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章 笑论英雄 上
    春枝秋叶十七载,繁华若梦渡虚年……

    方仲天这次履行了他的诺言,而这一等,便已飞晃十七年……

    逸仙门所在大山的山顶,有一天台,专供帮内之人宣众大事或是闲情棋奕。今天阳光柔媚,微风错林,正适合人们在外诗词歌赋、依湖赏景。

    天台之上,正有两人在弈棋。左边执黑一人约莫四十岁,面部沉着,透出一股刚劲。其头发也是稀疏几根“白苗”,配上其余的大部黑发,显得沧桑稳重;右边执白一人约莫七十岁左右,脸上早已是爬满皱纹,但深邃的眼神能给人一种敬畏之感。其头发也早已花白,像是磨尽了岁月的沧桑;还有一白衣童子站立在二人之间,童子时不时还给弈棋的二人斟上斗酒……

    两人在这佳境之下,一边下棋,一边闲聊。只听右边的白发老者说道:“方掌门今天何等闲情逸致,肯与老夫酌酒对棋?”

    左边的人也慢条斯理地说道:“陆前辈见笑了,晚辈今日提早完成帮中杂务,特与前辈来对酒弈棋。”

    原来对棋的二位正是逸仙门的掌门人方仲天与逸仙门的长老陆清风。今日方仲天在帮中处理完了大小事务,趁下午清闲,便与同清闲的陆清风陆长老在天台之上对酒下棋。旁边的白衣童子是方仲天的随身侍童。

    两人还刚开局不久,因此两人之间欲要谈论许多事情。且两人下棋很慢,想必心思不全放在棋盘上。陆清风举起小杯,先饮了一口,然后捻起指头,掐指一算说道:“已经十七年了,想必这十七年来,掌门的心思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瑛儿吧?”

    方仲天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是呀!不过再过一年,瑛儿就该回来了……我真希望她回来后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毕竟瑛儿十七年没有享受亲情了。她很可怜,想必这十七年来,她也吃了不少苦……作为父亲,我欠她的实在太多了……”方仲天有些想要流泪了。

    陆清风安慰道:“掌门莫太伤心了!只要瑛儿能平安回来,这一段情感风波就会结束了,一切都将会重新开始。人嘛,总是要向好的方向看的!”

    方仲天笑道:“是呀,瑛儿能回来是好事呀,我干嘛要伤心呢?哼哼……”

    陆清风拈起一颗白子,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瑛儿不在的十七年里,掌门却一心一意地整治帮务,逸仙门如今是一天比一天繁荣呀!”说完,他将棋子下在了棋盘上。

    方仲天饮了一杯酒,并令侍童再斟满,然后转过头来说道:“逸仙门的繁荣昌盛,并非方某一人之力,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你没看到,帮内四大堂主、十大精英,还有众多的帮众,这么多年来哪个不是一心一意为帮中贡献力量?”

    陆清风笑道:“掌门说的是!不过让老夫钦佩的是,掌门的为人处事要比刚当上掌门时成熟稳重多了!”

    方仲天也下了一子,然后说道:“人嘛,年龄增长了,处事当然要稳重了!”随后,他轻声笑了起来。

    陆清风见状,也在一旁摸着胡子笑了起来。

    “说道治理帮派……”方仲天又说道,“追风派的第一任掌门上官仙剑一直是我敬佩的前辈……”

    “你说老夫的前师?”陆清风皱眉道。

    “是呀……”方中天嘴里念道,“‘人人皆有义心,人人皆为英雄’……”

    “上官大师的名言是吗?”陆清风接道,“说起来,已经是有很长的年月了……”说完,陆清风轻声叹了一口气。

    “上官仙剑、玄清大师于苍龙曾是武林三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他们的警示名言流传于世,为后人所赞颂。”方仲天继续说道,“苍龙先言‘为人者,不做盗奸之事,不动伤天害理之思,仅守庶民之道,民也,非侠也;惩恶扬善,攘除奸凶,然未置天下于心,侠也,非英雄也;唯不行恶,除暴行,且心怀天下,以黎民苍生之泰然为己任,此英雄也。’而后玄清大师又言‘解救天下,唯民心所向也。苍生即救,不过改换一朝一代,‘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民心不变,世间轮回不变。不如回归故土,远离俗世喧嚣,此永生之道也。’最后上官仙剑言道‘人人皆有义心,人人皆为英雄’,现在看来,天下却如前辈之所言。”

    陆清风叹息道:“元蒙暴政,百姓民不聊生,现在正是兵荒马乱之际,朝廷动荡不安,战争频繁……此乃玄清大师所言矣!”

    “哈哈!”方仲天轻声笑道,“俗话说,‘乱世出英雄’!英雄的出世都是要经历大风大浪的,朱元璋起兵反元,再过不久就要北上了,英雄并起,此乃上官前辈所言矣。”

    陆清风笑道:“这么一说,掌门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方仲天轻轻闭上了眼睛,思绪了一下,然后说道:“说起世间英雄,我又联想到昔日的天下英雄好汉了!”

    陆清风摸了摸胡子说道:“掌门说的是二十年前甚至五十年前是吧?”

    方仲天饮了一小杯酒,笑道:“是呀,昔日的武林四圣七雄的出现,武林可谓是一片空前盛景!”

    陆清风也知道方仲天是在说自己,便笑着应道:“可惜呀,如今的这一代,很难再找出与‘四圣七雄’匹敌的人了!”

    “我有点想温故。”方仲天说道,“昔日的英豪风采仍历历在目。”

    陆清风也开始思绪,说道:“掌门这么说,我也想起了一个人。”说完,脸上出现一种忧郁的笑态。

    方仲天下了一子,说道:“陆前辈想必是在思念郜前辈吧?”

    陆清风见自己的心思被方仲天挖穿了,便不好意思地笑道:“没错,五十年前的事,我……”

    “哈哈哈!”方仲天轻声笑道,“陆前辈是不好意思了吗?”

    陆清风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反正我都一把年纪了,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方仲天接着说道:“五十年前,陆前辈您与郜英郜前辈有过约定,说只要陆清风能在比武上胜过郜前辈,郜前辈就会嫁给您!只可惜……”

    “只可惜我这个昔日追风派首席大弟子竟然输给了五十年前还不出名的郜英郜女侠!”陆清风惭愧道。

    方仲天说道:“不过五十年前那场大战据说算得上是惊天对决,陆前辈的‘断魂刀法’与郜前辈的‘神龙九变剑法’碰在一起,其威慑力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

    “只可惜郜英仍旧是胜我一筹啊!”陆清风感叹道,“不过尔后我又和郜英下了约定,说如果将来双方有了各自的弟子,一定要有朝一日在‘英雄试剑会’上一决高下!”

    “那次的赌注便在江湖上被称为‘江湖博’,看来陆前辈仍旧是不甘心啊!”方仲天笑了一笑,然后说道,“不过陆前辈到现在为止好像还没有收弟子吧!那您究竟如何去完成诺言呢?”

    “是呀,老夫也想收弟子,但我希望这个人是一个不一般的人!”陆清风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其实我在遇见郜英前就有这个打算,就看有没有这个缘分了……”陆清风的眼睛如同放出锐利的光芒。

    但方仲天没有注意这一幕,只是听完陆清风的话后,又说道:“尔后陆前辈您与郜前辈被列入了武林之圣的行列,毕竟两位前辈的武功当时天下无人匹敌!”

    陆清风见方仲天在夸赞自己,便笑道:“掌门见笑了,其实学武之人讲究的是一个‘心’,武功的强弱也就在于‘心’之失衡!”

    “是吗?陆前辈的一番话还真是让晚辈受益匪浅!”方仲天说道,“武林四圣中除了你们而二老外,还有卢欢和当今华山派掌门人左天昂……”

    “卢欢?”陆清风先是怔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个老家伙,到处喜欢惹是生非,从来没干过一件正事。我年轻的时候听上官前辈说过,卢欢还是玄清大师弟子时,整日喜欢争强好斗;后来他二十岁时出了山,不知哪来的窍,转好研究世间毒物,创得一套毒攻,曾轰动了整个武林,这种人成为武林之圣还真是无法理解!”

    “哈哈哈哈!”方仲天听了,朗声笑道,“前辈对他的评价可真是有趣啊!其实,从理论上讲,‘毒’也是一种武学,而卢欢前辈的武功又这么高,况且他所谓的‘无正事’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影响不大,被推为武林之圣也是不足为奇嘛!”

    “哈哈哈哈!”陆清风听了也大笑起来,“其实我也知道,卢欢的毒攻威震江湖,也并不是没有用武之地。这个老家伙什么都不好,但就一点,他很义气,答应过朋友的事从来没反悔过!”

    方仲天继续说道:“我知道陆前辈每次提到卢前辈时都会笑……”于是,方仲天跟着又笑了。

    陆清风的笑声还没有停止,但比起刚才要小多了。“我和郜英在‘英雄试剑会’上曾多次研究那老家伙的武功,后来我在刀法上有一些改进,针对了那老家伙,而郜英则在她擅长的医术上下了功夫,据说那老家伙的每种毒郜英都能解开……”

    “那卢前辈最近在江湖上刻有消息?”方仲天问道,“毕竟在江湖上卢前辈比陆前辈和郜前辈出没的多。”

    “有一点。”陆清风说道,“那老家伙曾收了一个名叫‘柳金权’的弟子。”

    方中天惊道:“就是最近江湖上出现的人称‘无影神剑’的柳金权柳公子吗?”

    “不错!”陆清风回答道。

    “别人都说‘无影神剑’柳金权武艺高超,但我还未曾见过!”方仲天叹息道。

    陆清风紧接着说道:“我曾见过,他确实有两手,就跟十七年前的本帮弟子风文差不多。可惜风文胸怀天下、侠义正直;而柳金权却是心术不正,占据一方欺压百姓,这种人若不早日改邪归正,必有后祸!”

    方仲天听了,故意调侃道:“连卢前辈都收了弟子,陆前辈再不收弟子,您老的武功可就要绝世了!”

    陆清风又被方仲天打击了一下,于是喝了一口闷酒,说道:“老夫说过了,我若收弟子,肯定要与众不同,还要有缘分……行了,行了,别提那老家伙,听了他我就晦气!”

    “哈哈哈哈!”方仲天又是忍不住大笑起来,“行,行,咱不提他,我们还是说说武林四圣的最后一位,华山派掌门人左天昂左前辈吧!”

    陆清风见方仲天转移了话题,才算是舒心了一些。当他听到“左天昂”时,陆清风笑道:“左天昂可算得上是英雄啊!这二三十年来,左掌门把他的华山派整顿的是风风火火。他三十岁时就当上了华山派的掌门人,并且在他的管理下,华山派成为了武林第一正义之帮。”

    方仲天说道:“还不只如此,武林上的很多大事诸如武林大会、论剑会等都是华山派的人一手操办。别看我们逸仙门不务江湖闲事,若是要弄一些号召群雄的要事,我们还真比不过华山派。”

    “那都是左掌门的治帮之法利之极!”陆清风下了一子,说道,“左天昂的武功也算是一绝,记得上任逸仙门掌门蒙羽蒙掌门都曾夸赞左天昂的盖世神功和侠义之心,这样的人岂非英雄?”

    方仲天低下头,思绪道:“我也曾听蒙掌门说过,他的‘龙虎霸王拳’与左前辈的‘劈空掌’,可以算是不分高低。而左前辈又有如此侠义之心,也是晚辈应该学习的对象!”

    陆清风摸着胡子笑道:“如今世上,像左掌门这样的豪义之人已经不多了!”

    方仲天又说道:“纵观武林四圣,您老与郜前辈虽武功绝世,却由于个人恩怨而隐蔽于世,还不足以道英雄;卢前辈专好毒攻,无事生非,那就不用说了;唯有左前辈,胸怀天下、豪情壮志,能把华山派整理得繁荣昌盛、威震江湖,这样的人,才能算得上英雄。当然,晚辈也没有诋毁陆前辈和其他前辈的意思。”方仲天怕在陆前辈前面说了些逆耳的话,尔后还是解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