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三八章 乱局
    一车又一车的俘虏被压往安阳,这期间有不少俘虏担心未来,试图逃跑;虽然真元被封了,却试图从车上跳下去。面对安阳这个完全陌生的政治环境,俘虏竟然还要经过法律审判,不少俘虏心中惴惴。

    只是对于试图逃跑的,绝对不客气;能抓住的就抓,不能抓住的、或者是懒得抓的,直接一枪结果。有了几个例子后,剩下的才算是老实下来。

    列车轰鸣,数以十万计的俘虏抵达安阳;安阳的百姓们很兴奋,早就知道前方打了胜仗,全都过来围观。

    公孙无伤忙的脚不沾地,召集手下不多的法官等开始准备审判。

    李贤在旁边观察,“公孙无伤,我们安阳要以法治国、依法治国,不能仅仅只喊口号,还要做出实际的行动来。而这次审判俘虏,就是对安阳百姓、对天下一个确切的交代,一定不能马虎。

    一切的一切,都按照战争俘虏法审判。

    另外,对于敌国投降的官员,我们一律不用。我们安阳所有的官员,只有两种:一种是选拔的,一种是如同许仁等那样的贤才。”

    “少爷放心,我一定要一举打响安阳法制观念。”公孙无伤虽然忙的脚不沾地,但眼睛却格外的明亮。安阳的法制,最适合公孙无伤的理想;虽然还有某些地方不符合,但至少比刘国的“王法”强了太多太多。

    在万众瞩目下,一场前所未有的、规模浩大的审判开始。安阳仅有的一百多位法官全部到场,面对高达15万俘虏展开裁断。

    四周,无数民众前来围观,甚至不乏一些隐藏在民间的金丹期高手,直接飞在半空——太好奇了,战俘竟然还要审判?

    公孙无伤坐在首席,心情也是有些紧张,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啊。以前在刘国虽然也是法制,但那是酷法,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审判,犯法的直接处决、就算有怨也无处申诉。

    首先审判的是那些投降的官员。所有的官员分开审问,询问他们做了什么,询问别人做了什么,询问他们知道的秘辛。每一个人会被审问三次,三次的问题顺序等会被打乱,如果三次口供对不上,直接判定“死不悔改”。这终究是仙域、是战乱时代,不是和平时代。

    只要被判定死不悔改的,立即宣布死刑,毫不含糊。如果是认真回答的,则进入复审程序。公孙无伤带头审核资料。

    “吕立明,朝议郎,交代资料属实,其本人未参与任何战斗。无罪,就地释放;如想要在安阳定居,三年后可以申请安阳的居住资格。拥有安阳居住资格后五年后,方有资格参与安阳的官员选拔。”

    “周刚,昭武校尉,参与战斗,并斩杀三名安阳士兵。因态度诚恳,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我不服!”周刚大怒。

    公孙无伤眼神杀机闪过:“斩立决!”

    立即有金丹期高手上来拖走周刚;周刚怒吼,就算真元被封,也想要燃烧灵魂反抗。只是两个金丹期高手将周刚完全控制下来,根本就不容反抗。很快周刚就被押上法场,早就有怒火熊熊的士兵怒吼一声,砍了脑袋。

    这下,投降的官员都老实了。

    如此接连几十个官员审判过去,大部分是无罪释放,个别严重的需要拘押三到十年;少许将军直接斩杀。

    如果是过去,对于这些作战勇猛的将军,大家都会尝试收服;但安阳不这么做,作战勇猛怎么了,我们不缺少这样的人!有了灵液,安阳的金丹期高手如同井喷般爆发,大量的士兵纷纷进入筑基期、少许精英纷纷开始突破进入金丹期。

    而机械化的战斗方式,更不需要什么猛将。所以,间或有几个猛将发誓、表示愿意臣服安阳,结果毫无作用。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审判完了所有的官员后,公孙无伤冷冷的扔下这句话。这八个字,才是李贤要对外公开的。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嘲笑;安阳的法律,也是经过了血与火的考验。

    而后就是商人,为皇帝捎带军用物品的商人全都重判,一些准备随军发财的,更是一个不放过。安阳对商人的态度很耐人寻味:老老实实遵守法律的合法商人,受到保护;但如果想要投机取巧的商人,一旦被抓住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商人之后就是战俘,足足有四万左右的战俘,一个个垂头丧气。前面的审判,已经让这些士兵开始绝望。

    果然,所有士兵都是重判;但也不是太严重,李贤也有很多考虑,这些士兵终究都是大夏国的子民,以后也会是安阳的战争潜力所在。况且士兵只是听命行事,很多都是身不由己的。

    因为人多,俘虏不可能一个个审问。公孙无伤和法官、李贤等人商量一下,就做出判决:“所有士兵服役10年,十年后释放。表现良好的可以加入安阳。”

    最后剩下大约十几的百姓。这些百姓中有不少还有伤在身,有的甚至奄奄一息。

    “被贪婪迷住了双眼,甘愿化作罪恶的爪牙,罪不可恕!以抢劫杀人罪判决。所有百姓,终生监禁。未满16岁的,羁押教育两年;两年后看情况,表现良好的释放。”

    “我们不服,为什么军队只判十年,我们却是终生!”哪怕面临死亡的威胁,终于还是有人怒吼。

    面对十几万愤怒的百姓,李贤直接现身,面色严肃:“军人的职责就是战争;而百姓的职责却不是抢劫!

    军人发动战争,是服从命令,罪魁祸首是上级;上级军官我们已经审判。而百姓参与抢劫,却是贪婪作祟,自己就是罪魁祸首。所以,军人轻判而百姓重判。”

    如此说法,获得了广泛的认可;至少安阳方面,大家都给李贤送上了掌声。同时,法制的思想,进一步得到巩固。以法治国、以法治国,已经渐渐被安阳接受。尤其是安阳的商人们,对法律更加看重——不看重也不行啊。

    一场审判结束,安阳的社会治安情况为之一变。但安阳之外、整个大夏国范围却愈发的风云滚滚。

    大皇子在武阳城登基后,还没有离开武阳城;二皇子这个获得广泛推认的皇帝就被安阳的士兵送回武阳城。这下精彩了,两个皇帝面对面了。

    此外,败退的三皇子,确切的说王家也不甘心就此失败,正在暗中准备。

    还有松州郡的高斌,也目光闪烁的算计。不同于别人,高斌正好被割据力量围在中间,发展空间有限,夺取武阳郡是唯一的出路。

    南阳郡呢,正在和晋国苟且,准备出兵安阳。

    南阳府,孔东来纵观整个地图,手指在沙盘上缓缓移动,似乎在策划什么。许久许久,忽然开口问旁边的两个儿子:“(孔)英智、(孔)英才,你们觉得下一步棋应该如何走?”

    孔英智最先开口:“爹,我认为现在最大的变数,就是安阳。这一次围攻武阳城我最大的感慨和危机,就是军火!

    安阳把军火卖的到处都是,而我们又用这些军火自相残杀;打不过了,又要找安阳购买军火。这是一个死循环,安阳通过控制军火而间接控制了战争。

    如果没有任何改变,最后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图做嫁衣,等我们消耗的差不多了,安阳就会跳出来捡胜利的果实。”

    孔英才也有自己的看法:“爹,现在就只有李家人按兵不动,一个是北方的开平郡,一个是东方的安阳郡。他们不动,就如同在高空盘旋、等待狩猎的猎鹰,让我们寝食难安。

    李玉龙经营大夏国十五年,必定有很多手段。

    我想,我们应该联合东原郡和袁家、北方的大皇子一起出兵,试试李家有什么底牌。对了,还有松州刺史高斌也要联合下。

    高斌处于四战之地,没有发展空间。但如果能够攻下安阳,高斌就能摆脱四面为敌的困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