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三七章 审判
    什么?!

    袁昭、皇帝这边所有人都惊呆了,怎么也想不到北辰玉卿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就袁昭来说,想到战败、也想到安阳会翻脸,甚至想到安阳会扣押皇帝;而对于这些可能的结果,袁昭都有办法应对。

    却怎么也想不到,安阳做事如此“绝”,竟然要将新皇帝撵回武阳城、撵回皇宫。

    这样做,会导致怎样的结果?

    新皇帝去了武阳城后,必然会被困守在皇宫中;甚至一辈子都无法离开皇宫。而失去了二皇子的吕梁郡,很有可能被安阳一口吞下,再也没有袁家和东原郡什么事。袁昭的一切计划都化作泡沫。

    而且将皇帝撵回皇宫,安阳完全站在“正义”的一方,名义上无亏、道义上无损,而安阳却好处占尽。

    袁昭只是一瞬间就将这里面的关系等想清楚了,“安阳果然有高人!”

    但袁昭不想就此服输,“北辰玉卿,你只是一个臣下之臣,有何资格对陛下指手画脚,见到陛下为何不上前拜见。”

    北辰玉卿冷笑一声,“如果你们对安阳秋毫无犯,我当然要上前拜见;但你们却侵略安阳,我们就是敌对双方!况且胜者为王败者寇,现在你们需要自缚双手,随我去安阳拜访贤王。”

    “贤王?”袁昭眼神一愣,敏锐的抓住了这个词语。

    北辰玉卿昂首挺胸:“地方割据、民不聊生,为了拯救天万民、也为了维护大夏国,李公子自封为王,号贤王。”

    袁昭上前一步,语气铿锵有力:“是谁允许李贤称王的?可有给陛下上书?”

    北辰玉卿笑了:“三个皇子,三个皇帝,我们不知道给谁上书。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当此多事之秋,只能快刀斩乱麻。如有僭越,等大夏国平定(已经没有这个可能了),贤王自然会负荆请罪。

    现在吗,为了天下大夏国、为了万民,还请陛下返回帝都、坐镇中央。”

    “我要是不呢!”皇帝陛下也开口了,一直不开口,都要被当成木偶了。

    北辰玉卿一挥手,后方十几个金丹期高手齐声怒吼:“为大夏国和万民生计,请陛下回武阳城,坐镇中央!”

    刚刚登基的夏殊面色铁青,袁昭面色森白,月清风面色凝重。

    周围跟在皇帝身边的一些官员也都面色各异;谁都明白,返回武阳城后,就是笼中鸟,还是随时有可能毙命的那种。安阳这里说的好听,却是在将皇帝赶回天牢中,这天牢固若金汤、还不在安阳手中——也就是说,如果以后皇帝有意外,安阳没有一点责任!

    沉默中,有一个比较耿直的官员站了出来,怒气冲冲的指着北辰玉卿的鼻子说道:“北辰玉卿,你难道不知道现在的形式?现在陛下回武阳城,只能成为笼中鸟,对国家毫无用处!”

    北辰玉卿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既然登基继承皇位,就不能退缩、不能胆小怕事!想要让别人尊重,想要成为名副其实的帝王,就必须做出表率,回归武阳城。

    至于你,”

    北辰玉卿看着这个敢跳出来炸刺的官员,“至于你,我怀疑你是奸细,这次进攻定山城的事情是你指使的吧。来人,将这官员带走,慢慢审查。”

    这人直接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这北辰玉卿看上去风度翩翩,却如此不讲道理;眼看着两个金丹期高手走来,这人终于慌了,“不是我,不是我!这次事情完全是袁昭指使的。”

    北辰玉卿“大怒”,“你撒谎,袁昭和贤王是从小耍到大的好朋友,袁昭肯定不会出这样的主意。你这样胡乱指使别人,更加可疑,带走。”

    “等等!”皇帝开口了,“这是朕的臣子,你有什么权利带走!”

    “因为我们胜利了!”北辰玉卿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嘲讽,挥挥手让两个金丹期高手将这个耿直的官员带走。

    这官员怒视四周,然而北辰玉卿这边全都是如狼似虎的士兵,皇帝那边却人人敢怒不敢言。

    两个金丹期高手将这个耿直的大臣抓住后,封住真元,羁押一边。北辰玉卿转向皇帝:“陛下,请启程吧。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形式如火如荼,时间耽误不起,现在就上路吧。”

    上路……这词用的太好了。

    周围数万安阳的士兵虎视眈眈,刚刚登基的夏殊忍着满腔的怒火;再看看四周不是跪地摇尾乞怜、就是被杀死的士兵,终于不得不认清现实。

    夏殊抬头看天,许久许久,终于叹息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愤怒、颓废、无奈、酸涩、后悔等等情感,缓缓转身。

    袁昭看了看北辰玉卿,轻声说道:“好一个安阳。”

    北辰玉卿云淡风轻:“我家少爷说了,欢迎袁公子随时前来做客。”

    “我会的。”袁昭终于也是转头离开。

    返回武阳城的队伍很可怜,就只有少许随从,少许官员——有不少官员竟然留了下来、投降安阳,显然经过此战之后,不少本来对大夏国还抱有一丝期望的官员,也彻底明白——大夏国真的没有丝毫希望了。

    当初从吕梁郡出发的时候,还是太子的夏殊有十万精兵;等从武阳城返回的时候,夏殊已经成为帝王,身边还有三十万民众跟随;这里面还有不少官员、商人等,大家对大夏国还抱有最后的一丝希望。

    可现在,刚刚登基的夏殊就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身边就只有少许人员跟随。没有十万大军、也没有三十万民众;甚至整个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千人。

    一场攻打定山城的战斗,让所有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的人都看明白了——大夏国彻底没有希望了。看看现在都是什么事吧——三个皇子、三个皇帝,各地割据、各有算计,对内合纵连横、对外引狼入室。

    这片土地上的百姓,早就不知道“大夏”两字了。

    接下来,这片土地只有两个命运——要么被周围的国家征服、甚至是瓜分;要么自己出来一个真正的王者,能够重新统一这片土地,并开创一个全新的帝国。

    而不少人在安阳这里看到了希望,所以他们留了下来。

    北辰玉卿派人“护送”皇帝一行人出了安阳,直奔帝都武阳城而去;自己却转头看向战场、看向留下来的商人、官员等等。

    这些留下来的商人、官员等全都小心地看着北辰玉卿,大气不敢喘一口,就害怕一开口就带来祸害。

    北辰玉卿也不说话,只是指挥士兵“打扫”战场。所谓的打扫战场就是将剩下的、没有投降的、继续顽抗的彻底消灭;而那些投降的也全部捆绑起来。

    此外,一片血色的战场也需要处理;将自己战友的尸体挑出来之后,剩下的全都“就地掩埋”;利用法术将地面翻过来,将战争的痕迹全都掩埋到地下。

    如此又是忙碌半天,才终于结束。北辰玉卿这才转头看向这边投降的商人官员等等,“走吧各位,我们去安阳(城主府)。”

    刚刚投降的一些官员敏锐的发现问题:“为什么要去安阳?”

    “审判!”北辰玉卿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我们没有参与战争,甚至主动投降了,也要审判?”不少官员慌了——按照过去规矩,投降的官员不说得到重用,但也会礼遇。

    北辰玉卿挥手,让身边的卫兵上前将所有的官员商人羁押,自己走上飞行器;远远只留下一句话:“安阳是法制政治,所有的一切都要走法律程序。你们是否有罪,是法律说了算。”

    这些投降的官员商人等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无奈的叹息一声,走上飞行器;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了退路。

    少许官员坐飞行器直接飞往安阳,大量的俘虏等,则乘坐列车,一涌向安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