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八七章 疯狂谈判,上
    傍晚时分的安阳格外热闹,这几天尤其是如此。商业氛围浓厚的安阳,以宽阔的胸怀迎接了来自天南海、北各种各样的人;但安阳却很安定。也不是没有人想在安阳闹事,但所有闹事的,一个都没跑,杀的杀、关的关。一切,都按照法律进行;而法律,是没有丝毫弹性的。

    或许安阳也无法杜绝所有的社会黑暗面,但至少在安阳这里是以法治国、而法律又明确的被刻在石碑上。安阳内有四大广场,被人称之为“司法广场”,这里有公开的所有法律。

    安阳的法律,如今可谓是远近闻名,甚至不乏四周国家派人前来观摩,或者是购买法律大全——司法广场内就有官方的出售的法律大全。从安阳最根本的《宪法》,一直到最后的《百姓行为准则》,全都有,而且价格低廉,十机个铜板一本、全套只要三两白银就足够了。

    不过,安阳这里已经不使用铜板了;因为银行的出现,铜板是第一个被“货币化”的。

    金银的大宗交易,已经开始使用交子;但铜钱却已经被纸币取代,一个铜板兑换“一分”一个普通工人一天的工资,大约在30到100分之间。

    现在面额最大的纸币,是100分;为了保证货币价值,纸币中有银线、或者是金线。面额50以上的有金线,不到50的是银线。

    司法广场旁边,就有一些新近起来的政府办公大楼。

    最显眼的有五个:

    第一,汉白玉雕砌的、高大庄严的“法院”。专利、诉讼等,暂时都包含在这里。

    第二,青石雕砌的、富丽堂皇又气度恢弘的“银行”,没有任何前缀,就只有“银行”两字。如此,‘银行’二字就成了安阳独有的专有名词。

    第三,蓝色为主,威严深邃的“税务”。

    第四,黑色为主,森严厚重的“警察”。

    第五,花岗岩为主,简单却不失大气的“工商”。

    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人在这些政府办公大楼进进出出。

    谢玉华,一个颇有眼光的商人,而且是具有独到眼光的商人、一个女商人;她不是安阳本地人,而是从帝都武阳城、追随李贤的脚步来的。是当初李贤在武阳城的那一次演讲,打开了谢玉华的视野。

    只是直到今年年初,谢玉华才终于有机会、有资本、有能力来到安阳。作为一个只有筑基期初期的人,也只有在安阳这里,才敢放心的做大事。

    但是来到安阳后,谢玉华傻眼了,这里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各行各业都已经挤满了人——虽说在安阳遍地都是机会,但争夺机会的人更多。

    而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谢玉华找到了一个新的机会,这是一个新的机会,前途未知。但谢玉华巾帼不让须眉,一咬牙——拼了!

    这个新的机会,就是“会议大楼”。随着安阳商业的发展,各种会谈等等越来越多;而会谈多了,却缺少适合的会议场地。所以,谢玉华将所有身家投入到了一座会议大楼的建设。

    因为资金的问题,这会议大楼暂时只有三层,但占地面积却很宽阔,算上花园等,足有180x150米。除了大楼之外,周围花园中有不少大型的凉亭,也可以作为会谈的地方。

    今天,谢玉华最后来司法广场开通所有条款,从今天起,谢玉华就算是正式开门营业了。

    “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应该会很好吧。”谢玉华拿着最新的公文包,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文件。一身简洁、素雅干练的谢玉华一路走来,吸引无数回头的目光。偶尔还能看到认识的人,大家相互点头致意,而后脚步匆匆。

    正在向停车场走去的时候,一个打扮同样素雅干练的少女冲了过来,“小姐小姐……”

    “叫我总裁。”谢玉华面色端庄,隐隐有几分威严。

    “嘻嘻……谢总裁,快点回去,王府(安阳城主府)来人在视察我们的会议大楼呢。根据带头的人说,王爷看好了我们的会议大楼,准备包下我们会议大楼呢,以后和晋国的谈判,就将在我们大楼进行。”

    “啊……”哪怕谢玉华再端庄,这时候也震惊了。这大楼刚刚开业,还没有进行开业典礼,就迎来如此大的一单生意!

    安阳和晋国的谈判,要在自己的会议大楼进行?!“小月儿,你开车回去,我先走了。”

    谢玉华说完,再也顾不得别的,竟是直接捏起法术,凌空飞去;衣袂飘舞、秀发飞扬,竟是同样引起了无数艳羡的目光。

    只是十分钟左右,谢玉华就回到了自己的“领地”,门口一方青石,上书“紫竹会议大厦”。但大厦停车场上,却已经有几辆印着“安阳”字样的车辆停靠。

    一个凉亭中,谢玉华的另一个侍女…额…秘书,正在和一个人说话。那个人,几乎所有人都认识——李贤身边的亲信之一,王聪。

    李贤身边自然有很多办事的亲信,最初五人就是当初的五个衙役:宋兴、陈金兵、王聪、袁云(和袁家无关啊)、于超。宋兴现在出任宣传部部长了,陈金兵算是李贤身边的第一号亲信。但其余的人,也都是公众人物,经常出面办理各种事情。

    眼下,这王聪来了,谢玉华喜出望外,赶紧上前见面。

    王聪办事很认真,拿出自己的证明等证明身份后,才正式谈判。“谢总裁,如果将紫竹会议大厦完全承包下来,暂定一个月时间,要多少?

    先说好,在商言商,依法做事;如果有行贿等事情发生,可是要被停业整改的。”

    谢玉华一听,心中明白,正式说道:“全部承包,每天200两黄金,一月时间九折,5400两黄金。紫竹会议大厦提供全套服务。”

    王聪点点头,“好,我要巡查下具体情况,顺带你们可能会采购一些东西。”

    谢玉华带着王聪巡查会议大楼。大楼下层有12个会议室,中层是四个大的会议室;顶层就只有一个,采用安阳现在最流行的钢铁支架、悬吊、玻璃罩顶的结构。

    王聪一路看来,不断点头:“很好。最上层作为主要会场,你们需要多准备一些纸墨,多招募一些服务人员。另外,本次谈判公开,你们多准备一些桌椅、铭牌,多准备或者是联系一些餐馆。谈判时候,怕是要人满为患。

    对了,会场中央放一张大桌子,桌子要有50米长度,三米半宽度吧,南北放置,最北方位置准备一个位置,给贤王准备的。”

    王聪说的很仔细,王聪旁边也有随从帮忙提点等。谢玉华一边听一边记录,渐渐的鬓角竟然出现汗水。等王聪离开后,谢玉华立即忙了,将所有人都支使的团团转——缺的东西太多了。

    “似乎,这是在有意提点我发展?”一个人坐下后,谢玉华总算是后知后觉的发现问题了。王聪说的很多,但似乎也是在隐隐的指点谢玉华如何经营这会议大厦的生意。

    “这就是安阳啊!”谢玉华双手撑着下巴,发了一会呆;忽然笑了,柳眉弯弯,眼眸如星,“刚刚开业,就迎来如此大的一单生意。嘻嘻……我果然是天才!”

    新成立的紫竹会议大厦竟然得到了李贤青睐的信息,第一时间就随着采购人员传开了。不少商人听说后,后悔的捶胸顿足——原来想到会议大厦这个点子的,可不是少数人;只是大家都不敢动手,觉得没有什么前途。

    结果,安阳和晋国的谈判,这样的大事、好事直接砸的所有人眼冒金星——我当初为什么就不狠下心来呢。

    可一切都晚了;紫竹会议大厦连夜忙碌,所有人兴奋的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谢玉华亲自等待在大门之外,八点左右,就开始有大量的人涌入。

    最先涌入的,就是安阳的武装力量,足足四个元婴期高手和两百多金丹期以及五千多筑基期将周围保护起来。

    随后就是各个国家的使团代表、大夏国的地方割据政权代表,而后竟然还有安阳本地一些商人代表等。所有前来的人,都有安阳官方发放的“准入证”。会场面积终究有限,必须要限制人数。

    此外,还有《安阳日报》的记者等。董冠武这个小小记者,很荣幸得到这个机会。而在董冠武手中,还有一台最新的产品——照相机。这可是一个新奇的好东西,就是现在价格有点贵,价值两百多两黄金——还是内部价格,董冠武买不起,这是报社配备的。

    作为记者,必须提前进入会场,记录所有的一切。

    八点半时分,晋国的代表团终于来到。经过昨天的事情后,晋国的人再也不敢迟到了——迟到的代价实在是有点大,李贤也不是随便说说的人。

    晋国带头的是司马轩,身后跟着三十多个气度不凡的人。

    不一会,安远方面的人员也来了;带头的是许仁、严泽安两人,随后还有五十多个随从,不少随从都是安阳耳熟能详的人,他们都是来自安阳各个行政机构的精英。

    这些能够被选入本次谈判团队的精英们,也是意气风发,一个个频频向四周点头示意。紫竹会议大厦外围,早就有数以万计的民众前来围观。

    进入三楼的会议大厅,安阳的谈判人员坐在谈判桌东方,许仁坐在正中央,严泽安、李元明等行政方面的坐在许仁左侧;许仁右侧坐着方世靖、肖四海等工商以及军方的人员。

    晋国的人坐在西方,正中央是司马轩,司马轩左侧坐着的,就是晋国东将军程云波。

    五十米长度的谈判桌,刚好将所有人都坐下;周围有一个个小桌椅组成的区域,是各国代表等,以及安阳这边的民间代表。

    九点整,李贤踩着钟点走到会场,端坐在谈判桌北方,身边跟着飞羽真人保护。

    坐下后,李贤环视四周,目光如电。众人看向李贤的目光,各有不同。有尊敬、有崇拜、有警惕、有平淡、有感激、有讶异、有仇恨。

    李贤毫不在乎,缓缓开口:“过去一个月,发生了一场悲剧,一场前所未有的、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贪婪而导致的悲剧。

    交战一个月以来,安阳付出超过两万、近乎三万的伤亡,经济损失超过1500万两黄金。军事支出高达3870多万两黄金。

    安阳之外,包括晋国、东原郡、南阳郡等,共付出高达80余万伤亡。

    因为战争,民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吕梁郡、东原郡、南阳郡、包括晋国,估计有超过5万平方公里的农业遭到破坏;这将造成两百多万人口面临饥荒。”

    李贤话音稍停,周围鸦雀无声。李贤第一次以这样的视角来解读战争,让不少人若有所思。这种角度很新奇,也很震撼。

    忽然,齐国宰相贺治国竟然带头鼓掌,周围渐渐响起掌声。虽然旁观者不能开口,但不代表他们不能鼓掌。

    等掌声落下,李贤才继续说道:“安阳不希望看到战争,所以我们采用了工商业的方法,而不是国家扩张的方法。但不希望看到战争,不代表安阳害怕战争。

    任何用暴力手段侵犯安阳利益的、敢对安阳发动战争的,安阳将会以战争的方式回敬。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滴水之恩,亦当涌泉相报。”

    李贤这话还没说完,安阳的商人们就开始激动的鼓掌,掌声响亮而激烈。

    李贤稍停一会,“任何人都可以发动战争,但必须要承受战败的后果。下面我宣布,谈判正式开始。双方交换意见。”

    说是双方交换意见,其实是安阳单方面“提出意见”。因为安阳战胜了,而晋国战败了。

    许仁起身,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安阳对晋国提出的条件,第一次公开。

    “第一,晋国承认战败。

    第二……(更多见282章)

    下面讨论第一条条款,晋国必须公开、正式承认战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