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八一章 欢呼、谈判
    严正清看着拦路的孔东来,冷漠又淡然的一笑,“孔刺史,晋国已经投降了,而贤王也接受了晋国的投降,加上贤王亲手签署的命令,我们只能撤兵。”

    孔东来看着严正清,几乎是一字一字的说道:“那你们就这样舍弃战友吗?”

    舍弃战友这个黑锅可不好背。

    但严正清毫不在乎的说道:“抱歉,我们从来就不是战友。先前在仙带河签署的协议,给你们的技术和物品,也都给你们了。我安阳不欠你们什么。”

    “我们当初还有计划,要向南攻击晋国呢!”

    严正清忽然耸耸肩,脸上带起怪笑:“孔大人也说了,这是计划、而不是约定。如今吗,计划比不上变化快,我们只能向现实妥协咯。当然,现在晋国这些人已经很虚弱了,你们可以继续进攻,我们不会管的。

    另外,贤王仁慈,晋国所有的俘虏都留给你们了,也算是给你们的补偿了。”

    说完,严正清就点齐安阳的大军迅速后退,而后根本就没有任何停歇的、一路撤回安阳。至于说俘虏,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来信明确告诉严正清——不能要一个晋国的俘虏。

    现场留下的人傻眼了。不过事情还不是太糟糕,就如同严正清所说的,孔东来的人还可以继续战斗,因为晋国大军已经很疲惫了,而且现在又听到“投降安阳”的信息后,更是饱受打击——强大的晋国,竟然向安阳投降了!

    孔东来看严正清、真的离开了,而且所有的俘虏也都留了下来,眼神闪烁间就有了决定,“我们这里还有四十万大军,晋国只有八万出头了,杀!”

    这一通战斗,就一直持续天亮;没有了安阳的牵制、没有了严正清这个大帅的指挥,南宫智终究略差一筹,李立松也终于开始反败为胜;尤其是没有了大量的飞机的干扰后,万剑大阵启动三次,完全撕开南阳郡的边防。

    只是终究是久战疲惫之师,李立松最终只带走了不到七万士兵;而外围接应李立松的、晋国十万边关大军也付出一万多伤亡——几乎都是军火造成的。

    一直到大军退回自己的关卡上,李立松才回头北望,心情复杂无比。

    …………

    安阳,天亮了,新一期的报纸卖疯了。昨天晚上,报纸加班加点增加新的内容——晋国投降了。

    晋国宰相司马轩、带着晋国皇帝陛下的忏悔书,来到安阳投降了。这意味着,这一场前所未有的、牵扯极多、规模浩大、死伤惨烈的战争,终于结束了。

    今天白天,安阳众高层,将正式出面,和司马轩展开谈判。

    当然,在这之前,李贤已经连夜和许仁、李元明、严泽安等人做了长时间的商讨。其中,李贤确定了一个很明确的谈判方向——名义上的东西,我们不需要太多,我们就要实际的好处;此外,晋国毕竟是大国,我们也要把握分寸。

    大清早的,消息就传开了,传遍了大街小巷,报纸在短短半个小时被抢购一空。安阳、仅仅只有一郡之地的安阳,竟然战胜了晋国!晋国几乎有大夏国两三倍的面积啊!

    震惊、难以置信、欢呼、喜出望外……人们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表带自己的感情。

    董冠武,一个《安阳日报》的信记者,坐在一个高架桥的阴影下,看着前方的铁路出神。昨天赶了一夜,今天终于有一天休息了。

    每次休息,董冠武就喜欢坐在这里看看头顶的高架桥、看看飞驰而过的列车,再看看四周不少前来看热闹的人;而后还能远眺安阳每天都有变化的安阳城市——是的,城市,安阳已经废除了“城池”这个古老的名字,以“城市”二字来代替。

    记得三年前,那里还是一片土屋;

    记得三年前,那里还是一片沼泽;

    记得三年前,那里还有一个小池塘,小时后还摸过小鱼小虾;

    记得三年前,炼气期七八层就是安阳的高手,如今满大街都是筑基期,偶尔还能看到元婴期老祖……

    是什么导致了现在的变化?是什么让小小的安阳打赢了“一直都是东方第一强国的晋国”?

    列车轰鸣,最新的列车,速度更快。一开始,从安阳到定山城有一百公里左右,要两个小时;最新的列车竟然只用一个小时就足够。

    “是工业打败了晋国!对,是工业、工商业打败了晋国,是机器的力量打败了人的力量。”董冠武一下子跳了起来,不小心撞到了高架桥的水泥柱上,撞的头晕眼花;但董冠武已经顾不得这些,拔腿跑回家里,立即开始起草一篇“机器时代”的文章。

    …………

    安阳城主府,依旧是原来的样子,古朴、庄重。周围百姓纷纷推倒自己的旧房子,盖起了宽敞明亮的水泥建筑,但城主府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城主府、议事大殿内,李贤、许仁、李元明、严泽安、凌志风、方世靖、公孙无伤以及相关人员共三十多人,坐成一排,位于东方。

    另一边,大殿的西边,就只有一个人,就是晋国宰相司马轩。

    情况有点诡异,看上去有点欺负人的样。李贤坐在正中央,和司马轩面对面。

    司马轩有些皱眉、有些摸不着头脑,竟然是东西坐列?按照一般胜负的谈判规矩,不是胜利的坐北方,失败的坐南方吗?安阳这是闹的哪一出?

    其实别说司马轩,就算是今天安阳不少参与谈判的官员,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有许仁等少许人嘴角有得意、也有一丝无奈和苦笑。

    其实这样的坐位排列方式,是将双方放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没有什么胜利者和失败者。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算是给晋国保留一点面子。而之所以这样坐,还有一个深刻的考虑:安阳是要走工商业发展路线的。

    如果是走国家争霸路线,那简单,只要将周围的国家都打服了就足够。但要想走工商业路线,那就要“行商天下”。行商天下,免不了各种各样的谈判;为了防止以后麻烦,现在干脆就这样排列谈判双方的坐位了。

    而在很久以后,这样的谈判方式,已经成为商业谈判的标准方式——以象征双方是平等交易、互利共赢的商业交流。当然,只是象征而已。

    但眼下,第一次实行,却让不少人摸不着头脑。尤其是现在,晋国方面就只有一个人、就只有宰相司马轩。

    司马轩坐在那里,总觉得浑身不自在,不知道安阳这是在干什么。

    李贤率先开口,“司马宰相,在谈判之前,我想说一句话。我认为:谁都有挑起战争的权利,但结束战争的权利,却掌握在胜利者手中。你认为呢?”

    司马轩一听这话,浑身就是一个激灵——这话里的威胁,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你晋国给的条件要是不能让我们满意,我们还会继续战斗。

    面对李贤那明亮而带有淡淡威压的眼睛,司马轩不得不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点头赞同。“贤王说的太深刻了,一句话点出了战争的核心。”

    见司马轩同意,李贤才继续说道:“今天,我们只是展开一个大概意向的谈判;更具体的谈判,就请司马宰相回国后,组建真正的谈判团队。

    下面,我安阳先说下,我们的谈判条件。”

    具体谈判条件,当然不需要李贤解读,自然有侍郎(秘书)负责。一个侍郎将一张写满条件的纸张放在司马轩面前。司马轩接过条件,顿时……懵了,好像和过去不一样啊。

    这边,李贤看到司马轩发懵,对旁边的侍郎点点头。侍郎立即开始朗读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