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八二章 威慑
    青城,傅明晖接待了来自安阳的范子德、以及散仙常银峰,也接到、并接受了王后的命令。

    其实看到命令后,傅明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范子德一些主要事项,剩下的都留在计算机中。又留下了三五个个临时助理,就很干脆的登上飞机返回商朝了。

    至于傅明晖身边的那些士兵等等,却是暂时留在了青城——不接到正式的命令,这些士兵还不能回去。

    范子德一直在安阳城主府里当差,相当于皇差,自然是眼明心亮之人。来到这里之后,当然要四处走动、熟悉下周围环境等等,却是接替傅明晖的完美人选。

    坐在飞机上,看着两边的白云,看着渐渐远去的青城,傅明晖却有太多的感慨。转眼来到青城就是三年时间。如今,还没呆满五年,却要返回安阳城了。

    李贤遭遇刺杀,夏青青掌权,又将自己调回安阳,这一系列变化,让人眼花缭乱。

    而对于李贤,傅明晖有几分尊重,有几分感激;听说李贤遇刺昏迷,傅明晖心中有些说不出的味道:有愤怒,但这愤怒似乎并不是很剧烈。

    说到底,傅明晖毕竟不是李贤亲自培养起来的人才。但傅明晖对商朝,却还有几分忠诚——至少,李贤并没有对大夏国的皇室大开杀戒,而李贤对傅明晖还有知人善任之恩。

    “只是,不知道这次回去,要面临怎样的政治变局?”傅明晖心头有些沉重。作为曾经的御林军统帅,傅明晖非常明白,只要是涉及到君王的事情,就没有小事情。也许一句话没说对,就身首异处。

    …………

    卞国内,靖王正在和季芳珠对视。面对这样一个女官,靖王眼中却有杀机流露。好吗,李贤没昏迷的时候,都没有对我们卞国怎么样;结果李贤昏迷了,一个王后就想要拿我们卞国开刀?

    这简直就是所谓的牝鸡司晨,还真拿自己当根葱了。

    面对靖王的杀机和直视,季芳珠却没有胆怯。反而坐直了身体,直视靖王:“靖王,并不是我们要怎么样,但作为先行国家,我们有责任指点你们如何发展。

    如果你们能自己改善,当然最好。

    如果你们不能自己改善,我们可以帮忙。

    至于说你们给玄黄共和国造成的损失和影响,责任在你们。难道,靖王想要逃避责任吗?”

    靖王听了之后,嘿然笑了:“我们现在发展很好,不需要贵国指导。至于说给玄黄共和国造成的损失,抱歉,本王没有看到。一个人没死,怎么就有损失了?

    你们要是强词夺理,我们卞国也不会任由欺辱!”

    季芳珠深深的看了一眼靖王,“既靖王不听劝告,那么我们只好自己动手了。告辞。”

    “等等!”这时,旁边的厉王开口了,“季芳珠,我们尊重商朝,也尊重玄黄共和国。但也请你们尊重我们。

    卞国上万年历史,从来没有被人威胁过!”

    季芳珠微微的、却又有几分优雅的笑道:“感谢提醒。另外,我今天并不是来‘威胁’的,仅仅只是就事论事。

    既然各位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不愿意摆正态度、去看看自己所造成的错误,我们只能采用另外的办法了。

    后会有期!”

    说完,对靖王微微施礼,转身就离开了。

    等季芳珠离开,现场众王面色开始凝重起来。别看刚才大家说的很有利,但那也只是撑场面而已。实际上,通过刚才短暂的交锋,大家已经明白——商朝这是要拿自己开刀了!

    问题不在于污染,真正的问题在于:商朝想要立威!

    所以,刚才靖王、厉王都没有退步!既然明知道就算退步也是受到欺负,不如就强硬下来!

    卞国的这一点‘倔强’,只怕超过了夏青青等商朝众人的预料,没想到卞国会如此强硬、耿犟。

    等看到季芳珠身影消失,靖王立即对周围说道:“各位,这次只怕无法善罢甘休了。且不说商朝需要立威、转嫁国内危机等考虑,仅仅因为我们曾经给那些家族等提供的支持,商朝就不会放过我们!

    只是可恨,那些家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么多家族造反,却连半天都没支撑下来!商朝竟然能调动大量的高手、乃至大量的散仙,迅速扑灭所有造反的!”

    厉王此时也面色凝重万分,“没想到飞升通道竟然有这样的问题。如此,商朝只要掌握好力度,就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但现在的问题是:商朝准备做到什么程度?我们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如果强硬抗衡,我们必然不是商朝的对手。但我认为,商朝应该仅仅只是转移下国内危机、适当立威,并不准备挑起真正的战争。

    我们是否需要继续强横下去?或者适当服软?”

    “为什么要服软?厉王,你这是越活越回去了!”炎王张红英开口了,“夏青青刚刚掌权,必然想要挑一个软柿子,以为我们卞国刚刚统一、好欺负。

    但我们要用事实告诉商朝,我们不是懦夫。

    还有,商朝想要动我们,就要考虑下周围各国的影响等等。所以,我认为:这一仗,要打、而且要坚持到底!周围各国不会希望看到商朝继续强大的。

    只要我们能挡住商朝的第一波攻击,能拖住商朝的脚步,别的国家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何况现在商朝国内必然混乱不堪,长时间战斗,对商朝不利。

    我认为,我们要做好长期的、坚决的抵挡。海边一百公里的地方,暂时可以放弃,主要从陆地上挡住商朝的攻击。”

    有了炎王带头,周围众人可谓是群情激愤,都纷纷表示——不能屈服,要战斗、战斗到底!卞国万年历史,就没有屈服过。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更没有!

    但是当大家讨论到极致的时候,元麟却‘小心’的开口,“靖王,我有一个顾虑。”

    众人立即停下激昂的话语,看向元麟。如今已经没有人小看元麟,虽然年龄不大,但卞国能够统一,至少有元麟一小半的功劳。

    看众人看过来,元麟缓缓说道:“靖王,我们现在有一点,受到商朝的严重制约,那就是经济。

    现在我国虽然没有迈入如同商朝那样的、完全的工商业经济国家,但工商业也成为我国根基的一部分。

    但现在我们国内的工商业,几乎都有商朝的影子。一旦开战,我国经济必然会受到商朝的掣肘,这必然会引发很多问题。这个问题没有考虑好之前,冒然与商朝开战,我们必然会失败。

    还有,现在的海洋运输、陆地运输等等,几乎全都控制在商朝手中。一旦开战,这些运输等必然会被制约。

    一旦商朝完成从运输、经济方面的制约,我们将失去工商业的优势。甚至,工商业的优势会成为一条尾巴,拖累我们的军事力量等。”

    旁边,武都的武王似乎有点不解:“过去没有工商业,我们照样战斗。现在大不了暂时不要工商业罢了,怎么就会影响我们的战斗呢?”

    元麟解释道:“武王,过去没有工商业,不仅我们没有,大家都没有。

    而现在,如果我们不用工商业的力量,无形中,我们就会落后一截。

    此外,大家已经熟悉工商业所带来的繁荣,大量的人口依靠工商业生存。如果现在工商业忽然倒下,那些依靠工商业的人口,要如何安排?这些人,就是潜在的威胁。而如果我们想要和商朝战斗,这就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元麟说完,众人面色豁然一变,这才终于认识到问题所在。

    众人相互对视许久,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小的麻烦’。但大家都是卞国的强者,怎么会就此屈服呢!所以,稍微犹豫一会,幽都的玄王悠悠的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将这件事情反过来看。

    如果我们告诉百姓,商朝来欺负我们呢?

    按照我的推测,商朝绝不会与我们发生全面的战争。此刻的商朝,应该求稳、而非求变。

    所以,如果我们先抵挡一下、强硬一下,后期我们再服软、认错也不是不行。能屈能伸,才能走向强盛。

    但这一曲一伸之间,我们刚好利用这外部的压力,促进卞国的彻底、全面统一!利用外部压力,让百姓上下一心,促进卞国在精神上的统一。”

    众人一愣,随即全都两眼放光!是啊,确实是这么回事。我们不能向商朝服软,不能人家派遣一个女人过来,我们就投降了,那太不像话了。但如果我们强硬抵挡,肯定挡不住商超的攻击。

    这是一个死结。但幽都玄王却别出心裁,把这个死结转换一下,却有了如此精妙的言论!

    “好!”靖王大叫一声,“我们这就,备战吧!不过也要提前做好战败求和的准备,另外也要考虑好如何利用这次战争,来促进全国精神上的统一。”

    卞国上下立即行动起来。众人此时很有几分感慨:果然是福祸相依,从不同的角度看同样的一件事情,却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

    …………

    卞国在忙碌,季芳珠却已经坐飞机返回商朝。

    第二天一早,夏青青再次主持朝会,李诺被侍女照顾着,坐在矮小的王座上,瞪着明亮的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世界。

    夏青青先处理了一下国内的情况。如今国内主要是相关官员的调遣审核、民生经济等救灾、生产恢复、秩序等等。这些都没有什么问题,商朝的民心已经被李贤唤醒,大家不需要政府过多的干预,就已经自发的完成家园的重建。

    这一点,让商朝上下的官员,都很有几分感慨。

    而后,夏青青问到了夏旭、夏殊调查的情况。

    负责调查的是黄雅菊,黄雅菊简单做了汇报:这两位爷可不是安分的茬,所有财产审核一遍后,大家发现——它们现在身上的财富,还不够弥补损失的。

    调查到这里,黄雅菊就没有继续调查下去,算是‘适可而止’了。反正现在调查的这些,已经足够这两位爷‘净身出户’了。

    既然如此,夏青青立即下令:将两人驱逐了吧,一分钱都别带走。

    不过毕竟有血缘关系,夏青青还是准备等下午时分,自己亲自去送行。

    随后就轮到审讯的问题上。就是抓捕的、刺杀李贤的散仙、以及所有参与作乱而被抓住的活口。甚至不仅仅是活口,还有抓到的元婴、元神、灵魂等等,都在审讯中。

    负责审讯的,是吴鹏。得到的结果是惊人的:“瀛洲中部各国,基本上都参与了。甚至我们周围各国,也都或多或少的参与其中。

    甚至……甚至还有人供出了唐国,但暂时无法判断真假!”

    随即,吴鹏详细的将得到的情报说了一遍。包括探查的、以及审讯的。当然,吴鹏并不是所有的情报都说,而只是将其中比较确定的说了出来。

    听到吴鹏说的一连串信息,众人面色凝重起来。这几乎是整个瀛洲,都有人来攻击商朝了!

    正所谓树大招风,商朝的智囊、官员们的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当自己被别人当成了“欲要摧毁的目标”时,并且遭受到巨大的伤害后,众人面色还是十分凝重;还有,愤怒!

    这可不是简单地树大招风的问题,而是连贤王都险些被刺杀成功,这对众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污点、一个耻辱。这个耻辱,必须要血洗!

    夏青青面色平静,好似在听别人的故事一样平静。等吴鹏汇报完了,夏青青只是静静的点头。但随即,夏青青就看向严泽安和李元明,“东西楚国、魏国和赵国,现在如何了?”

    几天前,李贤还让严泽安、李元明分别向这四个国家‘预售技术’来着,并准备引导这四个国家火拼。这也是夏青青要询问的,看看现在进度如何。

    李元明开口说道:“回王后,当时东楚国和魏国都心动了。后期的监督问题,我就交给吴鹏了。”

    严泽安也如此说。

    众人又看向吴鹏。吴鹏很很熟悉的翻出一份资料,“王后,根据目前调查情况,消息才刚刚传回瀛洲中部。赵国、魏国、东西楚国的对外军事行动,似乎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暂时情况如何,还未明朗。”

    夏青青点头,“继续关注。如有问题随时汇报。”

    “是。”吴鹏应声。

    最后夏青青才看向刚返回来的季芳珠,“卞国的情况如何?”

    季芳珠有些苦涩,“王后,卞国态度强硬,摆明了就算是开战也再所不惜。我们还是太小看卞国的脾气了。这些人都是魔道,思想和我们很有不同。”

    夏青青立即秀眉微蹙,自己第一次对外谋划,就出现意外?这让王后很生气。

    但夏青青不是政治小白,这件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所以,夏青青用目光向许仁、李元明等人请教。

    许仁看向季芳珠,问道:“你可否将当时的情况说一遍?”

    季芳珠认真的说了一遍,并且保证丝毫不差。

    许仁听了以后,就对夏青青说道:“王后,卞国一直以来就没有遭受过什么失败,他们有这样强硬的态度,也可以理解。

    不过这件事情,我们商朝没有后退的余地。如果卞国强硬,我们也只能强硬。如果卞国要坚持到底,我们就只能……灭掉卞国!”

    灭掉卞国?

    夏青青一愣。商朝眼下情况并不是特别好,要是在这时候灭掉卞国,并不能很好地匹配商朝的利益。

    似乎看到了夏青青的犹豫,许仁再次解释道:“王后,如果卞国现在就服软,一切好说!但如果卞国想要向我们露出獠牙,必须杀鸡骇猴!

    飞升通道都公开了,还怕他一个小小的、没有完全统一的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