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章 笑论英雄 下
    而陆清风却不在意,他只是笑道:“哈哈!方掌门能够客观实地分析武林英雄,并能与之对比,实属不易,老夫怎会见怪?不过,方掌门说了老夫这么多事,丢了老夫的‘丑’,我也该捅捅你的‘娄子’吧!”陆清风话虽这么说,其实本意是和方仲天闹着好玩,当然,方仲天心里也早就明白。

    “我?”方仲天还故意问道。

    陆清风见他假装不应,便又说道:“武林七雄之一的方仲天方掌门,难道没有什么可以言论的吗?”

    “晚辈有什么可言论的,晚辈只不过是为逸仙门进了应尽之责,对天下还没做出什么贡献。”方仲天先是笑着回答了陆清风的问题,随即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然后低下头静静地望着还未走完的棋,一副忧郁的表情和眼神油然而生,“要是说我这一生犯下的错……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兰姑和瑛儿了……”说完,方仲天用左手遮掩住自己的额头和眼睛,他是不想让陆清风看到自己悲伤的面容。可事实上,陆清风已经看到了。

    陆清风也不想多说什么,怕会伤害到方仲天的心。于是,他说道:“对不起,掌门,我不应该说这些让你伤心的东西。”

    “没什么,这不是前辈的错,是我自己提到的……”于是,方仲天狠狠地抓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重重敲在石桌上,似乎要用酒来消除积在心里的忧愁。但随即他换了一副表情说道:“算了,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还是说说其他的吧!”

    “那好吧!”见方仲天平和了,陆清风才又说道,“方掌门的武功也算得上是登峰造极了!蒙掌门传授于你‘龙虎霸王拳’,这是每任掌门应传于下一任掌门的武功。”

    方仲天说道:“是呀,我应该好好谢谢蒙掌门,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也不会有今天的辉煌成就!”

    陆清风问道:“那方掌门认为自己能算是真正的英雄吗?”

    方仲天听了,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晚辈不敢妄加言论,但若非言不可,晚辈认为若在江湖之中,方某还能算是有一丝英雄侠气;可若纵于天下,比起前辈们,方某还差得远呢!”

    “哈哈哈哈!”陆清风轻声笑道,“方掌门真是谦虚,不过也句句有理。在老夫看来,方掌门也算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汉子,称道英雄也不足为奇。但比起某一个人,方掌门算是幸运多了!”于是,举起酒杯仰天而饮。

    “不知前辈说的是何人?”方仲天问道。

    随即,陆清风放下了酒杯,缓缓说道:“就是与你同为武林七雄之一的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莫掌门!”

    “莫天行?”方仲天先是顿了一下,然后也说道,“这人我听说过,但具体事迹不太清楚;而且我只在‘英雄试剑会’上见过他几面,只知道他也是玄清大师的弟子和他与林雨霏的过节,他的其他为人处事我也不是太了解。”

    “他与林雨霏的过节确实在江湖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陆清风从头说道,“莫天行与方仲天大概同龄,现任追风派掌门人。这人可以算是一声历尽坎坷。他出生的时候,父亲就死了;五岁那年,他的老家发了洪水,而母亲也在那次洪灾中遇难了。因此,莫天行五岁的时候就成了孤儿。后来十岁那年,五台山的玄清大师收养了他,并将其抚养成人。由于过早地失去了双亲,他的性格有些内敛,尽管胸怀大志却不敢施展抱负雄心。二十岁时,他爱上了当时武林中的‘绝代佳人’——林雨霏。”

    “林雨霏我知道!”方仲天叫道,“二十年前的武林第一美人,婷儿(李婷)还曾和她有过交情!”

    陆清风说道:“没错,当时莫天行爱上的就是林雨霏。可惜,林雨霏并不爱他,而是爱上了一个叫苏仁的平凡书生。后来苏仁与林雨霏结了婚,还生了一孩子,此事当时还轰动了整个武林。可是莫天行对此嫉恨在心,并用计毒死了苏仁,而林雨霏也因此事从此杳无音讯,生死未卜,孩子也没了下落。”

    “那莫天行是如何当上追风派掌门人的?”方仲天更是不解。

    陆清风又饮了一杯酒,补充道:“后来他二十五岁那年,被蒙古人充了军,发配在当时陈友谅管辖的湖广一带。四年后,郭子兴率起义军解放了湖广一带,莫天行才算是又自由了。再后来,莫天行经历了千辛万苦才算是在追风派安了个家。尔后,他的统领能力和武功技艺在追风派都是佼佼者,并受到了当时的追风派掌门人庞飞剑的赏识。尽管年少时曾犯过错误,可庞飞剑还是信任莫天行,并将掌门之位传授与他。老夫也曾是追风派的首席大弟子,可将曾有罪过的人扶上掌门之位,这等之事,我还真是头一次见着。”

    方仲天叹声道:“这么说来,莫掌门也和我有相似的痛苦情感经历,真是经历了无数的坎坷,甚至比起他来,我果真算是幸运的。”

    陆清风笑了笑说道:“行了,莫天行莫掌门也就是这么个情况。”

    方仲天饮了酒,说道:“莫掌门虽经历坎坷,但也曾被嫉恨蒙蔽了双眼,至于他算不算英雄,还要看他尔后的造化!”

    陆清风又说道:“莫天行说太多也无趣,咱们还是说说下一位吧!”

    “下一位是……是武当派的首席弟子吴子君吧?”方仲天问道。

    “不错!”陆清风说道,“吴子君是武当派难得的人才,他不但精通武艺,而且晓通天文地理。”

    方仲天补充说道:“据说他是张三丰最心爱的弟子。”

    “是的!”陆清风又叹道,“哎,只道他所见世面略浅,深居武当派,还未知人间冷暖,所以江湖上还没有关于他的什么重要事迹。”

    方仲天饮了一口酒说道:“有人曾说‘行云流水剑,君子武当归’,似乎就是形容他的。只是他一味深居山中,墨守成规,导致他空懂天文地理,却不解外界万物。不过好在听说张三丰前辈已经教导了他,让他下山体味,我想这会改变他的人生观的!”

    “哈哈!”陆清风轻声笑了一笑,说道,“前不久我还与张三丰见了面,讨论到首席弟子吴子君时,我也劝张三丰了,说让吴子君多出山,体会一下世态炎凉……”

    “原来陆前辈已经劝解了!”方中天喜道,“看来陆前辈总是能思虑到点,晚辈实是佩服!”

    “其实无论是对内治帮还是对外关心天下百姓,这些都是与做人之道密切相关的!”陆清风先是饮了一口酒,然后下了一子说道,“说到对内治帮嘛……有个人与掌门你很有可比性!”

    “嗯……是萧家山庄的庄主萧举贤吧?”方仲天似乎知道答案,闭着眼睛问道。

    “是啊!”陆清风说道,“萧家山庄在江湖中的地位可以算的上是蒸蒸日上吧!”

    方仲天思绪了一下,说道:“萧家武功在江湖上也是让人为之赞叹,无论是萧家十六式拳法还是萧家二十四式潇湘剑法,都是威震武林。而在众多类似于武林大会上,萧家弟子都能取得好的成绩,因此,萧家弟子在武林中的名望也不小。”

    陆清风接着说道:“其实不只是武功有名,萧举贤更让天下之人钦佩的是他的治帮之法,为人之道。”

    方仲天笑道:“这么说来,萧举贤能够将萧家山庄发展得愈加壮大,都能算是得益于他的处事之道。”

    陆清风摸着胡子笑道:“没有错,正因为他心中的这个‘道’,他才能将周围的事物随着这个‘道’而发展。比起他,方仲天方掌门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啊!”

    “是呀!”方仲天说道,“萧举贤不但能管理帮内事务,对外也是胸怀天下,寄心于民,这样的人绝对算得上是英雄。只可惜我方某对天下的黎民百姓还未作出任何贡献,实是惭愧啊!”

    “方掌门也不必太自责了。”陆清风安慰道,“逸仙门乃是大帮,而萧家山庄不过一个名门望族,两者的相比性相差甚远……不过,近些年来,武林中的许多世家都迅速崛起,成为了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

    “武林中的世家影响我知道!”方仲天接着说道,“江湖上有名气和大影响的五大家族分别是鸣剑山庄、萧家山庄、唐门世家、南宫世家和慕容世家……可惜呀,拥有兵器榜第一的唐家霸王枪的唐门世家早在十七年前被同门弟子唐天辉出卖;唐天辉勾结朝廷,导致了唐家灭门的惨剧……不过好在唐家首席弟子唐骁风在之前就加入了我逸仙门,才幸免于难。但一个月后,他也因为此事而再次出山,并杀死了唐天辉。这可谓是大快人心,但没有人见过他两的对决。据说唐骁风曾在江湖上放言要杀死唐天辉,而唐天辉的死讯是蒙古人公示天下的。尽管没有见到这两人,但武林众人士亦可猜测唐骁风已经杀死了唐天辉,只不过唐骁风从此杳无音讯,哎……”说到这,方仲天满怀悲痛的心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陆清风也停止了笑语,只听他说道:“唐骁风也是武林七雄之一呀!昔日‘英雄试剑会’上,他那豪迈的气魄仍旧在老夫心中回荡。”

    “是呀!”方仲天说道,“我也曾和他对过招,他的‘唐家霸王枪’可算是一绝啊!”

    陆清风继续说道:“只可惜他再也没有回来……他帮武林除了一大害,回来也算得上是英雄啊……英雄,都说是天下百姓推举出来的,而有一个人,天下之人听了,都能称道是英雄。”

    “谁?”方仲天问道,“难道是……”

    陆清风笑道:“没错,就是丐帮帮主葛威!”

    方仲天听了,大声赞道:“葛帮主是吗?那可是天下之人无不敬佩的英雄!”

    “那掌门应该知道,丐帮的弟子是武林中最广的,它贯穿着中原武林由南及北的广大地区。而且,丐帮行事从来都是行侠仗义、扶危济贫,天下百姓都为之贴服。再加上丐帮帮主葛威,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胸怀天下,可谓是武林乃至天下之人的楷模!”陆清风大大评赞了葛威一番,看来葛帮主的名声确实能威震武林。

    方仲天顿时也是充满了热血,激动地说道:“葛帮主那‘降龙十八掌’可谓是威震江湖,世间小贼无不闻风丧胆!我与葛帮主还在武当山论剑会上一试身手,结果我的‘龙虎霸王拳’略逊于葛帮主的‘降龙十八掌’,开来葛帮主的武艺真是达到了顶峰!”

    陆清风闭了一会儿眼睛,然后说道:“老夫曾在十七年前与葛帮主在扬州会过面,见过他手上抱着一个男婴。我很好奇,毕竟葛帮主没有娶妻。于是我问他关于他手上男婴的事情,他说是他的一个故人的孩子。故人逝世了,他就收养了那个孩子。我又问他孩子姓什么叫什么,葛帮主却婉言推辞了。”

    方仲天听了也感到惊奇,便问道:“陆清风认为那个孩子不一般是吗?这孩子应该与瑛儿一般大小了。”

    陆清风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酒说道:“方掌门、萧庄主以及葛帮主都能将自己的门人治理得如此生机,各帮日渐繁荣,可道是乐在其中啊!可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乐此及彼。”

    “前辈的意思是……”方仲天犹豫了一下,问道。

    陆清风说道:“就是武林七雄中的最后一位,慕容尊慕容老爷子!”

    方仲天皱起眉头道:“慕容尊?慕容?”

    陆清风叹道:“哎!慕容尊本凭他的武功和侠义的心胆,也算得上是一方英雄。可惜呀,他手下管理的这个慕容世家……”

    方仲天像是听明白了陆清风的意思,说道:“我知道,陆前辈提及慕容尊,不是重在说慕容尊本人,而是想说慕容世家以及南宫世家吧?”

    陆清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别看南宫世家和慕容世家表面上蒸蒸日上、平定安康,内部却是危机重重。对内,南宫的七个儿子:南宫成、南宫策、南宫准、南宫正、南宫寻、南宫俊、南宫傲。慕容的四个儿子:慕容新、慕容啸、慕容铁风、慕容飞。大部分人都是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对外,南宫世家和慕容世家明争暗斗,尽是斗一些财富之类的虚荣,有些甚至整的老百姓都不得安宁。再这样不和谐下去,就算这两大家族是对抗朝廷的重要力量,他们也会成为武林内部的危险因素,甚至自取灭亡!”

    方仲天听了,也叹气道:“虽然说南宫世家和慕容世家在武林中的地位颇高,但……哎,算了,所有事物都随‘道’而转,循道违道之人,自有天命!”

    谈了很长时间的话,喝了好一会儿酒,棋盘上却没多少动静。

    陆清风笑道:“综上所述,为英雄者胸怀天下,正如苍龙前辈所言。哈哈!方掌门追忆昔日英雄好汉,如今更应寻觅新一代的人才了!”

    方仲天放下棋子和酒杯,眺望远处的青山。他的心很宁静,又似乎是充满着向往。他叹息道:“这蒙元的天下,不再是稳定的天下,日久的江山也该崩裂了……”

    “掌门……”陆清风也似乎心有所感。

    方仲天作了手势解释道:“陆前辈莫见怪,晚辈只是叹息这世间的轮回罢了。正如玄清大师所言,民心所向远胜于改换一朝一代,这世间之道,究竟是何许……”

    “‘人人皆有义心,人人皆为英雄’,我们凡夫俗子改变不了世间之道,但正如上官前辈所言,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为人,做自己的英雄。”陆清风补充道,“人心的改变联系着时代的改变,上官前辈所说的,我想是用凡人的‘正义之心’去推动历史吧……”

    “或许就像陆前辈所说的吧……”方仲天闭上了眼睛叹息了少许,过了好久,才慢慢回过神,站起身行礼道,“说了这么多的话,喝了好些酒,却没下多少棋,可惜,可惜……”

    陆清风笑道:“棋盘上的棋不过数子,来日还可为之;而人生的棋局永远也下不完,却可以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点去品尝每一阶段及每一子的奥妙与哲理。”

    方仲天听了,略有所感,于是也笑道:“陆前辈所言极是!晚辈今有些小困,想于宿下小憩,望前辈见谅,此棋咱们改日再下!”

    陆清风喝完了剩下的酒,摸着胡子笑道:“没事儿,掌门若是累了,应早点休息;这棋嘛,掌门若是想起来,老夫随时乐意奉陪!”

    道了别后,方仲天转身离去。他目向苍天,叹声道:“天下有缘之人,到也,到也……”

    望着方仲天远去的背影,陆清风心里思绪万分:有缘之人吗……

    方仲天回到了舍内,便一头蒙倒在床上。随后,他把被子轻盖在身上,将身子侧了过来,闭上了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