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九零章 借机潜伏
    队伍继续前进,李贤轻轻抚摸胸口,一脸的后怕,刚才距离死亡,真的就只有一点点了!但这一次刺杀,也让李贤的心开始了变化。过去的小心谨慎,已经在开始消退。

    利用真元的刺激,伤口已经暂时稳住,但隐隐传来的痛楚,不断地刺激李贤,让李贤第一次产生了对修为、更高修为的渴望。

    许仁陪在李贤身边,马车缓缓前进。

    而肖玉泉也没有继续研究,却是坐在最前方的一辆马车上。仗着元婴期的修为,肖玉泉也是艺高胆大,准备亲自作诱饵。

    后方,宋兴等人正在审问抓来的俘虏,一共抓了七个活口。坐在前方的马车中,李贤不时的听到后方传来的惨叫。

    宋兴等人比李贤更加愤怒,在宋兴看来,自己好不容易混出一个人样,要是李贤出事了,自己的未来又会变得黯淡无光。因此,宋兴等人可是毫不手软,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听着身后传来的惨叫,李贤看了看旁边的许仁,“先生,你认为这次刺杀是谁指使的?”

    “不好说。”许仁摇头,“这里距离大夏国边界就只有不到五十里,因此刺杀可能来自齐国、晋国、大夏国。

    齐国虽然看来不错,但他们未必喜欢一个活着的少爷。

    晋国虽然没有接触,但也有一定的可能出手。

    而最大的可能,就是来自大夏国之内;但现在的大夏国一片混乱,几乎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包括……大公子。

    但最有可能的,就是王家、广陵郡,以及孔家、南阳郡。”

    许仁的话有些无情,但李贤并没有在意,因为兄弟阋于墙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李贤默默不语,当李贤真正执掌“(新)安阳郡”的时候,这样的事情,就注定无法避免。

    被刺杀,那也是身份的象征啊,一般人谁会遭遇刺杀呢。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另类的富贵病。

    队伍晃晃悠悠的向前走了十几里后,宋兴垂头丧气的过来了,“少爷,暂时问不出任何信息。”

    李贤毫不在意的摇摇头,“这很正常,不用在意。先将这些人隐藏好,等回到安阳后,有的是方法整治他们。”

    “是。”宋兴离开后,李贤就继续闭目养伤,调理身体,

    许仁忽然开口,“少爷,这次受伤,或许也可以因祸得福。最近少爷风头太甚,不如就此……重伤不治吧。就说少爷刚好在行功、感悟金丹期境界的边缘,如此时刻遭受打击,以至于灵魂受创。

    所以,少爷面色苍白,真元散乱,两眼无神,气血浮动,灵识萎靡;嗜睡、不爱说话,容易走神……”

    “重伤不治……”李贤一头黑线,但许仁每说一点,李贤就伪装一分;等许仁说完后,李贤似乎真的“重伤不治、走火入魔”了。脸色苍白,眼皮泛青,苍白的脸色中隐隐还有一点不易察觉的黑气流窜;整个人好像被抽调骨头一样,瘫软在马车里。要达到这样的惟妙惟肖,少不得要肖玉泉出手帮一把。

    许仁见了,很是认真的点点头,“很完美,但不要太完美了,适当地表现出一丝挣扎和愤怒,对,就是这样。”

    而后,许仁又将宋兴等人招来,让大家赶紧哭丧着脸走路,让队伍的气氛凝重很多。

    一路走走停停,接下来的五十多里路,愣是走了一天时间,才进入广陵郡的地界。

    广陵郡的新刺史带人迎接;这广陵郡的新刺史让李贤眉头直跳,这家伙、就是王玉和!被李贤活活打死的王明的父亲!看到这人,李贤几乎可以九成肯定,刺杀就是广陵郡安排的。当然,事情不绝对。

    王玉和见到李贤后,只是板着脸,不冷不热的安慰几句,最后阴阳怪气的说道:“李少爷可真的是朋友满天下,到处都有人打招呼啊。”

    这句话说得,颇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味道。听了这句话,李贤还没有什么反应,许仁却面色微微一沉,“王刺史,少爷情况危急,我们不克久留,就此告辞。”

    “理解。”王玉和冷笑几声后,就安排身边一个将领带兵护送李贤一行人离开广陵郡。不是王玉和真的如此好心,而是如果李贤真的死在广陵郡,这面子上不好看。

    一直等队伍离开广陵郡之后,许仁终于对李贤说道,“少爷,现在看来情况不简单了,这次刺杀,应该不是广陵郡所为,真凶另有他人。”

    李贤有点不解,“先生如何判断不是广陵郡所为?就凭借王玉和一句话?”

    “是的,就是凭借王玉和一句话。我研究过王玉和这个人,这人虽然有些心机、也有些本事,但在儿子被打死之后,就渐渐有些狠辣,手段有所提升,但心机却相对缺少一点。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他做的,或者是他知道的,那么他一定会指桑骂槐,比如痛骂齐国内不安宁之类的。

    但他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样子,更像是有一种“不需要我动手别人就动手”的感觉。

    再加上他当时的表情,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情与王玉和、王家、以及广陵郡无关,而是另有他人。”

    李贤听了,却是微微一笑,“不遭人嫉妒的是庸人。有人刺杀我,这说明我混的还很好嘛。哈哈……”

    许仁一愣,少爷你脑袋抽筋了;却也只能干笑,“是啊是啊,少爷混的很成功。

    其实通过这次事件也可以看出来,已经有人等不及了!”

    队伍晃晃悠悠的前进,一路上竟是再也没有遭遇到刺杀。但等李贤回到帝都的时候,却有无数人前来探望——听说李贤被刺杀了,还重伤不治,大家都表示了关心。

    夏青青更是直接冲上了马车,面色惊慌,好似天崩地陷一般。一把抱起李贤,“夫君,你别吓青青啊,我……我……”

    李贤面色煞白,“青青,别担心,没事的。”

    嘴上说着,手却开始不老实了。夏青青眼神一愣,随后气呼呼的瞪着李贤不说话,就是伸出玉手,在李贤身上练了一遍白骨爪。

    这一下李贤算是真正的“重伤不治”了,嘴角都在抽搐。

    等李贤好不容易穿过厚厚的人墙、回到李府后,皇帝陛下竟然派御医过来了。御医还是老熟人,就是当初李贤威胁的那个老御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