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章 生死对决
    ……现在是夕阳西下,天空被照得通红。今天的天空太红,红的如血。一群黑色的鸟从一片树林里飞了出来,然后嘶嘶几声又飞回了树林。“呼——”开始起风了;“沙——沙”树叶开始摇晃了……

    这是一个郊野地带,人烟稀少,到了黄昏或晚上时,连声音都很难听到。阳光还在慢慢地收敛,远处的天际也在缓缓的黯淡下去。太阳为何迟迟不下山?他好像在等待什么。等待什么?是人?还是……

    外野稀人踏,何处有人家?今日孰与伴,三千里烟霞……

    郊野有一座大山,可蔽天日。山脚下是荒芜草地,终日不见阳光,比起它外围那些红花绿树,小草们显然是一片稀疏荒凉,破败不堪。但每年这地方总能多一些草,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小草仍凭着坚强的意志,顽强地生长……

    山脚下有两个人,他们面对面站着……

    左边一人长发披散,一身青灰色大褂还没完全包裹住全身,两袖还露着粗壮的手腕。裤腿没盖住的地方,索性就用棕幔潦草地包住了。由上及下,身上有少许补丁。他长着一张沉稳、刚性的脸,但嘴唇有些发灰。他的眼睛紧紧闭着,好像在思考什么,又好像在等待什么。他的左手自然下垂,右手握住一把精致的梨花枪,枪杆撑在地上。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在静静地等待……

    而右边一人全然不同,锦衣貂裘,八宝金冠,从通身的气派上就可以看出此人来自富贵仕家,尝享荣华富贵之乐。但他的脸却与刚才的人有相似之处。他的脸上同样有着刚劲、沧桑,仿佛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他的眼睛也闭着,也像是在等待。特别的是,此人手上还抱有一个正在哭哭啼啼的男婴。他一只手抱着男婴,一只手提一把红缨枪,也没有说什么话……

    男婴还在“呜——呜”地哭泣,而两人却还没有任何行动和反应……

    已经看不见太阳了,天空的大片已经成了红色和紫色的交接,更远处甚至便成了黑紫色。大概不要半个时辰,天就要黑了……

    婴儿仍然在哭,但是声音小了很多——显然他是累了……

    左边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手中的梨花枪稍稍扭动一下,终于,他开始发话了:“时辰已到!唐天辉,你应该已经做好准备了吧!”

    原来右边的人是唐门世家的弟子之一唐天辉,只见他也睁开了眼睛,然后说道:“唐骁风……不,骁风兄,我现在还想再叫你一声‘骁风兄’,我知道我已经成了遗臭万年的历史罪人,我也知道今天我必死无疑,但我还想把你当成是我的兄弟……”

    果然,左边手持梨花枪的人正是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唐骁风用略带严肃的口气说道:“唐天辉,从前我也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兄弟,我也认为你会是一个行侠仗义、胸怀天下的汉子……可是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为了富贵和名利,勾结朝廷,灭了我唐门之家……”说到这里,唐骁风有些落泪了。这位叱咤风云的武林侠士二十多年来很少哭,可是如今,他居然落泪了……

    唐天辉不想再说话了,他认为自己已无颜面活在这个世上。它抬头望了望紫红的天空,但很快就没看了,他认为老天不会原谅他;他又望了望连绵的山壑,但很快闭上了眼睛,他认为他的心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他最后望了望自己手上的男婴,让后闭眼落泪了:“战儿,我走了!你长大了千万不能像你爹一样……”手上的男婴正是他的儿子唐战,唐天辉深知这是他和妻子王雨萍爱情的结晶。爱妻去世得早,唯独留下了儿子,可唐天辉却做出了欺师灭祖、大逆不道之事。他勾结朝廷,还亲自带领数万人马灭了唐门世家……儿子唐战如今只有五个月大,而唐天辉自己也内疚不已,但一切都已晚了,他相信亡妻的在天之灵永远不会原谅他……

    此时,唐骁风也再次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唐骁风与唐天辉是从小玩到大的两个彼此的知交,他们曾在夕阳西下时结拜为兄弟,曾在夕阳西下时对酒畅谈心中的抱负,也曾在夕阳西下时完成师门任务,结伴而归。那段日子,是唐骁风一生最快乐的日子……可是如今,他们要在这夕阳西下之时做最后的生死对决……

    唐骁风睁开了眼睛,郑重地说道:“唐天辉,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当兄弟的话,就拿起你的枪,让我们来一场无悔的对决!”

    唐天辉镇静了一下,然后也睁开眼睛说道:“好……”说话时也是饱含泪水,言词中也夹杂着颤抖:“骁风兄,我知道我今天必然会死在你的枪下……但我死后,请骁风兄把战儿抚养大。他还是孩子,他不能没有人照顾……在江湖上,我已是一个身败名裂的罪人,我对我所做过的傻事而感到叹息,但我不想让他步我的后尘。我相信骁风兄的人格,因此你一定要告诫他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做一个胸怀天下的人……他是唐家霸王枪唯一的传人,你一定要将唐门世家的所有武功传授与他……等战儿长大了,你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一个遗臭万年的罪人,是一个连畜生都不如的……”说到这里,唐天辉哽咽了。

    唐骁风没有再说什么话,他也不想再说什么话。前方的人究竟是自己的朋友还是敌人?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好,我答应你!作为兄弟的羁绊……”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让我们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决吧,这也是我们兄弟间的约定和誓言!”

    “好!”唐天辉不再说什么了,他将唐战轻轻搁在了旁边的青石板上,并看了儿子最后一眼。神奇的是,婴儿停止了哭泣,而是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随后,唐天辉狠下心,拿起了红缨枪,往唐骁风的方向走去,再也没有回头看儿子一言。婴儿突然侧了侧身子,无意识地伸出细嫩的手臂,伸向唐天辉——自己的父亲离开的方向……

    而在另一侧的唐骁风早已做好了准备,见唐天辉铁心走了过来时,自己也提起那把精致的梨花枪,向前走去。很快,两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天空已经没有红色了,只能感觉到还有丝微的光明……现在连鸟叫声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破碎的蝉鸣……

    两人都已站好位置……唐天辉提前说道:“骁风兄是为师门报仇,理应你先动手!”

    “好!”唐骁风答应了一声,然后转动了一下梨花枪,一个跃步便向着唐天辉冲了过去。

    “砰——”梨花枪又快又准地向着唐天辉的头上劈了过去。唐天辉也不甘示弱,毕竟他在唐门世家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只见他双手举起红缨枪,很娴熟地挡下了这一击。不过,比起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唐天辉的武功内力和作战经验都远不及对手,再加上梨花枪又是唐门世家的最上等兵器,因此唐天辉接招后,被这猛烈的一击打得身体向后晃了一下,不过好在脚站稳了。

    但唐骁风先发制人,不等对手做好准备,便用枪尖在唐天辉的枪杆上转了一下,然后直刺唐天辉的腰部。唐天辉一看不妙,身体极度倾斜,梨花枪插在地上,唐天辉算是又躲过了一劫。但此时体现了唐骁风的经验丰富,他没有先去拔地上的枪,而是腾空而起,双脚用力踢向没有准备好的唐天辉。唐天辉本来就没有站稳,又被这突如其来的脚力打中,整个人飞了出去。不过好在他的手里还紧握着自己的红缨枪,唐天辉在空中保持了一下平衡,然后双脚擦地才算站稳了。

    唐骁风重新拔出了梨花枪,然后说道:“你果然还是这么认真!”唐天辉抚摸了一下被踢的部位,也说道:“骁风兄不也是吗?”“那我可要再来了!”于是,唐骁风再次跃了过去。

    “唰——”梨花枪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随即地上出现一道深深的沟痕——唐天辉跳了出去。又是十字般“唰——唰”几下,强大的气流和内力向着唐天辉冲了过来——是唐家霸王枪的“十字连刃”,招式如同划“十”,这让对手很难逃避其攻击范围。但唐天辉也是唐门世家的弟子,自然知道破解此招的方法。只见他并未躲开攻击,只是发力在空中划了几圈,使出了“回轮枪法”,唐骁风的“十字连刃”瞬间化为乌有。但唐骁风还没完,只见他高高跳起,双手握杆,弯刀似的用力劈下,只听见如同鬼泣般的叫声,是“亘古绝音枪法”。这一招着实力劲十足,唐天辉有些抵挡不住,连面前的大石块都被劈得粉碎,碎块飞得老远。

    真不愧是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力道惊人,唐天辉尽管侧身避开了这一招,但身旁的气流已将他身上的衣物划开少许,手背上还多了几条血口,可见其力道之足;如不是避开让之,可能会被直接分尸。但唐骁风紧接着又是几招“十字连刃”,随后跟上一道“亘古绝音”。唐天辉随用“回轮枪法”挡开数招,可没想到唐骁风竟留有后手,只见他被尔后的“亘古绝音”冲得整个人飞了好几丈远……

    唐天辉已是身负重伤,但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把红缨枪。唐骁风又冲了上来,准备一枪刺死唐天辉。唐天辉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起身一招“流星望月”,刺向唐骁风。唐骁风也是惊了一下,由于冲得太快,没来得及刹住,便只好腾空飞跃来躲开攻击……

    不好,唐骁风整个人在空中没有了平衡,而且还是背对着唐天辉,唐天辉只要一瞬间就能将他刺死,唐骁风太大意了。唐天辉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于是他再次使出“流星望月”刺向唐骁风……

    天已经黑了,夜幕开始降临,远处传来几声微弱的蟋蟀声……

    鲜血洒了一地,只见一人两脚落地,手里的枪穿破了另一个人的肚子……“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练会了唐家霸王枪的绝学……‘腾空式回马枪’……”发出了一个颤抖的声音,可以推测出是一个将死之人发出的声音。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远处得蟋蟀声隐隐传来。这一夜好静,静得出奇……

    两个人都站住了,一个人的红缨枪向着另一个人的腰部斩去。但是在一寸之距时枪停住了;另一个人背对着他,手中的梨花枪刺穿了那个人的腹部,鲜血洒了一地……

    原来,唐天辉起身欲用“流星望月”刺向唐骁风,可没想到,唐骁风快人一招,使出了唐家霸王枪的绝学“腾空式回马枪”。唐天辉知道此招一出,两人必有一个会伤,于是放手一搏,没有想去躲开攻击。其实回马枪的速度本来就快,他也没有办法躲开。结果,唐骁风刺穿了唐天辉的肚子,而唐天辉未能斩到唐骁风的腰……

    “不愧是……骁风兄……我果然还敌不过……武林七雄之一的骁风……兄弟……”唐天辉临死前还在发出最后的呻吟,“战儿就……拜托你了……”

    他倒下了,一位曾经的大侠倒下了,一位历史的罪人倒下了……

    唐骁风仍然保持原来的动作,直直地站着……他没有回头去看,他也不想再回头去看……他两眼紧闭,站着不动,过了许久,两道泪痕从眼眶中慢慢渗了出来……

    唐天辉死了,唐骁风永远地失去了一个朋友。唐骁风曾一心想要报仇雪恨,现在他成功了,但代价就是他永远地失去了一个至交好友。曾经还未对完的话语,昔日还未施展的抱负,都已变成了灰色的过去,而现在,连最终的结局在这一刻也已成了过去了……再也没有机会陪他说话了,再也没有机会陪他对酒了,甚至连再报仇的机会也没有了,因为他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友谊是珍贵的,情感是深厚的,人活着的时候没有好好去珍惜把握,为什么要到人死后才去留恋那份已经不可能再有的情感?为什么要到人死后才会毫不顾忌地表达自己内心的痛苦和情感?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名利?人心?还是……

    唐骁风还是回头了,他是带着沉重的心回头的。他把唐天辉的血抹在了梨花枪的枪头上,然后收好东西,开始挖土……

    好几个时辰过去了,婴儿早已熟睡了——他不知道他的父亲已经死了。唐骁风跪在了一座石碑面前,石碑上只写了“唐天辉之墓”五个字,没有任何的附加语……

    他把婴儿放在墓碑旁,拿起了碑前的两碗酒。他先慢慢挥手将一碗酒洒在了墓碑前,然后抬头挺身,自己喝下了另外一碗酒。缓缓,他才将碗放回了碑前……他的眼神苍白而忧郁,这一晚,他的内心一刻也没有平静。“这是我们兄弟两的最后一杯酒了!”他用沧桑的口气自言自语道,“你放心,我会将战儿抚养大,会让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

    这个不眠之夜总算是过去了,所有的苦痛和悲伤都被那一夜带走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东方的朝阳已冉冉升起,郊野的万物开始苏醒,鸟儿重新歌鸣,微风依然舒平。阳光抛去了所有的阴暗和悲伤,新的一天又将开始……

    山脚下有一人,青色大褂,长发披散,手提长枪,像一位浪迹江湖的游侠。他的手里抱着一个婴儿,身后是一块墓碑……

    他就是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他手里抱着的,正是他兄弟唐天辉的遗孤。婴儿的名字叫唐战,是唐家后人,也是唐家霸王枪的传人。他的命运有些悲惨,族人遭受灭顶之灾,父亲也是遗臭万年的罪人,现在也死了。只有唐骁风还能与他相依为命,但他以后的道路将怎样延续下去,他以后还将面临多少苦难,或许只有老天知道……

    天亮了,新的征程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