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七六章 强势
    常林等人都看向北辰玉卿;目标情况发生变化,这超出常林的处理能力。

    北辰玉卿自信的一笑:“我们的目标,不是要杀伤敌人,而是威慑敌人。所以,继续炮击东关镇,让活着的晋国士兵,亲眼见识到什么叫做恐惧。

    当然,还请飞羽真人将刚才敌人降落的位置标注出来,我们赏他几颗305毫米口径的炮弹,我想着几颗大号的炮弹会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的。

    毁掉东关镇之后,我们继续沿岸北上,毁掉沿途盐场等等。

    另外,鉴于有元婴期高手出场,飞机暂时先不要出动,等到对方元婴期高手数量明确、位置明确后,再出场。到时候绕弯、飞到元婴期高手够不着的地方轰炸。”

    铁甲舰缓缓靠近岸边,五艘铁甲舰一开始,依旧是瞄准东关镇齐射。因为目的在于示威,加上东关镇已经是一座空城,所以只进行了两次齐射,而不是覆盖式轰炸。

    可就算是两次齐射,依旧几乎摧毁了东关镇这个城池。七十多门火炮同时开火,全都是150毫米、240毫米和305毫米的大炮,效果相当的震撼。城墙直接就被炸开,房屋直接粉碎,大地都被掀翻。硝烟滚滚,遮蔽了天空。

    尤其是305毫米的炮弹爆炸,用飞羽真人的话说,几乎相当于金丹期后期极限高手燃烧灵魂且自爆的威力。这样的威力,对元婴期高手已经有相当的威胁了。

    而晋国的士兵呢,看到东关镇城池被炸飞,一方面是庆幸将军的英明决定,另一方面也确实如同北辰玉卿预料的一样,埋下了恐惧的种子!

    个别士兵甚至腿脚一软,就坐到了地上……和这样的安阳战斗,这纯粹就是找死吗!

    然而,这些士兵还没有来得及庆幸,个别士兵就看到,铁甲舰的炮口开始调转,黑黝黝的炮筒,正对自己这边。

    “跑啊!”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早就被吓破胆子的士兵撒腿就跑。虽然东将军程云波治兵严谨,虽然程云波战斗意志强烈、要抢一艘铁甲舰、要救回自己的儿子,但晋国终究百年无战事,不少新兵本就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现在又遇到这样猛烈地轰炸,军心崩溃的可不是一两个。

    更别说,本来还有不少士兵,是东关镇本身的士兵,而不是程云波亲自率领的精兵。

    现在,有人带头了,不少士兵一哄而散。这是眨眼间,漫山遍野就出现无数逃兵。没有了城墙“阻拦”,士兵们跑的那叫一个欢快。等程云波反应过来、想要调遣督战队的时候,已经有上万士兵跑路了。

    上万士兵一跑,剩下的士兵也信心动摇。

    就在这时,就在督战队准备行动的时候,五艘铁甲舰第三次齐射爆发了!

    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昏天黑地……大将军程云波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猛烈的爆炸;用法术临时建设的、比城墙还要坚固的防御等等,一瞬间就被掀翻、撕裂。

    一颗150毫米的炸弹,就在程云波旁边不足三米处爆炸,本就受伤、法宝损坏的程云波,虽然咬牙、硬是用元婴期的修为抗下这次爆炸,但腑脏受伤严重,头晕眼花,一时间竟是站不起来。

    好在这第一次齐射,总算是有临时防御,拦住了炮弹爆炸的大部分威力,只有少许漏网的炸弹造成少许杀伤。士兵虽有死伤,但不严重。

    但这一次炸弹就在头顶上爆炸,让不少士兵彻底恐惧;于是,又是一大批士兵逃命。

    修行的世界,大家都有漫长的生命;而活得越久、胆子越这似乎也是真理。所以,逃兵在仙域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人会在“能逃命”的情况下,殊死战斗。况且天下这么大,晋国待不下去了,我还可以去别的国家嘛!

    所以,等程云波将军用了大约一分钟时间缓过来之后,发现漫山遍野的逃兵更多了。而贱贱的安阳铁甲舰,对漫山遍野的逃兵视而不见。炮口,准准的对准阵地。

    忽然,远处的铁甲舰再次震动,一团团烟雾炸开;看了三次齐射的士兵当然知道,这是第四次齐射。

    这下,本来还有一些犹豫的士兵,也撒腿狂奔——用法术建设的临时防御已经失去,留在这里等死啊。

    别说士兵了,连程云波大将军,都被亲兵拉着狂奔——一颗305毫米的大炮弹,准准的对着将军大人飞来。

    正面面对炮弹,普通人都能看到炮弹,就更别说修真者;两个金丹期的亲兵只来得及拉着程云波飞出二十米左右,立即往地下扑去。

    轰……身后是猛烈的爆炸,冲击波将还没有来得及扑到地面的程云波和两个亲兵,直接吹出三五尺距离。

    “咳咳……”伤上加伤的程云波勉强爬起来,血水不要命的往外喷;要不是元婴期生命力强劲,内脏估计都要破碎。而两个亲兵,也是面色苍白、好像“白无常”。

    程云波抬头四顾,发现四周一片狼藉,漫天都是黄沙和碎片,还有不少残破的躯体在天空飞舞,血液飘洒;四周都是刺鼻的味道。

    程云波狠下心吐出口中的血水,当即下令:“撤!”

    但这时候,远处的铁甲舰也不再齐射了,150毫米的火炮,竟然开始连射了、而且是自由射击——这是铁甲舰上海军们最喜欢的游戏。

    只是,苦了海边的晋国大军。天空中全都是尖啸,炮弹接连不断;每一颗炮弹爆炸,就有十几个、甚至是几十个士兵飞出去,再也爬不起来。满山遍野都是溃兵,士兵们恨不得四条腿跑路——恐惧已经让不少士兵忘记了,他们还有法术、还是能飞的。

    一些筑基期以上的精英,倒是祭出飞剑,亡命逃窜;看到有筑基期以上高手飞起来的时候,才终于有炼气期士兵使用法术加速、或者是飞行。

    一时间,漫山遍野都是“鸟人”,情景蔚为壮观。更壮观的,是天上不是的有炸弹落下,然后地上开花……

    有时候,一颗炮弹半空撞上人,而后半空爆炸,而后就是一片鸟人掉落。

    士兵们一口气逃了五里地,炮弹似乎停了下来。程云波也坚持不住,准备坐下来歇息;士兵们也在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喘息。要说大家都是修真者,还不至于跑五里地就累的走不动;奈何刚才恐吓加亡命,真的是耗尽了体力。

    程云波大将军起身,看着漫山遍野的逃兵,想要召集士兵聚集。以程云波的眼光看,炸弹虽然恐怖,但五艘铁甲舰毕竟太少,士兵死亡并不大,撑死三千人。所以,程云波将军大声号召,让士兵重新聚集。

    一番忙碌,总算召集回来两万左右的士兵;剩下的,都彻底跑掉了。

    但就在这时候,一颗炮弹落到整顿好的阵营当中;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更多的炮弹再次砸落,而且很精准、分散的很均匀,刚刚整顿好的军队当中,立即就出现七十多个“疤痕”。

    “混蛋!”程云波当即就明白了——刚才铁甲舰之所以不攻击,不是攻击距离不够,而是等待程云波将溃兵召集起来,再集中轰炸。

    但愤怒过后,程云波就有点点恐惧——这炮弹竟然能打这么远?!东关镇距离海边有两里左右;铁甲舰距离海边有两里左右;士兵又溃逃五里。加起来,差不多就是十里路了!

    炮弹竟然能打出10里地!

    一边跑,程云波一边计算;然而炮弹的实际距离似乎超过想象;程云波将军再次一口气跑出七八里之后,150毫米的炮弹没有了;又跑了三里左右,240毫米和305毫米的炮弹也全都停下。至此,才算是离开了火炮的覆盖范围。

    又跑了三里多之后,程云波才重新召集士兵,结果连一万都没有找回来。

    海上,北辰玉卿自信的微笑,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很淡定的伸手指向北方,“一路走,一路打,将晋国的海边给我炸烂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