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七七章 烽火传讯
    铁甲舰继续北上,继续肆虐晋国的海边,发誓要毁掉晋国的食盐生产。

    而在安阳,李贤本来准备在第一架喷射式飞机试验成功后,就往晋国皇宫丢炸弹的;但云飞虹说最多十天时间就能生产出第一架真正的超音速飞机,李贤就将这个计划暂时押后了。哼哼,等超音速飞机出来后,会更加爽歪歪。

    …………

    晋国中军主帅李立松,不断的加速,向帝都飞奔,不敢耽误一分时间。

    …………

    安阳南方,南阳郡这里,一场大戏正在上演。

    孔东来和南宫智带领南阳郡十多万溃兵、加上一些“晋国士兵”,狼狈的逃窜;头顶是飞机在驱赶,不时的有炸弹投下来;而后地面上就会传来猛烈地爆炸。

    后方,严正清、王建和袁锦江等大小将领“疯狂”的怒吼、追赶、屠杀。

    不过如果镜头拉近就会看到,“逃兵”们丝毫不紧张,身上虽然看似另零乱,但武器等样样不缺;甚至部分南阳郡的士兵,已经配备了枪支。

    至于说飞机投下来的炸弹,都是临时用法术凝聚的空壳;爆炸的,是士兵随身携带的一些包。都是点燃一个包之后,方圆五十米之内都没有人;包上方,还会放上一些蓬松的泥土,这样飞溅的泥土也不会伤人。

    至于说后方的“追兵”,就更搞笑了。所有被“杀死”的士兵都会“诈尸”。等大军过去后,这些“被杀死”的士兵就会爬起来,有将领把这些士兵整顿起来,继续前进;而后这些士兵就会悄然融入到“追兵”中。

    这一场大戏从仙带河开始,一直南下,向“晋国振威将军陈中平”这里追来。仅仅只用半天时间,双方愣是横跨三百里(安阳提供了大量的加速型低级符篆),接近陈中平躲藏的地方。

    话说陈中平在干嘛呢?

    陈中平将军在发牢骚。自从半天前发现飞机后,陈将军就命令手下的百万大军、实际只有55万大军挖地三尺隐藏自己。按照陈中平的想法,炸弹总是有数的——就如同粮草一样。战争打到现在,他安阳还能剩下多少炸弹。所以咯,我就老老实实的让你轰炸一番。

    要说这想法就有些一厢情愿了;这就是陈中平和李立松的差距。李立松当初是顶着轰炸前进的,只是让士兵散开、以此来减少损失。等到接近安阳的防线后,一举撕开安阳防线。

    李立松大帅这样想、也这样做了,而且接近成功;只是因为有两个猪队友,导致李立松失败。

    而陈中平这样挖地三尺,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防御效果的。但是,所有准备都做好了,陈中平将军郁闷的发现,天上虽然时不时的有飞机过来转悠、侦查,但却一直没有大的飞机队伍前来轰炸。

    这情况有点不对啊!

    陈中平总算有几分将才,天上没有飞机轰炸,陈中平并没有庆幸,而是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什么地方不对呢?

    独当一面的陈中平只能自强,虽然手下也有谋士、军师等,但最后拿主意的也还是要陈中平自己。陈中平有能力,也是晋国的四方将军之一,但终究只是将军之才,而不是李立松那样的统帅之才,终究还是差了些。

    “派出斥候,侦查范围扩大到两百里,防止大型的包围圈。”

    两百里,其实也不是很大;如果真的有百万大军前来围攻,真是摆开两百里,那太正常了。

    等了一个半时辰之后,就有斥候返回:“将军,前面发现情况,南阳郡和我们晋国的联军似乎在溃败,后方东原郡和安阳郡的士兵在疯狂追杀;飞机都在轰炸南阳郡和我们晋国的溃兵。轰炸很惨烈。

    疑似东原郡忽然叛变,导致兵败。”

    斥候很尽责任,将自己看到的所有事情都描述的很清楚。

    “哦,原来飞机轰炸溃兵了。”陈中平并没有焦急,而是问的很仔细,“可有看到李立松大帅?”

    “没有看到大帅,但有看到大帅的帅旗和卫队。帅旗似乎有些残破。”

    “帅旗在什么位置?”

    “后方,似乎处于断后的位置。和南阳郡刺史孔东来的旗帜并列。”

    陈中平又问了很多事情,斥候都一一作答;这里面有个别问题似乎有点不对,但想到可能兵败等原因,陈中平也就没有太过深究。略作考虑,就准备提兵北上,迎接大帅。

    但就在这时候,又有士兵指着南方大叫,“将军,烽火,烽火!”

    “烽火?!”陈中平当即面色大变,“烽火”从来不是什么好词,因为有烽火,就意味着艰巨的战斗,往往都是伏尸数万、流血漂橹的战斗。

    更何况,身处异国他乡,这烽火到底是晋国点燃的呢,还是南阳郡点燃的呢?

    陈中平抬头一看,一看那浓烈的、别具一格的、有独特风格的烽火,立即就断定在,这是晋国的烽火!相比于南阳郡边界、也就是大夏国的烽火,晋国的烽火有一种暗红色。

    但随后陈中平就开始疑惑了:现在大夏国内乱,根本就不可能有能力进攻晋国。这周围就只有一个东原郡和南阳郡;更西方才有一个广陵郡。要是广陵郡那里入侵,烽火也不会传到这里。

    既然大夏国没有能力进攻晋国,为什么要点燃烽火?烽火这东西可不是随便能点的。

    等等,还有一个可能,这是有人专门为我传递信息的!陈中平豁然醒悟。

    那么谁有这个权利,点燃烽火传信呢?答案刷的就浮现在陈中平的脑海中——中军统帅李立松!

    一瞬间,陈中平脑海中就拼凑出一个场景:李立松大帅率领三十万大军北上,结果遭遇埋伏,人生地不熟、又是孤军深入,最终被大夏国百万大军包围;最后大帅浴血奋战、只来得及带领少许亲兵亡命南逃。

    逃入晋国边界后,李立松得知自己率兵北上;因为距离遥远,李立松又需要进京面圣,只能以点燃烽火的方式通知自己。烽火传递信息很快,只要一两个时辰,就能传递数百里。

    陈中平这推测漏洞百出、错误连篇;但最终结果,竟然是对的——这不是巧合,而是一个将领的智慧和直觉。李立松既然选择烽火传讯,自然就要考虑到陈中平能“解读”。

    陈中平眼神忽然锐利起来,“所以,结论就只有一个,那些正在溃败的士兵是假的,李立松大帅的帅旗,就是最大的漏洞。

    如此说来,南阳郡、东原郡和安阳郡,三家联合起来了,并且一口气吞掉了晋国三十万大军!嘶……

    难道……难道……这件事情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陷阱,这三个郡是趁机削弱晋国吗?”

    陈将军思维发散的很厉害,竟然想的那么深远。不过这不影响陈将军将计就计——你们伪装溃兵是吧,那我就大方的“接收”你们了。

    只是,陈将军看到烽火了,那孔东来、南宫智、袁锦江、严正清、王建等人也看到烽火了。

    “停下!”严正清目光深沉如水,“烽火传讯,这必然是已经逃走的晋国中军统帅李立松的手段。”

    大家知道李立松跑了,所以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种可能。

    孔东来也不是笨蛋,同样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计划失败,没想到李立松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竟然点燃烽火来传递信息。好手段!”

    “好手段!”南宫智和袁锦江也共同赞叹一声。确实是好手段。

    “现在该如何办?”孔东来看向严正清。如今三家联合,但所有人都知道,安阳才是处于主位的。更何况,严正清已经用无数的生命和接连不断的胜利,赢得了尊重——统帅才能上的尊重。

    见所有人看来,严正清略微思考,就有了决定,“当以堂堂正正之师,正面对决!

    我们正面对决,晋国大军就只能排兵布阵;而排兵布阵就要密集队形,这就给了飞机轰炸的机会,也给了机枪扫射和火炮发威的机会。”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全都点头,“好!”

    南宫智补充道:“根据侦查,晋国这次估计要有五六十万大军,看样子真的想要一举荡平我们大夏国,狼子野心。

    我们这边也有50万大军,还有飞机、火炮、枪支,以及安阳支援的大量符篆,完全可以打一场硬仗。

    自古兵法有言,‘以正合,以奇胜’。我们要正面以堂堂正正之师展开对决,以飞机、军火等作为新的奇谋。

    不过我有一点要补充,敌人先前不是挖地三尺、隐藏在地下吗;先让飞机轰炸一次,让他们无法整顿队伍,我们则趁机加速行军、掩杀过去。

    等飞机离开,我们正好杀到;而敌人则无法组成战阵,只能被我们漫山遍野的驱赶。”

    经过几次战争,大夏国这些军事将领等,正在迅速成熟。将军将军,不打仗的不叫将军,顶多是一个纸上谈兵的理论家。但经过几次大型的战争、经过几次煎熬后,一些优秀的将领、统帅等,开始脱颖而出。南宫智,就是这样的帅才!

    严正清看了一眼南宫智,微微点头,“这样做很好,但还不够。派遣精锐士兵,主要是筑基期以上的,携带机枪和大量的符篆,组成突击队杀入对方,和天上的飞机相互配合,有很大的可能扰乱敌人。”

    沈建飞和杨一山豁然出列,异口同声:“将军,我去!”

    见到安阳有如此猛将,南阳郡和东原郡的人……不开口了——关键时候又成了猪队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