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六二章 各怀鬼胎
    但战斗并没有结束,飞机开始返回,后方又有二十座飞行器、传统战争法器造型的飞行器飞来,这些战争法器更加强大,上方不仅仅有机枪,更有速射炮。速射炮专门瞄准人多的地方发射,每次都能带来巨大的伤亡。

    “他们……他们……真的对百姓下杀手了!”新的皇帝陛下嘴皮哆嗦,安阳竟然真的这样做了!

    别说皇帝,连袁昭都愣了,看着百姓队伍中间被清空的一条道路,看着那天空翻滚的硝烟、看着天空缓缓落下的残骸,一时间有些发愣。

    至于说百姓,早就被吓傻了。

    但就在这时候,袁昭忽然感觉心头狂跳。

    “嗡……”轰鸣声从头顶传来,而后袁昭就看到二十架飞机忽然出现在军队上空,不等军队反应过来就开始大屠杀。

    先前看远处的飞机还不觉得,此刻看到这些近在咫尺的飞机,袁昭才忽然发现——原来这飞机速度是如此的快,就算是金丹期全速御剑飞行,也追不上飞机。

    机炮轰鸣,航空炸弹在机炮的掩护下安然落地,而后爆发出最灿烂的火光。大地在颤抖,士兵在哀嚎;在这猛烈地进攻下,只有筑基期以上的、真正的高手才有希望幸免;那些普通的炼气期的几乎没有任何幸免的被撕碎。

    飞机很快就飞过,但地面上留下的却是一条“黑红色的地毯”。只是一波攻击,太子手下剩下的八万精兵,就去了七八千。如此疯狂的杀戮,让本来就在武阳城战争中饱受摧残的士兵,终于开始崩溃。

    炼气期士兵的力量和机器的力量相比,终究是差了一点。那些筑基期的队长、副将等极力维护队伍,但影响终究无法消去。

    大地再次轻微颤抖,袁昭抬头一看,就发现一些外表设计狰狞的机车缓缓靠近,机车上有火炮、有机枪、还有全副武装的筑基期高手坐镇。

    五百多机车缓缓推进,火焰喷吐中,一片又一片武阳城的百姓、以及皇帝手下的士兵倒下,好像是割麦子一样齐刷刷的倒下。

    每当有高手想要攻击机车时,就会有狙击枪阻挡;不少高手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击中的。

    机车队伍后方,是安阳的主力队伍,高达五万的主力队伍更加奢侈,人人一身法器套装,人人背负步枪,人人有飞剑,每人身上都挂满了符篆。修真者强健的体魄,让这些精兵能够携带上百公斤的弹药武器装备等。

    这些精兵赶来,彻底堵住皇帝这边溃败的士兵或者百姓,安阳的精兵如同冰冷的机器,踏着整齐的步伐,展开三段式攻击。无论是符篆还是飞剑、甚至是机枪,全都是三段式攻击,形成无缝覆盖。

    好像是洪水碰到了堤坝,安阳的士兵层层推进、挤压,皇帝这边的士兵、百姓如同稻草般齐刷刷的倒下。

    没有怜悯、没有劝降!有的,就只有杀戮。

    当百姓被贪婪蒙蔽、被教唆成为马前卒的时候,当双方进入战争的时候,这个结果就已经注定、不可更改。战场上没有百姓,有的只是军人;战场上也没有怜悯,有的只是胜负生死。

    嗡……

    天空再次传来嗡鸣;飞机去而复返,已经重新填装弹药的飞机再次发威。

    俯冲……机枪扫射……航空炸弹开花……又是一条血红色的地毯缓缓生成。哀嚎之声,响彻天地!

    第二次飞机攻击后,无论是百姓还是皇帝这边的士兵,都开始崩溃了。

    远处,北辰玉卿冷冷的关注,不断地指挥士兵前进、包围、迂回、集火,第一次大规模的机械化作战,让北辰玉卿发挥的淋漓尽致。天空和地面共同配合,让初次接触如此战争的士兵们无所适从。士兵尚且如此,就更别说百姓了。

    贪婪早已经褪去,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刚才两眼闪烁着贪婪光芒的百姓们,现在如同丧家之犬,胡乱突围,结果很多人撞得四脚朝天。

    也有一些修为比较高的百姓向后方狂奔,将挡在前面的人踩倒;更有一些比较机灵的百姓,赶紧跪下、双手高举。面对这些投降的百姓,安阳倒是没有赶尽杀绝,只是让先前的卫兵封了他们的真元等,羁押下去,等待审判。

    远处,袁昭也在观察战场,虽然自己这边士兵,兵败如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每时每刻都有人死亡,但袁昭似乎并没有什么担心,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士兵死亡。

    这些士兵,都是皇帝和月家人、也就是外戚组建的,和袁家没有一点关系。所以,袁昭看着这些士兵死亡,反而心中暗喜——没有了这些士兵,袁家就能将皇帝控制在手中了;包括月家这个外戚,也无法反抗袁家的强权!

    战争爆发的快、结束的更快,仅仅只是半天时间就结束,安阳方面大约六万人对上皇帝这边八万大军、还有三十万百姓;如此悬殊的比例,却是以少胜多、形成单方面屠杀!

    半天时间杀戮高达15万!这已经不是战争,而是杀戮。袁昭面色终于有些苍白:哪怕是最近千年最大的战争,就是魏国和赵国之间的战争,双方共调用千万军人、两千万民夫,一天最大的伤亡也没有超过十万!

    可现在,半天就屠戮15万!半天啊!就眼下的状况,如果继续下去,估计最多两个时辰、四个小时,剩下的溃兵将一个都跑不掉!

    变了!真的变了!袁昭眼神中再也没有笑意、再也没有智珠在握的谋划,有的仅仅只是对新战争形势的恐惧。

    虽然围攻武阳城的时候,火炮已经表现出强大的战争潜力和杀戮潜力,然而炮弹终究有限;但安阳不同,炮弹、炸弹、机枪根本就没有任何节制。子弹好像雨点,炮弹好像冰雹,连绵不绝。

    爆炸还在继续,机枪还在扫荡;无论是上前迎战的、还是溃败逃跑的,都逃不过杀戮的命运。想要活命就只有一个方法——跪下、举手投降,等待卫兵过来封锁真元、羁押。

    看着那流血漂橹的战场,看着那在血泊中前进的安阳士兵,袁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平息心中的震惊。

    “这就是工商业带来的变化吗?!这就是工商兴国的结果吗?!”袁昭心中不断地问自己。

    就在这时候,一个飞行器缓缓飞来,飞到袁昭、皇帝等人面前。这飞行器与别的飞行器不同,上面并没有枪炮等,只有几个金丹期高手站岗;正中央的,却是风度翩翩的北辰玉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