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七零章 投降
    李立松早就知道安阳有铁甲舰,而且铁甲舰的火炮,比陆地火炮更加强大;有说法说,铁甲舰火炮的威力,几乎有陆地火炮威力的十倍以上——老实说,对于这种说法,李立松是有些怀疑的;但铁甲舰的强大破坏力是毋庸置疑的。

    想象:五艘强大的铁甲舰,沿着海边肆虐,那将会是怎样的灾难啊!

    这一下,别说士兵的信心再次动摇了,就算是李立松的信心,都开始动摇了。

    而站在李立松身后不远处的晋国北将军王周智,更是面色苍白。这时候,王周智想到了当初出发的时候,自己找“方士”苗从容算命得到的谶语:雁南飞、人不还。

    气氛一时间压抑下来,元婴期高手说话,那当然是浩浩荡荡,声传十里以上,晋国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听到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李立松忽然长啸一声,“袁大人,你说的或许是真的,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们就不到四万人而已。感谢你的诉说,让我知道具体原因,也让我的士兵休息过来。

    全军听令,冲锋!冲过这一道封锁线,我们就能回家了!”

    李立松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就不到四万人而已!

    晋国的士兵顿时反应过来,两眼放光——是啊,安阳的军火什么的确实很强大,我们承认,但这和你们东原郡有什么关系?而且你们也就只有不到四万人而已,我们一个冲锋就能杀过去。

    已经有一些士兵自发聚集起来,准备施展“剑阵”了。要说这晋国当然不止“万剑大阵”一个战阵,还有很多很多的战阵;可是杀伤力,还是万剑大阵最好。军队都是“贵精不贵多”,太多的战阵容易混淆。

    所以,李立松手下就只有两个主要战阵:攻击的,万剑大阵;防御的,八荒天罡法阵。

    万剑大阵不用说,攻击犀利无比;而这八荒天罡法阵,则是防御为主、兼有困敌功能。而这两个大阵,都是不依靠五行、不依赖四象的阵法,这样就不会受到地形的影响,具有“全天候适应性”。

    先前,李立松并没有摆出八荒天罡法阵,而是当成杀手锏隐藏起来。现在,终于爆发了。

    几十个人、或者是几百个、几千人聚集在一起,自发运转“八荒天罡法阵”,一层朦胧的宝光出现在队伍头顶,好像是“天似穹庐”的体现,将所有士兵保护起来。无论是弓箭弩失、还是法术、炮弹等,全都被阻挡在阵法之外。

    当然,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这样的阵法十分消耗修为,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取胜,布阵的士兵就会虚脱。

    万剑大阵,给东原郡带来巨大的伤亡;八荒天罡法阵,又让晋国士兵好像头顶龟壳、刀枪不入;战争刚刚爆发,东原郡士兵就顶不住了。

    袁庸看到晋国竟然有“万剑大阵”和“八荒天罡法阵”两个战阵,顿时皱眉了。但袁庸可不是笨蛋,仔细观察一会,就笑了,“所有火炮,攻击对方的防御阵法队形。对方的万剑大阵,用符篆、法术阻挡。拖着,拖时间,对方最多只能坚持半盏茶时间!”

    浩浩荡荡的声音传出,不仅仅是东原郡的士兵听见了,就算是晋国的士兵也都听见了。李立松呢,面色凝重。战阵很强大,能够将几十人、乃至几万人的力量结合起来,形成摧枯拉朽的攻击力;但这种攻击的代价却很沉重——会大量的消耗士兵真元,最严重的时候,甚至可能损坏根基。

    而半盏茶时间,已经是一个极限时间。超过这个时间,要么阵法难以为继,要么士兵自残、损坏根基。但显然,在这个‘修行至上’的环境下,你让士兵自残根基,士兵绝对不会同意——只要还有生存的希望。而袁庸的发言,就杜绝了士兵们拼命的可能。

    袁庸指挥东原郡的士兵且战且退,却始终保持地势上的优势。反观晋国方面,因为炼气期催动的万剑大阵就只有几十米的攻击距离,根本就不能给东原郡造成严重损害;反而是东原郡用足足80多门火炮攻击“八荒天罡法阵”,造成阵法急剧衰减。

    就在这时,天空又传来嗡嗡的飞机声,两百多飞机再次飞到,老远的就开始投炸弹。

    更后方,南阳郡和东原郡那20万大军中的精锐,也赶到了,对晋国这如同惊弓之鸟的二十多万大军,展开了前后夹击。

    连续的战斗、连续的失败、迅速的死亡、接连不断的轰炸、数天时间不得休息,再加上前后夹击、袁庸和赶来的孔东来大声的发誓不会虐待俘虏等等,晋国不少士兵,终于开始支撑不住了。外围的不少士兵,开始缴械投降。

    投降这样的事情,有一个开头的,剩下的就简单了。不少士兵哗的扔下武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东原郡和南阳郡的士兵,就过来将这些俘虏封锁修为。

    兵败如山倒,只是半个时辰左右,就只剩下李立松身边大约两万精锐没有投降。这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也是意志最坚定的、也是李立松、王周智等大小将领的亲信、亲兵,有些甚至都是自家子弟、自家侍卫。

    袁庸再次劝降:“李大帅,大势已去,就算你们强势突围,你和少许将领肯定能突围,但剩下的恐怕……永远回不到家乡了。你可要为手下着想啊。”

    明为劝说,实则是离间——你李立松能跑,但手下跑不了,甚至会死;可想而知,那些剩下的精兵听到这样的话会如何想。

    李立松看了看四周,终于叹息一声,“我同意投降,所有人放下武器投降,等待陛下救援……”

    话音未落,李立松忽然拔身而起,身上九宫玄武盾盘旋,李立松好像流星一样,瞬间消失。

    这忽然的变化,惊呆了所有人,袁庸和孔东来惊呆了,晋国剩下的将士——别管是投降的还是没有投降的都惊呆了,这算是什么情况?

    主帅同意投降,甚至下令士兵投降;结果主帅自己跑了。

    只有少许人明白,李立松跑路是对的,他毕竟是主帅;主帅一旦被俘,先不说会引发怎样的后果,一般人肯定会审问主帅、询问相关秘密信息等;而且现在这里的战争情况,也需要一个人回报。

    “先收押俘虏吧。”孔东来叹息一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