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七五章 混乱
    第二天早上,商朝的报纸、国家网络发布平台,发布全新的、震撼性信息:‘商-赵大动脉’,即将完工。明天中午,贤王将抵达金明城,庆祝大动脉即将贯通、并举行通车典礼!

    消息传开,一时间商朝上下又是一片兴奋。普通百姓们觉得自豪,商人们却是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当天,商人们一边准备开拓新的市场,一边准备赶往金明城,等待明天的大典。

    与此同时,隐藏在商朝的、来自瀛洲中部各国的‘杀手’们,也眼睛放光了。而后所有人开始联络魏国中书令王悦。

    王悦前几天就已经来到商朝,以谈判魏国大动脉、技术合作、商业合作等为目的。

    此时,王悦接到消息后,立即来城主府拜访李贤。说后天要一起去庆祝。

    李贤不疑有他,毕竟前来庆祝是很正常的情况,况且前来庆祝的又不仅仅只有王悦一个。不少国家大使都纷纷前来祝贺,顺便也讨论下和商朝的合作:

    那啥,贤王啊,先前您说和赵国建立大动脉,抽不出手来;现在呢?

    面对各国的询问,李贤这一次给了明确的答复:等这次通车后,我们就展开招标。而通车的话,从商朝到赵国、再返回,按照现在列车的正常速度计算,大约需要一个月时间,考虑到初次运行会有些慢、会有很多检查,李贤给出了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时间,不长,刚好到了今年秋收。而且三个月时间也刚好够各国盘算下自己的条件、资格等。

    …………

    傍晚时分,有五名包裹了头巾的‘人’出现在商朝的边界。这五个人与一般人似乎有点不同,所以才包了头巾掩盖。

    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五人又没有使用法术掩盖。或者说,用法术掩盖,其实更加明显,是另类的欲盖弥彰吧。而且包头巾的人虽然不多,但也还是有的。

    但就算是这样,这五人来到边关后,也没有走正常的道路,而是化作五道五彩的遁光一闪而逝。几个呼吸之后,几个人就进入到了商朝内的一个普通的小镇,一个不在主要交通路线上的小镇。

    看到眼前的小镇,一个男子很有几分惊讶:“咦?这就是商朝吗?一路走来,都说商朝内很繁华、很富裕,就算是普通的村庄都没有饿死的人。还以为是夸张呢!”

    其实大家已经猜到了,这五人却是从五行灵界过来的高手,无名归真期的境界、修为却可能已经达到大乘期高度的高手:

    金灵族的剑无云、木灵族的闲的百姓在闲聊。

    外面的世界已经无法用缺衣少粮来形容,然而商朝这里,却依旧是一片丰收的景象。

    五人在这里驻足时间有点长,却是引起了镇子上的关注。一队二十一人、穿着统一制服的人飞来,带头的是元婴期、正是这个‘大夼镇’的治安所所长杨龙广,身后二十人全都是金丹期,身上有枪支、法宝。(夼,kuǎng,大川汇水。)

    “有人过来了!”五行灵界的木灵族叶青虹眉头微微皱起,“要不要杀了他们?”

    “别!”土灵族的石玉星立即阻止,“我们下去,收起气势,露出友好的姿态。就说我们五个是闭关的‘五行同修’,大方点。

    仙域地域广阔、修行种类繁多,只要我们自己不主动开口,谁知道我们来自哪里。

    对了,让你们特意去瀛洲岭南学习的人族口音,你掌握的如何了?”

    叶青虹立即用岭南口音说话:“已经很熟悉了。”

    其余三人也都点头。五人缓缓落到地头上,收起气势,静静地等待。

    远方正在向这里飞行的杨龙广见到这种情况,高悬的心立即放下了。刚才,杨龙广已经判断出,眼前这五位修为远远超过自己,就算远远地看到,心头都在颤抖。

    但身为大夼镇的所长,杨龙广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飞来。

    等来到这五人前方,杨龙广却毅然站直了问道:“大夼镇、治安所所长杨龙广,见过五位前辈。敢问五位前辈所为何来?是否有用得着晚辈的地方?”

    土灵族的石玉星向前走了一步,比较温和、却又似乎有几分高手特有的臭脾气,有点冷漠、高傲的说道:“我们被这天地间浓烈的煞气所影响,刚刚出关,四处游历。听说商朝不错,就一路走来。

    这里就是商朝吗?这是商朝的哪里?”

    听到这样的话语,辨别对方的口音,杨龙广提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不过心中难免嘀咕,这些老怪物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国家的概念,人家都不走路的、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的。

    心中想着,嘴上却解释:“前辈,这里是大夼镇,已经靠近商朝边关了,这里曾经是吕国所在。

    前辈如果想要见识下商朝真正的繁荣,还需向东北方飞行。前辈看见天上的飞机了吗,顺着这些飞机航线飞行就好,就能抵达商朝最繁华的地方。安阳城、北斗城一带。”

    石玉星又问:“哪个是商朝的帝都?”

    “回前辈,商朝不是帝制国家,我们没有‘帝都’一词,通常只称呼为国都、首都。

    其中安阳城是我们的首都,是商朝的政治中心。而北斗城则是商朝最大的城市,是商朝的经济中心、文化中心、工商业中心等。

    实际上安阳城和北斗城一北一南,现在郊区已经连成一片了。”

    “我明白了。这是问路费,你拿着吧。”说着,石玉星扔出一块不错的灵石,就准备带着五行灵界高手赶路。

    “等等前辈……”杨龙广赶紧喊话,“这东西我不能要。就是问个路而已,不需要如此啊。”

    石玉星挥挥手,“给了就是你的,不要你可以扔掉。”

    说完,带着五行灵界的高手一闪身就消失了。

    杨龙广看着手中的灵石,苦笑——前辈啊,其实我想说,这东西在商朝已经不是那么珍贵了,比不上液态灵气——对于杨龙广来说,每年的液态灵气奖励,就比这灵石强了几百倍。当然,灵石毕竟是灵石,价值还是不错的,现在依然价值万两黄金。

    但杨龙广看不上这点灵石啊,还容易被诟病。想了想,杨龙广做了一件让人无语的事情,竟然……真的扔了!

    拍了拍手掌,杨龙广对身边人说道,“走吧,将这里的情况向上面汇报下。”

    二十名金丹期的警察也没看那灵石,大家转头就走了。不一会却有一只土狗过来,将灵石吞下。好好一块珍贵的灵石,就这样……喂狗了!

    而五行灵界的五位高手却在暮色时分,终于来到了商朝的核心地带——安阳城、北斗城这里。

    然而还没等五人落下,就有三名散仙飞来,当先一个浑身魔气翻滚:“五位道友,等你们多时了,还请过来等级下。”

    “嗯?什么情况?”石玉星眼睛立即眯了起来,旁边火灵族的阳天贵瞬间火气上涨,就要动手。

    好在石玉星还算冷静,静静地等待,等待对方靠近。

    “我们到下面坐坐如何?”散仙指了指旁边一个普通的茶馆。

    石玉星点点头,一行八人进入茶馆,坐了下来,就这样临街而坐。

    周围有很多修为不过筑基期的‘普通人’,对于进入的高手,大家只是微微躬腰、表示下恭敬,就继续吆喝起来,丝毫不以为意——或者说已经习以为常。

    当先一个散仙率先介绍了:“自我介绍下,我叫‘常银峰’,暂时作为北斗城的散仙护卫之一,专门负责接待洞虚期以上的道友。

    想必道友已经看到了,现在的北斗城很大,这里甚至是正道、魔道、邪道杂处,所以必须要有一个管理的章程,如此才能让这里。

    所有进入商朝的高手,都需要了解下商朝的法律、行为准则等,这是大家都必须要遵守的、共同的准则。

    这其中所带来的困扰,还请各位道友谅解。”

    都说的这样明白了,五行灵界的高手们也不是傻瓜。如此正好能好好地了解下商朝。

    接过玉简扫视一番,迅速将里面的内容阅读完毕,五行灵界的高手面色有些凝重了——都是高手,也都身处高层,这五位高手却能从中发现商朝法律的特别。

    而后,常银峰做了下简单交流,也让五行灵界高手做了基本的保障,这才给五行灵界高手发放临时通行证,算是放行了。

    等常银峰三维散仙离开后,五行灵界的高手们相互对视一眼,同时感到内心的震撼。商朝,竟然能雇佣散仙来‘看门’。这样的一个国家,确实是值得探索一番。

    不过没多久,五人就听到周围各有议论:

    明天去金明城啊,我们去看看大动脉竣工。

    我也去我也去,建设了三年的大动脉终于竣工了,这是一项史无前例的伟大工程啊,我们贯穿了半个瀛洲!

    贤王万岁,商朝万岁。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出发,明天早上怕是来不及了。

    对对……

    周围讨论声音不少,五行灵界的五位高手相互对视一眼,立即有了决定,稍微打听一下信息,就向金明城方向飞去。

    这时已经是傍晚,此时来到空中俯视整个北斗城,蔚为壮观。此时的北斗城,灯火通明、霓虹灯闪烁,天空上还有飞机穿梭,明亮的灯光照亮了半边天空。

    整个北斗城,就是一座不夜城!夜晚的北斗城,光芒无限。

    “这就是商朝吗!”五行灵界的高手们看着眼前的奇观,很有几分惊骇。

    如今这北斗城中,超过五百米的高楼已经不下20座,放眼望去宛如一根根灯光灿烂、却又风格各异的天柱,撑起了北斗城的夜空。

    飞过了北斗城,紧接着就是一个个同样灿烂的小城镇。小镇与小镇、与北斗城之间被一条条光芒灿烂的道路连接。

    逛了许久,这五位五行灵界的高手又来到了定山府。定山府的王宫正在进行后期布置中;但此时的王宫已经恢弘大气,气象万千。地阔百里的一座宫殿,是怎样的奇迹?

    灯火灿烂,好似一片光芒的海洋。高山似乎在燃烧,那是城墙,山岭就是城墙。大地似乎是在流金,无数灯火在穿梭,有车队、也有列车,更有无数机械设备在安装。

    两座被雕琢后的、用来做魏阙的山峰,像是两根巨大的火把,特别设计的、粗壮明亮的光芒犹如天柱,直插云霄。

    在四周的山峰上,同样有灿烂的金色光芒冲天而起、只是没有魏阙那里的灿烂而已,如同上百座卫星城一样,将整个王宫保护起来。实际上,这些光芒同时也是阵法根基,只是现在还没有启动而已。

    宫殿中央还只是普通灯光,因为正在施工中。

    “嘶……”五行灵界的五位高手看到眼前的景象,惊讶的不断吸气。

    “这是一座还没有建设完毕的皇宫!要是等这皇宫建设完毕,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盛况!”金灵族的剑无云惊骇莫名。

    五行灵界高手们在高空看了许久,感受到这里盘旋的庞大气运,更是震惊。

    “真是一个奇迹一般的国度!”土灵族的石玉星好一会才感慨的说道。

    其余四人点头,都没有说话,确实是被眼前的景象所惊骇。方圆百里的宫殿,这已经超出一般建筑的极限,就算是让仙人来建设这样的殿堂,也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

    许久之后,五人才默默的向西方飞去,准备去金明城看看。

    可就在这时,五人忽然感觉到这正在建设的王宫四周传来强大的气息。

    “有变故!”石玉星眼睛一眯,“快,我们离开这里,不要趟这次浑水。顺便看看商朝的应变能力如何。”

    五人立即飞向远处,悄然隐身。

    却见下方有大量的高手冲出,冲向正在建设中的宫殿。强横的气息冲天而起,至少能辨别出三十名化神期高手、以及两名洞虚期和一名归真期高手的气息。

    “好吗,看样子是有备而来的,有好戏看了!”石玉星眯着眼睛,很是兴奋,刚好看看这个辉煌的宫殿有什么出色的防御能力。

    眼下宫殿没有完工,却是检查攻击防御的最好机会,等完工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了。而五行灵界的高手们本就是探查商朝的,这着实是一个好机会。

    然而事情似乎令人失望,那强横的气息出现的突然,可是持续不过盏茶时间,就豁然消失。只留下喧嚣的宫殿,大量的军人、高手如同长河一般向四周扫荡。还有大量的、样式各不相同的战斗机,冲天而起。

    “战斗机!”五行灵界的高手看到眼前出现的战斗机,神情都严肃起来。最近五行灵界和浩洲也干了几架,好几次都被这种战斗机给撵的鸡飞狗跳。

    主要是这飞机飞得高、飞的快,五行灵界只有挨打的份。要知道,到了十万米高空以后,就几乎没有灵气,法术等自然就如同风中残烛。但飞机不同,十万米高度战斗力也没有丝毫减弱。

    所以,五行灵界高手在与飞机的战斗中,吃了老大的亏!眼下看到商朝这里轰然冲出几十架种类各不相同的战斗机,这五位高手的面色也就更加凝重了。

    但这些飞机在天空盘旋许久,似乎都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如此半个小时过去了,商朝的队伍就准备收缩。

    可忽然,更加猛烈地气息爆发了,这一次至少有五十多化神期高手和五个洞虚期以及归真期高手出现了,他们这次直接冲击正在建设的宫殿。

    不一会就有大爆炸产生,大量的土制炸药破坏力同样不差,火光冲天。也不知这些人带了多少炸药,似乎天地都在颤抖,半边山坡被炸毁,一些链接的城墙垮塌。

    喊杀声不止,法术的光芒和军火的轰鸣交织。

    然而攻击不过十几个呼吸,这些忽然出现的高手们,再次消失了,又是无影无踪。

    “有趣,我们就在这里看看吧。看来我们来的真是时候!”石玉星捏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神情很是有几分幸灾乐祸。

    …………

    与此同时,安阳城主府里,李贤面色凝重,还有愤怒。周围商朝的高层汇聚,全都面色凝重。

    商朝已经宣布了,李贤明天要去金明城庆祝大动脉贯通。然而就在今夜,竟然发生了袭击事件。

    不仅仅是定山府被袭击,其实在商朝现在很多重要城市,都遭遇到了袭击。包括安阳城、北斗城。甚至是青云山谷和北斗山谷。

    目前只有翠烟湖、星火大学这里没有遭受袭击——这里至少有七万高手,只要脑子不进水,肯定不敢来这里。而且这两处地方的防御阵法上,比一般皇宫都要强大。

    旁边,袁云冷静的、甚至有些冷酷的在做汇报:“乐泉城(原晋国帝都)遭遇攻击,四个晋国曾经的大家族起来造反,暗中牵扯的家族只怕更多。

    守军遭到突然攻击,虽然反应迅速,却依然造成重大伤亡。如今战事已经完全爆发。

    这是第35个遭遇攻击的;而且是第12个有当地家族参与造反的城市。”

    但不等袁云话音落下,又有信息传来,袁云打开后,继续阅读,“曲沃城(北斗城南方、袁家故地)遭受攻击,河坝被炸毁,淡水管路被切断。三家小型钢铁生产企业遭到毁灭性攻击。”

    一个,又一个!有时候是打一枪换个地方、有时候是反复攻击一个地方,毫无规律、简直就是随心所欲!

    这次攻击来的是如此凶猛,以至于商朝竟然疲于于应付!甚至很多征服国家的大家族、贵族、乃至门派等纷纷造反。

    国家太大,加上敌人蓄意破坏,纵使李贤手中有数百万精兵、数以万计的高手,然而一时间却没有太有效的措施。

    “这就是劫吗?”李贤喃喃自语,语气似乎很平静,然而李贤双手上,却早已经青筋暴起。

    许仁眉头微皱,似乎在思考什么很为难的事情。

    李元明也是如此,在随身的计算机上写写画画。

    周围没有一个官员上来拍马屁,都在思考如何解决眼下的困难、如何补救、如何应对更大的危机。商朝积极向上、开明公正、且希望无限、又充满竞争、法律严明的政治环境,让这些官员不敢偷奸耍滑。

    渐渐的,有官员开始提出有效的意见,这些意见不仅有效、而且十分符合商朝现在的社会环境、技术情况等。比如国家一些预备役等出动,警察出动,同时号召社会上的各方力量出手,最后按照军功计算。

    一般官员忙于处理这些事情,而许仁、李元明等少许人却在思考更大的事情。

    好一会,许仁忽然抬头,“少爷,我认为情况不妙。今天晚上的混乱,不过是刚刚开始。对方真正的目的,很有可能是明天中午,在庆祝大动脉庆典上,刺杀!

    眼下的混乱,不过是分散目光、分散我们的力量!”

    李元明此时也抬头:“但对方用的是阴谋和阳谋相结合的方式。

    先说阳谋,这样的混乱,我们明知道是陷阱,也必须要救援。况且将动摇我们的统治,动摇国家的威信!

    但如果我们去救援,却会分散我们的力量。袭击的都是高手,我们想要救援、就只能派遣高手。

    阴谋上,对方完全是流动战斗,主要攻击我们的重要企业、重要基础建设设施等。这样游动作战,少许人就能牵制我们大量的高手。

    而且对方很有可能在这些破坏中,顺带抢走一些重要的科学研究资料,这就让我们又不断被追击!

    而在这阳谋和阴谋之后,对方的箭头,直指明天中午……”

    “当……当……”午夜的钟声响起。

    李元明稍微一顿,“对方的箭头,直指今天中午的庆典。其目的,很有可能是刺杀……贤王!

    动手的位置,暂时无法推断。对方甚至可能冲入城主府、强行刺杀;也有可能半路埋伏刺杀。不排除对方大量使用炸药等,因为先前的攻击已经表明,敌人有大量的炸药!”

    就在这时,整个安阳城几乎所有的灯光闪烁下,全都熄灭。

    立即就有电厂方面人员传来信息——“有人毁掉了输电线路!”

    李贤还是没有说话,但眼中的怒火,却已经几乎冲了出去!虽然先前凌志风已经料定商朝要遭受一场‘大劫’,但当事情真正爆发时,李贤还是怒火。

    大劫不可怕,可怕的‘人祸’!人心比灾难更可怕无数倍。

    不过几个呼吸,淡水工厂也传来情报——所有淡水管路的主管路,几乎被破坏殆尽,对方使用大量的炸药,几乎将淡水工厂的管路炸了一个稀巴烂!

    李贤双手指节已经苍白,面色有些狰狞、也有些苍白了:工业、初级的工业社会,在这个仙域是如此的脆弱。

    时间一点点过去,各地遭受破坏的情况正在加剧,面对这忽然的、全面的破坏,商朝确实有些捉襟见肘。

    尤其是新占领区,就是商朝除了曾经大夏国、齐国地界之外的地区,很多贵族、家族等开始叛乱。甚至连齐国故地都有少许族叛乱。

    但不要以为‘少许’就可以忽略,敢叛乱的都是有能力的家族!

    “这些白眼狼!”夏青青也怒火翻滚。商朝对于这些家族其实很大度了,公民的条件都给了他们,却依旧如此、贪得无厌、毫无感恩的想法。

    许仁叹了一口气,“王后,对于大家族来说,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家族,而后想到的是个人利益。国家利益,从来就没有出现在他们的字典上。

    我们上次在星火大学的那次杀戮、以及那一番圣旨和话语,固然获得了广大百姓、中小家族门派、以及一些新兴阶层的支持,却动摇了那些世家大族、名门贵冑、门阀大派的根基。

    动摇根基,比损害利益更加无法让这些家族门派接受。

    如果仅仅只是损害利益,他们可以从别的地方补充。但动摇了他们的根基,这些大家族就会如同建筑在沙滩上的高楼大厦,建得越高、倒塌反而越快!

    所以,这些世家大族等,不可能心甘情愿的放弃他们的地位、生活;造反,也就是必然了。

    只是有一点想不明白,他们哪来的胆子?”

    说到最后,许仁声音已经冰冷了。

    李元明忽然抬头,“我忽然想到,我们忽略了一个人!最近魏国派遣的使者有问题!”

    嗯?李贤转头看向李元明,等待解释。

    李元明分析:“别的国家派遣过来的使者,往往都是‘恰到好处’;而魏国这次派遣的使者,却是中书令王悦!

    中书令,是皇帝的秘书长,全国政治标杆,没有大事不会随便出动。

    当初赵国派遣了季步贤,那是赵国要向我们学习。

    其余国家也多次派遣中书令、正副宰相过来,同样都是学习为主。但这些国家过来的时候,身边都有太子、或者是某些能够制衡权利的人跟随。

    然而这次魏国不是,派遣了中书令过来,却没有制衡权利的人跟随。这且不说,这王悦来了之后,除了一般的外交工作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特别抢眼的表现。

    似乎,在刻意低调!

    还有,王悦来的时间,和这次事件发生,是不是有点近?”

    李元明说完,周围众人眼睛一亮。站在李贤旁边的另一个亲兵于超当即大怒,“我去将这个王悦抓过来!”

    “不要打草惊蛇!而且我们并没有充足的理由来抓捕王悦!”李元明眼中精光闪烁,转头看向四周,问道:“各位,你们觉得,王悦此人是否可疑?”

    许仁点头。严泽安略微思考后,也点头。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点头、赞同。一开始大家没有锁定王悦,因为都没有往这方面想;可是此时发生如此多混乱,加上李元明提点,大家却是发现了问题所在。

    是的,不仔细审查,还不觉;但如果纵向横向对比,和魏国过去的情况对比、和其余国家对比,却能比较明显的发现:王悦有问题!

    这不是办案,还要证据;这里只需要心证、只需要怀疑就足够了!

    找到了关键突破点,剩下的就简单了。

    负责国外情报的吴鹏立即连线手下,赶紧将王悦最近所有的行动都调出来。商朝强大的情报系统立即运作。

    不过盏茶功夫,就有陆陆续续的情报发来,而且按照时间顺序排好。这其中王悦做了什么、和哪些人接触、有多少无法跟踪探查的情况,都一清二楚。

    吴鹏将信息转移到大殿中计算机,所有人看着一条条信息显露,甚至还包括图片等,渐渐大家就看出问题来了。

    “这王悦之前似乎走访很多国家。包括赵国、郭国、东楚国、西楚国、青云国、太乙国。好吗,瀛洲中部主要的国家,都有王悦的脚步。”

    “你们看,这几个国家中间虽然有直接或者是间接的战争,但都不是很大,浅尝辄止不说,后期必然会进行一次会谈。而至少四分之一的会谈,都有王悦的身影。”

    “不止呢,虽说只有四分之一的会谈有王悦的身影。但你们仔细看,那些和王悦接触的人,也会与别人接触。显然,这些人在暗中交流什么。”

    “如此看来,这次情况,很有可能是瀛洲中部各国共同出力了!我说怎么会有这么多高手、而且行动如此协调。”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的目标,显然不仅仅只是扰乱我国政治、社会、国家稳定,其最终目标,应该是摧毁商朝。

    而摧毁商超最好的方法就是……”

    众人不说话了,所有人都看向李贤,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李贤看所有人都看过了,却忽然笑了,笑的似乎很自然、又胸有成竹,然而这个微笑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连李元明看到李贤这个笑容,都忽然有几分寒冷的感觉。

    看到李贤这个笑容,所有人都莫名感觉到——眼前似乎看到了尸山血海,看到了生灵涂炭。不知道,李贤会如何回应这件事情?

    很显然,商朝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直接攻击整个瀛洲。那么李贤会采取怎样的方法呢?而且是行之有效的方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