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二九章 各位好啊
    时间一分分过去,双方依旧是火炮攻击不断。

    城墙的防御阵法破了,武阳城守军开始出现巨大的伤亡。

    二皇子、吕梁郡方面的士兵队列早就乱成一锅粥,面对这狂暴的轰炸,听着天地都在颤抖的雷鸣,说不害怕是假的。

    武阳城上,上官广面色黝黑,失算了!战争形势的变化,让上官广七成的防守计划都失去效果。工业化之后的第一场战争,让防守方,更加的措手不及!

    忽然,上官广一愣,因为……四周都传来炮响,硝烟从武阳城四方出现!

    围攻,开始了!

    炮火开始笼罩武阳城,人们惊慌失措,多少年没有战争的大夏国首都,一开始就遭受到了这个世界第一次“集火攻击”。从四面八方射来的炮弹,似乎让整个武阳城都在颤抖。

    尖叫、慌乱、在这个城市开始出现;混乱,也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抢劫杀戮,各种罪恶开始出现,让半天前还平和的武阳城,瞬间就成了人间地狱。

    可已经没有人在乎这些了!

    三皇子,不对,小皇帝吓得瑟瑟发抖,紧紧地趴在母亲身边;华贵妃抱着儿子,也是面色苍白。争权夺利是一回事,真的发生战争又是另一回事!因为李玉龙等人的劝诫,皇帝并没有让皇后、贵妃等有子女的陪葬。

    旁边,王川神色紧张,不复先前的“智珠在握”的悠闲。

    反观孔祥,却刚好相反,竟然坐在椅子里打瞌睡,似乎外面那不是炮声,而是催眠曲。

    其余的保百官面色各异。

    “李贤!李贤!李贤!”王川看周围情况,面色愈发的阴沉。等炮火响起,等整个武阳城都在颤抖、当整个武阳城充满慌乱的时候,王川就知道自己棋差一着!

    原因很简单,大家虽然看到过火炮的攻击和威力,但演习和真正的战争是不能比的。

    就好比消防知识,都说如果着火了,要找湿毛巾;可要是真的遇到火灾了,谁还有那个悠闲时间去找湿毛巾啊,拔腿跑才是最直接、最简单的选择。

    眼下情况也是如此,四周被火炮围着打,王川才终于切身的感受到那种差别。一旦被包围,被动防守的一方,注定是要吃亏的。

    其实王川心中在狂骂:李贤这个混蛋,将军火卖的到处都是,不安好心。这战争开始了,大家忽然发现:啊呀,你也有火炮啊,数量也不少啊……

    但虽然心中怒骂,王川表面还尽量保持沉着,至少自家不能乱了阵脚。而后,王川才看向四周,“各位,现在情况有点不妙,还请各位集思广益。”

    百官没有说话的。很多官员本身就属于强迫性质的,是没有办法才屈从王川、王家,拥立眼下的三皇子做皇帝。其实小皇帝就是一个标准的傀儡,权利被王家掌控。

    王川等了一会,看到了百官的表现后,面色阴沉。

    天空中,来自四面八方的“观察员”们也都面色凝重。能够被派来观察的,当然不会有糊涂蛋。这前所未有的战争形势变化,让不少人感觉到了危机。

    忽然,李立松听到头顶有轰鸣传来,抬头就看到几架飞机“缓缓”飞过,这些飞机身后扔下无数的纸张,纸张如同雪花般飘散,几乎遮蔽了天空。

    “这就是飞机?!撒纸张做什么?”李立松看着高空的飞机,这是三架双层机翼的飞机,机身刷着“松州”的字样。却是松州从安阳那里购买的军火之一。

    伸手接过一张纸片,李立松一看就笑了,原来这白色的纸片是“劝降书”,是撒给武阳城中百姓的。意思也很简单:三皇子、王家、上官家属于叛逆,城中百姓赶紧逃命,不要给叛逆陪葬卖命啊,那太不值了。

    但笑过之后,李立松看着雪花般散落的劝降书,眼神还是眯了起来,又是一种全新的战争方式啊。

    再看看下方,战争已经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在火炮的轰鸣和掩护下,一些筑基期的精英队伍开始发起突袭。这些筑基期精英小队在炮火的掩护下,眨眼就冲到了破损的城墙面前;不等防守一方有所反应,这些小队就冲上了城墙,展开残酷的杀戮。

    等防守方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些筑基期的精英小队忽然撤退了;而后又在炮火的掩盖下再次发起攻击。

    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反复攻击。普通士兵甚至找不到上战场的机会,只有火炮和筑基期以上的精英,在战场纵横。

    防守方却已经损失惨重,短短两个时辰的攻防战,城墙防御就已经破损,大量守城士兵被杀,眼看着就要崩溃了。

    “关键时刻,来了!不知道上官广会如何防守呢?”李立松眯着眼睛。作为邻国的将领,李立松当然是知道上官广的。

    上官广呢?上官广面色凝重,甚至有些狰狞,“防守已经失去效果,那就只能出城作战了。传令,左翼三万人,出击,不计代价冲入敌人营地,展开近身战斗。

    所有的火炮掩护!”

    一声令下,左翼三万精英出发了,他们没有开城门,就这样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去。人一上万,无边无际;三万人好似潮水一样涌出城墙,轰然冲向前方。

    短兵相见的传统战斗还是爆发了;双方普通士兵一接触,战场上就爆发出一条绚丽的地上彩虹,沿着双方的交战线,数以万计的法术、符篆、法宝等爆发。好似地涌霞光,好似万花绽放;只是这花朵不可避免的带了血色。

    高空中,李立松微微皱眉:“上官广在干什么?这样的战斗方式不对,这是送死!虽然防守已经处于劣势,但以三万人冲击城外一个十万人的军队,根本就是让士兵送死!”

    李立松刚刚说完,忽然发下武阳城普通士兵中冲出几百道身影,这些身影浑身包裹了法术的光芒,闪电般冲向那轰鸣的火炮。

    “原来如此!”李立松点头,却继续观察:战争,绝不会如此简单。

    果然,眼看着武阳城守军出现几百道身影突击,攻击一方也祭出相应的手段,就看火炮周围忽然有无数法术腾空而起,一片片法术形成严密的防护。法术很多,有攻击的、有防御的、有迟缓的。

    法术将火炮阵营包裹起来,随后也有几百人冲了出来迎战。

    喊杀声、惨叫声,火炮的轰鸣声,再加上法术攻击瞬间的灿烂光芒,让这一场战斗好像变成了歌舞表演;但实际上,这是一场惨烈的消耗战。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地开始出现红色的溪流,血腥气息冲天而起;双方的士兵都已经杀红了眼,战场的煞气已经在开始悄悄的侵蚀所有士兵的心神。

    忽然,进攻方火炮的轰鸣声停止了。

    怎么回事?李立松疑惑,灵识运转,终于捕捉到微弱的信息:炮弹,用完了。

    李立松眼神闪烁,看了看火炮营地哪里空空如也的后方,终于笑了:“原来,还有这样的缺点!我就知道,这世界上不会有完美的事物存在。”

    就在这时,李立松再次听到头顶有飞机的轰鸣;但这种轰鸣似乎有点不一样。抬头一看,顿时愣了!

    那是怎样的飞机啊,比刚才的松州郡飞机大了数倍,它有四个发动机,飞行速度更快;最醒目的,就是机身上大大的两个字:安阳。

    三架这样的飞机如同箭头一样掠过李立松头顶;但飞机并没有离开,而是缓缓减速,最终停留在半空,李贤在一个元婴期高手的保护下飞出来,很是张扬的在高空挥手:“嗨,大家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