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八四章 齐国
    想要出使齐国,当然不能简单就走,以李玉龙的心机,当然要为李贤谋取最大的利益。首先,许仁要随行;多一个优秀的谋士随身,李玉龙也放心些。李贤虽然不错,但一得意就容易翘尾巴——李贤翘尾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其次,既然要出使外国,那么李玉龙特意进宫,向皇帝请了仪仗,仪仗、这是一国正式使臣的代表,如此齐国就要尽最大的努力来保护李贤的安全。

    唯一的一点遗憾,就是有了皇家仪仗,就不能捎带商品去邙山了。

    而且有了大夏国的官方名义,李贤想要前往邙山拜访,也有了很好的借口——求药啊!邙山修真道场可是有炼丹师的、自然也有丹药,李贤顺路去为皇帝陛下求药,这是应有之事。虽然李玉龙明白,使用了“十绝锁魂阵”的皇帝陛下,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未来了。

    不使用十绝锁魂阵,皇帝陛下连一个月都撑不下去;而使用了十绝锁魂阵,却是在燃烧灵魂来续命,所以才能撑到四个半月左右。

    对此李贤也有疑问,灵魂都被燃烧了,皇帝陛下如何去那个亡魂的世界啊?好吧,李玉龙竟然知道——真正转世的不是灵魂,而是真灵,是灵魂的核心、也是一点先天灵光,是生命的本源。

    一番准备就是三天时间,尤其是许仁要将安阳方面的事情处理下,暂时将安阳交给了严泽安打理,这才启程。

    夏青青并没有跟随李贤去,而是留在帝都这里,每天陪着皇后或者是皇帝,算是享受一下最后不多的安宁。四个月之后,皇帝必然驾崩,届时大夏国也必然大乱。

    不对,应该说,当皇帝驾崩后,大夏国将彻底灭亡!现在各个地方割据政权,都在等皇帝闭眼呢!反正四个月时间也不长,正好顺便检验梳理下自己内部的各种事情,做最后的准备。

    对这些野心家来说,四个月时间,刚好!

    第四天,李贤终于晃晃悠悠出了李府,准备出使齐国;不想,在武阳城内还没有什么,一切平静,等出了武阳城后,李贤就惊呆了。就见四周有无数人列队欢迎,确切的说,在看到李贤的队伍后,所有的人都自觉地让路。

    一路走来,全都是如此。

    莫名的,李贤被感动了。李贤站在马车上,队伍缓缓向前走去;只要队伍所至,前方瞬间就会分开,为李贤让路。如果有东西一时间无法挪动,竟是使用法术挪动,周围还有人帮忙。

    这一段路,无声无息,似乎只有温暖的关怀。

    在最前方赶着马车的宋兴面色潮红,不知是激动地还是兴奋的,队伍就这样一点点向前走去。

    一直出了帝都范围后,大路上依旧能看到不少停下来让路的行人。

    晚上休息的时候,旅店的老板竟是热情的招待,根本就不收李贤一分钱,弄的李贤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如此一直出了大夏国,李贤都享受这种待遇。

    只是这样的待遇,虽然让李贤欢喜,许仁却开始有些担心,“少爷,民间的欢迎固然可喜,可这也加重了有心人对你的关注。我想,这一路走来,必然有不少人已经对少爷起了杀心。”

    李贤收回观看大夏国和齐国边界的目光,悠悠一叹,“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仅仅只是简单地演讲而已,至于如此吗!”

    是的,李贤不觉得有什么,因为在另一个世界,这样的演讲有很多很多。

    但是在这个世界,情况却不同,首先也就是最大的一点不同,就是——李贤是第一个公开演讲工商理论的。在过去,大家都研究修行、研究运道等等。

    可对于更多的普通人来说,他们修行的最大目的,不是追求飞升,而是追求一个健康的、平淡的生活,而这个生活如果能达到小康水平就更好了。而李贤的演讲,就为大家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所以,李贤得到了大家的称赞。

    只是人们可能没有想过,他们这样感谢李贤,只会给李贤招来杀身之祸!看到李贤如此受欢迎,很多人其实已经在暗中策划了。这一路走来,李贤自己就发现有不少有心人隐藏在百姓中间,似乎是在侦查猎物。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李贤还能咋的,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队伍继续向前走去;但内心深处,李贤却已经开始担心归程,回来了路,估计不会太寂寞。

    进了齐国的地界后,李贤就发现这里民间的情况,明显比大夏国好了太多太多,至少刚刚路过的一个村子,村舍整齐,百姓生活都很平静;而且村子里竟然还有几个筑基期的村民——这就让李贤特别关注了。而在关注后,还有担心——一个村子里都有筑基期的,那么整个齐国有多少筑基期高手呢?

    如果齐国忽然攻击大夏国,李贤根本就不指望大夏国能顶住攻击,只是在考虑,大夏国能挡多久?

    似乎看出李贤的担心,许仁悄悄的解释:“少爷,正所谓国泰民安、正气居上,自然会国富民强。反之,如果国家混乱,民生凋敝,邪气滋生,自然是国家疲惫、百姓衰弱。

    因此,一旦一个国家衰弱,将很难再有翻身的机会;运道一旦崩溃,就会持续崩溃下去。”

    “原来如此!”李贤默默地点头,但是内心深处,李贤却在大叫:事情还能这样?

    一路上走来,渐渐让李贤的心情沉重起来;相比于流民遍地的大夏国,齐国却是富裕安康。路过一个小镇的时候,甚至看到很多很多的筑基期百姓谈天说地,他们就那样坐在大街上商讨各自的修为、修行问题等等;而这是大夏国所没有的。

    渐渐地,随着队伍愈发接近齐国的中心,周围的城镇也越来越繁华;甚至还能在百姓中发现金丹期的存在。

    这些金丹期毫无高手的觉悟,就那样在大街上大声说笑,似乎他们不是金丹期高手,而只是普通的百姓;但就是这样的心态,让他们能走的更远。

    李贤微微感慨:果然,修行的世界,一旦一个环境崩溃,修行环境没有了,国家只会越来越弱;反之一个国家会越来越强大。不说运道如何,仅仅是截然不同的的社会环境,就足以决定一个修真国度的强大与否。

    如此走了两天时间,终于来到齐国的首都——新田。

    老远的,李贤竟然感觉到皇都似乎有隐隐的威严,这似乎看不见的威严,却让李贤等大夏国方面的人都感觉到心头似乎有些沉重,似乎有某种无上的权威在对众人俯视。

    “这就是皇气!”许仁面色凝重,“没想到齐国的皇气如此浓厚。皇气,可以看做一个健康帝国的生机所在。大夏国没有,因为大夏国已经行将就木,根本就不会有这样恢弘的皇气。

    看来,齐国确实是国势鼎盛。”

    进了都城,李贤倒吸一口冷气,守护在都城大门后面的,竟然有四位金丹期高手,什么时候金丹期高手竟然沦落到守门的地步了。而行人中,筑基期更是屡见不绝,偶尔还能看到金丹期的高手出现。

    因为李贤现在的境界已经达到金丹期,所以能感受到人群中隐藏的金丹期高手;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应,就好像磁铁和铁块相遇一样:我就知道你是。

    而带路的邓卫国和朱云光两人一路上几乎就没有停下微笑,似乎非常喜欢看李贤面孔上的惊讶表情等。或许,这是一种所谓的优越感吧——看,大夏国来的高级土包子。

    这两人的表情,直接被李贤无视了;先笑吧,赶紧多笑一点。等过一段时间,你们就会成为土包子了。

    进了齐国的都城后,李贤等人并没有直接被召见,而是被安置在一处专门接待出使人员的馆舍;其中邓卫国留下来负责沟通等情况,而朱云光则前去向宰相汇报。这两人本来就是宰相的人。

    等了半个多小时的样子,齐国的宰相亲自赶了过来。同时来的,还有几个人,看来官职都不低。

    宰相走在最前面——因为朱云光就陪在身边,李贤自然就明白这是谁。

    “欢迎欢迎,欢迎李公子大驾光临。在下齐国宰相贺治国,可是久仰大名了。”齐国宰相贺治国抓着李贤的手,那叫一个热情啊,热情的李贤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只是听到“久仰大名”这四个字,李贤很疑惑的问道,“贺宰相听说过我这个无名小子?”

    “哈哈,走走走,我们里面说,站着说话可是待慢贵客了。”贺治国一边走一边说,“你们大夏国的方士葛正峰,可是我的老朋友了。我托他向你打听工商治国的信息,却碰了一鼻子灰。

    之前曾想要去大夏国主动拜访呢,没想李少爷竟然亲自来到我齐国。”

    原来如此!李贤终于恍然大悟,“没想到葛前辈所说的人就是贺大人啊。哎呀,如果当初葛前辈说了贺大人的名号,小子一定会全盘相告。”

    贺治国微微一笑也没有接话——信你这话的一定是二百五加脑残;坐下后,旁边有人上茶等自不必说。贺治国借助品茶的机会,稍微停顿一会,才忽然开口,“李少爷,有一件事我百思不得其解,就是之前你都是敝帚自珍、对外决口不谈工商业的事情,为何这次忽然公开了?而且公开的十分彻底?”

    李贤也爽朗的一笑,“只是忽然相通了。如果我想要发展、想要更进一步,如果我不想被大家孤立,最好的方法就是将自己的理论公开,然后拉起一帮志同道合之人,共同建造一个新的社会体系。

    天下本来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才有了路。所以,想要趟出一条路来,就需要很多很多的人。

    贺大人以为呢?”

    贺治国听了这话,微微动容:“天下本来是没有路的……天下本来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才有路!好,好,好啊!

    真实听君一句话,胜修百年功。李少爷这句话,将名垂千古!自古以降,我们人族能有今天,可不就是无数人前赴后继趟出来的道路!

    如此直白的一句话,却是比千百卷道藏都鞭辟入里啊。思想如此,治国如此,修行何尝不是如此。”

    李贤难得脸色有些微红:“贺大人过奖了,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我也只偶尔在故纸堆中看到这句民间话语,才恍然大悟。”

    贺治国面色庄重不少:“李公子高风亮节。不知李少爷是否方便,给我齐国皇帝陛下讲解下工商业的事情?”

    ...