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二八章 炮轰帝都
    紧张的气氛在帝都武阳城开始蔓延,所有沉浸在工商业繁荣的人们忽然发现,原来自己是如此的脆弱。

    “讨伐伪皇夏广!”

    “讨伐夏广……”

    ……

    一片嘹亮的口号,在武阳城四周回荡,诺大的武阳城被四面八方的军队团团包围。

    东方,是太子、二皇子、夏殊带领的军队,号称十万。

    西北方向,是大皇子、夏旭带领的队伍,号称二十万。

    东南方是孔家,孔家家主、南阳郡刺史孔东来亲自带队,号称十五万。

    西南方是松州郡刺史、高斌带领的军队,号称十万。

    唯独只有西方,是王家自己的军队,保护广陵郡和帝都武阳城之间的联系,也顺带切断敌人在这个方向的合围。

    武阳城内,上官广亲自带领20万士兵守城。

    而太尉傅明晖,却已经退出了争锋,带领一万多补充后的御林军,驻扎在五百里之外的皇陵,名义上是保护皇陵,算是保持了中立。不过大家都在争取拉拢这股力量,包括大皇子,御林军终究是精锐军队,傅明晖本身也是一个优秀的将领。

    紧张的形式一触即发,整个大夏国就只是李家的控制范围、安阳郡和开平郡按兵不动。

    高空中,有少许四周国家派遣过来的元婴期高手侦查,观察这里的战斗情况。甚至这些元婴期高手,不乏将军统帅。

    比如晋国就将自己的中军统帅、元婴初期的李立松派了过来。李立松现在站在千米高空观察下面的战争。

    自从安阳公开销售军火之后、自从工商业的口号传开来之后,一些优秀的统帅将领就敏锐的察觉到:未来的战争形势要发生变化。

    只是所有高空观察的人,都用了隐身类法术,不仔细观察、寻找,却是找不到的。

    李立松就这样脚踏飞剑,静静地观察下方,甚至已经开始使用玉简记录所有的情况。刻录玉简对于筑基期来说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但对于元婴期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了。

    李立松最先观察到的,就是所有的队伍中央,都有一片钢铁丛林——那是从安阳购买的军火,以及各自制作的火药类武器。

    不能小看别人的智慧,虽然大家没有足够的工业体系、生产安阳那样的火炮,但生产原始的火炮也足够。这些原始的火炮用铁球、甚至是铁砂作为攻击手段,杀伤力同样不可小觑——比最低级的弓箭强多了;只是攻击距离很近就是了。

    围城的军队有军火,武阳城守军同样有!作为一个军火商,李贤可是很‘公平的’,大家购买的都差不多。通过控制军火,李贤间接控制了战争。

    除了火炮,就是弩车(进攻方)、弩床(防守方)之类的。因为有了轴承、有了弹簧、有了标准化的钢材、更有了安阳出售的“工业导线”,让弓弩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现在的强弩,比过去更大、数量也更多。

    李立松看着武阳城、城墙上最大的弩床,也是倒吸一口冷气。那是怎样的弩床啊,它有12条弓臂,上下三层;弓臂展开有近乎三丈长度。组成部分有钢索、弹簧、滑轮等等;此外弩床所有能刻画阵法的地方,都有用工业导线制作的阵法附着其上,诡异又美丽,散发着毒蛇般的光泽。

    挂在弩床上的,是十根七寸粗细、一丈长度的“弩失”,简直就是钢柱了。

    还有,城墙上还又不少黑黝黝的炮口,看起来格外狰狞,好像是一个个通往地狱的窗口。

    “这就是所谓的工业的力量吗!”李立松眉头紧皱,战争还没有开始,但李立松却已经感受到了不同:这必然会是一场颠覆过去战争模式的、崭新的战争!

    紧张的气氛僵持着,但李立松并不着急,就这样慢慢的、仔细的观察。李立松很明白,拖了十五年的大夏国内早已经矛盾重重,只差一个借口。而现在吗,借口就在眼前,不打才怪。

    果然,很快下面就传来各自士兵、军官的骂娘声,渐渐的吵闹声音越来越大。没多久,城墙防守方面的将领(上官广)、以及周围各个地方政权军队的将领(刺史)开始对话。

    都是老掉牙的对话,这个说你是不义的、我们是正义之师;那个说你们这是造反,是叛国。

    双方吵得脸红脖子粗,却是谁也不能说服谁。

    眼看着傍晚了,终于太子、二皇子、夏旭最先忍不住了:皇位本应该是自己的,现在却长翅膀飞走了,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太子一声令下:讨伐不仁不义的三皇子夏广,诛杀乱臣贼子王川、上官广。

    弩床和土制火炮暂时没用,袁昭亲自坐镇指挥50门大大小小的火炮,开始调整角度。第一次攻击,务求精准,要打击敌人的信心。

    眼看着太子这边有动作了,防守一方顿时急了。

    上官广一声令下:“发射!不能让叛贼主动攻击!”

    一声令下,最先准备好的弩床嗡的一声颤鸣,一根又一根“钢柱”陡然飞出。

    天空上,晋国中军统帅李立松眼睛都眯了起来,只见这至少有14人体重的钢柱,以金丹期高手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爆射而出,几个呼吸间就飞跃一公里的距离,“砸”向吕梁郡阵地的火炮营地。

    袁昭呢?不慌不忙,眼看着对方主动发起攻击,反而笑了:“是你们先攻击的哦,我们是被动反击的。”

    巨弩飞来,周围几个金丹期高手、大量筑基期小高手忽然出手,法术、符篆、法器等联合阻挡这巨大的弩失。

    轰隆!一声震响,两个金丹高手竟是被巨弩给撞飞了。这强大的弩失以完全的蛮力、撞飞了两名高手。但弩失本身毕竟只是普通的钢铁,还是被拦了下来,如同麻花一样扭曲着,砸落地面。

    但剩下的金丹期、筑基期高手也不好受,如此猛烈的撞击,让他们的法器等几乎破碎,真元都被震动。正所谓一力破百巧,纯粹的蛮力达到极限,依旧能伤害金丹期高手;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极限的。

    可就在这一耽搁的时间里,50门大小不一的火炮终于调整好了姿态,发威了!

    在上空的李立松看来,就看一股振波散开,一团烟雾炸开,烟雾中一些弹头以弩失数倍的速度冲出,眨眼间就飞跃一公里距离,砸中了城墙。这速度,让元婴期的李立松都几乎无法捕捉。

    轰……轰……

    猛烈地爆炸传来;因为距离比较高的原因,李立松几乎同时听到发射和炮弹爆炸的声音。五十颗炮弹同时爆炸,城墙一阵摇晃;城墙表面的防御阵法更是如同波纹一般起伏不定。

    “最大炮弹的爆炸威力,超过一般金丹后期高手全力出手的力量。而这样的炮弹,还有很多很多!”林立松眼睛眯了起来,“战争形势,真的发生变化了。士兵不再近距离交锋,刚开始就是远程攻击!”

    这是双方的第一波交锋,但这第一波交锋一开始就没有停止。弩车继续发射,武阳城墙上的火炮也开始发威,大大小小的炮弹落到前方吕梁郡士兵的队列当中。一片轰鸣,就是几百士兵被撕裂。

    而后双方战火不断,没有攻城战、没有城墙防御战,有的只有——火炮远程攻击!别的什么都不干,先炮轰一阵再说。

    “怪不得安阳城要拆城墙,怪不得安阳城扩建后不建城墙!原来如此!”林立松眼神闪烁,内心却已经是波涛汹涌——战争形势变化的是如此彻底!而战争形势的变化,必然会导致整个瀛洲势力的全新划分;当然,这是一个长久的话题,眼下还不着急。

    (这几天连续爆发,推荐票呢?月票呢?支持点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