了。现在让她一只脚踏进‘苍鹰派’就永远别想出去,然后乖乖顺从我……她想反抗也是没有用的,就算她武功再高,也决计不是我‘无影神剑’柳金权的对手……”

    “公子说的是……说的是……”王标笑着连声应道。可随后他又问道,“那公子认为冯瑞和彭笑泉的死和她有关吗?”

    “这个我就不得知了,但她若真有那么强的武功,刚才你们早就不是仅仅趴在地上而已了,除非她手下留情或是另有隐情……”柳金权收了扇子,转身说道,“不管怎样,等我那个聪明伶俐的妹妹从外地回来,拜托她查一下就知道了!”

    ……夜深沉……

    春意楼仍旧像往常一样,到了夜里就会显得热闹非凡……在一个小房间里,苏佳正坐在床上独自吹着那把早上拿出来的笛子。她端正地坐着,手执短笛,两眼微闭,神态怡然,活现出绝代佳人的魅影。她的笛声很低沉,但又不乏音律之美;笛声波澜起伏,仿佛是在诉说那份不堪回首的记忆;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

    楼下的喧嚣声渐渐褪去了,只剩下一片幽美的宁静——今晚是属于苏佳的世界……不知不觉,笛声也停了。苏佳停止了吹笛,低下头满含复杂眼神地望着那把竹笛,可心里却是无限的杂乱和徘徊。她慢慢将竹笛放回腰间的包裹,微微打了一个哈欠——看来她有点困了。她拿了床上的被子,欲要睡去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起身走向房间的窗户。

    于是,她慢慢打开了窗户。今晚的月亮好圆好亮,皎洁的月光如同幽谷里的清泉,奔涌而下,洒在黑暗的房间里,洒进苏佳的心扉。房间顿时变得透亮,但是并不刺眼,好像冰纯的蓝宝石将黑暗的角落映照得愈加灵彩。苏佳抬起头,笑着望着天上的“玉盘”。她本来是忧愁满面,可是现在,她竟然着对着天公一笑,好似纯洁的月光能够洗净一切的黑暗与忧伤……不只是她的房间,苏佳放眼望去,整个小镇都被幽静的蓝光笼罩——大地一片宁静安详。苏佳的心也随之起伏,她此刻感受到了清凉与宁静,心里舒畅不已。但是不久,苏佳还是关上了窗户,毕竟这个宁静的夜晚已经不能留给她什么了……

    关上窗后,苏佳回到了床上,盖上被子,两眼闭合,心里有着无限的思绪。这个宁静的夜晚浸染了她的心灵,已让她清畅无比。但是夜晚总会过去,新的黎明总会到来,到那时人又得重新面对生活的喧嚣,人就是在这样冷酷无情的时空里折磨着自己的肉体与灵魂……

    可苏佳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于是便又睁开了眼睛。她的心灵又开始变得孤单与忧愁,她不想让喧嚣打破了这份美好的宁静,她想让时间永远冻结在这一刻……

    “咚、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谁?”敲门声打破了夜的宁静与苏佳的思绪,苏佳左手握着床边的佩剑,悄声问道。

    “是我,萧天!”是萧天的声音。

    苏佳一听是萧天,便立即起身,重新点上蜡烛,前去开门。

    “吱——”门开了,萧天在门外见到了苏佳,心里又是一阵乱跳,毕竟大半夜的跑到一个女子的房间,让他很不自在。

    苏佳轻声问道:“是阿天,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萧天不好意思的问道:“我能不能进去……再说?”

    苏佳笑了一笑,说道:“呵呵,那你进来吧!”

    萧天见苏佳对自己嫣然一笑,心里又是欢喜又是紧张。于是,他小步走进苏佳的房间,苏佳带上了房门。

    萧天找来了一个凳子坐下,而苏佳则就在床边坐了。苏佳笑着说道:“好了,找我有什么事?”

    萧天顿了一下,好像在准备什么。突然,他起身说道:“请苏姑娘收我为徒吧!”

    苏佳听了也是惊了一下,随后沉静下来,闭着眼睛笑道:“哼,果然是这样!你果然是萧家山庄的弟子,对吧?”

    萧天听完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颤声问道:“苏……苏姑娘怎么知道的?”

    苏佳笑着说道:“其实,你在白天的行为就已经告诉我了。”

    “什……什么行为?”萧天更是诧异不已

    “就是你说的话啊!”苏佳说道,“当我再问你‘该怎么称呼你’时,你说叫‘阿天’,随后说‘兄弟姐妹都这么叫’。看你的身着,家境应该并不怎么富裕,可是你整个人的气质不错,想必是父母非常疼爱你,把你当成宝。可你说你有兄弟姐妹,这就表示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比你年长的和比你年少的,假若这些都是你的亲兄弟姐妹,家庭富裕方面,只把中间的你爱护得这么好有些说不过去。所以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你所谓的‘兄弟姐妹’是指你的师兄、师弟、师姐和师妹,这样来看就能推测你是出自某一门派或是某一家族。你姓萧,拳法又很有力道,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你是萧家山庄的弟子。我说的没错吧?”苏佳斜着头笑着问道。

    萧天缓缓低下头,顿了一下,随后轻声说道:“苏姑娘真是聪慧过人,正如苏姑娘所说……”

    苏佳又坐好问道:“不过有一点我觉得蛮奇怪的,萧家山庄是名门望族,历来都是人才辈出,为什么你作为萧家山庄这样的名门望族的弟子会出来做木匠呢?这种情形我还是第一次见过,就算是出来玩或是有任务在身,这里离萧家山庄未必远了些?”

    萧天带着似悲叹的口气说道:“其实苏姑娘,不瞒你说,我现在已经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了……”

    苏佳问道:“怎么了,究竟出什么事了?”

    萧天顿时含泪说道:“我从小就是在萧家山庄长大的。我出生那年,我的父亲萧祯就死了,我和我的母亲张秀从此相依为命。后来我的伯父,也就是现在的萧家山庄的掌门人——武林七雄之一的萧举贤,收我为弟子,并在生活上给予了我们母子俩很大的帮助。苏姑娘你是知道的,我的伯父萧举贤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可以说是把萧家山庄治理得繁荣昌盛,萧家山庄在武林中的地位日益提升。在许多门派的‘剑道会’上,萧家山庄的弟子都能取得好的成绩;包括许多大型活动或是会议,经常都由萧家山庄一手操办;就在不久前,萧家山庄的弟子还随朱元璋讨伐了张士诚,收到了当地百姓的拥护与爱戴……武林中许多人都说,萧家山庄的弟子是最有发展潜力的……可是,萧家山庄偏偏出现了我这么一个废物……”说到这里,萧天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悲愤。

    苏佳在一旁听着,心中仍有着许多疑惑。

    萧天继续说道:“我是一个废物,我真不是练武的料。整整十几年,我的武功没有太多的长进,仍然只会萧家十六式拳法的前三式,至于萧家二十四式潇湘剑法,我还只会一式……后来在一年前,我来到了这个小镇,跟一个老师傅学了一些木工手艺,便想混点饭吃,维持生计。不过我毕生的心愿还是想练就一身武艺,然后回到萧家山庄,报效家族。所以这一年来,我一直都在找能够教我武艺的师傅,因为我想我资质不好可能是我不适合练萧家武功吧……”说着,萧天咬了咬牙,看来是说到痛处了。

    “所以你今晚来找我?”苏佳说道,“不过依我猜测,你伯父逐你出师门应该还有别的原因,毕竟把你赶出去,事后传出去,萧家山庄的名望会降低。与其这样,还不如把你留着,不告诉外人才对……”

    “噢?”萧天好像有新的想法,疑声叹道。

    苏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便转移了话题:“算了,不说你家的事了。话说回来,你真打算让我做你师傅?”

    萧天兴奋地说道:“那当然了,苏姑娘的武功这么高,又有这么过人的胆识,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苏佳不解地问道。

    萧天不好意思地说道:“而且苏姑娘又长得这么的漂亮……”很快,萧天脸红得说不下去了。

    “呵呵!”苏佳笑道,“看来你是个单纯又老实的小傻瓜。对了,阿天你今年多大了?”

    萧天回答道:“十八岁。”

    苏佳笑道:“呵呵,我的年龄才十七岁,比你还小一岁,又何德何能做你的师傅?”

    萧天想了想,然后说道:“那么名义上就不叫师傅,但这并不代表苏姑娘不能教我武功啊?”

    “你真想让我叫你……”苏佳起身踱了踱步,沉思了一会儿,随后说道,“要不这样吧,三天之后,城南将会举行一场比武会,你代表‘苍鹰派’出战,好让我看看你的资质。”

    萧天听了,强笑道:“我?苏姑娘别开玩笑了,我可是连一个小卒都打得费劲。”

    苏佳笑道:“只要你会一两手萧家的武功,就可以放心了。等你上台的时候,我会指点你的。只要你有一定的武功基础,我给你指导,打败一两个弱的是没有问题的!”

    萧天放下心来,说道:“那好吧,我相信苏姑娘!”

    ……现在已是深夜,可两人的对话仍未完……

    苏佳见萧天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便又问道:“怎么了,阿天,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萧天说道:“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苏姑娘的来历。苏姑娘的武功这么高,一定是出自什么名门正派吧?”

    苏佳听了,顿时脸阴沉下来,甚至有几分杀气。萧天在一旁见了,也有些紧张。苏佳用冰冷的语气说道:“对不起,有些关于我来历的事,我不想说。你若实在想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此行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我要探寻我母亲的下落;其二……我要亲手宰了那两个人……”

    眼前的这位绝代佳人竟说出如此冷酷的话语,萧天打了个哆嗦,也不敢再问下去。

    苏佳突然回过神来,又恢复了温柔缓和的语气:“行了,我的身世以后不要再问了。”

    萧天答了一生:“噢……”

    很快,又恢复了缓和的气氛。苏佳笑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阿天,你快回房去睡吧!我也要睡了,明天白天我还有些事要办,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萧天听见如此温柔的口气,又是一阵脸红。不过苏佳说得也对,时间确实不早了,也是该睡了。于是,他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萧天躺在床上,也是久久不能入睡。他一直回忆着自己的经历,以及苏佳刚才所说的话语,心中惆怅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