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三六章 请陛下回帝都
    (一个前所未有的大章,不拆开了,也不防盗了,可怜下那些看盗版的孩子。顺带求票。)

    袁昭闭着眼想了许久,终于拿定了注意:“陛下,攻打安阳老城成功的可能性很低,安阳必然有防备。

    但陛下如果真的想要攻打安阳,也不是完全不行,等我们进入安阳边界后,直接发难,将有很大的可能成功。

    我们不要攻击全部安阳,只要攻击安阳现在的副都定山城就好。只要打下定山城,或者是逼着定山城投降,就足够了。而后以定山城为界限,定山城北方依旧归李贤管辖;定山城南方,归我们管辖。

    如此,还能打通吕梁郡和帝都武阳郡之间的联系,有利于陛下掌控武阳郡、掌控大夏国。当然,也能打响陛下的名声。”

    李贤、许仁等人绝对不会想到,袁昭不仅没有劝阻,反而出主意了;虽然有劝说,但更多是教唆,还出谋划策,指导新皇帝如何战斗。

    袁昭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很简单,如果成功了固然好,消灭安阳这个大敌;如果不成功,遭受挫折的皇帝更容易掌控!

    袁昭的心思,也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和王家是一个心思;而要想这样做,最好要一个软弱的皇帝才是最好的。三皇子那个伪皇才仅仅只有12岁,完全被王家捏在手中。

    而袁家要想捏住这心思颇多的新皇帝,需要一场“失败”,让新皇帝遭受失败、遭受挫折,才更有利于掌控。

    实际上,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就算成功了也会损兵折将;如此,新皇帝就必须依靠袁家立足。

    但就在队伍还没有抵达安阳郡的边界时,后方就有快马敢来,“大皇子也入住皇宫,登基称帝了!”

    什么!

    袁昭等人一惊,这大皇子还真是一个……心急的实在人啊。不过,这对袁昭的计划影响不大。

    …………

    安阳,一架飞机缓缓降落,为安阳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李贤立即召集“群臣”开会。

    “王家败退,裹挟三皇子夏广、伪皇逃窜。”

    “二皇子、太子夏殊得到南阳郡和松州郡拥护,登基称帝,紧接着就离开武阳城,大军浩浩荡荡向东方而来。目前大军纪律严明,恐怕来者不善。

    另外二皇子登基后就将孔家给卖了,册封三皇子为‘文王’,负责范围包括孔家所在的南阳郡。”

    “大皇子夏旭,在二皇子离开后,重新入驻武阳城,并同样举行登基大典。大皇子的登基大典更加隆重,并宣布二皇子胆小怕事、放弃帝都,有失帝王身份;三皇子未成年,没有资格继承皇位。”

    这三条信息,让李贤、许仁等人都沉思许久。李贤嘿嘿一笑:“真是现世报来得快。

    先前,孔祥过河拆桥,将袁家赶出帝都。现在二皇子也过河拆桥,将孔家所在的南阳郡封给三皇子。

    二皇子前脚走,大皇子后脚登基称帝。如今一个国家竟然有三个皇帝,数个割据政权,嘿,有意思,好一锅乱粥。”

    许仁这时候忽然说道:“少爷,机会来了。”

    严泽安也起身:“少爷,有三皇子之乱,我们可以称王、而不登基称帝。少爷以后需要以‘安阳王’的身份露面了。”

    周围众人纷纷起身劝进。尤其是那些商人代表,最是积极。

    李贤转头看向凌志风,“如果现在称王,是否会有危险?”

    凌志风当场拿出工具占卜,许久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中上签,达不到最好效果,但也不会带来灾祸。”

    “只是中上签?”李贤有点不满意。

    李元明立即表示:“少爷,已经很好了。正所谓亢龙有悔。在大势面前,中上签才是最好的,才是最不引人瞩目的。如果是上签、或者是上上签,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最终物极而反、好事变坏事。”

    李贤缓缓点头,“那好,取出两份圣旨来,我封自己为王,夏青青为王后。”

    许仁又起身补充:“称王后,立即刊登信息,让安阳人尽皆知。另外,通知前方的北辰玉卿,做好军事部署,防止二皇子、新皇帝突然发难。

    还有,通知镇守南方的严正清,防止东原郡和南阳郡忽然联手攻击我们。必要的时候,可以且战且退,以空间换取时间。”

    一条条命令下达,当命令传到前方北辰玉卿手中的时候;新皇帝带领十万精兵、三十万百姓,浩浩荡荡返回安阳。

    虽然这场战争中,二皇子、新皇帝损兵折将,但依旧号称十万大军;加上从武阳郡裹挟来的百姓,更是浩荡,队伍延绵足有百里。

    “如此大军,如此百姓,必然能战胜安阳!”刚刚登基的二皇子信心满怀,“爱卿(袁昭),你说让所有的百姓都举起旗帜,冒充军队,会不会将安阳吓得屁滚尿流?”

    这是什么骚主意!袁昭几乎想都不想就要否定;但转念一想,这“骚主意”太好了。新皇帝刚刚登基,急于立威、急需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因此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而且新皇帝年轻气盛,暂时不宜反对。

    但袁昭之所以不反对,是因为有另外的两个原因:这样的命令,会导致百姓离心离德,让新皇帝本就不多的民心彻底失散,这样才有利于掌控。第二就是安阳方面,如果百姓举起旗帜,安阳必然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发起攻击,那时安阳必然会背负一个大大的黑锅——屠杀百姓。

    虽然说在仙域,普通人并不被重视,大家重视的是修真高手;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对于一个政权来说,百姓却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安阳背上这样的一个黑锅,那就太有意思了!

    袁昭这样想着,就对新皇帝的“骚主意”大家赞同:“陛下圣明,安阳一看我们有四十万大军,必然会望风而逃。”

    旁边的月清风想要阻止,可是说了几句话之后都被新皇帝给拒绝,甚至还惹得新皇帝不高兴。

    无法,月清风狠狠地瞪了一眼袁昭,心中只有无数的感叹。人和人真的是不能比啊,袁昭年龄比新皇帝夏殊还小一点,但袁昭却将夏殊耍的团团转,而夏殊还心甘情愿、对于正确的意见却已经听不进去。

    当新皇帝率领的大军越过安阳的边界时,所有百姓忽然举起旗帜——百姓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他们只是被告知:这样做能够壮大皇帝的威势,能够让安阳退避、防止意外。作为奖励,等返回吕梁郡之后,他们每人能得到十两白银!

    可怜的百姓们就这样被当成了卒子,甚至走在最前方。说是防止意外发生,实际却是专门“防止意外不发生”。

    等百姓们接近安阳的副都、曾经钟山郡的治所定山城时,百姓们要求进入城内歇息。确切的说,这些带头说话的人都是袁昭安排的。

    如同安阳一样,定山城现在也是不设城墙;似乎只要一个冲锋,就能冲入城市。只是现在定山城前方有上万普通的卫兵拦阻,当先一个小将领大呼:“不得进城,否则视同匪盗!”

    远处,北辰玉卿眯着眼睛,远远地看着“新皇帝”的座驾、军队等等,心中暗自盘算。

    定山城前方,三十多万百姓群情激愤,浩浩荡荡的表示安阳不仁义,竟然不照顾自己等人。三十多万人从武阳城走来这里,走了足足三百多公里距离,确实是很疲惫了。

    只是定山城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三十万百姓进城;这是三十万啊,谁知道里面是否混砸有精锐部队。实际上,按照正常情况,新皇帝的队伍根本就不应该停留,而是直接越过定山城。

    “留下来,必然有所图谋!果然如同许仁所预料一般。”北辰玉卿冷哼一声,“各位将领听令,备战!”

    “龚福祥报道,空军200人,飞行器20座,飞机80架,已经准备完毕。”

    “尹海瑞报道,机械师两千人,火炮500门,机枪200,狙击枪50,机车500,全都就绪。”

    “杨一山报道,正式士兵五万、精兵五千,全都就绪!”杨一山意气风发,曾经的城门小官,因为能力突出,现已经成为一方主将。

    北辰玉卿四下看了看,微微点头:“很好。”

    而后北辰玉卿看了看远处渐渐激愤的百姓,嘴角露出一丝冷冷的微笑:“安阳保持中立的做法,让某些人认为好欺负了。正好,安阳需要一个开刀的!

    传令下去,给所有百姓十分钟时间;十分钟还不离开,视同匪徒!

    围堵城市的,将按照安阳的法律处理!”

    是的,袁昭想的虽然不错,但袁昭忘记了,安阳和别的地方不同,安阳是以法治国的!关于百姓围堵城市、阻碍正常生活秩序的,法律有严格的规定、而且是明文规定。我们安阳不怕屠杀百姓,因为他们违法了!而安阳已经树立了“法制”的观念!

    一个金丹期高手飞在天上,大声呼喊:“各位父老乡亲们,你们已经触犯了安阳的法律,给你们十分钟时间,立即离开。否则,我们将严格按照法律处理!”

    下方有人大吼:“什么屁的的法律,别说这些没用的。爷累了,想要休息,想要吃饭,想要住店。爷有钱、有的是钱。”

    下方顿时传来一片赞同的声音。别说,这些跟着新皇帝走的,还真的是有不少有钱人。

    安阳的金丹期高手听着下方杂乱的声音,听着各种污言秽语,怒哼一声:“安阳法律,围堵城市、影响城市正常生活秩序的,三次劝阻不思悔改的,杀!

    十分钟倒计时。”

    这就是安阳的法律,虽然李贤借用了一些另外世界的想法,但在这个修行的世界,最好的手段还是杀戮。

    “杀!我呸,你敢动手试试!我们三十万人,轻松就能踏平定山城!识趣的就赶紧点,否则我们灭了你们!”

    上方安阳的金丹期高手不再说话,而是缓缓倒计时。

    时间一分一秒溜走,紧张的气氛开始弥漫;一些还算清醒的百姓、或者是一些谨慎的、胆小的百姓准备离开;但这时候袁昭悄悄给皇帝进言:“陛下,大军压上去,不能让那些贱民逃走,否则之前所有的谋划都将落空。”

    刚刚登基的新皇帝心气高傲的都要飞了,哪里还能分辨好坏,一心只想着报仇雪恨。顿时下令,让月清风带领大军压上。

    月清风深吸一口气,看着旁边有些洋洋得意的袁昭,“袁昭,你这是要将陛下放在火上烤!”

    袁昭嘿嘿一笑:“月将军,不要磨磨蹭蹭的延误军机。机会稍纵即逝,快点吧。”

    “舅舅……咳咳,太尉还是快点吧,别耽误时间了!”皇帝赶紧催促。

    “竖子!”月清风低声骂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骂袁昭,还是在骂皇帝。现在进攻安阳,对刚刚登基的、根基不稳的夏殊来说,绝对是骚的不能再骚的骚主意。只是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想避免也无法避免,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

    号称十万大军、实际只剩下八万多的大军浩浩荡荡压上。八万大军铠甲明亮,武器森冷,呈半月形缓缓包围向定山城。这是要驱逐百姓攻城!

    军队一出,很多百姓都反应过来,但为时已晚。

    “前进,前进!不要后退!安阳不给我们,我们就自己拿!让吝啬的安阳人后悔!”

    “进去,进去,我们有十万大军保护,安阳不敢造反!”

    “得到的东西都是自己的,都是自己的啊!”

    ……

    面对潮水般的煽动,从武阳郡跟随新皇帝来的三十万百姓,渐渐被贪婪迷惑了双眼,终于在部分人的带领下,向前方阻挡自己的定山城卫兵发起攻击。在这个仙域中,百姓中也不乏好手,炼气期四五层的屡见不鲜,筑基期的偶尔也有。

    这一次冲锋,就让卫兵挡不住了。上万卫兵如何挡得住三十万疯狂地百姓。

    几乎是眨眼间,就有大量的百姓冲过封锁线,向定山城内冲去。

    远处,北辰玉卿嘴角挂起森冷的笑容,“预先灭亡必先疯狂!既然你们选择了这条道路,就莫怪我们心狠。

    所有人听令,出战!”

    与此同时,袁昭站在新皇帝旁边,也远远的看着前方的定山城,嘴角也挂着嘲讽:贤弟啊贤弟,这次看你如何做?不挡肯定不行,定山城会被毁掉的;挡的话必然会发生战争,屠戮百姓这个黑锅可不好背,多少人都被这个黑锅压弯了腰!

    当然,袁昭的目的不仅仅只有这个,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要看看安阳会采取怎样的战斗方式。所有人都想要了解下,作为工商业、军火源头的安阳,会有怎样的战斗方式!

    忽然,袁昭眼睛眯了起来,就见定山城东北方向忽然出现一片黑点,黑点很多、速度很快。

    “飞机!那是飞机!至少六十多架飞机!”袁昭心中暗自盘算,“这么多飞机要做什么?”

    就在袁昭关注中,这六十多架飞机开始下降、飞行速度也不断地攀升。

    一片轰鸣声中,六十多架飞机排成一排,整齐的冲向地面正在闹事的、来自武阳城的百姓,而后袁昭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惨烈景象发生了。

    六十多架飞机同时打开机炮机炮口径有30毫米,每分钟射速高达五六百颗;而这些飞机就这样对着百姓冲去。

    从袁昭的位置看去,只能看到六十多架飞机排成一排,烟火喷发中,地面瞬间有无数血液、残肢断臂飞溅。

    飞机速度很快,几个呼吸间就横跨闹事百姓的阵营;而后飞机回旋,一颗颗炸弹被扔下。早就被打懵了的百姓根本就不知道用飞剑、法术等拦截这些“缓慢”掉落的炸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炸弹落下……

    轰……

    地动山摇,爆炸的硝烟滚滚的冲向高空。这些航空炸弹都是大个头,分量十足,威力十足。尸体好像破布娃娃一样被抛飞,残肢断臂飞上天空。

    机枪声、惨叫声、爆炸声、飞机轰鸣纠缠,大地也在轻轻起伏。

    但战斗并没有结束,飞机开始返回,后方又有二十座飞行器、传统战争法器造型的飞行器飞来,这些战争法器更加强大,上方不仅仅有机枪,更有速射炮。速射炮专门瞄准人多的地方发射,每次都能带来巨大的伤亡。

    “他们……他们……真的对百姓下杀手了!”新的皇帝陛下嘴皮哆嗦,安阳竟然真的这样做了!

    别说皇帝,连袁昭都愣了,看着百姓队伍中间被清空的一条道路,看着那天空翻滚的硝烟、看着天空缓缓落下的残骸,一时间有些发愣。

    至于说百姓,早就被吓傻了。

    但就在这时候,袁昭忽然感觉心头狂跳。

    “嗡……”轰鸣声从头顶传来,而后袁昭就看到二十架飞机忽然出现在军队上空,不等军队反应过来就开始大屠杀。

    先前看远处的飞机还不觉得,此刻看到这些近在咫尺的飞机,袁昭才忽然发现——原来这飞机速度是如此的快,就算是金丹期全速御剑飞行,也追不上飞机。

    机炮轰鸣,航空炸弹在机炮的掩护下安然落地,而后爆发出最灿烂的火光。大地在颤抖,士兵在哀嚎;在这猛烈地进攻下,只有筑基期以上的、真正的高手才有希望幸免;那些普通的炼气期的几乎没有任何幸免的被撕碎。

    飞机很快就飞过,但地面上留下的却是一条“黑红色的地毯”。只是一波攻击,太子手下剩下的八万精兵,就去了七八千。如此疯狂的杀戮,让本来就在武阳城战争中饱受摧残的士兵,终于开始崩溃。

    炼气期士兵的力量和机器的力量相比,终究是差了一点。那些筑基期的队长、副将等极力维护队伍,但影响终究无法消去。

    大地再次轻微颤抖,袁昭抬头一看,就发现一些外表设计狰狞的机车缓缓靠近,机车上有火炮、有机枪、还有全副武装的筑基期高手坐镇。

    五百多机车缓缓推进,火焰喷吐中,一片又一片武阳城的百姓、以及皇帝手下的士兵倒下,好像是割麦子一样齐刷刷的倒下。

    每当有高手想要攻击机车时,就会有狙击枪阻挡;不少高手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击中的。

    机车队伍后方,是安阳的主力队伍,高达五万的主力队伍更加奢侈,人人一身法器套装,人人背负步枪,人人有飞剑,每人身上都挂满了符篆。修真者强健的体魄,让这些精兵能够携带上百公斤的弹药武器装备等。

    这些精兵赶来,彻底堵住皇帝这边溃败的士兵或者百姓,安阳的精兵如同冰冷的机器,踏着整齐的步伐,展开三段式攻击。无论是符篆还是飞剑、甚至是机枪,全都是三段式攻击,形成无缝覆盖。

    好像是洪水碰到了堤坝,安阳的士兵层层推进、挤压,皇帝这边的士兵、百姓如同稻草般齐刷刷的倒下。

    没有怜悯、没有劝降!有的,就只有杀戮。

    当百姓被贪婪蒙蔽、被教唆成为马前卒的时候,当双方进入战争的时候,这个结果就已经注定、不可更改。战场上没有百姓,有的只是军人;战场上也没有怜悯,有的只是胜负生死。

    嗡……

    天空再次传来嗡鸣;飞机去而复返,已经重新填装弹药的飞机再次发威。

    俯冲……机枪扫射……航空炸弹开花……又是一条血红色的地毯缓缓生成。哀嚎之声,响彻天地!

    第二次飞机攻击后,无论是百姓还是皇帝这边的士兵,都开始崩溃了。

    远处,北辰玉卿冷冷的关注,不断地指挥士兵前进、包围、迂回、集火,第一次大规模的机械化作战,让北辰玉卿发挥的淋漓尽致。天空和地面共同配合,让初次接触如此战争的士兵们无所适从。士兵尚且如此,就更别说百姓了。

    贪婪早已经褪去,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刚才两眼闪烁着贪婪光芒的百姓们,现在如同丧家之犬,胡乱突围,结果很多人撞得四脚朝天。

    也有一些修为比较高的百姓向后方狂奔,将挡在前面的人踩倒;更有一些比较机灵的百姓,赶紧跪下、双手高举。面对这些投降的百姓,安阳倒是没有赶尽杀绝,只是让先前的卫兵封了他们的真元等,羁押下去,等待审判。

    远处,袁昭也在观察战场,虽然自己这边士兵,兵败如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每时每刻都有人死亡,但袁昭似乎并没有什么担心,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士兵死亡。

    这些士兵,都是皇帝和月家人、也就是外戚组建的,和袁家没有一点关系。所以,袁昭看着这些士兵死亡,反而心中暗喜——没有了这些士兵,袁家就能将皇帝控制在手中了;包括月家这个外戚,也无法反抗袁家的强权!

    战争爆发的快、结束的更快,仅仅只是半天时间就结束,安阳方面大约六万人对上皇帝这边八万大军、还有三十万百姓;如此悬殊的比例,却是以少胜多、形成单方面屠杀!

    半天时间杀戮高达15万!这已经不是战争,而是杀戮。袁昭面色终于有些苍白:哪怕是最近千年最大的战争,就是魏国和赵国之间的战争,双方共调用千万军人、两千万民夫,一天最大的伤亡也没有超过十万!

    可现在,半天就屠戮15万!半天啊!就眼下的状况,如果继续下去,估计最多两个时辰、四个小时,剩下的溃兵将一个都跑不掉!

    变了!真的变了!袁昭眼神中再也没有笑意、再也没有智珠在握的谋划,有的仅仅只是对新战争形势的恐惧。

    虽然围攻武阳城的时候,火炮已经表现出强大的战争潜力和杀戮潜力,然而炮弹终究有限;但安阳不同,炮弹、炸弹、机枪根本就没有任何节制。子弹好像雨点,炮弹好像冰雹,连绵不绝。

    爆炸还在继续,机枪还在扫荡;无论是上前迎战的、还是溃败逃跑的,都逃不过杀戮的命运。想要活命就只有一个方法——跪下、举手投降,等待卫兵过来封锁真元、羁押。

    看着那流血漂橹的战场,看着那在血泊中前进的安阳士兵,袁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平息心中的震惊。

    “这就是工商业带来的变化吗?!这就是工商兴国的结果吗?!”袁昭心中不断地问自己。

    就在这时候,一个飞行器缓缓飞来,飞到袁昭、皇帝等人面前。这飞行器与别的飞行器不同,上面并没有枪炮等,只有几个金丹期高手站岗;正中央的,却是风度翩翩的北辰玉卿。

    见此,袁昭当即跳了出来:“安阳好胆,竟敢攻击陛下的禁卫军,你们是要造反吗!”

    北辰玉卿淡淡的看了一眼袁昭,眼神冰冷中带有嘲讽;随后北辰玉卿就转向刚刚登基的皇帝:“陛下,国不可一日无君,请陛下返回武阳郡,执掌大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